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432 红衣的幽鬼2
    红衣女郎的移动如同鬼魅,倏忽间就到了这里,倏忽间又去到别处,她的动作并不是快,而是从一个点直接出现在另一个点,看起来就如同空间移动般,然而这种移动并非是她此时最让人棘手的“神秘”。红衣女郎再次出手的时候,就像是要斩断思维。

    那锐利的弧光,首先呈现的地方,是在我的想象中。或许不去想象,就不会受到伤害吧,但这又并非是阻止自己去想,它便会不存在。这是意识行走的力量,人会思考,哪怕是主观明白应该什么都不想,但潜意识仍旧是活动的。倘若连潜意识的活动都能停止,那么身体也会自然而然地停下来,倘若潜意识不停止,那么意识行走的神秘,就会穿梭于其中。中央公国的神秘学中对这样的情况有过多种描述。

    这种意识行走的力量是如此的分明,就像是夜空失去了群星,就只剩下月华从天空落下。即便如此,我仍旧认为,红衣女郎的杀手不会是从意识态而来。而我的速掠和意识行走的能力相结合,也足以让我躲过这一击。

    我的速掠可以比意识更快,而我作为参照物的,正是我自己的意识。就我的认知,身体的活动,分为意识驱动和本能驱动,但两者达到某种理论上的高度时,其实是同一种驱动的力量。在我的思考中,“身体”这个概念反而更加纯粹,并不包括生存和死亡,活动和静止之类的概念于其中,它就只是一种有形的呈现。

    如此一来,当我的速度比自我意识更快的时候,让身体活动起来的,也绝非是自我萌发的念头和本能。而是速掠所构成的无形的高速通道。那是一种外在的频率,是一种波动,是震动在不可视的存在中的传递。

    这种传递就像是一张网,提起一个结,另一个结也会跟着起伏,它一起起伏。我便到了它那里。

    这张网的波动没有固定的速度,也包含所有的速度,也因此,一旦某种事物存在了速度概念,它便会落入网中。红衣女郎自身的移动是没有速度的,但是,她的攻击却有,哪怕它最先出现的时候,是在意识中表现出这种速度——其形态便是我脑海中浮现的一闪而逝的弧光——也一定无法追上我。

    结果也一如我所猜测的那样。

    我在移动中。也看清了那只存在于直觉和想象中的锐利弧光是什么——就只是两把尖头的菜刀而已,用它攻击时,篝火的光亮照在到刀身上,让其轨迹变得铮亮。我没有避开很远,仅仅是让必中的路线,用折叠刀挡了一下。

    没有任何力量传来,那迅猛而锐利的攻势,到了刀刃接触的刹那。就烟消云散了。甚至让人无法确定,刀锋和刀锋之间。是否真的已经交击过。这种虚无的触感,让我直觉做出反应,以速掠从原地移开,果然,红衣女郎的身影就在我原先所站的地方出现——她是从头顶上方突然出现的,下落如同一根羽毛般轻盈。

    但假设我没有离开原地。那一定是重重的一击吧。我不禁这么想到。

    从远处黑暗中涌来的声音更清晰了,那就像是风的呼啸,完全压倒了地下河水流的声响。我没有追击,只是牢牢将阮黎医生固定在身边。依靠高速移动战斗的人,倘若不能在三五秒内解决战斗。就意味着风险,乃至于是失败。我和红衣女郎的交锋,连零点零一秒都没有用上,三五秒的时间,足够我们做出成百上千次攻击。可是,直觉却告诉我,如今出现在面前的红衣女郎仍旧不是她的全部。

    红衣女郎是一种诡异的存在,它之前出现的时候,是一种难以琢磨的想象,又通过我的想象才让它以这种近似物质血肉的形体呈现。可它这个时候,真的是由物质构成的吗?五十一区的特色神秘,是黑烟之脸的性质,和灰雾极为相近,烟和雾在常规科学中有基础微粒上的区分,但放在“神秘”之中,却很难判断,黑烟和灰雾的区别到底有多少。

    但有一点,是我愿意相信的,黑烟也是一种介于精神和物质之间的中间态,黑烟之脸则在黑烟之上赋予了“人”的性质,继而达到“非人却有思”的怪异。

    红衣女郎和“命运之子”的神秘有很明显的差别的,但是,同样是五十一区的人,就必然同样有中继器的支持,也必然掌握了黑烟之脸的神秘。

    我一点都不为红衣女郎的鬼魅感到惊讶,因为,用黑烟之脸的神秘去看待它的神秘,就会察觉到其中必有关联。

    正因为如此,所以,我不觉得,自己可以单凭速度去杀死这样的东西。正如我无法单凭速度杀死“命运之子”诺夫斯基一样。

    眼下被红衣女郎阻挠,这个发展其实在前些阶段的神秘中就有了明显的预兆,也没有什么好感叹的。最重要的是,在无法判断其目标的情况下,以阮黎医生的安危最为优先。也许这条地下河已经过不去了,但我们要利用地下河,也无非是要保存自身,我陪伴阮黎医生来到这里,是为了保护阮黎医生。那么,倘若要用阮黎医生的安危赌一赌,是否可以突破红衣女郎的拦截,我是不愿意的。

    我不害怕红衣女郎,但是,在竭尽全力和她交手的时候,对阮黎医生的保护就会减弱,对我来说,这就是本末倒置。之前短暂的交手,已经让我确认了红衣女郎的厉害,倘若接下来,它不率先出手,我也不会再如之前那样挑衅了。

    我不够聪明,无法想出更好的办法,也没有口舌之利,可以说服对方。我唯一能够做的,就是让它明白我很厉害,然后示弱,退后,戒备的同时,让它知道我无意在这里成为它的敌人。当然。最坏的结果是,它来到这里,本就是为了阮黎医生而来,亦或者,它执意要跟我打下去。

    不过,既然可以考虑到这个最坏的结果。我当然也有应对的办法。“神秘”是很奇妙的,身为目前世界上唯一一个四级魔纹使者,我拥有的可不仅仅是速掠、连锁判定和意识行走。

    我没有动作,红衣女郎也就站在对面一动不动,然而,地下河蜿蜒而去的方向,那片黑暗中传来的呼啸声越来越大,越来越近,在压倒了地下河流淌的声响后。又仿佛变成了水的涌动。就仿佛有另外的一条河,取代了这条天然形成的地下河。

    只是,这新出现的涌动声,没有地下河给人的感觉那般清澈,它是粘稠的,沉重的,拥挤的,用感觉去形容。它更像是泥石流。地下河通道在这沛然的声音中颤抖,石壁上出现裂缝。似乎随时都会坍塌。

    “高川……”红衣女郎再次述说着我的名字,我觉得它并非是叫我,而仅仅是讲述两个字。

    顿了顿,她的声音变得稳定下来,不再像之前那般宛如呓语,就好似有一种更明显的意志降临到她的身上。伴随着声音的稳定。她也更有栩栩如生的血肉感,一点点地,从鬼魅又变会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类。

    然而,即便感觉更像是人类,它也仍旧不是人。这是我的直觉。而我也相信自己的直觉。

    “我们思考了许久,该如何去和一个拥有绝对速度的敌人战斗。”红衣女郎突然说起来:“原先我们认为,只要自己变得更快就足够了,甚至于,超过‘快’这个概念就足够了,最后,连所谓的速度都必须抛弃。然而,我们发现,无论如何,一个存在都无法完全抛弃速度这个概念,因为没有了速度,也意味着没有活动,没有活动,无论是意识还是物质都无法存在。世界的是运动的,运动也是生命的本质,于是,速度就成为了无论如何都无法完全避开的话题。最终,想要战胜一个速度极快的敌人,仍旧必须要变得更快,可是,从我们观测你至今,都没有发现比你更快的存在。”

    我可以理解她的话,因为,这其中有一些正是我的想法。我对速掠的认知和信任,也正是基于“万物运转”的这个充满中央公国特色的哲学观上。实际上,我接触神秘学,最先接触,也最多接触的,也正是中央公国的神秘学,而中央公国的神秘学,也大都围绕这个哲学观进行延伸。

    只听到红衣女郎继续说到:“不断有快速的东西来到你面前,可无论我们认为那是否已经抵达理论上速度的极致,你也仍旧可以更快。也许我们所知晓的理论是有漏洞的,但是,我们无法补完漏洞,也无法洞悉其中的真相,更没有时间去揣测其中的道理。于是,我们干脆假设,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速度可以超过你。高川,你就是站在速度这个概念顶点的怪物。”

    “然后呢?”我问到,其实,就算她不说,我也知道她想说什么了。因为,她所代表的五十一区的想法,不仅仅是他们想过,其他人也有想过,有在我面前尝试过,而我自身也一直在设想如何破解速掠。我的速掠超能从诞生之日开始,就不断随着我的思考产生演变,我有时会觉得,如果我不去思考,速掠超能就会永远都仅仅是我刚获得它的那样吧。

    现在的我,已经不会因为敌人处心积虑地去思考,就觉得不安了。因为,我也同样是在思考着。思考的人,从来都不会惧怕其他思考的人。

    “然后,在这个假设的基础上,我们制定了一系列的策略。”红衣女郎说:“有许多人用过这种策略,但仍旧没有击败你,我们觉得,也许是执行者的格局太小家子气了,以至于应用策略的时候太过狭隘。”

    “所以,现在你们有了更大气的布局?”我聆听着那涌动的声音,说到:“就比如现在?”

    “是的,现在。”红衣女郎说:“我要试试,因为,已经很难找到天时地利都如此的巧合的时刻,不,也许不能说是巧合,但对我来说,是不是巧合,已经不重要。你现在就在这里,而我也满足了所有的条件,这就是最重要的。”

    我沉默。

    “只是,在那之前,我有一个问题。”红衣女郎问到。

    我继续保持沉默。

    “现在的你,和在伦敦的那位高川,到底是什么关系?”她这么说到。

    “原来如此。”我突然明白过来,五十一区的目标并不是我,哪怕在这里针对我进行了布置,但最终仍旧是以身在伦敦的义体高川为目标。我们拥有相同的名字,相似的面孔,和近似的能力,哪怕同样拥有诸多不同,但这些相似也足以让人感到迷惑。想必很多人都试图明白,我和另一个高川到底是什么关系,亦或者说,是什么东西吧。

    因为,身为高川,所拥有的特质与众不同,在末日幻境中一定是无法掩饰的。

    “我是高川,高川不是我。”我借用中央公国神秘学中最经典的机锋,如此描述到。至于她是否可以理解,就和我无关了。

    只是,红衣女郎却仿佛明悟般点点头,说:“真是奇异,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关系。”她的话,让我察觉到一丝异常。红衣女郎玛利亚,在过去高川所有对她的印象中,她都是一个西方女性,哪怕同样是钻研过神秘学,不同的种族文化和生存环境,也会对自身的研究产生影响。要明白中央公国的神秘学,首先就必须对这个地域的哲学有一个清晰的认知。

    那么,红衣女郎玛利亚到底是如何有这种认知的呢?尽管世界之大,出现这样的人并不奇怪,但直觉告诉我,在这背后,隐藏着红衣女郎更多的秘密。而这个秘密,也和五十一区想做的事情,有着密切的联系。

    涌动声越来越剧烈,头顶上的岩石开始碎裂,崩落,仿佛一地段的地下河道就快要倾塌,但是红衣女郎没有任何动作的意思,她之前的形态,已经证明她根本不怕被掩埋在这里。她的提示也已经很明显了,我踏入这条地下河,正是她所拥有的天时地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