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五百三十九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你留着吧!”

    楚阳转过身,将万兽谱扔给了秦羽。

    “师父,这个我坚决不能要,您老留着反而用处更大!”

    秦羽摇头,还了过来。

    “说实在的,这个万兽谱,为师非常动心,只是细细想来,用处并不大!”楚阳没有说假话。

    若是返回天武大陆,里面的妖兽一个也带不回去,还有什么用?

    “师父,你给弟子的太多了!”秦羽认真道,“小时候,我不能修炼,几乎绝望,是您带给了我光明;那时,我秦家陷入危难,若不是您,恐怕后果不堪设想;传法之恩,教导之情,仙丹仙器,不停赐下,亦师亦父,你让徒儿如何能接受这件神器?”

    “你有心了!”楚阳笑了,心绪微微波动,“万兽谱对你的用处更大,而且,关乎澜叔对你的考验?”

    “澜叔的考验?”

    秦羽知道澜叔的考验是什么,就是让他踏入逆央境的天宫顶层,只是不知又和万兽谱有什么关系?

    “听为师的,滴血认主吧!”楚阳又道,“你若真想孝敬为师,就等将来吧!”

    “那好吧!”

    秦羽略微迟疑,便将万兽谱滴血认主。他不知道,只有得到万兽谱,不管最终的考验如何,他都会被传送到最顶峰。

    实际上,万兽谱才是不小的机缘。

    逆央仙帝的声音立即在他脑海中响起,也出现了一个孤傲的身影,正是逆央仙帝。

    “幸运的小辈,恭喜你得到万兽谱。”

    “万兽谱可是一件非常珍贵的神器,小辈,我先为你介绍一下,这万兽谱内分为三层世界,第一层世界内生活的是天妖级别的灵兽。第二层世界是妖王级别的灵兽。第三层世界内是妖帝级别的妖兽。”

    只是一番介绍,便让秦羽动容。

    与此同时,九重天的第四层内。

    盘膝坐着一名又黑又瘦的男子,这男子看起来很成熟,特别是一双眸子,蕴藏着沧桑之色,但是看起来却犹如一个少年一样。

    更特别的是,这黑瘦男子全身肌肉闪发着一种诡异的光芒。

    这个盘膝的黑瘦男子忽然睁开了眼睛。

    目光过处,虚空崩塌!

    “闯关者终于到了,逆央,我也快到了离开这个凡人界的时刻了,唉……当年我怎么中了你的招,一日受困,终生受困啊。”

    黑瘦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无奈,此人正是神界的蚂蚁屋蓝。在神界,他是一只微不足道的蚂蚁,可到了凡间或者仙魔妖界,就是一方恐怖的大能。

    可惜,却遇人不淑,被逆央仙帝给骗进了万兽谱,更受逆央仙帝所托,镇压逆央境。

    知道万兽谱的具体情况后,秦羽十分动容,对师父也更加感激。

    焱玄之戒,可以说是师父赠送。

    还有如今的万兽谱,以及众多的其它东西。

    恩同再造。

    “师父,万兽谱第一层有近千天妖,第二层不下于上千妖王,至于第三层有多少妖帝?不得而知!”秦羽将详细情况说了出来。

    “记住,善用!”

    楚阳严肃道。

    秦羽神色一整,点了点头。

    根据了解,他丝毫不担心万兽谱中的灵兽敢反叛,灵兽如果想要反叛,主人就会立即知道,主人心中一动,灵兽就会当即死掉。

    灵兽如果想要恢复自由,只有两个办法。

    一个是修炼到可以脱离灵魂存在,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第二个办法就是……主人身死,前提是主人的死和灵兽没有关系。有时候有些卑劣的拥有者在死的时候,会杀死自己所有的灵兽。

    毕竟主人要杀自己的灵兽,只是一个念头而已。

    一个念头,灵兽就魂飞魄散。

    万兽谱中的灵兽,可谓是悲催的奴隶,但有一位是例外,那就是屋蓝,哪怕当初的逆央仙帝,也要以礼相待。

    否则,屋蓝拼着死亡,也能将逆央仙帝杀掉。

    “走吧,继续上去!”

    楚阳当先上前,踏上了九重天的二楼。

    中央是一个华丽的大厅,大厅之外有着三条通道,每条通道都有着不少房间。大厅之中最吸引人的便是竖立在大厅正中的一块长五米左右高三米左右的巨大青色石碑。

    巨大青色石碑之上,有着碑文。

    “恭喜诸位来到九重天的第二重天……‘自明天’。在这第二重天的考验中,将决定你等谁会最终得到‘迷神图卷’。”

    “如果我预料的不错,这里应该有妖界使者、龙族使者以及魔界的使者,只是不知道仙界使者是否还活着。你等下凡想必就是为了这迷神图卷吧。只是这迷神图卷只有一份,所以想要夺得迷神图卷,必须要看你们每个人的实力。”

    石碑巨大,字数也是极多,楚阳两人仔细的看着。

    “我逆央境的宝贝数不胜数,绝大部分藏在逆央境的各处。而在这九重天内的便是最精华的部分,分别储存在第九层天,第八层天和第七层天。”

    逆央仙帝这么多年的宝物只要想想就知道多的吓人,九重天宫殿就这么大,如果全部放进来根本放不下,所以只是精华的部分放在了第七层天到第九层天。

    “第七层天到第九层天,这三层天都有一件神器,同时这第九层天内藏有迷神图卷,所以最珍贵的宝贝还是在这第九层天。”

    这石碑正面就这么多字。

    “竟然还有神器!”秦羽惊喜,却也不解,“他怎么会这么多神器?难道仙人能够炼制?”

    “不能!”楚阳道,“仙魔界的神器不少,正如人间有上品和极品仙器一样,仙魔妖界有神器,也就不难理解了!”

    “师父的意思是说,神器来自神界?就如逆央境这样的神人留下的秘境?”

    “就是这个道理!”

    “可迷神图卷是什么?”

    “一件让仙魔妖界所有仙帝疯狂的至宝!”

    “这么珍贵?”

    秦羽心颤。

    这时,他们来到了石碑后方,这里也有着一行行字迹。

    “想要活着出去,或者是想要得到第七层到第九层的宝物的人,必须踏上这九重天的第三层。一旦踏入第三层,你们将面临选择,选择正面抵挡多大威力的‘破天剑气’。”

    “九重天的第三层内,有十七个房间,第一个房间内,那是我压制在一级金仙实力释放出的最大威力的破天剑气。第二个房间,是我将自己压制在二级金仙实力释放出的最大威力剑气……依次类推。第九个房间,是我实力压制在九级金仙释放出的剑气。第十个房间,是一级玄仙释放出的最大威力剑气……第十七个,是八级玄仙释放出的最大威力剑气。”

    “每个房间有三道剑气,每一个人必须选择一个房间进入,一旦进入这个房间,必须正面抵挡一道剑气。如若靠身法躲避,则会被房间禁制瞬间杀死。抵挡失败也是死,唯有成功才能够活着出来!”

    秦羽心颤,脸色难看。

    他看了看身旁的剑仙傀儡,还有身上穿的极品战衣,放松下来。

    至于师父,他丝毫不担心。

    “最后闯关者,看闯关者越多少级抵挡剑气。比如……九级天仙,选择进入第二个房间……二级金仙实力最强威力的破天剑气。如果他抵挡成功了,那就算是他越两级成功。最后越的级数最多的人,排名第一。直接被传送进入九重天的第九层。按照越的级数多少,排在前三的,分别进入第九层,第八层,第七层。”

    密密麻麻的一段话,讲述了规则和奖励。

    越的级数越多,得到的奖励越丰厚,但死亡的几率也十分大。

    “看到这些,你可明白了什么?”楚阳询问。

    秦羽不假思索道:“多大的机缘,就有多大的危险。没有相应的实力,一旦超越自身所能承受的极限,等来的不是机缘,而是死亡!”

    “就是这个道理,放之四海而皆准!”楚阳道,“修行之路,漫漫不可测,但可以肯定,在前路上,有着种种诱惑,稍微不留神,就会身死道消!放眼天下,站在最顶峰的只有一小撮人罢了。”

    “没有了生命,就没有了一切!”

    “得到之前,一定要想清楚,会付出何等代价?”

    “不能盲目,要认清自身!”

    楚阳不忘借机提点。

    “徒儿谨记!”

    秦羽认真应下。

    光芒一闪,两人身前出现一个黑瘦男子,正是屋蓝。

    他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古板冷漠的很,可是当他看向秦羽的时候,却微笑的点了点头。当他看向剑仙傀儡的时候,脸上出现了一抹惊讶。

    “小子,这是身外化身吗?不对,你的功力这么弱,身外化身怎么可能这么强?太奇妙了,我都感觉不到他的气息。难道是……”

    屋蓝的声音在秦羽脑海中响起,带着疑惑,随之恍然。他看向秦羽的目光再次有了变化:“没想到啊没想到,如果是那两个笨蛋来的话肯定看不出来,小子,原本你成为这一代的万兽谱主人我还不满意,不过现在……我十分的满意!”

    屋蓝脸上仿佛笑开了花一样。

    秦羽却不明所以。

    楚阳却了然。

    别看屋蓝出来了,却依然受制万兽谱,万兽谱主人强大与否?心性怎样?对他有很大的影响。

    “秦羽。”屋蓝看着秦羽笑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屋蓝,你可以称呼我屋先生。这是传音,你师父听不到!”

    秦羽皱眉,有些不喜。

    楚阳有所察觉,微微摇头。

    屋蓝一愣,不在传音,而是叹气道:“我离开家乡已经不知道多少个十万年了,一百个,一千个,还是一万个?我自己都不知道了,时间太久了……”

    “我生活在家乡的时候,虽然只是一个小不点。但是我享受那里的生活。但是有一日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我身不由己的离开了家乡,经过了一系列原因,我遇到了逆央。”屋蓝回忆着过去。

    “你是来自神界吧!”

    楚阳忽然传音说道。

    屋蓝一怔,看向了楚阳,露出不解之色,“你怎么知道?”

    “我知道的很多,比如万兽谱?”楚阳大有深意道,“比如我徒儿秦羽身边的剑仙傀儡,就是神人炼制!”

    “而那是一个了不得的神人!”

    “在神界,别人都称呼他为神王!”

    “在第九层天宫中,他还留下一缕分身,等着秦羽前去!”

    “若是你不信,我还知道,只要得到万兽谱,就会自动的被传送到第九层天宫!”

    楚阳笑眯眯的说出了很多隐秘,将屋蓝给震慑住了。

    “真是神王炼制?”

    屋蓝震颤,难以置信。

    对于楚阳为何知道逆央的布局还有他的身份,反而无关紧要了。

    他来自神界,尽管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蚂蚁,却也知道神王何等可怕,那是真正站在诸天之巅,掌控众生命运的人物。

    不管楚阳说的真假,能够知道神王,来头定然不小。

    在仙魔妖界,这可是连仙帝都不知道的隐秘。

    秦羽看了看突然脸色大变的屋蓝,又看看师父,若有所思,却没有询问,而是静静的等待。

    “然也!”楚阳拍拍秦羽的肩头,传音道,“你再感受感受,我能不能将你镇压?”

    轰隆隆!

    下一刻,楚阳的气势攀升。

    在他体内,鲲鹏巢穴爆发了威能。

    内部,核心之中,燃烧了整整一千块极品元灵石,将这一至宝勉强催动。一缕极致的气息散发出来,毁灭星空,湮灭万道。

    屋蓝瞳孔一缩,露出骇然之色,惊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股力量,竟然让他有种心悸的感觉。

    “肉人,有血有肉有骨头的人!”楚阳笑眯眯道,“我徒儿背景惊人,身后有神王支持。这次逆央境一行,就是神王对他的考验。”

    “跟着我徒儿,将来达成你心愿,轻而易举!”

    “返回神界,算不了什么!”

    “但,在飞升神界之前,我要你好好的辅助他,可否做到?”

    楚阳接连说道。

    屋蓝看了看楚阳,又望了望秦羽,最终将目光定格在剑仙傀儡身上,点了点头,“值得辅助!”

    “这不是委屈,等将来你会明白,实际上,这是你的一场机缘!”楚阳道,“到了现在,你答应逆央仙帝的职责,基本上也算完成了。这个逆央境,也没有了用处,你可助我,将它收起?”

    “不能!”

    屋蓝摇头。

    “不能?”

    楚阳惊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