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五百三十二章 小鲜肉
    五年拍卖之期,破天图悬挂无双阁上,可以安排在自由岛上时刻观察,这也让连月娘娘等人彻底的放心。

    众人刚刚离去,楚阳就接到了秦羽的玉简传音。

    他再次突破境界,修炼到了行星期。

    交代一番,让他继续修炼,也就不再关注,陷入修炼之中。

    心灵之灯需要继续凝练,这是个长期的积累,不能懈怠。

    另外,周身窍穴神湖已经开辟完成,底蕴增强,潜能大增,楚阳发现元神和武魂都可以继续提升,就一直修炼下去。

    法相之身,原先可达三千丈,如今能够再次凝练。

    尽管速度很缓慢,但也令楚阳惊喜。

    能够提升,说明战力还可以增强。

    对如今的他而言,境界已经不能说明他的修为。

    两个月后,楚阳睁开了眼睛,冷冷一笑:“果然不死心!”

    无双阁外,空间扭曲,凭空出现一位黑衣强者,气息隐晦,难以察觉,而刚才出现,明显是瞬移而来。

    他伸手抓向了无双阁上悬挂的破天图。

    咔嚓……!

    头顶上一声爆响,将落下一道雷霆,将黑衣人直接劈成了焦炭,跌落下来,没有了任何气息。

    元婴都没有逃出来,就已经死亡。

    “大阵?”

    一直关注着无双阁的各方强者看到这一幕,无不震惊。

    “他什么时候布下的大阵?怎么察觉不到?”

    “刚才那位,是八劫散魔啊,何等强大,竟然被一道雷霆劈死,太过可怕了!”

    “无双阁主,炼丹、炼器双绝,没想到,他的阵法水平还这等可怕?”

    “还有他的无双战力,怪不得不在乎仙帝珍藏,以他的真正水平,哪怕飞升仙魔妖界,也能混的如鱼得水!”

    交流之后,各方强者纷纷将消息传递出去,也让不少有心的势力息了心思。

    “阵法?”

    乌空血得到传音之后,皱起了眉头,“阵器向来不分家,他有这等阵法造诣,也不难理解,只是,这等绝世人物,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

    “是啊,太过奇怪了!炼丹、炼器、阵道之术,都有着绝世之妙,难以置信!”连月娘娘道,“想要偷盗破天图,看样子行不通了。”

    乌空血点点头。

    清虚观,上天宫,这一次是明良真人直接和上界的强者通话。他是十二级散仙,倒也没有卑躬屈膝,得到消息之后,立马就沟通仙界。

    “炼丹无双,器道绝世,阵法无敌,先败十余位巅峰散仙联手,又败两大十二劫的超级神兽联手,轻易的镇压一位,这等战力……!”上空将落下禹皇麾下的一位仙帝的声音,“没有金仙二三级的修为,恐怕做不到,当真麻烦了!”

    “这等战力,定然是仙人无疑!”

    “只是,若真是仙人,又是如何到的人间?”

    “若不是,又是什么来历?”

    “继续监视,我这边再做准备!”

    疑惑的声音落下,阵法光芒消失。

    明良真人走出阵法,深思片刻,嘀喃道:“究竟如何,就让你们操心去吧,至于那位,我是不敢再惹了。”

    无双阁中,楚阳正准备继续修炼,手中光芒一闪,出现了一枚传音玉简,得到消息之后,眉头一拧,瞬移而去,直接来到了腾龙大陆上。

    这是一座荒芜的山谷,人迹罕至,雾气朦胧,布置有阵法。

    楚阳出现在山谷外,直接踏步走了进去,没有引起阵法的波动。

    “谁?”

    听到脚步声,靠着岩石坐着的小草立马警觉,望了过去,神情一松,眼睛就红了,站起身,扑向了楚阳:“师父,您终于来了,呜呜呜!”

    早已经成年的小草,委屈之极。

    “有什么事情,告诉为师,我给你做主!”楚阳拍拍小草的肩膀,十分心疼,同时木之真元也流入对方体内,让小草还来不及恢复的断臂快速的长出来,血肉模糊的伤口也快速的愈合。

    “告诉我,是谁伤的你?小柔他们呢?”

    楚阳的双眼,冰寒无比。

    在无双阁中,他得到了小草的求救传音,就立马赶了过来。

    看到小草的凄惨,他彻底的愤怒了。

    “师父,赶快去救师兄师姐他们吧?要不然、要不然?”

    小草露出恐惧之色。

    “哪里?”

    楚阳皱眉。

    “血魔门!”

    小草刚刚回答,楚阳就抓住她,瞬移而去。

    呼吸之间,就来到了血魔门外,小草也趁机以神念之法,将前后经过讲了一遍。

    神念传法,一念便是诸多信息。

    二十多年前,师兄妹五人通过金木岛的传送阵直接穿越暴乱星海,来到了对面的雪鱼岛,然后横穿暴乱星海南面的海域,来到了腾龙大陆,开启了他们的传奇。

    五人都达到了神湖之境,尽管只是初期,也对应空冥期之境,战力堪比渡劫期强者。

    初到之时,人生地不熟,五人行事低调,后来了解个七七八八,就结伴游览腾龙大陆,观赏造化之奇妙,探索山河之险峻,也不忘修行,不过二十多年,纷纷达到了武魂之境,也渡过了九九天劫。

    武魂之境,对应渡劫期,天劫自然寻来。

    腾龙大陆势力复杂,修仙和修魔者共舞,还有龙族强者偏居一隅,他们五个,倒也不惧,畅游天下。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逐渐的,他们也闯出不小的名气,让一些小的门派根本不敢招惹。

    直到三年前。

    他们路过一个村庄,发现生命气息凋零,煞气腾空而起,见到一位修魔者正在炼化村民精血,用以提升修为。

    当时水小柔大怒,毫不犹豫的出手。

    对方是空冥后期强者,坚持了片刻,眼见不敌,逃走无望,就传去消息,向师门求救。

    杀了对方之后,他们五人接连遭到追杀,以他们的实力,倒也不惧,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实际上,在二十年前,血魔门因为暴乱星海一事,几乎被楚阳将高层战力屠尽杀绝,这也是血魔门追杀小柔五人一直没有动用散仙的原因。

    直到十天前。

    他们联手将血魔门的宗主给屠了,彻底的惹怒了血魔门潜修的散仙强者。

    一位六劫散仙出手,在今天寻找到他们之后,轻易的镇压。

    若不是四位师兄师姐拼命的保护,将她送到了事先准备的传送阵旁,重创而逃,就全军覆没了。

    “师父,血魔门善于吸收强者精血用以修炼,赶快救救师兄师姐他们吧,若是晚了,恐怕、恐怕……!”

    小草眼睛一红,眼泪再次落下。

    哪怕四五十岁了,在楚阳面前,她依然难改柔弱的本性。

    “放心!”

    楚阳点头。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来我血魔门?”

    不等楚阳出手,血魔门的护山弟子就上前质问,他们手握灵器,随时可以动手。

    “杀人者!”

    楚阳回了一句,力量震荡,就将这两人轻易的震成了血雾。

    啪……!

    抬起手掌,化作千丈方圆,遮蔽苍穹,引动灵气潮汐,狠狠落下,就听一声爆响,血魔门的护山大阵被拍成了粉碎。

    血魔门中,立即飞出了一大批强者。

    “是谁?敢坏我宗门大阵,找死!”

    一声声怒吼传来,引动天地变色。

    血魔门是修魔者三大宗派之一,底蕴深厚,势力强大,哪怕面对清虚观都不怕,自有底气。

    “是吗?”

    楚阳冷冷一笑,来到了半空,神色冰寒。

    “无双阁主?”

    等看清楚阳之后,巫黑脸色狂变。

    他是血魔门最强的散魔,渡过了十一次天劫,在散魔之中,仅次于乌空血,不弱于阴月宫的连姬娘娘。

    “阁主,有话好说!”

    巫黑一脸的冷汗,连忙说道。

    “好说?”

    楚阳目光一转,看向了一座大殿。

    在那里,正有他的四位弟子。

    这是一座大殿,名为黑云殿,是六劫散魔黑云老祖的住处。在血魔门,他的地位非常高。

    房间中,黑云望着身前的四个囚徒,非常高兴。

    “没想到啊,这次的任务会如此简单,收获却如此巨大,四个气血浑厚可怕的修仙者,吸收了你们,必然能增强我的底蕴,下次渡劫,肯定会轻松不少!”

    “造化、造化,当真造化!”

    “两个小白脸,两个嫩妞儿!”

    “要不要先乐呵一番?”

    “肯定有滋味!”

    “这样绝世的血奴,要不,直接以双修之法吸收?”

    “行,绝对性!”

    “待会将你们清洗一遍,就先拿两个小白脸试试手,在极乐中升华!”

    “啧啧啧,一定很美妙!”

    “只是可惜了,跑了一个最小的!”

    黑云老祖不停的打量四人,眼中冒着绿光,捏着下巴,喃喃自语。

    水小柔脸色狂变,可惜,她被禁锢住,别说动弹了,甚至连开口都无法做到。

    炎小火死死的盯着黑云长老,好似要将对方给吞了。

    砚山却一脸便秘的样子,感觉菊花一阵不舒服。

    东方诚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

    “嘿嘿,小家伙,就从你开始吧!”

    黑云老祖如拎小鸡一般抓住了砚山的脖子,扔到了床上。

    砚山露出惊恐之色。

    这时,高空炸响,大阵崩溃。

    “怎么回事?”

    黑云老祖脸色一变,却没有第一时间冲出去,可下一刻,他就听到了巫黑所言,不禁一个哆嗦。

    “这个杀神怎么来到了我们宗派?”

    他不解,却看向了砚山,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

    这时,楚阳的声音就幽幽的传来了:“敢擒拿我弟子,用以修炼魔功,好大的胆子!”

    黑云老祖面无人色,浑身颤抖。

    下一刻,他就感觉到一股力量落在身上,难以动弹,随之不由自主的飞了起来,落向了神色冰寒的楚阳身前。

    他擒拿的四个小鲜肉,也落在了他身旁。

    楚阳以心念和元神之力,镇压住黑云老祖,将四个弟子挪移过来,手指一弹,破了弟子的封印。

    “师父,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向来脾气火爆的炎小火,在这一刻,来到楚阳身边,眼睛通红。

    “师父,幸亏您老来的及时,要不然……嘿嘿!”

    砚山说着,还感觉到后面一阵的不舒服。

    “拜见师父!”

    东方诚忠厚,眼睛泛红,行了个大礼。

    “师父,你要给我们做主!”

    坚强的大师姐水小柔,鼻子一酸,眼泪再也忍不住落了下来。

    “放心!”

    楚阳点头。

    一道道木之真元从体内飞出,落向了四位弟子,刹那间,伤势恢复,状态也达到了巅峰。

    远处的巫黑看到这一幕,如何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本就黑的脸色更黑了,心中暗骂:该死的黑云,竟然惹了这个可怕的主儿,麻烦了,肯定麻烦了!

    “黑云,你做的好事!”想到这里,巫黑就怒喝道,“你竟敢抓阁主的弟子,活的不耐烦了吗?幸好,幸好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阁主,黑云就在这里,你要怎么惩罚,请随意!”

    巫黑不得不低头。

    黑云老祖脸色惨变,哆嗦道:“阁主,我、我不知道他们是你的弟子啊!”

    “你想怎么死?”

    楚阳直接道。

    巫黑脸色一变,张了张嘴,最终没有多说。

    “我、我能不死吗?阁主,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只要放过我,让我做牛做马都行?”

    黑云老者不要脸皮的求饶。

    “牛马你也做不成!”

    楚阳抬起手掌,缓缓落下。

    黑云老者身子一僵,整个开始崩溃,临死前的刹那,心中却涌起了一个古怪的念头:可惜了,若是再晚一会儿,就能时隔三千年,再次品尝到小鲜肉的美妙滋味了。小鲜肉,我死不瞑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