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九一章 人心与势
    “竖子!”

    许崇山银牙紧咬,看着张信的背影,唇角几乎快溢出了血丝。

    刚才张信虽是没对他说什么,甚至从头到尾,都没看过他一眼。可这种无视,才最是伤人。

    楚悲离则是闭着眼,长吐了一口浊气之后,才勉强压住了心中的波澜,随后他就对万俟天藏道:“这次是我失算大意,对不住万俟师叔,连累师叔受此奇耻大辱。”

    他没说补偿,只因倾其所有,也无法补回万俟天藏的损失。显而易见,那位神威真君是心意已定,要清除万俟天藏在天东的影响。这也是他们现在,无法阻止的。

    不过万俟天藏,却是出人意料的平静,他也同样在看着前方那志得意满的张信:“无需致歉,此事怪不得你。那位神威真君,就是冲着本座来的。你如真觉愧疚,就不妨仔细查清楚,这位在我们背后,到底做了些什么。”

    楚悲离闻言,顿时心神一松,能得万俟天藏谅解,实是再好不过,这个时候,他实不愿开罪这位盟友。

    也在这时,张信再次登上了讲坛。而这位的风格,也一如之前的霸道猖狂,无所顾忌。

    “本座素来不喜废话,这里也懒得说什么感恩致谢之类虚伪之言。不过本座保证,最多五载之内,在座诸位参议,必定会以今日你等的选择为荣!”

    说到此处,张信话音一顿,语声益发的强势:“按照宗门成规,所有天柱皆有提案论政之权。而如今本座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使我日月玄宗所有圣灵以下弟子,增加二成薪俸!也愿请在座诸参议,与本座共襄这一盛举!”

    于是整个参议殿,又再一次为张信之言而喧嚣哗然。

    而此时立在更后方的万俟天藏与楚悲离,也再一次变了颜色,前者更是皱起了眉头,目现无奈之色:“楚师侄,可知我事前为何明知希望不大,这次却仍要下场助你?”

    楚悲离闻言,却不禁一楞,再次看了万俟天藏一眼,心中狐疑。心想这位,难道真是在事发之前,就知不可能成功狙击张信吗?

    不过以这位的性情,还真没有对他说谎的必要。

    楚悲离略一凝思,就若有所悟的说着:“是人心与势吧?”

    说起来,他很早之前,就隐隐有这样的感觉了。天东战后,这位神威真君声威极盛,此时就如一旗帜,开始聚集着门中的人心信念。此时就仿佛是滚雪团,不断的壮大。

    他如果不能在这里,暂时阻住这位的‘势’,那么日后无论是谁,都很难再阻止得了张信。

    “你能有这样的见识,就不愧是我日月玄宗的第一天柱。”

    万俟天藏语声平静,似无波澜:“此人以声势威慑裹挟人心,而人心所向则进一步壮大其势。今日这场天柱竞选,就可见一斑。吾恐日后,再无人可制之。”

    “可为何一定要阻止不可!”在二人身侧的,林见月不解的询问:“我看这也没什么不好的?”

    可楚悲离与万俟天藏闻言,却都很无奈的看了林见月一眼,前者则微一摇头:“现在是没什么不好,可如果这位神威真君,某一天有了私心,或者要将日月玄宗带上绝路呢?”

    他又眼神深冷的,望着台上的张信:“就比如今日这位,要为所有弟子增加薪俸,确可邀买人心。可他又是否知道,我日月玄宗如今有多少弟子,每年又有多少岁入。似他这样的做法,最多十年之后,我日月玄宗的府库,必定会损耗殆尽!这可有益于我日月玄宗?”

    ※※※※

    一日之后,伴山楼内的某间修炼室,正有一块块的石碑,被凌厉的风刃摧毁;一具具的假人,正在狂烈的雷电冲击下,化为齑尘。

    张信则据立于中央处,不断的施展这各种术法。风灵斩,雷击术,玄金盾,庚元斩,神风之握,风锥术等等,肆意的破坏着这修炼室内,他所能破坏的所有一切。

    而此时在张信的眼前,更有一行发着幽蓝光华的字血洗天下状态,体质+40,自愈力+160,元气值加+160,掌握血轮战境,所有灵术威力+10,所有灵术施展速度减少百分之六十!

    这不但让张信,成为一个完全打不死的存在。且使张信将近九成灵术的施展,都可直接瞬发,而无需任何的准备,而且灵术的威力。

    需知这灵术威力+10,可是包括雷击术,御刀术,金灵力士。等等一众七十级,甚至八十级以上威力的灵术!这就显得难能可贵,可将张信的这些术法威力,在顶点之上,再往上推升。

    也由此可以想见,此时张信的战力,是何等的骇人恐怖。

    按照叶若的说法,是‘主人现在,简直就是个怪物’!

    不过此时在这些数据更上方,那代表他灵能量的数字,也正在剧烈的消耗着。张信开启‘血洗天下’状态至今,才不到一刻时间,可此刻却已只剩下了65211点的灵能。

    所以那‘血洗天下’四字后状态的注释中,还写有一个时辰,消耗五万点灵能量的字样。可他现在,每一刻时间,总共才可恢复一万点左右的灵能。

    也就是说,这‘血洗天下’一旦开启,他最多最多,也就只能维持两刻左右的时间。再考虑到他在这期间施展术法,也是需要损耗灵能量的。那么这‘血洗天下’能维持的时间,也就更短。

    “确实很强,至少可提升两倍的战力。可惜”

    张信无奈一叹,心想自己的这十万四千多点灵能,还有那灵能恢复速度,之前看起来是很夸张。

    可此时他却感觉,这简直少得可怜。

    所以这‘血洗天下’虽强,却只能在某些特殊状况下使用。要做好锻造爆发之后,一身战力十去二三的准备。

    好在他还有体术,哪怕灵能量消耗完了,也不会没有还手之力。使得这‘血洗天下’,不会沦为鸡肋。

    不过他现在,也确实该考虑,如何增加自己的灵能量了。这不单是为‘血洗天下’,也是为自身暴增的灵术等级。

    此时他那些七十级,甚至八十级灵术的损耗,已是快突破天际!区区一个七十八级雷击术,就需损耗他五百点以上的十五级灵能,而若是六十级的‘雷天神寂’,则至少需要损耗五千点。

    而要增加自身的灵能量,共有四个方法,一是神装,灵装到了十四级以上,每一级都可增加高达十万点的庞大灵能,这个他已有所准备,不过需得半年之后,才能到手;二是继续开拓轮脉,可这个却是急不来的,即便他现在有这样的实力,也绝不会这么做。他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稳固与扩张‘血轮’,使身体彻底适应,并且将灵能量增长到现在能容许的上限,而不是急于开拓。

    第三则是自行修炼了,在轮脉开启之后,张信还可通过修行的方法,增加灵能。按照过往的经验,张信预估这完美‘血轮’,可为他的灵能总量,也提供四万点的上限。不过这也需夜以继日的积累,不是一蹴可至。

    四则是丹药之力,普通的丹药,对张信的作用已经微乎其微。不过随着他踏入神师境,身体经历质变,已经可以承受,药性更为狂猛的丹药。那些十四级以上的神丹,已可纳入他的视线。

    而此时的他最不缺的,也恰好就是钱财。

    “还有这灵体”

    张信感应体内,面上露出匪夷所思之色。按照叶若的数据图表,他晋升神师之后,所有灵体,都增加了两个等级的属性值。

    可这与常规不符,灵体升级之后,增加一个属性值才是常理。

    原本张信,以为是叶若检测错了,可就他现在试验的结果,他现在确实是通过隐窍灵体,获得了风,雷,金各两点属性。

    “也就是说,因隐窍得来的灵能属性,此后翻倍?”

    张信目光闪动了片刻,才恢复平静。这多出一点的属性值,看似极少,可在未来,却是极有用处的。所以此时的张信,难免心绪起伏。

    其实因完美血轮收益的,并不只是这灵体,其余还有其他诸多的好处,如那灵能洞察,灵能掌控,灵能极化,灵能速行等等天赋,似乎都有些变化。

    尤其是他的风感术与雷感术,不但感应的范围更远,也更加精细了。

    这些都是难以在数据图表中显示的,可张信却都能清晰感觉得到。

    接下来,张信又准备试演自己的御刀术,还有那斗战圣甲。

    前者他已冲击到夸张的八十九级,再如加上血洗天下以及倚天剑匣的增幅,已可达到近乎一百一十级的威能。

    只是张信一直还未尝试过,这百级以上的御剑术,会是何等的威力。

    还有斗战圣甲,拜‘血轮战境’之赐,张信在灵能操控上的能力,进一步的增强。

    而此时叶若,不但已为他设计好了‘雷电九型’的图纸,‘斗战圣甲’的第四种型号,也早已就绪。

    张信准备今日就开始‘斗战圣甲’四型的练习,以进一步增强自己的斗术实力。

    不过他今天,注定是没法完成这些。就在张信,才刚御刀化虹不久,他那总督大印之内,就有了两个联络的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