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793章 一笔烂账
    人在极度饥渴的时候,会本能地需索水份。

    人在极致寒冷的时刻,会自主地寻求温暖。

    这是生物的本能,跟爱啊,跟感情啊什么都无关。

    希尔瓦娜斯实际上就是处于这么一个被强行吸走生命力、意志受损、灵魂暂时虚弱的状况。

    由一个堕落后的曦日**师砸出了【死亡缠绕】有多可怕,唯有亲身体会过才会真切知道。

    对上游侠这样攻强守弱,全靠高敏捷闪避攻击的职业,曦日**师只要一击打中,绝对能够冻结血液、停滞心跳,要了她的命。

    没有一击秒杀,这已经是阿纳斯特里安故意留手,想要逼降希尔瓦娜斯的结果。

    黑暗从希尔瓦娜斯眼前褪去,身体上的冷感快速消减着,可色彩并没有恢复,尽管用不着红色、蓝色或者黄色,即便在完全只用线条和轮廓组成的世界当中,她也能认出那个拯救了她生命和灵魂的人。

    杜克……

    过去十年里,每每她午夜梦回牵挂其她的姐妹时,必定会伴随出现的可恶男人。

    虽然不想承认,却不得不承认,最有英雄气概的男人。

    那个别说是超越者,连接近的替代者都找不到的男人。

    曾几何时,自己真心祝福姐姐和妹妹,选择了一个真正的大英雄作为自己的伴侣。另一面自己又不服气,打心底渴望着找个超越杜克的伴侣。

    只是她从未想过,自己会像热恋中的少女一样,如同索吻一般献上自己的吻,而且是最最珍贵的初吻。

    她无法形容自己此际心中那种复杂矛盾的心思。她既感激杜克将她从死亡和绝望的束缚中拉扯出来,又有点埋怨杜克为何此时才来,更有点纠结于自己的不争气。

    无数种思绪交织的最终结果反而是她大脑一片空白。

    她伸直了舌尖,渴求着水份一般。

    造成的效果却是典型得不能再典型的法式深吻。

    希尔瓦娜斯简直要疯了,她根本不知道为何自己会这样做。这样的她,跟那时候在洛丹伦宫廷里恬不知耻地向杜克献媚、希望成为大公爵夫人的贵族少女有什么区别?

    偏偏杜克抱着她的姿势非常娴熟,无比顺手。

    希尔瓦娜斯清楚,杜克这混蛋是抱惯了她的大姐和三妹,虽然体型上略有不同,但三姐妹的身材比例可是极为相近的……

    如同第三,哦,不,是第四者闯入了自家大姐和三妹的爱情领域,然后杜克这混账又下意识地把她当成了她的姐姐或者妹妹接纳了她。

    这到底是怎样一笔烂账?

    更何况!

    这是在过万名尊敬她,仰慕她的精灵部下面前啊!

    哪怕希尔瓦娜斯已经发现了杜克身周有幻术的痕迹,估计杜克用某种幻术掩盖了这一微妙而混乱的状况,但莫名涌来的羞耻感,让她暴露在空气中的每一寸肌肤都泛着鲜红,犹如火烧一般火辣火辣的。

    终于忍不住,恢复力气的希尔瓦娜斯用力推开杜克,用风之语恶狠狠地骂道:“见鬼!刚才我是昏了头!忘了这事!我命令你,立刻忘记这事。”

    “好吧,如果我做得到的话……”杜克有点无奈。他也不知道这算什么,反正,似乎他又多了一笔烂账。天地良心,他可从未想过要泡希女王的。杜克耸耸肩:“我们,是不是该先收拾太阳王呢?”

    明知道杜克是在强行转移话题,希尔瓦娜斯却不得不忍着羞怒,点了点头。杜克在这个时间点上出现,绝对是有原因的。

    而杜克已经是拯救她数十万同胞的唯一希望了。

    杜克的幻术,也就骗骗普通水准的精灵,他们的热吻,落在太阳王和凯子的眼里,这让他们惊诧不已。

    谁会想到,突然跳出个莉拉丝,然后再跳出个杜克!?杜克似乎还跟风行者家的二女有一腿?

    不,对于一个枭雄,或许这是可以利用的地方。

    但阿纳斯特里安更关注的是,为什么身份无比高贵的杜克,会只身出现在这里?

    在身为联盟盟主的泰瑞纳斯国王被杀之后,联盟虽不算是名存实亡,但剩下的成员国当中,再也不存在一家独大的状况。在这种情势下,反而是身为最高统帅的杜克,变成了真正意义上地位最高的人。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只要杜克挂了,联盟说不定就会立即崩掉。

    太阳王一眯眼睛,一副勃然大怒的样子,仅仅一挥手,一堵超过三十米高的黑色巨型火浪朝着杜克当头压过去。

    “杜克*马库斯,你没资格出现在我的领土上!”

    以曦日欺压辉月,本来就是典型的以大欺小。

    按理说,杜克绝无幸免之理。

    精灵的法师们几乎可以预见到,杜克抱着他们的大英雄希尔瓦娜斯狼狈后撤的那一幕了。

    万万没想到。

    “哦?是么?”杜克风轻云淡地笑了笑,然后区区一个响指。

    一把足足四十米长、仿佛连战舰都能一刀噼开两段、纯粹由金黄色火焰构成的斩舰刀顿时凭空出现。

    仅仅一刀,就做到了真正意义上的迎风破浪,把阿纳斯特里安的火浪给破了。

    那是质量和属性上的双重碾压。

    明明双目已经因为失去供血而不能视物,刚刚成为不死者没多久的太阳王,惊愕地瞪大了眼睛,发出一声扭曲的怪叫。

    “这!不!可!能!”

    不光是太阳王,每一个目睹这奇迹一幕的精灵同样发出了惊唿。

    正常来说,这的确不可能。

    低阶的神秘会毫无疑问地被更高阶的力量所碾压。

    一如鸡蛋怼不过石头,石头拼不过钻石。

    这种显浅的道理,连精灵孩童都懂!

    那是为什么呢?

    身穿华丽长袍的精灵国王惊恐地用法杖勐戳着地面,因为他发现从这一刻起,太阳井延伸来的法力之脉不再传来回应。

    心中警钟长鸣

    如果他还可以流汗,那么此际阿纳斯特里安必定是冷汗淋漓。因为他那个‘既然打不过天灾军团,倒不如把整个奎尔萨拉斯变成不死者国度,让他维持权力和统治’的美梦,似乎要泡汤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