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五百二十五章 心灯初成化不朽
    迷幻魔境中,声音响起,让众人都陷入了抵抗之中。

    这是属于特殊的笛音。

    直达元神,震荡心灵,撼动武魂。

    特别对心灵的影响格外严重。

    “怎会如此?”

    楚阳皱眉,心中不解。

    他的心灵修为境界最高,却受到了最严重的影响,几乎难以镇压住,让他疑惑。

    “心灵之力,初为虚幻,缥缈难测,意志凝聚。”

    “逆央仙帝留下的笛音考验,却能撼动本心,影响神志,或许这是搅动心灵的原因。”

    “逆央毕竟是仙魔妖界的巅峰强者。”

    楚阳按下心思,却没有抵挡,而是顺着琴音,参悟其中蕴含的道理,可这让他的心海剧烈的震荡,上空的明月有些模糊。

    笛声仿佛有入魔的功效,让人心境进入一些负面的情绪之中。

    笛声一转!

    犹如万马奔腾,战场厮杀,整个迷幻魔境的气氛都变得浓重万分,压抑之极,仿佛弥漫了一层杀戮气息一样。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那种生死之间的杀戮,完全进入所有人心灵,让人不由己。

    楚阳的心灵之海,波动的更加剧烈,隐隐有破碎的趋势,他却依然没有抵挡,只是保持灵台清明,参悟其中的法理,运转心灵之妙。

    即使是霍烂、霍灿、乾虚老道等三劫的散仙散魔也都是完全抵制笛声的诱惑,不敢分心。

    “啊,杀,杀,杀!!!”

    焦九忽然嘶喊了起来。

    远处一直保持清明的立儿看了焦九一眼,低语道:“修魔者魔性本重,这焦九连空冥中期都不到,第一个完全陷入其中也是理所当然。”

    楚阳也瞥了一眼,他的武魂,受到的干扰较少,完全可以掌控自身。

    只见焦九疯狂地朝南方跑了过去,眼中通红,嘴里还高呼着‘杀,杀。’手中不停的对前方攻击着,似乎遇到了什么极度恐惧的事情。

    啊……!

    又一声凄厉的尖叫声,此刻的司徒血整个人完全疯狂了起来,体内能量完全澎湃运转,银色短发竟然霎那变长,犹如一根根利箭飘飞了起来。

    紫色嘴唇却黑了下去。

    入魔了。

    一旁一直闭着眼睛抵抗的黑发老者忽然睁开了眼睛,看着司徒血如此模样,眉头一皱,当即伸手猛地一拍司徒血的肩膀,低喝道:“阿血,醒来!”

    司徒血却反而转身,银色长发犹如一根根利箭刺向黑发老者,那通红的眼睛显示了这司徒血完全入了魔。

    黑发老者此刻也强自抵抗着笛声,看到司徒血如此模样,黑发老者也不管了,他站在一旁继续闭上眼睛,全身心投入去抵抗入魔笛声。

    司徒血仿佛受到什么影响,怒吼着厮杀着,朝南方冲了过去。

    “南方,都朝南方而去,难道南方有什么特殊之处?”立儿低声缓缓道。

    “杀,杀,全部杀死。”

    疯狂的怒吼声响起,又一人完全入了魔,却是青龙延狼。

    紧随其后的是言绪真人,还有依达。

    他们都朝南方跑去。

    乾虚老道以及乾明、乾善二人,岳焱真人、水柔真人,以及那两位散魔兄弟霍灿和霍烂二人,还有随着依达而来的黑发老者,青龙延狼带来的三位黄衣男子艰难的抵挡,却没有入魔的迹象。

    立儿完全无事。

    没有了原著中父王渡劫时的凄惨,秦羽也没有了心魔,虽抵挡的艰难,却也稳如泰山,暂时没事。

    楚阳盘坐在地,纹丝不动。

    远处,吼叫声不停的传来,带着惨烈的意味。

    笛音一转,骤然强烈。

    一开始的笛声是无形的,而此刻的笛声却是有着淡淡的红色波纹,红色波纹很淡,几乎不可见,呈一道道波纹从南方向北方延伸而来。

    入魔者更加疯狂。

    乾虚老道等人,也抵挡的越加困难。

    秦羽一颤,眼中冒出了淡淡的红光。

    “不好,秦羽大哥要入魔!”

    立儿神色微变,她手掌一番,出现了一张琴,素手拨弄,琴音响起,让秦羽头脑一阵清明。

    “嗡~~~”

    熟悉的声音响起。

    “琴声!”秦羽眼中闪过一抹喜色,回头一看。只见在秦羽后方数米之处,立儿正盘膝坐于地上,一架古琴正在立儿膝盖之上,正静静地弹琴。

    道道青色波纹也以立儿为中心弥漫了开来。

    笛声的红色波纹仿佛和青色波纹是死对头。

    青色波纹只是弥漫出周围十米范围,便被红色波纹消磨干净。不过以立儿为中心,十米范围内却是整个迷幻魔境最安全的地方。

    此刻秦羽就在这范围之内。

    “立儿,是你?”秦羽微笑。

    立儿弹琴,随即对秦羽抬头灿烂一笑:“刚才某些人很丢脸哦,差点入魔。”

    秦羽赫然。

    “秦羽大哥,你跟我来,这南方可有一些奇妙的东西呢。”

    立儿站了起来,轻轻弹了一下琴弦,顿时一道青色波纹朝四面射出,范围降到了五米。秦羽当即跟着立儿身旁,二人就这么地朝南方极速跑过去,不同于司徒血焦九,秦羽和立儿是清醒的过去。

    楚阳看了他们一眼,便闭上了眼睛。

    他知道,在南方有一个岩浆池,一旦被笛音吸引进入,就会万劫不复。那里才是真正的考验。

    对于秦羽,他丝毫不担心。

    此刻,随着笛音的增强,他的心海已经乱作一团。明月即将坠落,海洋要倾覆,里面沉淀的意志泥沙正疯狂旋转。

    “不破不立!”

    “也是时候突破了!”

    “心灵第六层心灵之光的第三步,海上生明月,我停留的时间也太长了!”

    “心灵第七层,心灵之灯!”

    心海之中,响起了楚阳的声音。

    厚重如天音,响彻各个角落。

    “心海化瓶!”

    整个心海,怦然炸开,成了一团混沌。

    四壁凝聚,成了一盏古朴的油灯,有着斑驳的痕迹。

    “心力成灯油,出!”

    庞大的心灵之力,被油灯一吸,凝聚成了一滴滴液体,是为灯油,刚刚覆盖住瓶底。

    “泥沙化灯芯,出!”

    又一道声音落下。

    原先沉淀在海底的漆黑无比的泥沙,凝聚成了一根漆黑无比的灯芯,落在了油灯之中,贯穿上下。

    这些泥沙,本为灵魂碎片所化,意志沉淀之物。

    “明月成灯芯,千秋燃不尽,一点心中火,照耀万古明!”

    明月落下,化作灯芯火。

    心海消失无踪,化作了一盏油灯。

    古朴厚重,蕴含着不朽的意味。

    里面有着薄薄一层的灯油,却能燃烧万古,让心灵永不坠黑暗。微微晃动的火苗,蕴含着佛之至理,流淌着佛之精义,也有着佛之神威。

    心灵之灯,至此成就。

    侵入心灵的笛音,也被削弱到了极致,在难以影响他的心神。

    “我几次灭佛,反而对佛门最深奥的功法参悟最为透彻,还有吠陀寺的那位老佛,传我寂灭心经的后续功法,所为何来?”

    楚阳露出刹那的迷茫,可心灵之灯光微微一晃,便让迷茫消失,心灵透彻。

    他明白,这算是心灯的最基本功能之一:时刻保持心灵清明。

    “待油灯之油灌满,这一境界,算是圆满!”

    “只是,以往凝聚的心灵之力何等庞大,尽管在凝练油灯时消耗很多,可如今的灯油却只覆盖住瓶底,这要想圆满,不知何年何月?”

    楚阳叹息一声,睁开了眼睛。

    一缕光芒闪现,望断了云雾,看穿了几分世间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