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七百三十章:一线天!
    张无忌离开了。

    卫子青也并没有在这翠谷停留多久,五天之后,也跟着离开了翠谷。

    原本只是想要一个人离开的,可是白猿却紧紧的跟在了他的身后,甩也甩不掉,虽然有些无奈,不过最终卫子青还是带上了白猿。

    坐在白猿肩膀上,卫子青在白猿的带领下,朝着翠谷的出口方向而去。

    这一次来到这个世界,就好像是一次的旅行一般。

    只是,要说真的没有什么好处,卫子青到也不敢肯定。

    任意门的意图一向是有迹可循的,单纯的让着就过度,到也不可能的,或许,应该是有些东西,自己还没有发现罢了。

    所以本来能在直接回现实,卫子青最后到也没有那么快就回去了。

    一猿一人,两人就这样在这倚天的世界中行走着。

    大约过了一个月有余的时间。

    这一日,卫子青和白猿正走在一条羊羊肠小道中,忽然前方传来一阵兵器交错的声音,在他的精神范围之内,更是清楚的看到有两拨人马对峙着。

    那是七八个白袍道人手持兵刃,在和五六个汉子。

    七八个道人左手衣袖上都绣着一个红色火焰,那五六个汉子手舞长剑,剑光闪烁,和这八个道人斗得甚是激烈,以五敌八,竟然不弱下方,只是卫子青的一下就知道,这五个道人,也熬不了多久了。

    果然,不过两分钟的时间,这五个道人终于不堪敌手,被这七八个道人降服,卫子青到也没有出手,江湖就是这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既然已经入了这江湖,那么自己的结果,自己心中就应该清楚!

    不过倒是这最为几个道人死的时候,说的话倒是让卫子青有些楞了下、

    “哈哈哈,你们魔教这群妖人,你们以为杀了我们几个你们就赢了吗?我告诉你们,六大门派齐聚一线天,你们魔教,注定要被灭亡的,哈哈哈!”

    “一群伪君子!”

    听到这话,那几个被称之为魔教的道人,一剑杀了这无五个六大门派的人,随即慌慌忙忙的离开,显然是害怕,被这六大门派的人给盯上了!

    “魔教,六大门派?”

    卫子青和白猿的身影出现在刚刚众人战斗的地方么,看着脚下战斗的一群人,脸上带着复杂的神色。

    深知剧情的他,怎么能不知道眼前这一群人是谁,又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六大门派竟然提前围剿光明顶了,现在所以的剧情都提前了正整数三年左右的时间,不是应该延迟吗?怎么现在就发生这围剿光明顶的事情了?

    卫子青目光中透着一丝的不解,不过很快的,他就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没有想到自己也有一天会算错。

    是了,原著中张无忌离开翠谷的年龄,大概也是在十六岁这里。

    并不是剧情提前了,而是张无忌当初离开武当的时间就已经延后了。

    因为自己以前在神雕世界的影响,导致说现在这一群人的武功修为大为长进,以至于张三丰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中亚压制住了张无忌的寒毒。

    在这种情况下,张无忌就延迟出了武当山,一直以来,卫子青倒是没有去注意这些,直到现在,他才明白这一点!

    “既然现在是六大门派围剿光明顶,那么白猿,我们去看看如何?”

    坐在白猿的肩膀上,卫子青扭着头看着白猿。

    呜呜呜……

    白猿拍打着胸膛,虽然不会说话,可是这段时间下来,因为吃了卫子青无数丹药的原因,这白猿倒是变得很是精明了起来,当下就便是很是欢喜。

    一人一猿,缓缓的跟随在了刚刚离开的那几个明教中人的身后。

    ……

    距离光明顶不到两百里之处。

    这是一片荒芜人人的村庄。

    元末时区,朝廷东动荡不安,尤其是江湖这一块,更是纷争不断,在加上靠近光明顶不远,以至于这村庄的居民人楼空,使得这里成为了一座荒弃的存子。

    然而就在今日。

    就在这一座废弃的村子广场之上,熙熙攘攘竟然有着百号的人群。

    这群人尽皆带着各式各样的兵器,在加上身上的服装打扮,显然就是江湖之人了。

    只是很怪异的是。

    这群人虽然有百号之人,可是其中大部分人却是一个个的深受重伤,被丢弃在地上,而看着他们的,竟然是一群穿着粉色流群,长得很是秀清可人的一群女子。

    这些本应该是弱不禁风,躲在闺阁中学习女红的女子,一个个的脸色严肃无比,手中的剑警惕的指着场中的那一群男子,更甚至有着重重的杀气,就好像眼前这一群人是他们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

    在这一群人中,倒是有几个人比较亮眼。

    那是一个穿着道士服打扮的男中年男子和另外一个长得有些斯文的年轻道士。

    只是若是仔细看,便能发现这年轻道士的目光一直盯着一旁一个美貌女子。

    这女子的美貌颇有些惊人,只见她清丽秀雅,身形修长,红裙裙曳地,那女子好像也发现了年青道士的目光一般,微微垂着头,有些羞涩,但这羞涩中,却又好像蕴含着一丝丝的担忧,尤其是那目光,却是不时的看着身后。

    在她的身后,有着两个担架,担架上有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脸上贴着一朵花,好像在遮掩着些什么,而另外一个却是长得有些英俊,但如今却有些狼狈的少年,而这少年,也时不时的看向着那个年轻美貌的少女。

    这一群人,正是峨眉之人。

    这他们,便是殷梨亭,宋青书,周芷若,蛛儿,以及张无忌了!

    说来也是运气,那张无忌离开翠谷的时候,还是遇上了在外面一直被困的朱九龄,结果涉世未深的张无忌还是被朱九龄给骗了,推下了悬崖,摔断了腿。

    不过或许这就是命运吧,他还是遇上了蛛儿,那蛛儿知道了张无忌的是被朱九真等人害了,便去毁了朱九真的容貌,却遇上了正前往光明顶讨伐众人的峨眉之人。

    而眼前地上的那一群男子,便是明教的锐金旗之人,他们遭遇了武当和峨眉两派之人,一个不慎,却被他们给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