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五百二十六章 气疯了
    笛音消失,惨叫停止。

    乾虚老道等散仙脸色一红,差点喷出一口逆血,强行镇压下来。青龙延狼十分凄惨,差点调入岩浆池,依达也差了一步,言绪真人稍微好些。

    除了他们之外,焦九和司徒血却已经死亡。

    “这逆央仙人委实太过分了,他设置这‘迷幻魔境’,不过是检测进入九剑仙府的人心性定力是否达到一定要求,即使如此,在结束的时候,笛声也应该婉转徐徐停下,如他这般在最高亢之处停下,这些入魔之人肯定受了无以复加的重伤,体内五脏六腑都受到了严重震荡,即使那几位散仙散魔估计也不好过。”

    立儿嘴里斥声道。

    秦羽也是明白了逆央仙人的心意:“这仙人果然喜怒无常,也不像一般修仙者那般假道学。”

    而就在此刻,秦羽等人只觉得一阵天晕地转。

    待得脑袋清醒过来,周围的无边云雾竟然消失了。

    众人再次出现一起,对于逆央的神通,敬畏之中,也让他们警惕性大增。

    “这里是哪里?”

    霍烂四处环顾道。

    稍微调息一下,众位散仙散魔受到的影响不大,此刻正在打量周围的环境。

    “不会这里又是类似于迷幻魔境的地方吧?”水柔真人锁眉道,显然这水柔真人对于那地方也很是厌恶,如若真是类似于迷幻魔境的地方,此处肯定威力更大,那他们散仙散魔是否抗得住还真难说了。

    楚阳静静的站着,背负双手,云淡风轻。

    对于接下来的情况,他基本了然于心。

    只是等待着逆央仙帝的手段。

    忽然,天空传来了大笑声。

    “哈哈,你们过了迷幻仙境,我逆央便让你等得以听到我的声音。”

    “迷幻魔境,这可是我想了许久才想出来的,想必你们之中也有人入魔,完全受笛声控制吧?不过你们所处的地方距离‘死亡炎湖’也有一段距离,如果够幸运,你们可能跑到中途笛声停止,那算是你们的运气。不过……运气,有时候比实力更重要。”

    所谓死亡炎湖,显然就是刚才入魔的众人所跑方向的岩浆池。

    说道这一句‘运气,有时候比实力更重要。’,那逆央仙人声音仙人低沉了许多,没有了一开始的意气指使。

    停顿了许久,众人还以为逆央仙人不说话了,终于天空之中再次响起了声音。

    “九剑仙府,是我逆央当年收纳了不少珍贵材料才建造而成。既然你们过了迷幻魔境,那你们直接朝发出青光的北方走过去,便见到九剑仙府的外殿,能够得到什么,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哈哈……”

    随着大笑声,逆央仙人的声音消失在天地之间。

    幸存的众人相视一眼,却没有人多说什么,直接朝散发着迷蒙青光的北方走了过去。

    随着前行,一座美轮美奂的宫殿出现前方,整个宫殿完全是青色玉质的物体构成,迷蒙的青光正是这宫殿所散发而出,同时所有人都感到一股气息!

    “元灵之气,好浓的元灵之气。”

    乾虚老道、岳焱真人,以及那霍烂霍灿眼中都冒出了炙热的光芒。

    如果说仙元力魔元力是真元力的一个进阶,那元灵之气便是天地灵气的一个进阶,一般天仙天魔们都是吸收元灵之气修炼的,对于散仙散魔来说,这元灵之气太过让人激动了。

    毕竟正常情况下,凡人界是没有元灵之气的。

    犹如电光,七位散仙散魔都眼中冒着光芒,冲向了青玉宫殿。

    秦羽等人也冲了过去。

    楚阳吊在身后,不疾不徐,嘴角却弯起了一抹弧度,心道:“有好戏看了!”

    看着‘熟悉’的一幕上演,也分外有意思。

    就当散心吧!

    青玉宫殿非常的大,一眼看去,长宽至少数十千米,简直堪比豪奢的皇宫,亭台楼阁处处,各处晶莹雕刻。若是仔细一看,那些雕刻所用的材料,最差的都是……极品晶石!

    “这门是用什么材料做的?”秦羽看着那两扇巨大的暗金色大门疑惑道。

    立儿仔细观察了一番,随后道:“这种材料凡人界应该没有,据族中的一些信息,这门所用的材料应该是……仙界的某种矿石,即使在仙界应该也极为珍贵,堪比中品元灵石。”

    “元灵石,什么玩意?”秦羽疑惑道。

    立儿一笑道:“元灵石就是存储元灵之气的晶石,一般仙人或者魔头们,都是靠元灵石修炼的。吸收元灵石之中的能量修炼,比从天地之间吸收元灵之气要快的多。”

    “秦羽大哥你看……这座宫殿整体为青玉之色,你仔细观察一番……各个墙壁交连之处,甚至于那些宫殿的玉柱没有一个是独自的,它们是一体的。”立儿带着秦羽跨入了大门,对着前殿各处指着说着。

    整个宫殿,无论是玉柱,还是某个台阶,都完全是连在一起的,没有一个是单独存在的。

    “如果我所料不错,这青玉宫殿,应该是一块罕见的巨大的‘元灵原石’所雕刻而成的。”立儿判断道。

    秦羽大吃一惊。

    “立儿,你说……这,这巨大的宫殿,如此大的宫殿,完全是一块巨大的元灵原石雕刻而成?”秦羽有点难以相信了。

    立儿点头道:“对,不过这手笔的确是大了,大的让我吃惊。如此巨大的元灵原石,你仔细看……墙壁各处颜色相同,这就说明了,这是一十分上等的元灵原石。”

    “元灵原石,到底是什么?”秦羽疑惑道。

    立儿答道:“元灵石,并不是那么容易开采的。一处元灵石矿脉开采的时候,一般先开采出一块块元灵原石。而后将元灵原石之中的一些杂质去除,留下最精华的那部分,便是元灵石。”

    “哈哈,这不就好像铁矿石和铁一样么,要炼铁,也是要从铁矿石之中炼出来。”秦羽道。

    立儿皱眉道:“不过,一般的元灵原石,杂质极多,一般很不纯净。你仔细看……这雕刻成整个青玉宫殿的元灵原石,杂质罕见的可怕……可以这么说,这么巨大的一块元灵原石,如果真的制作一番……最起码能够制造出一半元灵原石体积的元灵石。”

    “最上等的元灵原石,在元灵石矿脉中还是能够发现……但是如此巨大的元灵原石,而且还是如此高品质的元灵原石,就是仙界,怕一万个元灵石矿脉之中也难得发现如此大的一个。”

    立儿仿佛对仙界的一些事情都是知晓的。

    秦羽一笑:“看来,这逆央仙人在仙界的地位还是很高的嘛。”

    前方,众多散仙已经发现了情况。

    “天啊,元灵石,整个宫殿的墙壁竟然完全是元灵石,连玉柱,桌子、凳子也都是元灵石构成的。”乾虚老道这七个散仙散魔在宫殿中央的广场上经过一番仔细探查。

    最后终于确定了一件事情……这宫殿各处都是元灵石!

    “乾明师弟,乾善师弟,我们一飞冲天的机会来了。无论是我清虚观,还是我们,只要拥有了这元灵石,不要多,只要那桌子那么大一块,我们就开创百万年前所未有的高峰。”乾虚老道对着自己两名师弟灵识传音道。

    此刻一副老实模样的乾明和乾善,也是心中激动。

    “师兄,拼了,不管如何,即使其他不要,这元灵石至少带些出去。我们不要多,这莫大广场上有那么多桌子凳子,我们只要三五个桌子就足够了。”

    乾明也是传音道。

    红眼了!

    不但是乾虚老道三人,就是岳焱真人、水柔真人。亦或是霍烂、霍灿都红眼了,一个个彼此灵识传音。

    可当他们去搬桌子时,却发现根本无法撼动。

    乾虚老道试了,不行。

    岳焱真人试了,也不行。

    霍灿试了,同样不行。

    这时他们才发现一件尴尬的事情,这些桌子椅子,与整个大殿浑然一体,根本无法挪动,又因为大阵的原因,也无法破坏。

    无法得到元灵石制作成的桌椅,他们看向了前方的正殿。

    正殿之中,一定有宝贝。

    他们飞快的冲了过去。

    广场范围很大,在广场的尽头才是正殿,而广场尽头。正殿之前,却是一巨大的花圃。花圃散发着沁人心脾的气息,甚至于连散仙们吸收那气息都感受到功力的缓缓提升。

    “好宝贝。”

    七位散仙散魔心中震惊无比,散仙功力多么的深厚,可是仅仅吸收那些花草的气息就让他们功力缓缓提升,这些花草如果采摘下来,随便炼制一下,炼制出来的丹药药效都会大的吓人。

    风动身影闪!

    七位散仙散魔几乎同时朝花圃冲去,那些由元灵原石构成的石桌是和地面连在一起的,表面覆有巨大的禁制他们无法取得,可是这些灵花仙草采摘应该容易点吧。

    “蓬!”仿佛一头撞在墙上,七位散仙散魔先后都撞在了花圃表面的禁制上。

    七人落地,怒视花圃。

    “禁制,禁制,这逆央仙人到底是什么人,桌凳就算了,连花草外围都弄禁制保护住,如此小气,这算哪门子仙人,我们拼了命进来,弄点花草桌凳回去都不行么?”霍烂怒了。

    其他散仙散魔心中也是怒火熊熊。

    一次算了,这第二次还是禁制。

    看到宝贝就被禁制阻挡,这如何不让众人愤怒?最重要的是,他们这些散仙在逆央仙人的禁制面前,根本没有一点希望打破那禁制,仅仅刚才的碰撞,他们已然感觉到根本无法撼动。

    他们和逆央仙人,犹如蚂蚁与巨人,差距之大,已经到了难以逾越的地步。

    旁边有假山。

    那气息自然躲不过七位散仙的灵敏感觉,分明是高品质的元灵石,然而……结局是可悲的。

    假山周围竟然也有禁制保护!

    禁制!

    禁制!

    还是禁制!

    不但是花圃、假山,甚至于正殿外的两个巨大的金龙雕刻,都让这些散仙散魔痴狂,因为金龙雕刻也是利用了仙界才有的金属性的元灵石,而且品阶极高。

    各种雕刻,各种饰品,甚至于一株花草……!

    无一不是仙界宝贝,然而……全部有禁制保护!

    “我就说了,那逆央仙人布置如此繁多的禁制他就不累么?”岳焱真人即使是修仙者,但是火爆的脾气也让他再也忍受不住,都快疯狂了。

    乾虚老道脸色也是发苦。

    水柔真人眉头深锁!

    一个个散仙散魔,被逆央仙人差点气爆。

    就连秦羽,也不停的翻白眼。

    他们这些人,犹如沙漠干渴的旅者看到了一条河流,近在咫尺之间,却无法走过去,喝上一口水。

    犹如牛郎和织女,年年相望,可不到七月初七,却永远也无法相拥一起。

    犹如西门庆看到了潘金莲,哪怕**,可中间夹一个武松,也只能各自流着哈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