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章 口出狂言
    “记名?”

    左神通吃了一惊,随后一声感慨:“看来对面,还真是信心十足。”

    如果没有十足的信心,许崇山绝不敢做出此等近乎愚蠢的举动。

    这对张信其实极其有利,如今谁不知道这位神威真君前途无量,未来神域可期?且这位已经羽翼丰满,早就错过了将之扼杀的时候。

    不到事不得已的时候,谁会当面得罪这位比较执日月玄宗之牛耳的神威真君?谁会站队到一个未来神域的对面?

    玄清雅也回首向那边看了过去,柳眉轻蹙:“主上,我看这许崇山的背后,只怕绝不仅是万俟天藏与楚悲离。”

    她不知张信,曾与四阀之主私会一事,所以依然担心。

    此次她虽自认已尽全力,可此时却已感觉到对面,那扑面而来的恶风骇浪。

    “我猜他们应该是买票了!而且规模不小。”

    宁元仙不乏恶意的猜测:“如果是不记名,他们会很吃亏。”

    据他所知,这长老院内有许多参议长老,都对张信赏识有加。何况以张信的声望,此时任何一人领先于张信上位,都会使底层弟子,置疑长老院的权威。

    如果是不记名,这些参议长老哪怕是被人打了招呼,哪怕收了对面的好处,也很可能把票投给张信。

    对方显然是很清楚这一点,并不打算给这些参议长老们,任何玩弄花样的余地。

    那许崇山似乎也感受到了他们几人的目光,也同样冷眼注目过来,面色冷峻之余,又含着几分挑衅之意。

    不过张信,却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不用管他,跳梁小丑而已。不管他们的背后是谁,今日都不会有第二种结局。”

    而此时在议政殿的上首,端坐于主持之位的‘雪崖’,则是神色不善的看着打断他言语的许崇山。直到良久之后,他才继续发言:“实名选举,此亦有先例!不过却需其余候选者,以及五成以上长老赞同。”

    ‘雪崖’首先就问张信:“神威真君,你以为如何?”

    张信则是失笑:“既然这位许首席,担心众位长老的不记名投票,不能公平公正,那么诸位长老,又何妨成全他这次?”

    那许崇山闻言,不禁面色微变。而前方坐席中的许多参议长老,也果不其然的流露出反感厌恶之色。

    之后‘雪崖’,又询问在场诸长老。可结果再次出人意料,绝大多数人,都未有反对之议。

    “古怪!”

    宁元仙不由再次眯起了眼:“居然会有九成之人赞同?”

    他这次,是真的被震惊到了。这个赞同率,是否太高了?似这种被逼迫站队的情形,应该会被这些参议长老们排斥反感才对。

    很显然万俟天藏,楚悲离等人,是做了些准备的。可以他的预计,赞同不记名投票的人数,绝不会超过六成。

    随后宁元仙就发现,不止是他这一方的许多人惊讶莫名。就连许崇山那边的绝大多数人,也同样都眼含错愕之色。

    只有万俟天藏与楚悲离,还有他家主上等寥寥几人,依旧保持着镇定。

    这次的天柱竞选,一开始就充满着诡异的气息,让人完全看不懂局势的走向。

    接下来,是候选人演讲的环节。无非是述说一些自己的功绩,对内对外的看法,就任天柱后的准则纲领,对未来的展望等等,除此之外,还需应答参议长老的提问,以说服在场诸多的长老,获得更多的选票。

    这其实并无多少用处,天柱竞选的选票,基本在竞选之前就已敲定。候选人哪怕说到天花乱坠,也很难让参议长老们改变注意。

    不过许崇山首先上台之后,还是洋洋洒洒,慷慨激昂的发表了一番长篇大论,一直到半个时辰之后才结束。

    只是下面参议长老们,明显反应平淡。只有寥寥三人,针对许崇山的演讲提出疑问。而随后不久,这位就不得不走下了讲台。

    “稳定天东局势,扩招弟子,清查门人修行功课,收敛兵势与北地诸宗及东天魔国媾和,这都毫无新意,是四平八稳之策。”

    旁观席上,玄清雅微微蹙眉:“这许崇山的才能,其实平庸的很。自从许崇山担任西庭山上院首席以来,与西庭山知事联手,将昔日上官玄昊之策废除大半,导致近年日月玄宗对神相宗,屡战屡败。若是这些参议长老,真将此人选为天柱,那就真是瞎了眼。”

    “平庸才好操纵。将泉王厚等人都各有性格,可万俟天藏与楚悲离,却独独选择了许崇山,不是没有道理的。”

    左神通语声淡淡的评价着:“他那四平八稳之策,只怕也正对某些人的胃口。此外这天柱竞选,真要出奇制胜的话,只怕恰得其反。我现在就只好奇,我们的主上,会说些什么?”

    左神通隐隐有些不安,他现在的这位主上,与宗法相是完全不同的一种性格。后者虽然行事激进,然而其为人却很古板沉稳。

    可这位神威真君,他无论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出来,左神通都不会感觉意外。

    而下一刻,他就见张信,登上了讲台。

    “本座的功绩,世人皆知,此处无需详叙!”

    这位一开讲,就展现出了倨傲轻狂,不可一世的风范。

    “本座要说的不多,也懒得讲什么冠冕堂皇之言!今日如能晋升天柱,那么至多三十年内,本座必定夷平神相宗,五十年内,我宗将踏过落雁河!”

    张信的话音未落,整个参议殿就是一片哗然声响,所有人都面面相觑,神色匪夷所思。

    而此时张信,更是以盛气凌人的目光,睨视着在场诸多参议长老。

    “本座承禀天命降生,意味我日月玄宗盛世已至!汝等是要追随本座的脚步,扫荡这八荒**,使我日月玄宗独霸天北;还是要不思进取,欲以螳臂挡车,违逆大势,都可自决!”

    此时这殿堂之内的喧闹声,又忽然平复下来,接近于死寂。而张信则已是大袖一拂,气派非凡的从讲台之上走下。

    左神通则不禁以手抚额,满面都是无奈之色。而下一霎那,他果不意外的听见这殿堂之内,又是一阵爆炸般的嗡嗡声响。

    “三十年内夷平神相宗,五十年内踏过落雁河,他以为他是谁?”

    “这是横扫天东,所向无敌的神威真君!”

    “既然神威真君能够一举夷平北地仙盟,那么三十年内夷平神相宗,说不定也能做到。”

    “承禀天命降生?说起来,我一直以为这位神威真君崛起,必是群山之灵庇佑!”

    “扫荡这八荒**,使我日月玄宗独霸天北!这气势不俗!”

    “如果这位,未来能够有雷神简无敌那样的成就,那么未来几千年内,我日月玄宗真是声势可期。”

    “所谓刚则易折,这个小家伙实在过于狂妄了!这句话如果传出去,他又将处于风尖浪口。”

    “似他这样的年轻人,正该有这样的霸气!且当今天下,除了那些神域之外,又还有几人能奈何得了我们的神威真君?”

    “是否太自信了,我看是天东之战,让他骄矜自满,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神威真君在很早以前就是这样的风格,可也从没见他失败过。”

    “你们这些蠢货,难道到现在,都没看清楚这位真君,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出乎左神通的意料,此时殿内的诸多参议长老,对张信的狂妄宣言,并无太多的不满之意。对张信的能力,也并没太多的置疑。

    争论的焦点,只是张信的这些言语,可能会为张信本人,招惹麻烦。

    “主上如此荒唐出格之言,这些人居然也都接受?”

    玄清雅的神色,一时间古怪之极:“这算是逆来顺受吧?”

    “主上他的风格,一向都是如此。我看这些人,是已经适应了。”

    左神通的面色,也有些复杂。他心想‘逆来顺受’,曲意迁就的又何止是这些参议长老,他左神通也是一样。

    “这其实也是人心所向。”

    正因这殿内的诸多长老,对张信期待至深,也有了足够信任,所以才能容忍张信的荒诞之举。

    而此时在不远处的楚悲离,面孔则是不自禁的转为苍白,而在他的旁边,万俟天藏也是异常的沉默。

    这参议殿内的喧嚣,直到‘雪崖’上师连续敲了九次身边的金钟,才令这殿内重归寂静。

    “演讲已必,开始票选。按照往年成规,由左至右,有请诸位参议陆续举牌!”

    如果是不记名的投票,那只需各位参议长老,将记录有候选人姓名的灵符,投入一个特质的箱盒,再加以清点就可。

    可记名投票,却不能这么混乱。需得以上院与峰系为单位,一群群的参议,将写有候选人姓名的灵牌高举。再由长老院的转任司仪,一个个唱票记录。

    而位于参议殿左侧的,正是天东诸院。首先是新建的小雷音山上院以及圣源山上院,这两家上院虽才有编制不久,却已有了九位参议长老,入驻长老院。随后的结果,果不出人意料,无论是小雷音山还是圣源山,又或者重建中的天东四院,都是全票支持张信。

    可当轮到铁脉山上院的时候,玄清雅却是蓦然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