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五百三十三章节 神禁
    第五百三十三章节神禁

    刑天没有停顿下来,而是继续在祭炼着自己的本命神兵,只听刑天沉声喝道:“心神相连,血脉相融!”刑天的语音一落,眉宇之间流露出一种坚定不移的信念,心念一动那本命神兵则是化为一道流光闪电般地融入到了他的身体之中,向他们心藏而去。

    本命神兵与本命至宝不同,祭炼本命神兵需要精血,所以本命神兵所温养的地方并不是自己的识海,而是心藏之中,无时无刻不在心血的温养之下,只有不断地用心血来温养本命神兵,方才能够让其与自己的心神相连方才能够血脉相融,能够随着自身实力的增长而得到进化,不过这样的温养无时无刻不在消耗着自身的元气与精血,对身体的消耗那是巨大的,不是一般的修行之人所能够承担得起,必须是那肉身修炼有成之人方才能够做到。

    那‘噬天手’这件本命神兵在一出现在心藏中时,那道已经彻底凝聚成形的本命血符毫无迟疑的在本能的驱使下,快速的与心藏交融着,在交融的一瞬间,刑天立即感受到了自身的心神与这本命神兵自然而然地产生了一种十分玄妙的联系,在这种联系下,整个心藏不由地砰砰直跳起来,一滴滴地精血自然的涌现出来,不断地在心藏之中流动着,与那心跳声配合发出震天的声音,仿佛是在欢腾着。

    在观腾之时,那心藏之中的精血也在缓慢地减少着。被本命神兵所吞噬着,刑天此刻的脸色也是变得越来越苍白起来,本身的元气则是受到了损伤。还好刑天有内世界的支撑,并没有因为气血的流失而危及到自己的性命,而动摇自己的心神,依然能够保持平静的心态,用冷静的心态来面对这一切的变化,不为外力所动摇本心。

    一股股血浪,自然的汇聚着。朝着刑天这本命神兵‘噬天手’冲去,在这血浪的冲洗之下,那本命神兵的光芒也是越来越亮。而在同时,在本命血符诡异的散发出一缕缕青色的血丝线,快速的融入进本命神兵之中,不断的在本命神兵之中快速穿梭。仿佛是在制造出一条条血色的经络。自然的成为本命神兵的一部分。

    这些血色丝线每覆盖住一处区域,刑天都能自然地感觉到他的变化,自己与本命神兵之间的联系与感应也随之变得更加的清晰与强烈起来,不过刑天自身的气息却是弱了下来,毕竟这样的祭炼太耗费心力不说,还在不断地消耗着自身的精血与元气。

    刑天没有去在意这样的损耗,对他来说只要自己能够成功,那一切都不重要。他也相信自己能够坚持下来,能够抵挡住那本命神兵‘噬天手’的消耗。能够让自己的实力大增,能够让他有越大阶而战的实力。

    刑天盘坐在自己的洞府之中,努力地在祭炼着本命神兵,也不知过了多久,他那原本闭合的眼睛突然睁了开来,在眼眸中自然的闪过一抹璀璨的精光!只见,刑天挥手间,手中血光一闪。一只暗黑色的拳套出现在了他的手上,在那拳套之上隐隐有一道血色的神辉!

    是的,是神辉,刑天也没有想到自己所祭炼出来的本命神兵竟然成为了一件强大的神器,要知道他还没有点燃神火,却用自己这等级的实力炼出一件神兵,这是何等恐怖的事情。

    虽然说这里没有人看到,刑天用不着担心自己的安危,可是他心中也明白,这样的事情是不会保留太久,用不了多久自己手中这件神兵利器所会被人所知道,那个时候方才是刑天最危险的时候,不知将会有多少人会打他的主意。

    心念一动,‘噬天手’又凭空的出现在左手之上,散发出血色的神辉,然后刑天脱下了手套,让其凌空悬浮着,在自己的手掌滴溜溜地旋转着,刑天的目光则是死死地盯着这样的变化,以防有什么意外的事情发生。

    在无尽虚空之中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一切皆有可能,别得不说仅仅只是他手中的这件本命神兵便足发说明一切!这件本命神兵通体宛如是黑色的水晶铸就一样,上面自然的浮现出一道道奇异的大道符纹,散发出无尽的玄妙道韵,仿佛在这本命神兵身上的每一条纹络,都蕴含着一条不可思议的天地大道。

    “这就是本命神兵,果然不可思议,轻易间就能如挥臂使。发挥出惊人的功效。”刑天心念一动间,手中的‘噬天手’自然地泛出层层宝辉,并情事地在自己的身外迅速地旋转着,仿佛有灵性般围绕周身盘旋。在身外拉出一条黑色的光带,仅仅只是心神驭使,这本命神兵便有强大的攻击力,可想而知若是这本命神兵出现在刑天的手上那将是何等的恐怖,将会发挥出何等让人惊骇的威力来。

    不过就算是这样这件本命神兵还没有完全炼制而成,只能算是半成品,它上面还缺少着真正的神禁,只有当本命神兵之上的神禁加持之后,方才是会真正蜕变化成本命神兵,而这神禁则需要刑天向这本命神兵赋予,只有刑天赋予这本命神兵神禁,方才是真正完全了本命神兵的炼制,方才完成了自己的目的,真正踏上了远古神魔之路,追寻在远古神魔身后去寻找那永生,去了解那隐藏在重重疑惑之后的秘密。

    看着眼前这‘噬天手’有灵性般地在自己的身外不断的盘旋流转着,刑天的心中为之暗自欣喜,但是他也知道,这仅仅只是一件半成品,要将其完全蜕变成本命神兵,就必须要在秘宝中融入烙印下自己想要烙印的神禁,而这神禁则是自己所掌握的大道。

    只有融入到神禁止才能真正的让本命神兵具有轻易就能调动大量天地元气与天地道韵之力。在战斗之中爆发出强大攻击、破坏之力。若不然,这半成品的力量也是有限的很,与那真正的本命神兵差十万八千里。

    但要在这神兵之上加入神禁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任何神通的修炼都不是那么简单容易的,更加不要说将其烙印在神兵之上,那是必须要以大毅力,有大智慧,还有大能力,方才能够借助着自身对大道的掌握引动天地间的大道道痕,直接烙印在神兵之上。

    不过要进行这样烙印。有着很大的危险,甚至有可能会在烙印之中因自身的意志不够,对于天地道韵无法清晰的感受到。乃至是牵引而来的大道烙印出现意外,任何一点意外都会让神禁崩溃,无法融入进神兵之中。这种对神兵的祭炼,几乎是每时每刻都必须持续不断的进行着。这样便要求有强大的元神。

    只要将神禁融入进神兵之中。神兵自然能借助神禁对天地道韵的吸引力,牵引天地间大道之力,自然而然的淬炼神兵本体。以神禁之力洗练神兵,令神兵随意间,就能爆发出属于神禁的强大破坏力。正是远古神魔所祭炼出来的任何一件本命神兵,都是非同小可的,拥有着丝毫不逊色于自身的力量,一加一那可不止等于二那么简单。

    对于别人来说这神禁的烙印十分危险。可是对于刑天来说这不算什么大不了问题,因为他已经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本命元神。而且还是那可以镇压所有大道的世界之树,借助着世界之树的力量,刑天可以轻松地将自己所掌握的神通烙印在神兵之上。

    心念一动,刑天则是调动起自己的本命元神,那世界之树发出一道强烈的金光,世界之树的元灵出现,那暗金色叶子发出一道暗金光芒烙印在了神兵之上,当这道暗金光芒消失之后,那片暗金色的叶子则是变得无比黯淡,而世界之树的元灵也变得有些枯萎,然后化为一道流光重新回到了内世界的世界之树中休养生息起来。

    看到这样的变化之时,刑天的眼中闪烁出一抹璀璨的精光,他要炼制的并非普通的神兵,在神兵中融入的,也并非是普通的神禁,而是真正的大道,而且是真正的本源大道,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的想法会让世界之树受到如此沉重的代价,别人看到这样的情况或许会不知道世界之树的损伤有多重,可是刑天心里却是十分明白,这一次的行动已经让世界之树元气大伤,不知需要多少时间方才能够恢复,若不是自己内世界之中有了诸多的顶级灵根,还有那神秘的古方碑,刑天都要为之头痛,毕竟这样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在内世界之中的世界之树此时气息则是变得很弱,那身上的金光几乎不可见,世界之树发生这样突然的变化,一下子将在内世界之中修行的武道分身给惊醒,在看到世界之树的变化之时,那武道分身心念一动发出一道强大的生命气息笼罩住了世界之树,在接受到这道生命气息之后,世界之树方才有所缓和,不过依然是元气大伤。

    如此惊人的变化让刑天不由地倒抽了一口冷气,这样的剧变让他明白修行一件本命神兵将会付出何等惨重的代价,而他却想要修炼出三件神兵,若是如此,那付出的代价都让刑天不由地为这一阵头皮发麻,为之一阵的心骇。

    仅仅只是一件神兵便让世界之树元气大伤,若是再炼制两件,那甚至会直接让世界之树走得毁灭,这样的代价是刑天所承受不起的,看到世界之树那惊人的变化之后,刑天明白在短时间之内自己不会想要再动用世界之树的力量,世界之树需要恢复!

    后悔吗?不,刑天并没有因为本命神兵的祭炼而后悔,虽然眼前对他有一点点的影响,可是从长远来说,对刑天来说十分有利,最重要的是刑天相信只要自己点燃神火,将一身的力量转化为神力之后,一切都将会发生变化,世界之树也将会有惊人的发展,或许那个时候他便用不着担心世界之树会因为烙印本源大道而元气大伤,那个时候他或许有能力完成其他两件神兵的祭炼,完成自己的心愿,让自己的两大分身也拥有强大的本命神兵,自己真正有可以挑战天下的底气,而不是现在这样始终都有所顾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