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471章
    就在万俟天藏与楚悲离二人密议之时,张信却带着紫玉天与左神通,来到了青天峰下。

    因张信此行,并不愿他人知晓,所以他们这一路行来,都极小心的掩饰形迹。

    此时的张信,虽是被无数明里暗里的视线关注着,可如今‘神威真君’羽翼丰满,势力之广,甚至还要胜过上官玄昊全盛之时数倍。在这日月本山内,想要瞒过一些人的视线,还是轻而易举的。

    而等到他们三人来到青天峰的山脚时,此处早已有几位紫衣神师迎候,经一处后山小道将他们引向山巅。整个过程,都未惊动任何无关之人。似乎这周围,都被人刻意清理过了。

    左神通则是诧异之至,他看出这几位引路的月氏族人,对张信极其礼遇有加,毕恭毕敬,言语则小心翼翼,生恐慢待。

    可据他所知,在两年之前,他这位主上,还因月崇山与月无极二人,与月氏发生了冲突,结怨不小。

    再当他们到达半山腰时,左神通就更是惊奇了。

    这里已有数十人等候,除了地主,身为青天月氏家主的月神心之外,苍天皇氏之主皇极,周天苏氏之主苏问,紫天魏氏之主魏淮山,都赫然在场。

    此外还有这几家的一些重要人物,如第五天柱苏我辰,第八天柱皇浩等等,基本都是四天门阀的核心柱梁。

    左神通看在眼中,不禁惊愕莫名,心想这苍天皇氏与周天苏氏也就罢了,前者是张信的盟友,后者虽未与张信有交情,却也彼此无怨。

    可紫天魏氏,自从张信入门以来,双方也是屡次冲突。结怨之深,还在青天月氏之上。

    可此时这四名地位等同于十三峰系之主的四阀之首,却都迎于半道,等待着张信的到来。

    不过只须臾之后,左神通就已明悟于心,顿时自嘲一哂。心想这有什么想不明白的?无非是此一时彼一时。

    魏氏与月氏这两家,之所以与张信结怨,不就是因担忧日月玄宗与天东巨蒙的交易断绝,担心宗法相,清理他们家族人,那些蝇营狗苟,见不得光的营生?

    可如今张信一举平定天东,不但开拓两大上院,更使天东巨蒙诸宗臣服;宗法相死前数年,也是辣手无情,将四阀那些干犯法纪的弟子,铲除了**成之多。

    此时他这位主上与这四家,已无任何的利益冲突。甚至在神威真君荡平天东一役中,四天门阀都得到了巨量的收益。不但与天东巨蒙的生意,已全数恢复,更依仗日月玄宗在天东的威势,进一步的拓展贸易规模。

    此外天东四院,以及小雷音山与圣源山两家上院的职司,如今亦有不少,落在了四家之手。

    且可以想见,随着这位媲美雷神简无敌的绝代英才的崛起,日月玄宗接下来的几千年内,必将再次走上扩张之路,

    而相较于张信日后,可能给予四家的好处,可能拥有的声威权势,两家折损的几个子弟,对于紫天魏氏与青天月氏而言,又算得了什么?

    区区几个还未成长起来的小辈而已,他们什么都不是。

    也在这刻,左神通已彻底明了张信今日青天峰之行的意图。心想他主上的这一招釜底抽薪,真让人叹为观止。

    “今日真君大人屈尊驾临,真使本家蓬荜生辉!”

    那月神心面对张信,果然没有半点的异色,反倒是首先行礼,以示尊重。

    他虽为法域,又是月氏之主,可张信也得‘神威真君’法号,如今名位,更在其上。

    那魏淮山,则是更热情的多,行礼之后,不但主动上前数步,脸上更笑容可掬:“自从半年前,真君任职天芒山首席之后,魏某就久欲与真君见面倾谈一次。不意那天东乱起,一直等到现在,才有机会见面。”

    而张信对这两位,也仿佛是毫无芥蒂:“月上师言重了,久闻青天峰之风貌绝佳,为诸峰之首,张某是久欲前来一观了。今日能得月上师之邀,本座实觉有幸,算是了一心愿。还有魏上师,要见张某”

    “这些废话,不妨少说几句。”

    旁边的周天苏氏之主苏问,似看不惯这三人的虚伪做派,当即发出了一声轻哼,打断了张信的言语。

    不过这位对于张信,仍不乏尊重:“周天苏问,见过神威真君!”

    皇极则笑:“你我不久之前,才见过一面,就无需多礼了。我现在只好奇,今日简天柱劫临之即,张信你却将我等邀至此见,究竟所欲何为?”

    张信闻言,并没直接答话,而是往周围看了一眼。月神心立时领会于心。在诸人见礼毕后,就亲自引着张信来到了青天峰的山巅东面。

    此处有一凉亭,不过能入此亭的,就只有张信与四阀之主。其余人等,包括紫玉天与左神通,以及苏我辰皇浩两位天柱在内,都在凉亭之外百丈处止步不前,并无资格参与。

    而张信走入亭内之后,就不由好奇的望了附近一眼。发现这里,明明什么符文都没有,可他却听不到凉亭之外,任何的草动虫鸣。

    就仿佛这凉亭内外,是不同两个世界。

    而下一刻,月神心就忽然出言:“真君大人,可是已晋升神师?”

    此言道出,亭内的其余三人,都不禁一惊,骇然色变的,再次看向了张信,无不都目含审视惊奇之色。

    张信闻言,则是暗赞,心想这位,真不愧是日月玄宗门内,排位前三的灵感师之一。

    这一路行来,他都已是尽其所能的镇压住自身气机,可依旧被月神心察觉到了端倪。

    看来他现在,是有必要寻一秘术,用于压制掩藏自身的气脉灵机了。

    张信这般想着,脸上却浮起了笑意:“月上师法眼无差,就在一个时辰前,本座侥幸证得神师位业。”

    可他的用词虽是自谦矜持,可那言语神态却无半点的谦虚之意。

    此时张信的周身,更是气机勃发,再不掩藏。血轮打通之后,那旺盛的气血,几乎溢于体外。

    而就在在场四位,或错愕,或震撼,或失声,或骇然之即,张信又语声莫测高深的说道:“不知四位,可愿在本座身上,做一些投资?与本座一起,做一笔生意?”

    “这是?完美血轮?”

    皇极看着张信,不禁一阵怔怔失神。

    “完满渡劫吗?”

    月神心的瞳孔,亦是失去了焦距。

    既然是打通了完满的轮脉,那也就意味着这位在渡劫的过程中,绝没可能自削根基。

    也就是说,他们眼前此人,可能仍是苍天之上!而且已是神师级的苍天之上!

    这个家伙的前程,竟然远大到了这个地步。如果此子肯自削根基,岂非已是一位命定的神域?

    不过他却是四人中,首先反应过来的一位:“不知神威真君,要我等投资什么?是何生意?”

    张信将手负于身后,语声慨然:“汝等四家,各出六千私军为股本。四个月后,本座回报你们一座每年至少可收获四千万十五级贡献值的起源之地!”

    皇极刚刚回神,就又再次愣住。

    他原以为张信今日邀请他们四人密议,是为接下来的天柱竞选。

    可没想到,这位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一座每年至少可收获四千万十五级贡献值的起源之地?这是真是假?

    ※※※※

    简倾雪完劫七日之后,张信早早的就从伴山楼动身,前往长老院的方向。

    今日是天柱竞选之日,他虽是身为‘神威真君’,是宗门内身份唯一可与宗主归真子抗衡者,却也不敢怠慢。

    而就在他带着麾下众人,浩浩荡荡的抵达建于日峰之下的长老院时,恰好望见对面,楚悲离也同样率众御空而来,

    张信在两月之前,就已猜知许崇山,将泉等人的背后,正是这位在撮合;之后又从高善的口中,得到证实。所以见面之后,张信完全不打算给这位好脸色,还可以带人拦住了长老院的大门。

    楚悲离无奈,只能主动向张信行礼问安。后者拥有‘真君’法号,只论名位,已胜过他数个等级。

    哪怕他如今,已身为第一天柱,在宗门之内的权势,可入前五之选,凌驾于诸多法域天域之上。可其勋位,至今也不过是二级高功。

    宗门内的规矩,他不敢不顾。

    张信一直等到这位,没有半点疏漏的见完了礼,这才大笑三声,继续望向前方的恢弘石殿,继续行去。

    不过那楚悲离,却在此时出言:“莫非真君大人,以为您已胜券在握?”

    张信顿时双眼微眯,回过头望着对方:“你想说什么。”

    楚悲离却不解释,只是笑着回道:“真君入殿,自有惊喜!”

    “故弄玄虚!”

    张信大约能猜测到这位的‘惊喜’是什么,却毫不在意的一哂,依旧大喇喇的走入到了前方,那座‘参议殿’内。

    此时这殿内的千余位参议长老,已大半就坐,不过张信的目光,却在第一时间,就望向了正端坐于旁听席上两个身影。

    只因这二人,他实在再熟悉不过。

    其中之一,正是万俟天藏;而另一位,则是林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