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五百零三章节 远古凶兽
    第五百零三章节远古凶兽

    本命元神的修成对于刑天来说是一个质的蜕变,让他对自身的掌握达到了巅峰,这让他看到了一条新的通天教主,一条属于他自己的通天大道,一切依靠内世界为重的通天大道,当然世界之树成为自己的本命元神,而刑天本尊所修成的元神也并不比内世界之中的世界之树差,这一道元神则是命运天盘,主宰一切命运的力量,不过与那世界之树不同,刑天的命运天盘是以命运天河的力量与时间、空间法则相融所形成独属于他自己的命运天盘,一个能够借用内世界一切力量的命运天盘。

    当然,刑天的这一场蜕变还没有完成,他现在还处在关键时刻,好在刑天所在的位置是雷神宫,远古雷神的宫殿,有着浓烈的雷电气息,足可以将一切的气息都给掩盖起来,要是刑天这一次的蜕变是在无尽虚空之中,只怕此刻早已经有无数人要打他的主意,要掠夺他身上的诸多机缘与气,毕竟命运的气息是无法掩盖的。

    命运天盘形成之时,刑天得自于天道的那份力量在这命运天盘之下则是被一一分解了,然后化为养分被命运天盘所吸收,彻底让天道的打算落空,将这份力量完成融入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中,不再给天道也就是那道衍子任何机会收回这道力量,这也是天道所没有想到的,他在暗中想要算计死刑天,却不知道他的算计给了刑天一场惊天动地的机缘。

    世界之树的元灵在命运天盘运转起来之后则是不在继续增长。仿佛它已达到现阶段的饱和程度,诸多的大道加身之后,让世界之树树焕发出异样浓郁的生机和前所未有的黑暗法则力量的波动。气息上翻倍增长,根系也是远比以前强健有力,似乎更加善于抓取元气,有能力无视空间的约束,吞噬之力也是变得更加强大。

    世界之树的元灵不再增长,而他所吸收的元气则是有了新的变化,那片新生代表着雷电法则的金色树叶上。则是凝聚出了一滴晶莹的水珠,这滴水珠有着让人为之恐怖的雷电气息,那气息要比雷池之中的雷电精华还要纯净。还要恐怖,因为它也能够吸收空间之中那雷属性的元气,有一种恐怖的包容的力量!

    水滴盘结在金色的叶片之上,丝毫没有要滑落的迹象。仿佛是生长在那叶片之上。随着世界之树元灵所吸收的雷属性的力量越来越充沛,这蕴含着浓郁雷电气息的水滴也在慢慢增长变大,周围开始出现丝丝缕缕的轻雾,并且逐渐显出新的异常来。

    水滴变得晶莹宛若固态凝结的紫水晶,而这颗紫水晶般的美丽水滴中还不断的发出一道道的雷鸣之音,给人一种威压的感觉!而在这水滴的周围也出现了一幅虚幻的影象,那是一个人的虚影,只是现在却看不出什么来。

    刑天看到眼前的这种变化之时。心中不由地闪过了一丝疑惑,这绝非是世界之树的元灵所凝聚出来的异象。这其中有着一丝神秘的力量,不受世界之树元灵的影响,毕竟世界之树已经成为了刑天的本命元神,对于这一点他还是能够确定的,究竟是什么力量在影响这一切,刑天不由地想到了那先前出现的宝珠。

    念头转动之间,刑天将一道神识投入到了那雷池的上方,他非常想过去看看这雷池究竟有什么样的特别之外,当然刑天是不会这么做的,在没有确定雷池之中的情况之下,刑天是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险,在高空之中俯视之下,刑天能够隐隐察觉到雷池的极深之处有一道凶残无比的气息在波动,虽然很淡,可是刑天却能够感受得到。

    刑天感受到了那丝凶残的气息,而同样刑天的元神的探测也惊动了对方,突然之间,雷池的精华翻腾起来,那被世界之树元灵所吸走的精华减缓下来,甚至有一丝回流的迹象,似乎是那雷池之中的凶兽开始反击一样。

    是的,凶兽,在这雷池之中镇压着一只强大的远古凶兽,这一次刑天能够确定这一点,看到那雷池的精华受到力量的牵引要回流到雷池之时,刑天不由地冷哼一声,很明显这被镇压的凶兽是贼心不死,又将主意打在了世界之树的元灵之上,想与自己争取这世界之树的掌握,想要夺取自己的内世界。

    只可惜这只凶兽还是蠢了一点,内世界是属于刑天独有的世界,不是外力想要夺取就能够成功的,刑天若是殒落,这内世界也会随之毁灭,毕竟刑天的内世界还没有做到可以离开刑天能够独自运转下去的地步,至少以刑天现在的实力还做不到这一点!

    不过刑天若是用来抵挡这只被镇压凶兽的力量那还是没有问题的,任是那凶兽如何施展各种手段,都无法撼动刑天的内世界,无法撼动世界之树元灵,无法对刑天造的本命元神造成伤害,它的力量都被刑天给一一化解了。

    刑天化解了对方的诸多力量仿佛是激怒了对方,很快在那雷池之中又涌出了一道凶残无比的气息,这股气息挟着无尽的杀意向刑天再次席卷而来,仿佛是要吞噬刑天一样。

    面对这样的变化,刑天的脸上闪过了一丝不屑的神色,虽然这凶兽的气息无比的凶残,可是无论他怎么冲击都没有用,只要刑天没有主动靠近雷池,他的气息都无法伤得了刑天分毫,更不用想要从刑天的手中夺取那世界之树元灵。

    一次又一次的冲击,刑天则是一直冷眼旁观着,没有丝毫的反击,很快这只凶兽则是有些不耐烦了,毕竟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这只凶兽已经冲击了数十次,而且每一次都以失败告诉终。这对它的打中那是巨大的。

    雷池之中的那只凶兽稍微停顿了片刻,在恢复了一些力量之后则是又来了一次攻击,不过这一次的力量与之前有着很大的不由之处。那攻击没有先前那么迅速,而是过了些许时间方才上升到那雷池之上,而这一次这只凶兽则是露出了真容。

    刑天的目光瞭望过去,心底瞬间为之一寒,雷池之下出现的凶兽让他为之震惊,因为他认识这只凶兽,那是一只霸王龙。刑天在那死亡战场之中见识过,不过这只霸王龙可不是死亡战场的霸王龙所能够与之相提并论的,两者之间的差距那是天壤之别。这只霸王龙的气息要比死亡战场之中的要强悍得大得多,那恐怖的气息让刑天都不由为之心惊。

    而刑天所看到的仅仅只是一道虚影,一道虚影便有如此恐怖的神威,可想而知他的本体有多恐怖。若是这只远古霸王龙的真身出现。他用不着对刑天下杀手,仅凭气息便能够直接压死刑天,可以说在它的面前刑天这样小小的人儿,根本不值一提。

    “混蛋,这雷神宫中怎么可能会有霸王龙的身影,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说自己在死亡战场之中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不成,要不然不可能会有这样的变化。

    在这只霸王龙的身上弥漫着一股上位凶兽的独特神韵。沧桑而古老,古老而又凶残。若不是刑天一直都在小心防御,死死地盯着这只凶兽不过时,刑天几乎会认为这只凶兽是死亡战场那只霸王龙的祖先。

    以刑天在死亡战场之中对凶兽的了解,他明白自己这一次所面对的凶兽绝对是强悍的霸王龙,也正是因为他是一尊霸王龙,所以在面对重重围困之下,还能够保存着一定的战斗能力,要不然也不会打起刑天的主意来,只可惜他动手的太早了,若是他肯晚一点动手,那一切就不一样了,可惜这只霸王龙却没得选择,他想要脱困那就得付出代价,一个连代价都不想要付出的存在,又怎么可能是刑天的对手。

    一尊虚象也想要与刑天斗那是不可能的,若是它的本尊出现,那刑天只怕则需要放弃这一切了离开这雷池的所在,那雷池之中的精华虽好,但刑天却不会为这点精华而冒险,因为不值得,这只凶兽虽然只是一尊虚影,甚至是说是一点分神,可是气息的波动十分强悍,竟然让刑天都无法准确地查知到对方的等级,越是如此,刑天却是不敢轻视它的存在。

    刑天谨慎地缓缓向后挪移了数步,再一次拉开与这只凶兽的距离,与雷池的距离,同时心念一动那世界之树的元灵则被刑天收回到了自己的内世界之中与世界之树本体融合。

    看到刑天的退后,这只霸王龙并未追赶,仅仅只是往前挪动了一步,引得周围百米内的地面一起晃动,一股巨大的压力将他给挡住了。

    这霸王龙淡然地望着刑天,目光之中充满了戏谑,继而有一股神念的波动,传至到刑天的识海之中,这道神念的波动仅仅只是一种纯粹精神上的传递,并非是攻击,所以并没有引起雷池之上禁制的镇压与阻挡。

    “小辈,本王从不凝结这种不堪一击的法力分身,毕竟他不可能长期存在,凝结他的存在只是白白浪费法力,你可知道本王这一次为何要分一道神念凝结出这道法力分身?“

    在听到这霸王龙所传递的信息之时,刑天则是淡然地说道:“不清楚,不过我有一点我很清楚,你在打我的主意,不管你有什么阴谋诡计,我劝你都可以放弃了,就算你能够说得天花乱坠,我也不会与你有任何的交流以,我不是傻子,不会与一只远古凶兽便交易,那样做是在自取灭亡,我想已经有不少人因此而命丧你的口中吧!”

    在看到这只霸王头无法从雷池之中脱身后,刑天自然用不着对他有所客气,直截了当地说出了心中的想法,丝毫没有给这头霸王头任何面子,也用不着给他面子,毕竟他们双方是敌对的,这一点刑天在死亡战场之中可是深有体会。

    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刑天没有等对方提出一些诱惑无比的交易来,便一口气将对方所有的念头都给堵上了,让对方连开口与自己交易的机会都没有,从根本上要断去这头霸王龙的念想,让这只恐怖的凶兽放弃心中那可笑至极的想法,不要企图来诱惑自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