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452 斗战
    月神、异化右江、诺夫斯基、四天院伽椰子和玛索,以及半岛上的一些奇异的临时数据对冲现象,都或多或少展现出应对绝对高速运动所造成的时效差异的适应性,这些人或非人是不可能仅用速度就能击败的,即便如此,我在这群人或非人之中,仍旧是速度最快的那一个,任何拥有运动过程和速度概念的现象,在我的面前都是存在时间破绽的。

    被砸入地下的四天院伽椰子化作黑水,在异化右江、诺夫斯基和玛索,以及更多名神秘专家激战的间隙,从地下喷涌而出,以巨大的攻击范围压缩了众人的应对时机,哪怕他们可以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在这铺天盖地的黑水面前,也难以逃到安全的距离之外。倘若不选择逃离,就必须正面应对黑水的冲击,对异化右江、诺夫斯基和玛索来说,或许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其他的神秘专家却险象环生。

    黑水的冲击是如此之快,如此之磅礴,空气中一下子充斥着极端的负面精神力量,让黑水覆盖的地方,呈现出更多诡异又险恶的数据对冲现象,这些现象就如同难以摆脱的鬼怪,拖拽着所有人的动作,哪怕是神秘专家,也不免在一瞬间呆若木鸡,说是恐惧也不尽然,更多的,是一种精神层面上受到干涉的表现。黑水仿佛要一口气覆灭所有人和非人,没有达到异化右江、诺夫斯基和玛索三者等级的神秘专家,其处境无疑是雪上加霜。

    我甚至认为,四天院伽椰子真正的目标其实就是这些稍逊一筹的神秘专家们,而她的行为也必然带有五十一区的政治意图。不过,无论四天院伽椰子是怎么想的,我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让这些神秘专家在此时此刻死掉。不管四天院伽椰子的行为是否代表了五十一区,我都认为这个做法是极端错误的,再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异化右江的存在,会给这场战斗带来多大的颠覆。

    也许这些神秘专家就直接的战斗力来说,并不足以对抗拥有中继器力量的诺夫斯基之类的存在,但是。神秘是多样性的,每当保存一种神秘,就意味着面对敌人那难以预料的强大,就多了几分应对的手段。

    哪怕是不用这样理性思考的理由,仅从感性来说,我也不认可四天院伽椰子的清场行为。

    于是,我开始疾驰。

    速掠展开的一瞬间,无形的高速通道就已经穿行于那些岌岌可危的神秘专家的身边,我没有感觉到速掠的应用和效果和过去有什么差别。倘若说变化最大的,无疑就是连锁判定。隔着如此遥远的距离,连锁判定仍旧准确观测了在这千军一发之际,当场诸人的身体活动细节,让我可以通过这些细节,在第一时间体会到他们此时复杂而负面的情绪,那就是如同火山一样浓烈,却来不及爆发的情绪。

    黑水来得来快太凶猛。死亡近在咫尺,却没有留下让他们绝境爆发的机会。当黑水倾覆的一刻,血月都变得暗淡无光。然而,比起这一切变化,我仍旧更快。

    铠甲背后的披风展开,化作羽翼,我沿着无形高速通道冲向高空。沿着无形的高速通道,一个转身,就在万物的凝固中,抵达了黑水下方。能够在这个速度差下活动的人不多。异化右江扫了我一眼,直接上行。钻入黑水之中;诺夫斯基则化作光,几个z字的转折后,就脱离了黑水覆盖的范围;玛索一直盯着我,我可以从她的眼眸中看到某些变化,但她只是伸手一抓,就有一把从虚空中构成的阳伞握在手中,当阳伞打开遮住她的身影后,她便连同阳伞一起消失了。

    三个可以阻止我行动的非人类,竟然不约而同放弃了这次机会,虽然我无法捉摸它们到底都在想些什么,但也觉得并非是没有理由,而这个理由也绝非是因为我足够强大的缘故。我不否认自己如今的强大,哪怕在过去仅仅是四级魔纹使者的时候,我也不觉得自己会在他们面前退缩,但是,哪怕认知到,如今的自己是融合了过去自己和漆黑鸦骑士的存在,也不觉得,自己和那三个非人相比,会强大到哪里去。

    我的行为,并不是因为自己足够强,所以才去做什么,仅仅是我认为,这是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哪怕在绝对的实力上并不占据上风。

    所以,我念头通达,心境平和,就算异化右江、诺夫斯基和玛索三个非人看似满含深意的动作,也没有半点情绪上的起伏。因为,无论它们是进是退,是直接攻击,还是暂缓一下,对我而言,都从来不是阻止我采取行动与否的理由。

    剩下的神秘专家和这三个非人不在一个等级,他们的神秘显然也无法让他们摆脱速掠所造成的绝对速度差值。他们的眼神还在微微的波动,但却明显仍旧聚焦在犹如乌云盖顶的黑水上,我的接近,在他们的瞳孔中留下身影,但我不觉得,他们是真正“看到”我来了。

    这些个神秘专家以各种姿势,各种细微的表情,停滞在半空中。当我从他们的身边速掠而过,便一一抓住他们,抱在手中,抗在肩上,背在身后,即刻脱离了黑水覆盖的范围。在我停下脚步,将他们放下的时候,他们的眼神有些茫然,与此同时,黑水已经冲刷到地面上,如同一大片从天而降的瀑布,巨大的冲击让大地再一次颤抖起来。

    这些神秘专家似乎才回过神来,他们朝我看来,似乎想说什么,但我并不需要他们的感激,亦或者他们会生出疑惑,我也不打算回答。我救下他们,自然有我的目的,并不是施以恩惠,加以笼络。他们活着就有价值,他们自身,就是代表了一种可能性,也许他们在之后的战斗中还会死去。但是,只要他们在这一次活下来,就意味着可以对下一次战斗施加影响,而这个影响或许有可能变成某种可能的关键。

    我对来说,保留这种可能性更加重要。我无法想象异化右江吞噬了月神后,会抵达何种强大的程度。但只要她的胜利可能性不是百分之百,那么,多增加一种可能性也是好的。

    也许五十一区和四天院伽椰子仍旧坚信自己可以对付这些难题,并试图利用此时的形势,将其他人坑杀在这个中继器世界,削弱末日幻境中各方神秘组织的有生力量,但我却觉得,他们其实也没有足够的信心,进而也意味着。他们可能拥有某些手段,哪怕杀死了其他的神秘专家之后,无法独立应对更强的异化右江,也能让自己即刻脱离这个战场。

    四天院伽椰子是强大的,是正面对战异化右江和月神的战斗力之一,她作为五十一区的主力推手,当然没有人希望和它硬碰硬,成为最直接的敌人。然而。我却难以接受这种理由,而去做那些在他人看来更顾全大局的选择。

    咲夜、八景还有耳语者的大家。虽然约翰牛对我说,已经对他们做出安排,但也不知道其处境如何。四十多亿人化作了黑水,其中也许有死不足惜的人,但也必然存在平凡而无辜的人。还有已经失踪的阮黎医生,当她听闻黑水开启的世界末日。又是何等愤懑悲伤。我一想到他们,就想到了对约翰牛做出的承诺:由我来对付四天院伽椰子。

    是的,异化右江很强,月神很强,纳粹的图谋正在一一成型。但是,这全都不是我必须要和四天院伽椰子合作的理由。正好相反,包括四天院伽椰子在内,这里的所有人和非人,都是我必须打倒的敌人。打倒了他们,我的计划才能继续推进。而我如今存在于这里,也正是过去的我达成了一个计划阶段的结果。这是过去的我变成如今的我,所必须承载的责任。

    应对异化右江和月神,哪怕仅仅是拖延一下,难道除了四天院伽椰子之外,就没有人可以做到了吗?难道在这里的每一个神秘专家,都真的完全坐视敌人变得更强吗?诚然,四天院伽椰子很强,但她仍旧不是最关键的那一个。

    强大的,并不一定是关键的,这是我审视过去才明白的道理。

    四天院伽椰子的强大看似让她处于一个关键位置上,但是,我却更愿意相信,这仅仅是她的强大所带来的假象。

    所以,我来对付四天院伽椰子。在这个外敌环视的境况下,优先对付四天院伽椰子。也许这才是最好的选择,是其他人乐于见到的选择。我想,哪怕是五十一区,也不会完全认可一个将四十多亿人化作黑水的四天院伽椰子吧。哪怕在应对强大的敌人时,每一份战斗力都是重要的,但是,在其他人的眼中,我和四天院伽椰子的加入,也一定并不完全是好事吧。

    这么想着,从天而降的黑水被一股可怕的力量撕裂,又从裂缝中窜出一个人影,仿佛没有任何受到任何阻力般,直冲着月神所在的战场而去。那是异化右江,虽然看不出到底有怎样的神秘,但是,她的强大却是毫无疑问的,至少,哪怕没有更多独特的神秘,其本身的强度也和末日真理教的最终兵器相差仿佛。

    黑水没能阻止异化右江,但是,同一时间,化作光的诺夫斯基已经追了上去,而玛索则直接拦截在异化右江行进路线的前方。三者再次纠缠成一团,战况的瞬息万变,让刚刚回过神来的神秘专家也只能沉默不语。在他们决定该如何做之前,我已经再次进入速掠状态。

    被撕裂的黑水根本就没有对四天院伽椰子带来半点损伤,甚至于,之前她被砸入地下,也没有让我觉得,她会受到伤害。四天院伽椰子和黑水紧密结合在一起,四十多亿人汇聚而成的力量,无论是表现在物质层面上还是表现在意识层面上,都是骇人听闻的。对我们这些神秘专家来说十分危险的情况,十分惨重的伤势,放在这四十多亿人构成的神秘面前,也应该是微不足道的吧。

    而我的对手,就是这样可怕的家伙。

    我一直在思考,但是,根本就无法找到正面击破她的方法。现在的我,比过去的我更加强大,但是,又能在四天院伽椰子的手中支持多久呢?这样的问题曾经在我的脑海中闪过,也并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可是,我并不害怕,也没有任何抱怨。

    因为,这不是有了答案,就可以不去做的事情。

    我仍旧相信着击败四天院伽椰子的可能性,反过来说,倘若我要继续执行自己的计划,无论四天院伽椰子有多强,也都必须将其击倒。我也有想过,自己并非是一个人在战斗,在最糟糕的时候,阮黎医生也只是不知下落,她说过,可以从乐园上找到破解黑水的方法,那么,我就相信她。

    我的心中仍旧纠缠着种种感性,但是,所有的思考,都在得出答案之前就被中止了。而这些中止的思考,纠缠着的感性,让我时刻都能感受到一种强大的力量,正在体内滋生出来。这力量仿佛是由情绪推动着,以每一次思维的跳跃为养分,在每一条神经和血管中循环。

    我越跑越快,黑水虽然还能在这个因为速度差而显得停滞的世界里活动,但也越来越显得迟钝,每一个浪涌,都好似铅水一样,沉重而蹒跚。

    我直接撞入黑水中,挥动长刀搅动水流,利用疾驰带起漩涡,将这些黑水一点点地搅动,分开,沿着其奔流的脉络,寻找着可能藏匿其中的四天院伽椰子。黑水仿佛可以聚成更多的四天院伽椰子,但我仍旧觉得,四天院伽椰子相对黑水,仍旧是一个核心般,无法彻底化作黑水一部分的存在。

    黑水并非是无穷无尽的,但也许对我来说,仍旧是如同大海般沉重,可是,四天院伽椰子并不是大海,她拥有自己的思想和情绪,有着自己的目标和奋斗,她身上的人性,虽然冷酷而残忍,但份量要比她此时形态的非人变化更多,也更加丰满。

    她绝对不会一直藏匿在这片黑水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