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791章 莉拉丝,参上!
    游侠始终不是神秘者,游侠本身并不具有强大的生命力与防护力。碰上这种情况,倘若是圣骑士,说不定还能开着无敌冲进去拼一把。

    但游侠……从最初无法射杀敌人又不肯离去的那一刻,希尔瓦娜斯的命运就决定了。

    如同一只可怜的笼中鸟,再高速的振翅依然无法挣脱囚笼的束缚,她的活动空间只能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接受我最强的一击吧企图把自己的人民和王国全都毁灭的堕落之王。anar\'alahbelore,为了永恒的太阳。”

    这是希尔瓦娜斯威力最大的一箭!

    对付其它存在,说不定会很有效。

    威力最大,往往也意味着需要停下移动进行蓄力。这对于有丰富防御、控制和反制手段的法师来说,几乎等于送菜!

    反而之前那种偷袭用的冷箭会更有效果。

    不到最后的最后,希尔瓦娜斯绝对不想用这招。

    雷霆在她身上汇聚,激荡的狂风稍稍吹开席卷而来的黑炎,这一刻,希尔瓦娜斯已经调用了她所能调用的一切元素之力。

    看到这一幕,阿纳斯特里安灰色的嘴唇抽搐了一下:“如果非要射出这一箭才能让你死心绝望,永世侍奉于我的话……那么如你所愿,我的游侠将军。”

    “谁要侍奉你这副烂骨头!?”淡金色的长发,在激荡的烈风中狂舞,希尔瓦娜斯几乎把手中的长弓拉至满月。

    大气在震动。

    天空回荡着嗡鸣。

    这一箭的威力绝对不小!

    如果是没有魔法防护的城门,或许在这一箭之下也会顷刻间爆碎,四分五裂吧。

    “噔”

    弓弦的振响终于响起,松开几乎被弓弦绞断的手指头,仿佛早已边做一条蜿蜒扭曲雷霆的光矢终究离弦。这一箭射出之后,整个箭矢在半空中化为坠地的流星,以劲厉无比的威势射向太阳王。

    就是这样的一箭,仅仅是穿过了阻挡在她和太阳王之间的三层黑炎障壁,就湮灭了……

    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不曾存在于这世上。

    “杀了我吧!”希尔瓦娜斯咬牙切齿。

    太阳王的唇角泛起一丝冷笑:“呵?”

    他甚至懒得举起法杖,枯瘦的手指头一点,一个虚幻的黑色骷髅幻影,嘶吼一声向她扑来。

    希尔瓦娜斯发出了一声呜咽。她从不因害怕或后悔而哭泣,这声短暂嘶哑的呜咽是由于愤怒、仇恨和正义之怒,是由于她无法阻止已经化身堕落者的邪恶君王。

    即使拼上了她所有的一切,拼上了她的性命,也无法阻止。

    她突然想起了临行前伊露希亚等人的苦劝。

    “等等杜克吧!杜克他一定有办法的,如果你没有看破全局的实力,那么务必请你等待杜克的指示。”

    蓦然神伤!

    奥蕾莉亚姐姐,温雷莎妹妹,是我错了吗?

    痛苦绝望中,她正面迎上恐怖的黑暗骷髅,她寄希望于自己的魔法物品能稍微抵挡一下这个黑暗魔法,但它们在碰到黑暗骷髅的瞬间就粉碎了。

    低级的神秘,在高级神秘之前毫无抵抗之力。

    黑色的骷髅击中了她。

    寒冷,是透入心扉的绝对寒冷,就像一把冰剑切入了她的身体。

    这一刻,希尔瓦娜斯看到了偏过头来的凯尔萨斯,两人视线交结。希尔瓦娜斯脸上血色尽褪,神志开始迷煳。

    是我的幻觉吗?凯尔萨斯王子那英俊的面孔上,流露出一丝悔意。

    希尔瓦娜斯*风行者感到自己正在自由落体。

    这并非是在物理意义上,而是神秘层面上的。坠落的是她的灵魂,像暴风雨中的失去动力的船一样,迷失方向。

    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记不清了。

    我是被阿尔萨斯杀死的吗?还是说动手的是该死的太阳王?

    这里没有时间的概念。她的一生不是一系列的事件,而只是一个瞬间,无限虚空中一个思维的闪光点。

    她的眼前只有黑暗。

    然后她觉得自己正在坠落真的感觉到了,这是长久以来的第一次。她退缩了。在极度痛苦中。

    她来到了这里,她感觉自己灵魂正在被撕成碎片,只感觉到痛苦。

    难道英勇地抵抗邪恶,保护自己的家乡,就意味着无尽痛苦吗。

    冰冷。

    绝望。

    恐惧。

    无尽黑暗中异象丛生。

    数不清的亲朋好友死了,成为无脑的丧尸蹒跚在她的身边,看到这一幕,她的心变得支离破碎了。

    紫黑色的死亡之痕当中穿过城市,把它一分为二。银月城的居民们吊着破碎的头颅、内脏拖在身后,蹒跚着脚步东倒西歪地向着死亡的君王阿纳斯特里安走去,最终跪倒在地上,对这位即将永生统治他们的绝望顶礼膜拜。

    她很愤怒,但她无法反抗,因为生者世界里所绝对没有的恐怖在压制着她。

    黑暗的利爪从四面八方涌出来撕扯着她,她想尖叫,却喊不出来。

    她的背后有双邪恶的眼睛盯着她,可她却无法回头。

    她看到了太阳王咧着腐臭的嘴巴,脸上尽是曾经将其玩弄于股掌之上的嘲笑。

    她的灵魂绝望地企图向他发起冲锋,然后在这恐怖感的压迫中,不知怎的失去了抗争的勇气。

    她蓦然发现自己再次变成那个未成年,在黑暗的森林中被吓得瑟瑟发抖的金发孩童,独自承受做出错误选择的恶果。

    果然,我的姐姐,我的妹妹……

    在集合了世间一切痛苦和无限罪恶的地方,巫妖王微不足道。

    你们的眼光才是最正确的吗?

    果然我不该那么叛逆,早点听杜克的话就好了……

    在外面的世界,每一个精灵都惊恐地看着女游侠不停抽搐的身躯,聆听着她不断地惨叫。

    那是希尔瓦娜斯的灵魂在经受蹂躏和折磨,每个精灵都对她产生了莫大的怜悯,也有对太阳王的恐惧。

    【死亡缠绕】!

    如此简单的一击,就击倒了他们报以最大希冀的希尔瓦娜斯。

    他们的勇气在衰退,他们的意志开始消弭,他们的膝盖即将软倒,他们的身躯即将下跪。

    就在最后的最后,蓦地,太阳王中箭了。

    他发出了出场以来最凄厉的惨叫。

    那是一个蓦然出现在台阶下的少女的一箭,那个少女拥有跟希尔瓦娜斯相似的面容!

    莉拉丝*风行者参上!

    “这不可能!”太阳王怪叫着!

    “我的箭当然不行,但如果是阿莱克斯塔萨的箭呢?”风行者家的老幺,淡淡微笑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