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九二章 发动在即
    张信早在进入修炼室之前,就已在总督大印内,作了针对性的设置,将绝大部分可能的通信请求给屏蔽掉了。

    他不这么做不行,自从他在长老院的参议殿内,宣扬要增加圣灵以下弟子两成俸禄之后,就有无数人想要与他通讯交谈。

    上至诸多法域圣灵,下至王纯王封这些他熟悉的底层弟子,都想寻他问一个究竟。

    张信也回答的厌烦,所以干脆全数拒绝。等到这次他提出的议案通过之后,这些人自然能知究竟。

    不过在此之外,一些重要的人物,重要的消息,张信还是必须接收的。

    而此时这总督大印内的两条信息,一个是来自原空碧,一个来自于月神心。

    张信只略略思忖,就先与原空碧接通。

    而后者一出现在张信的视野,就语声嘲讽道:“你这家伙,居然还有闲心在这里练刀。可知现在我们宗门上下,乱成什么样子了?”

    “大约知道些。”

    张信点了点头,事实是他从长老院出来没多久,这日月神山之内的所有峰系,都已乱成了一锅粥。

    如今说什么的都有,有人高兴,有人担忧,有人说他急弟子所急,果不愧是神威真君,也有人说他是拿着宗门的钱财,邀买人心。

    “我现在是否该说一声佩服?这份定力,好生了得。”

    原空碧嘿然冷笑:“这次你张信,可真是好大的手笔。才晋升天柱,就要为所有门人加薪两成?”

    “我仔细查过,门中弟子的薪俸,已经九千二百年没有增长过,整体的水平在七大玄宗之内,排位第六,只胜过北神玄宗。而如今的物价,较九千二百年前,增加了至少四成。”

    张信一边说着,继续练习着御刀术:“加薪两成,我还嫌少了。日后如时机合适,我会将包括圣灵在内的整体薪俸,再提二成。不如此,不足以定人心。”

    “你还理直气壮!”原空碧气得笑了:“你说的道理是不错,可又是否知道,我日月玄宗如今的弟子数量,比之九千二百年前增加了多少?九千二百年前是八十万,现在则是一百二十万。而以现在的扩招规模,十年之后,至少有一百五十万人。别看你现在拿下天东,增建了两大上院,又得到了七十多亿的赔款,可等到四五十年之后,一样是不够用的。”

    “我知道~”

    张信的神色平静:“虽说弟子是增多,可其实无论是灵田还是矿脉增长,又或是灵税,总数其实是增多的,这一万年来,增幅达到两倍以上。最后这些收益,到了谁的手中?”

    “还能是谁?各处吃拿卡要。”

    原空碧说到这里,就神色微动:“你的意思是,是清理财政,再将多出的这些钱财,分润给门宗弟子?可这不太容易,这些人大多都背景深厚。你要真这么做,就等于是要再次挥起屠刀,清洗宗门。可师弟你终非是宗法相。”

    “所以我现在,需要人望。”

    张信冷笑:“那些蛀虫硕鼠,也大多只是些凡人!除非他们的主子,敢光明正大的跳出来。”

    其实日月玄宗的灵师们,重点还是在修行上。各地诸多的司主坛主执事等等,管的事情其实都不多。

    绝大多数的底层事务,都是由外门弟子与记名弟子,帮助打理。尤其那些五级以下的矿脉灵田,几乎都是如此。

    而其中绝大多数,都只是灵能修为较强的凡人。

    不过这些人敢这么做,自然也是因背后一人,所以这些收益,终归是会落在李神符之类人的手中。

    “总而言之,这次就是先分赃,再抢劫的模式。”

    “你说服我了!”

    原空碧公允的评价道:“如果加薪之议能成,估计是没人敢正面与你这神威真君抗衡的。只是你准备如何说服天柱会议与长老会?”

    当日张信在参议殿里面说的话,只能算是一个宣告。正常的程序,是天柱会议中通过之后,再由长老院投票,如果这也通过了,那就由宗主盖印施行。

    不过只需天柱会议与长老院都通过,归真子反对也没用。所有真正的难关,只有天柱会议与长老院两处。

    “天柱会议吗?”

    张信唇角微挑:“除你我之外的八位天柱,有谁会阻止这一议案?”

    原空碧先是不解,随后就眼现了然之色。

    此时十大天柱中,包括她原空碧在内,有五人乃新晋之身,立足未稳。这个时候,他们谁敢冒着尽失人心的风险,反对这一提案?

    至于楚悲离,也更不会在台面上加以阻挡。

    且如今包括她原空碧,以及甄九城之内的几人,又都是以张信为马首是瞻的。只需张信能拿出今日这套说辞,说服其余几位天柱不是难事。

    所以张信这个看似不太靠谱的提案,其实通过的几率很大。

    不过原空碧还是笑道:“至少龙丹,是一定会站出来阻扰的。便是他的师尊雪崖,也约束不住他。”

    “他真要这么做了,也是螳臂当车,不用理会。”

    张信毫不在意:“我这次也不会一次到位,五日之后提交的,只会是二十年期限的临时法案。”

    原空碧的心神再定:“既是如此,那我也不用再担心了。”

    随后她又凝声询问:“你如今已是天柱,不知接下来对神教,可有何举措?”

    天东战后,宗门之内平静的似如一口古井,毫无波澜。这让原空碧不解而又惊悸,她知神教在日月玄宗内渗透极深,这也本该是扫除神教邪氛的绝佳时机,可这几个月内,门内却毫无动作。

    这让她身觉警惕,也感芒刺在背。如此她也只能将所有的希望,期冀于张信一身。

    “举措?我现在不就是在做么?”

    见原空碧神色不解,张信不禁扬起了眉梢:“如今天东已定,我宗暂时转危为安。这个时候,何需再跟着他们的脚步,亦步亦趋?本座自当镇之以静,堂堂正正行事。最多三五年内,定可让这些妖邪,在门内无容身之地。等到日月玄宗这个池塘里面的水由浊转清,里面到底是鱼是虾,都可瞧得一清二楚。”

    原空碧闻言动容,随后就陷入了凝思。她已明白了张信的意思了,苍蝇不叮无缝之蛋,如果日月玄宗本身再没有问题,那么那神教也好,神相宗也罢,都难再兴风作浪。

    在原空碧之后,张信随后又点开了第二条信息。当月神心的身影显现,这位就直入正题的问着:“最多还可一日,就万事俱备,你准备何时发动?”

    “好快”

    张信先是讶异了片刻,随后就笑道:“那就明日晚间如何?一日之后,我会亲临月牙湖,亲自指挥此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