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438 死海
    半岛以外的地方已经被黑水攻陷,约翰牛带来的这个消息让我也感到震撼。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中继器世界的攻略最终会演变成这个模样。四天院伽椰子在我复苏之后就保持着沉默的状态,在今天之前,我对她的了解,都是另一个高川留下的印象,不仅仅是我,就连约翰牛也承认,四天院伽椰子的逆袭不在nog的预料当中。五十一区的命运之子是由网络球推荐的,而以往的行动,也完全以这位命运之子为主导,在先知预言的光环下,四天院伽椰子完全避开了各方的注意。

    先知的预言是绝对的,但又不代表细节上的一切,放在眼下的情况,四天院伽椰子的崛起虽然惊人,但也不能彻底掩盖诺夫斯基的努力,而在一定程度上,没有诺夫斯基,四天院伽椰子也未必可以完成黑水。从这个角度来说,五十一区的“命运之子”也完全符合其称呼,因为,诺夫斯基的存在,的确改变了五十一区的弱势。

    “亚洲方面的情况如何?”我不由得问到。四十多亿人口构成的黑水到底有多强,我根本无法想象,因为四天院伽椰子没有竭尽全力地战斗,因此也无法通过战斗进行评估。再加上四天院伽椰子的志向,让我不由得担忧这个中继器世界里,中央公国以及呆在国内的诸人的情况。我原本认为,半岛事件会吸引全部神秘组织的目光,所有的强者都会集中在半岛上,进而少许的神秘专家也无法在半岛事件结束之间能有什么作为。然而,四天院伽椰子这个预料外的强力角色,却以这种无法遏制的势头崛起,对五十一区之外的每个人来说。都毫无疑问是当头一棒。

    正因为所有的强者都将注意力集中在这个半岛上,所以在半岛之外,没有人可以阻止四天院伽椰子。四天院伽椰子可以为所欲为,而她的志向直指中央公国,哪怕这个世界仅仅是一个中继器世界,也有可能被她选作在末日幻境展开计划之前的预演。

    倘若约翰牛告诉我。这个中继器世界的中央公国已经毁灭,我也不觉得会大吃一惊了。至少,在构成黑水的四十多亿人中,中央公国作为人口第二大国,其比例绝对占据不少。

    “中央公国已经崩溃了。”约翰牛显然很清楚我想问什么,“亚洲和澳大利亚是四天院伽椰子最主要的黑水源头,如今已经一片荒芜。城市的破坏不严重,但是人全都没了。我们的人救出了一小部分,但也就仅此而已。黑水转化的速度太快。也不需要分批进行,在四天院伽椰子发动的十分钟内,至少有二十亿人变成了黑水。”顿了顿,才对我说:“不过,我们一直都有关注高川先生的朋友,第一时间就完成了转移。只不过,这个世界已经末日化,今后的事情也说不清楚。”

    我可以理解约翰牛对我所说的这些事情。对我来说,无论是nog队伍是想要卖人情给我。亦或者想要暗示人质在他们手上,亦或者是桃乐丝等人在背后操纵的结果,其实都无所谓。我很感激他们带走了咲夜和八景她们,四天院伽椰子的发动是如此迅猛,没有nog的帮助,耳语者一定会被毁灭。咲夜和八景也毫无生路可言。

    哪怕是在中继器世界里,我也不希望这个世界的咲夜和八景她们会死在其他人手中,尤其被黑水吞噬。

    “多谢。”我十分认真地和约翰牛对视着。

    “我们是朋友。”约翰牛笑了笑,“虽然立场不同。”

    “不,我们不是朋友。”我这么回答到。“我已经不想和你们做朋友了,因为,我所做的一切,在试图拯救什么的时候,总会伤害到其他人,尤其是和我做朋友的人。”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对约翰牛承诺到:“四天院伽椰子就交给我好了。”

    “四天院伽椰子一定会成为众矢之的。”约翰牛的声音充满了纠结而复杂的情绪。

    “那是战胜月神之后。”我笑了笑,我知道约翰牛此时的内心是怎么想的,我不觉得,她是那种罔顾旧日情谊的人,但她有她的立场,她的志向,我和nog队伍发生冲突,本来就是她的敌人,是过去合作的情谊也不能掩饰的敌人。也许在她看来,如今对我说出这番话,就有一种低劣的挟持心理在作祟,让她稍微有点儿不舒服,但我对来说,却是完全可以接受的,也完全可以理解,甚至于,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在这件事上指责他们。

    我也不觉得,自己有指责他们的立场。

    “有一些事情,总是要做的,也必须有人去做。”我看向天空的血月,它越来越清晰了,直指天际的黑柱上,红衣的四天院伽椰子迎风独立,“当我们要做点什么事情的时候,也必然会有所负责,而必然承载一些东西。我早就已经有了觉悟,所以,没关系。约翰牛,就这么说定了,我来对付四天院伽椰子。”

    说罢,我站起来,一旁的阮黎医生也不知何时回过神来,她显得比过去还要疲惫,像是想要询问约翰牛一些事情,但最终还是放弃了。

    “你们要去哪?”约翰牛问。

    “去边界。”我说。

    “早说过了,你们根本就出不去,黑水已经把那里围死了。”约翰牛沉声说。

    “即便如此,不去看看的话,就无法死心。”我看了一眼阮黎医生,如此回答到。我当然相信约翰牛所说的情况,但是,放在阮黎医生身上,她到底是如何想的呢?我很难判断。四十多亿人全都变成了黑水,这是何等严重的情况,说是世界末日也毫不为过,无论阮黎医生在这个世界有怎样的特殊性,都不能视而不见。

    约翰牛似乎也挺熟悉阮黎医生是怎样的一个人,所以就没再多劝。

    “那么,你们就自个儿小心点吧。高川先生。暂且别过。”这么说完,约翰牛没有再停留,沿着先前队友离开的路线赶了上去。几个眨眼,她的身影就消失在渐渐变得浓郁的雾气中。

    这时,阮黎医生问我:“你觉得她说的是真的吗?”

    “我相信她。”我毫不迟疑地回答到。

    “我很难理解你们说的黑水是什么,但是。既然在你们的眼中,是涉及到了四十多亿人的巨变,那么,对我来说,除了白色克劳迪娅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东西可以做到类似的情况。”阮黎医生的表情有些哀戚,“没想到千辛万苦才研究出一点名堂,白色克劳迪娅就已经开始对人类展开全面侵蚀了。我们还是晚了一步吗?”

    “不知道。”我完全无法回答阮黎医生,但是。我也觉得她并不需要我来给出答案,“我只是觉得,哪怕我们最终无法离开半岛,也应该尝试一下。而且,妈妈,你就不想看看吗?哪怕只是被白色克劳迪娅侵蚀后产生的精神幻觉也好,不想看看,四十多亿人构成的黑水。到底是什么样子吗?”

    阮黎医生没有回答,在我牵起她的手前。她突然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密封的注射剂,去掉针头盖后,用力扎进心脏位置。我当然可以阻止她,但是,一来我不清楚她这是要做什么,二来我也不相信。阮黎医生是带着轻生的心理做这事的,所以,只是在她剧烈抽搐,快要摔倒的时候,才将她抱住。

    几个呼吸后。阮黎医生的脸色渐渐红润起来,人也幽幽转醒,对我说:“这是开发乐园的时候,针对部分白色克劳迪娅的侵蚀病状开发出来的特效药。无法彻底根除白色克劳迪娅的侵蚀,但却可以削弱目前所发现的,白色克劳迪娅对人类精神方面的几种作用。”

    “你想要用这样的状态去接触黑水?”我顿时明白过来。

    “阿川,你觉得黑水是真实存在的,还是一种精神层面上的幻觉?”阮黎医生反过来问到,“如果是真实存在的,那么,我们就绝对没有胜利的可能。我只是不想承认,世界末日已经到来罢了。”

    阮黎医生不想承认黑水的存在,不想承认四十多亿人的死亡,不希望末日到来,她只希望我和约翰牛就只是精神病人,而我们所谈论的这些事情,不过是在白色克劳迪娅的侵蚀下所产生的幻觉——这样的想法确实很软弱,但是,我却不觉得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阮黎医生和我的观测角度不一样,在同一个神秘事件中,所观测到的情况也有所不同。但如今,有太多细节表明,她正渐渐失去那种不观测到任何神秘,也不被任何神秘侵害的特殊性,在她自己说来,就是自身已经被白色克劳迪娅侵蚀。这是何等痛苦的事情,我过去的经历,让我也感同身受。

    阮黎医生很疲倦,因为结果也许和她所想的不太一样。但是,为此感到忧虑和痛苦,不正是因为,她爱着这个世界吗?

    速掠展开,无形的高速通道朝约翰牛等人来时的方向蔓延。约翰牛等人原本不在半岛上,她们是通过半岛和内地的交界,在被黑水击溃的前一刻,才踏足这个半岛的。他们一直在描述黑水的强大和可怕,但是,那到底是怎样的强大和可怕,仅仅是在地下河道和黑水的接触,根本无法做出一个清晰的判断。

    在今天之前,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最先敲响这个中继器世界丧钟的,竟然会这么一种突然出现的东西。

    现在,我们要用自己的眼睛,亲自去见证一下,直接摧毁了这个世界的黑水,到底是什么模样。

    遮天蔽日的雷云让人分不清此时是白昼还是黑夜,而高悬于天际的血月,也无法代表半岛真正的时辰,因为,它是由至深之夜带来的,而至深之夜原本只是一个噩梦而已。梦和现实的交汇正在逐渐变得深入,平滑,彻底改变了半岛的地貌和自然生态。在阴暗的角落,开始出现本来只有在噩梦中才会遇到的怪异,怪异的出现和活跃,让人感到岛上群魔乱舞。

    我杀死所有拦路的怪异,在五分钟内,就来到距离边界最近的山坡上。然后,我看到了,那一望无际的黑水。

    半岛和内地的边界,过去并没有明显的分界线,如今,黑水给出了这条分界线。半岛这边大部分是灰色的,夹杂其中的绿色就如同斑点一样,而被黑水覆盖的地方,就是一种浓稠的,,充斥着巨大恶意,让直视者感到心里压抑的黑色。

    一看到这些黑水,就让人直观意识到,没有任何生命可以生存在黑水之中。被黑水漫过的地方,今后也将成为死地。

    然而,这片黑水又是安静的,亦或者说,是死寂的,完全没有半点流动的迹象。它所到之处,一切都“死”了。

    浩瀚的黑水,带来的不仅仅是壮观,还有一种冷彻心扉的感觉。我很难想象四十亿人集中在一起,会是什么模样,如今这片黑水已经用一种另类的方式,让我少许可以感觉到,四十多亿人的力量。

    这已经不仅仅是黑水,更是黑海。我在地下河道中躲过黑潮的浪涌,但是,倘若这片黑海一口气灌入半岛,我可以抵挡住吗?我可没有绝对的信心,甚至说,除非有更多的前提条件,否则,我觉得自己根本没有胜算。躲开的确有很多种方法,然而,仅仅是躲避的话,是无法取得胜利的。

    如今的四天院伽椰子可以完全控制这片黑海?我有点儿希望,这不是真的。我已经可以想象如今的中央公国是如何一副惨淡的样子了。约翰牛说过,这片黑海在包围半岛之前,就肆虐在亚洲的大地上,所向披靡,无人可挡。现在想想,咲夜和八景能被nog的人带走,真的是太幸运了。

    “你能看到吗?妈妈,这片黑色的海。”

    “是的,我看到了……真是让人绝望的死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