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434 半岛数据对冲
    我和阮黎医生躲进无底地洞的内壁中,四级魔纹利用黑潮的数据对冲余波制造出茧状的避难所,这是我在设想到的好几种抵抗黑潮的方法中最有把握的一种。四级魔纹可以利用数据对冲做出诸多不可思议的东西来,但是,余波就仅仅是余波而已,黑潮自身神秘所造成的数据对冲至少在量上肯定更要比余波更大。想要利用四级魔纹对抗神秘,对数据对冲的规模有一个绝对的临界点,超过这个临界点的大规模数据对冲,对四级魔纹所能利用的余波完全可以做到碾压。

    我无法准确评估每一次神秘现象中所产生的数据对冲的临界点到底是多少,但直觉却能够模糊给出一个自身可以承受的界限。在看到那一大片黑水涌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感受到,绝对不能用四级魔纹的力量正面对抗。

    红衣女郎玛利亚,亦或者现在应该叫做四天院伽椰子,其所制造出来的黑水,虽然可以用黑烟之脸的进一步形态变化去解释,但实际上还有许多细节并不明了。无可否认的是,这种神秘在这个地下河道,拥有天然的优势。

    哪怕是躲在内壁中,还用四级魔纹全力支撑这个狭小的庇护所,也可以通过对黑水对这个庇护所的冲击和侵蚀,去实际感受这股黑潮的力量。这股力量还没有正面打在我们身上,仅仅是擦身而过,就已经让庇护所承受着相当的压力。

    我开始觉得,这条地下河道本来就是为四天院伽椰子的黑潮准备的,而她制造了这片黑潮,也绝对不仅仅是为了杀死我这个高川,为杀死另一个高川,进而在五十一区的支持下。实现日本独立做准备。往更极端的方向去想,我和阮黎医生进入这条地下河道也有可能不在她的预料中,而和我的战斗,也只是临时附带的一个目的,她真正目标,很可能是通过这股黑潮和无底地洞的结合。促成某些更大规模的神秘。这种感觉没有实际的证据,但是从众多细节来看,却又并非是毫无道理。

    四天院伽椰子已经承认,自己的谋划并非针对拉斯维加斯中继器,但是,倘若不能在这个中继器世界里有所作为,恐怕也很难得到美利坚五十一区的支持。想要仅凭她个人就实现日本独立,无疑是痴人说梦话。

    反过来说,如今末日幻境中的第三次世界大战。正是促成国家变局的沃土,只要可以引入外力,例如拥有中继器的五十一区,当然有足够的实力,去谋求国家层面上的政治意图。而且,美利坚在全球战略上,天然和中央公国是对手,恐怕四天院伽椰子的图谋。对其也是求之不得。因此,四天院伽椰子需要做的。仅仅是展现自身的能耐。

    那么,还有什么比拉斯维加斯中继器更好的战场呢?往深处去想,也许在四天院伽椰子的图谋中,日本不仅仅要独立,还要进一步脱离美利坚的钳制,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独立自主的国家。那么,她对拉斯维加斯中继器也并非是完全没有别样的心思。

    既然尽可能夺取日本独立的资本,那么,四天院伽椰子就必须拥有足以谋求这些资本的实力。她如今将自身的积蓄毫不犹豫地展现于众人面前,就已经拥有强烈的。从后台走向前台的意向。那么,我所试探的那些问题,给予答案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甚至于,在这次黑潮之后,我这个高川是生还是死,是否会泄露她的意图,也就同样不重要了。

    反而,以一种骇人的姿态,向中继器世界中的各个神秘组织展现自身肌肉,才是合情合理的选择。以当前中继器世界的大环境来说,甚至在一定意义上,四天院伽椰子的到来是各方神秘组织求之不得的。因为,众人所要面对的,是一个更加可怕的纳粹。

    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攻略,从一开始就有多样化的意义,而我们每个人,无论是背叛还是联合,也都完全没有背离这些复杂的意义。我们是朋友,是敌人,是竞争者,也是联合者,但无论是哪一种,在身为众矢之的的纳粹面前,都是坐在同一条船上。

    当四天院伽椰子引导黑水出现在其他人面前的时候,相比他们的心思,也和我此时一样复杂吧。

    我在心中以秒的间隔数数,大约在五分钟后,黑水带来的压力才开始消退。我从这种侧面的压力,去估算黑潮的整体强度。倘若是在地下河表面承受这片黑潮的冲刷,哪怕也如同现在这样构建只容纳两人的防御设施,大概也会被冲刷到地洞中吧。我在内壁上选取的高度十分讨巧,正好避开了黑潮奔涌的锋芒。

    黑水造成的动静是如此巨大,整个地下河都只听到这股奔涌、撞击和灌入的声响。如果运气足够好的话,有可能彻底掩盖掉我和阮黎医生的行动。我没有选择在第一时间向更里侧进行钻透,而是抱着阮黎医生,尝试将她从噩梦中唤醒。

    我的意识行走能力的发动条件在正常情况下不会给人不便的感觉,但当前情况下就显得过于苛刻。我将自己可以想到的方法,可以用上的都用上了,阮黎医生的状态似乎有所好转,我看不见她,但我和她是如此贴近,完全可以感受到她身体每一处的细微变化,可即便如此,她仍旧没有醒来。

    外面渐渐变得安静下来,我停止太过剧烈的动作,聆听着外面的动静。黑水的咆哮开始平息,似乎全都注入了深不见底的地洞中,而地洞的下方,则开始出现一种充满了韵律的波动。这种波动用耳朵听不见声音,但却可以用全身心去感知。那就像是火山爆发前,灼热的岩浆在鼓荡着。

    这种感觉让我生出极度危险的预感。我不相信,四天院伽椰子完全不知晓我们躲藏在这里。我亲眼看到她融入黑水之中,设想她可以完全控制黑水,让黑水成为自己的身体、肌肤和眼睛。那么黑水对庇护所进行侵蚀的时候,也意味着她可以探知到我这边的情况。那么。在这个前提下,她没有做出进一步的攻击,也就间接证明了我之前的猜测。

    黑潮灌入这个无底地洞,绝对会产生进一步的化学反应。而我和阮黎医生虽然成功躲过了黑潮的正面冲击,但也离这个无底地洞太近了。四级魔纹再一次引导庇护所进行形状上的变化,将其重构成一个巨大的钻头。带着我和阮黎医生不断向内侧深入,然后挖出一个斜上方的通道。

    当钻头将我和阮黎医生带回地面的时候,已经是三秒之后,身后那种极度危险的,宛如火山爆发前期的鼓荡感变得更加清晰了。当我带着阮黎医生离开钻头的时候,立刻就被一种极度的压抑所包围。在黑潮的冲刷下,整条地下河都处于一种随时会崩塌的脆弱平衡状态,自然生态体系和水资源也已经断绝。

    我已经没有别的想法,只是带着阮黎医生向地下河深处速掠。以最快的速度远离这一带。十几秒后,我已经不知道跑过了多远的距离,可地下河道仍旧望不到尽头,只是,这里的河水也已经完全干涸了。

    然而,让我停住脚步的,并不是对身后情况的好奇心,而是因为地下河道的震动越来越强烈。我已经感觉到,它要彻底崩塌了。实际上。在我停下脚步还不到半秒,前方就传来轰鸣声,又过了一秒,冲击波裹挟着尘土扑面而来。我挡在阮黎医生跟前,用四级魔纹做出的盾牌挡住飞沙走石。就在冲击波过去的刹那,来时的路也开始坍塌。

    这种坍塌是连锁的。蔓延的距离已经完全超出我的观测距离。我有一种错觉,就像是有一只大手将这条地下河道当做是绳子不断耍弄。逃不掉了,我这么想到。四级魔纹用尽收集起来的力量,再次构成庇护所,将我和阮黎医生包围起来。

    就在庇护所彻底封闭之前。无底地洞的方向骤然腾起一条巨大的黑柱。我觉得它的爆发,足以击穿地表,地下河道的坍塌对其毫无影响,而我也在同一时间有一种直觉,四天院伽椰子已经通过这条黑柱抵达地表。而黑柱本身,也并非是四天院伽椰子作为底牌的神秘,而仅仅是力量释放所附带构成的一条通道而已。

    在更加剧烈的冲击波抵达之前,庇护所已经彻底封闭。又过了一个眨眼,就感到庇护所被抛起来,不断在崩溃的地下河道中翻滚,撞击,嵌入某一片巨大的岩石中,又因为岩石的破碎掉落。坍塌的石块沉沉压在庇护所上。若非这个庇护所足够致密,也足够厚实,余下的空间恰好只能容纳紧紧相拥的我和阮黎医生两人,只是普通人体质的阮黎医生或许也会在这种物理性的剧烈撞击中受伤。

    这个时候,就算不会思考,也只能知晓,自己已经被坍塌的地下河道掩埋了。

    在这一波冲击过后,我又等了两三秒,再没有更多不自然的动静后。四级魔纹扭曲了庇护所的一侧,构成新的钻头,然后开足了马力朝地表方向钻去。

    在这段路途中,无论是肉眼还是连锁判定,能观测到的就只有土岩。当我们回到地表的时候,虽然仍旧是在半岛上,却已经距离岛上的精神病院很远。但从路线进行判断,距离半岛和内地的交界还有相当漫长的距离。我已经用尽所收集到的数据对冲的余波,唯一的好消息是,我和阮黎医生似乎不用担心再受到阻截了。

    因为,当我抱着阮黎医生爬出庇护所的时候,就看到了那条通天彻地的黑柱。它一直上升到距离地表一百多米的地方才开始崩溃,散落成数不清的黑雨从天而降。在黑柱的尽头,一身红裙打扮的四天院伽椰子,悬浮在半空中,仰头看向天空。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可以看到一部分天空正出现马赛克般的现象,这层马赛克就像是遮掩了更深处的某种东西。

    不仅仅是天空在异化,地面上的异化更为严重,放眼望去,我就看到了好几处的空间产生扭曲,一些比较高大的树木和岩石,就好似两个不完全重叠的幻影堆叠起来般。有些地方,同一株树木的树冠更是出现了两个。脚下的土地也给人一种莫名的偏移感,明明感觉是走在直线上,但一步迈出,就穿过了远超一步的距离,站定后也不在既定的方位上。

    密集的雨线从空中落下,在半途就被截断,有了雨水作为背景,这个横截面就愈发清晰起来。紧接着,有稀稀落落的雪花般但却是灰黑色的东西从虚空中浮现,飘落,我一眼看到它,就知道那是什么——灰烬。

    雨和灰烬之后,是熟悉的狂风,带着绝望和疯狂的味道。

    我顿时明白,半岛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是在预料之中的情况——无比巨大的临时数据对冲,或许正在以整个半岛为范围产生,将至深之夜噩梦中所存在之物带入这个中继器世界的现实之中。

    理所当然的,天空那奇怪的马赛克,到底掩盖了什么,也完全可以想象。

    月神,即将降临于此。

    我背起阮黎医生,向半岛和内地交界的方向速掠。这是异变完成前最后的机会,临时数据对冲还没有完全覆盖全岛,就意味着半岛还没有彻底被“神秘”封闭。一旦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完成,那么要离开这里,就必须找到“出口”,而这个“出口”却是极为复杂的,可能是某种现象,某条路线,某个物品,倘若无法找到“出口”,想要离开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就必须打破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

    然而,既然这个覆盖全岛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涉及到了月神这种强度的“神秘”,那么,其坚固程度就绝对不是区区一个四级魔纹使者可以打破的。

    因此,想要送阮黎医生离开半岛,现在就是唯一的机会。哪怕边境拥有其他的神秘专家看守,甚至还布置有某些强力的陷阱和机关,但只要是“神秘”,就一定会被眼下如此巨大的临时数据对冲现象影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