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453 尖锐
    黑水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我挥动长刀搅动水流,用疾驰带起漩涡,为速掠腾出更多的空间。四天院伽椰子的黑水使用方式和席森神父的气压控制十分相似,但是,液体和气体的性质本来就不同,我察觉到应对黑水反而比应对空气更加容易一些。黑水里充满了极端负面的情绪,每时每刻都在对意识产生影响,黑水本身更是拥有极强的腐蚀能力,这些特性自然都比纯粹的气压控制更加多变,只是我藏匿在全覆盖的铠甲中,更不断吸收着数据对冲的余波,针对这些特性对铠甲进行细微的改造,在排除了黑水特性的影响后,需要应对的就只有那庞大的水体质量而已。

    对大多数人来说,黑水仅仅是质量就让人难以承受,然而,四天院伽椰子的控制力显然没有遍及到每一滴黑水。只有亲自闯入这仿佛涛涛江河的黑水之中,才能体会到,四天院伽椰子对黑水的使用仅仅是一种粗放的模式。四十多亿人化作的黑水实在太过庞大了,这也是为什么四天院伽椰子一直以来,都仅仅是用庞大的质量去挤压对手的缘故。

    我深陷黑水中,但是,只要穿戴这身密不透风的铠甲,再辅以高速的运动状态,就能产生巨大的干扰力量,去破坏四天院伽椰子对黑水的细微控制。我突然觉得,哪怕是自己没有及时用速掠救下那些神秘专家,他们被黑水吞没后,生还的几率要比我估计的更大。基本上,只要能够承受黑水的质量涌动,就有更多机会找出破绽,破水而出。

    然而。能够脱离并不意味着可以击败四天院伽椰子,她的黑水绝对不仅仅只能干扰人的神智,侵蚀人的**,以及纯粹的质量这三种应用方式。况且,要在这汹涌澎湃的黑水中,找出四天院伽椰子。真的是十分困难。

    我对四天院伽椰子此时的状态有两种假设:第一种,她已经彻底和黑水融为一体,黑水已经是其本体,那么,要消灭她就必须彻底蒸发所有的黑水;第二种,她仍旧是一个独立存在的核心,但却如同一块木头藏在森林之中,并不断根据实际情况在黑水之中移动,要消灭她除了蒸发所有的黑水之外。引蛇出洞无意才是更好的方法。

    鉴于我在黑水中感受到的,她对黑水的应用和控制,我更倾向于第二种假设。只是,如何引蛇出洞也仍旧是一个难题。我的连锁判定的观测范围已经比过去更远,但如果四天院伽椰子足够谨慎,说不定会藏匿得更深。既然黑水并非她的本体,那么,仅仅对黑水造成破坏。根本不足以伤害到她。

    在最保守的情况下,四天院伽椰子的保命能力也许远超在场的每一个神秘专家。

    我用最猛烈的攻势破开黑水前进。试图通过速掠,在最短的时间内遍历黑水所覆盖的每一块区域,以弥补连锁判定的观测范围缺陷。理论上,只要我足够快,那么,只要四天院伽椰子藏匿在黑水的一隅。也必然会在反应过来前,被不断移动的连锁判定扫描出来。

    然而,在黑水中,速掠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在没有外来参照物的情况下。速掠自身的加速效果被大幅度削弱。黑水虽然比起空气有诸多性质上的差异,但是,黑水本身所具备的神秘性,却是正常的空气所无法比拟的,这种是神秘性给我带来的压力,每一秒都在增强,甚至让我觉得,无论我有多快,没踏出一步,都必须要承受前一步两倍以上的压力。

    我十分清楚,自己在正常情况下,并没有绝对可以击败四天院伽椰子的力量。我只是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黑水并非是无穷无尽的,但也许对我来说,仍旧是如同大海般沉重,可是,四天院伽椰子并不是大海,她拥有自己的思想和情绪,有着自己的目标和奋斗,她身上的人性,虽然冷酷而残忍,但份量要比她此时形态的非人变化更多,也更加丰满。

    她的性格,她的目标,她的情绪,以及外在环境的一些变化,都让她不可能一直藏匿在这片黑水之中。

    我是否可以找到四天院伽椰子的破绽,很大程度上,并不取决于我可以给她带来多大的压力。但是,外部的战斗情势一直都在变化,而这些情势不仅仅对我和其他神秘专家有压力,对四天院伽椰子也同样如此。只要四天院伽椰子没有放弃和五十一区的合作,那么,五十一区所承受的压力,也会转移大部分到她的身上。

    四天院伽椰子看起来自在而凶残,但本质上她仍旧无法脱离组织和社会的束缚,只要她拥有愿望,拥有理想,拥有责任心和协作精神,她的这些人性和社会性,就会因为外部环境的不断变化,而如同锁链一样紧紧将她捆绑起来。

    反过来说,如果她挣脱了这些枷锁,她的危险性也同样会大幅度降低。因为,没有人性和社会性,会让她失去必然要做什么事情的动力,也许看似她变得更加自由,而充满了不可预测的危险,但这种危险却不会拥有足够的力量去驱动。

    在我看来,从不知道多久以前的过去就一直投身于日本独立,并最终选择了和五十一区合作的四天院伽椰子是有巨大破绽的。只是,我所追逐的这个破绽,必须要在特定的时机才会显露出来,无疑需要一些运气。反而,阮黎医生曾经提到过的方法更加稳妥,直接对黑水制造伤害,要比从黑水中揪出四天院伽椰子更加彻底。

    无论哪一种对四天院伽椰子的战术,都需要更多的时间,我从一开始就明白,自己进入黑水,在尝试引蛇出洞之余,最有意义的仍旧是对四天院伽椰子的行动进行牵制,让她无法彻底投入到自己的计划当中。无论四天院伽椰子还有怎样的计划,只要不能随心所欲地施展。那就在某种潜在意义上来说是有益的。

    诚然,四天院伽椰子是一个极强的战力,在对异化右江和月神的牵制和反击上,都能起到极为重要的作用。然而,这仅仅是一种最好的可能性。四天院伽椰子本身的想法,五十一区的想法。没有人可以掌控,她有能力对战局造成巨大影响,但是,要产生怎样的影响,仍旧在于她和五十一区的计划。从这个角度来说,四天院伽椰子针对异化右江和月神的所有行为,也有可能会对他人的计划产生极大的负面影响。当把弊端和益处相比较,我不觉得自己牵制四天院伽椰子的行为,会受到其他人的谴责。因为,我从来都不觉得,自己的政治思想,大局观和智慧比在场的所有人都强,反而,我所能考虑到的,也觉得其他神秘专家也会考虑到。

    我突入黑水之中,不仅仅是针对四天院伽椰子的阴谋。本身也是对其他神秘专家的一种试探,而在纠缠了三四秒后。事实就证明了我的判断是正确的。没有人打算阻止我,更多人的目光都放在异化右江和月神身上,反而让我和四天院伽椰子的战场被孤立出来。

    我再一次制造了巨大的漩涡,从漩涡的空心处飞入上空。黑水自更高处席卷下来,又从地上的水流中分裂出大量的线状激流,纵横交错地喷至空中。我在这密密麻麻的水线间穿梭,在千军一发之际,躲开浪潮的拍打。我觉得自己就仿佛是一只海燕,游走于暴风雨之中。

    四天院伽椰子始终没有露头,我好几次在黑水中险象环生。也并非是在演戏,四天院伽椰子虽然仍旧是对黑水进行粗放的控制,但是,每当我变幻战术,改造装备之后,黑水本身也在渐渐适应这些举动,进而重新将主动权控制在手中。即便如此,哪怕是在看起来只要加一把力气就能将我重创的情况下,四天院伽椰子也一直没更多的动作。

    她此时此刻到底藏到了什么地方?是在地下?在黑水之中?是远离了这个主要战场,还是就在战场之中观测?自从她被异化右江砸落地面后,她就再没有显出人形,有一种浓郁的阴谋感在我的直觉中作怪,可是,只要她一直不采取大动作,我就无法抓住她的破绽。

    从我的角度来看,正在和我保持一个僵持局势的四天院伽椰子,反而脱离了正面战场。异化右江和月神那边打得轰轰烈烈,我们这里就仿佛被所有人忽略了一般。

    我脱离黑水之后,黑水没有紧逼而来,也没有席卷另一处战场的征兆。我悬浮在半空,眺望脚下,却看到黑水的流动渐渐停止,那激越汹涌的浪潮也快速平息。不出几个呼吸,黑水便似一片死湖,又如同凝固的胶质。

    我不知道四天院伽椰子在打什么主意,但是,继续进攻的话,也让我觉得没有决定性的胜负手。四天院伽椰子的平静,这种僵持的局面,对我来说也并不坏。只要四天院伽椰子安静下俩,阮黎医生就能获得足够的时间去研究针对黑水的药物。

    我也没有继续发动攻击,仅仅是在黑水周边游走着,试图感应四天院伽椰子的存在。然而,四天院伽椰子就像是蒸发了一般。

    “她早就已经不在这里了。”一个声音从我的身后传来,不用回头,我也知道是爱德华神父,他的声音就如同戏剧人物般拥有独特的风格。他在之前一直不声不响,这个时候出现,明显是有某些图谋。

    不过,我有点相信他的话。

    “她在哪?”我转头问到。

    “外面。”爱德华神父悬浮在我的身边,他可没有翅膀,仅仅是凌空站着,却给人一种脚踏实地的稳当感觉,“那个女人给她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于是她离开了这个半岛,去制造更多的黑水了。这个世界还有二十多亿人,但能够阻止她的人已经没有了。”

    我听得出来,他口中的“那个女人”指的就是异化右江,但也正因为如此,才让我觉得这番话有很强的可信度。也正因为我觉得可信,所以才感到万分的沉重。四天院伽椰子在这个中继器的所作所为,恐怕比我想象的还要极端。

    “那么,你打算做什么?”我又问到。爱德华神父每一次现身都有其目的,这一次当然也不会例外。在四天院伽椰子和月神交战的时候,他没有参与,当四天院伽椰子和异化右江交手时,他也没有参与,就在四天院伽椰子借假脱身,离开半岛,而其他人被月神和异化右江纠缠住的时候,他出现了。他知道四天院伽椰子的小动作,证明他一直都在关注她,而我也有理由相信,他要做的事情,一定是和四天院伽椰子有关,而必须有一个相对安定的环境。

    而他既然对我说话,或许也意味着,他有信心让我也保持安定。

    我倒想要听听他要怎么说。

    “四天院伽椰子的黑水是黑烟之脸的一种变体,而黑烟之脸起源于五十一区培育的特洛伊病毒,特洛伊病毒的病原体和基础资料,则是通过末日真理教获得的。”爱德华神父微笑着,对我说:“你认为,末日真理教是如何拥有这些资料和病原体的?”

    “……是你!?”我早就有了这个假设的推断,因为在记忆中,特洛伊病毒产生的病变效果和沙耶病毒实在太过相似了。而在这个末日幻境,爱德华神父正是沙耶的制造者。

    “是我。”爱德华神父点点头,说:“我才是推动五十一区发展特洛伊病毒的那个人。”

    “你要这些黑水?”我一下子就明白过来,特洛伊病毒根本就是沙耶病毒的一种变体,而且是在爱德华神父的推动中产生的变体,其存在对爱德华神父来说也必然拥有特殊的意义。

    “不是我需要,是沙耶需要。”爱德华神父一副坦然的表情,说:“打个比方,这些黑水对沙耶来说,就如同疫苗和营养品。但我也不打算破坏和五十一区的合作协议,所以,我拿走四十亿,四天院伽椰子可以拿走剩下的二十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