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七百二十五章:雕兄,我回来了!
    离开武当,卫子青并没有直接回到昆仑山,而是到了终南山之下的最近一座城镇上。

    买了几坛子酒,朝着终南山而行。

    自从百年前全真和密宗合作,被卫子青连根拔起之后,整个终南山便彻底的荒废了。

    屋檐残骸,曾经的布满青石的广场,虽杂草丛生,密林遍布,但还是依稀可见昔日的繁华。

    走在这里,有的只是更多的嘘嘘,这全真教却给众人带来的深刻,绝非是一个宗门的灭与生,更多的是让整个江湖世界,知道了自己的定位,也使得他们明白,纵然有多大的势力,不忘初心,方为根本!

    百年的时间,岁月让整个终南山已经大为变了样子,可是对于卫子青来说,这里却好像始终没有什么变化一般!

    自从当年小龙女出事之后,这里便没有了人烟,脚下那一座曾经的茅草屋,早已经不见了踪影,它最终还是在这岁月的河流中坍塌了!

    卫子青还想着,在这里能见到杨过他们,不过如今看来,他们早就不在这里了!

    也是,若是在这里的话,这江湖,又岂会没有了他们的传闻?

    提着酒,径直上了活死人墓。

    这里还是老样子,活死人墓前那坍塌的断龙石依旧将整个墓地掩盖了在地下,只是不同的是,四周早已经荒废了很久,看起来也有着数十年没有人在降临过这个地方了。

    “不说这个世界已经有了一百年,就算是自己的现实世界,也有着好几十年了吧!”

    站在古墓前,卫子青脸上低喃一声,看向了在这古墓一旁,那一座孤零零的小山包。

    他没有说话,只是虚手一挥,四周的笼罩着这古墓的密林和野草,如同被什么扫过一般,连根拔起,原本还荒草萋萋的四周,顿时变得空荡而又明亮了起来,就好像在这里,这百年来,一直有人在整理着一般。

    只是,唯一的,那一座孤零零的草包上,连一根草也没有去动。

    看着这一座山包,卫子青脸上露出了一丝追忆的神色。

    “雕兄,我回来了!”

    百年的时间,在回来的时候,它的坟墓,早已经长满了野草了!

    卫子青的话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那一座小山包,依旧静静的耸立在那里。

    笑了笑,卫子青蹲了下来,用手一颗颗的将这山包上的草,给拔掉。

    “你太懒了,也不整理下你的家,我若是不会来,在过个百年,你这家,都要没了!”

    卫子青直言直语道,好像是在嘲笑这雕兄的懒惰一般,也好像在自嘲自己的愧对这雕兄一般。

    直到,半个小时之后,本是野草重生的小山包,才露出它本来的真面目,那是一个坟墓,在那坟墓的面前,依稀还有着一个木制的墓碑,只是在时间的侵蚀下,这墓碑上的字已经看不是很清楚。

    但还是能多多少少看见有几个字,雕兄……卫子青……立……等等这些……

    “看来的确是很久了,连雕兄家的门牌都没了!”

    看到这墓碑,卫子青哑然一笑,虚手一挥,远处的一颗腰身大小的古木顿时爆炸开来,随即一段约有一米高的圆木出现在了自己的手中。

    几缕剑气在指尖腾起,几缕剑花之后,一块方形的木碑已经出现在了卫子青的手中,拔掉那一块已经看不清字体的墓碑,插下,看着上面重新被自己利好的碑石,迟疑了下,一缕琉璃色的火焰笼罩这木碑上。

    当看到那本是木制的墓碑流出一点不同于木制得到光泽之后,卫子青才收起那琉璃色火焰,看着那墓地道:“雕兄,满意不?你放心,我稍微给你家门匾炼制了下,你就不用担心,你到时候会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说到这里,卫子青的脸色顿时变得暗淡了起来。

    回家的路吗?

    哑然一笑,拿出准备好的两坛酒,看着手中的酒,轻笑道:“我记得当年你蛮喜欢喝酒的,我还说过,带着你,回到我的世界,让你喝个爽,只是最后,我还是食言了……”

    “不过,没事雕兄,现在我们也能喝,来,我敬你!”

    说完扒开酒坛盖子,仰天大饮一口:“爽!”

    接连喝了几口,卫子青脸上满是舒畅之色,这个世界的酒虽然不像现实一般高度,但胜在纯,到也是各有特点。

    一阵风吹过,挂着远处的树梢,带来一阵阵的呜呜声。

    卫子青楞了下,看着那孤坟,随即有些戏笑道:“雕兄,你这是在表示不满了?放心,我不会一个人喝的,来,你也喝!”

    说完拿着另一壶酒倒在那孤坟之上,说也奇怪,这酒一倒,那风却是停止了下来。

    “怎么样,这酒还是不错吧?”

    卫子青有些满意道,直接靠着那孤坟。

    他抬着头看着那天空,没有说话,陷入了一阵的寂静,只是,这寂静,到也多出了几分的温馨和追忆,依稀间好像能看到,在卫子青的身边,同样有着一只大雕跟着躺在他的身边一般!

    酒,无言!

    情,难表!

    对于神雕,卫子青可以说是亦兄亦师,当年的他,若是不是神雕,恐怖也便没有了今天的他了!

    夜,悄然升起。

    一轮明月出现在空中,带着冰冷的月光。

    卫子青依旧躺在那里,没有动,手中的酒,早已经干了,地上更是拥有着好几个空坛子,有自己喝得到,也有祭奠神雕的!

    他没有离开这里!

    这一夜,他陪它!

    直到第二天,一缕晨曦在边际乍现,卫子青才睁开那一双有些睡眼惺惺的眸子:“天亮了吗?”

    他缓缓的站了起来,在墓前摆下两坛酒,摸着那墓碑。

    “雕兄,我走了,放心吧,这段时间我会经常回来陪你,我也发誓,有一天,我会让你活起来的,昨晚喝得不够尽兴,但没事,我们还有机会的!”

    卫子青脸上满是凝重的神色,这是他给神雕的承若!

    他相信,终有一天,他会复活神雕的,是那种层彻彻底底的复活。

    秽土转生?

    重生**?

    卫子青不会去用这种东西来复活神雕,因为这是对它的羞辱!

    说完这话,卫子青没有在迟疑,头也不回下了山,他,是时候去昆仑了!

    风,再度的刮起,带着阵阵的呜呜声,在他的身后,一座孤零零的坟墓静静的耸立在那里,在那坟墓的上空,依稀可见,一只孤单却又充满不舍的大雕,正在注视着那渐行渐远的背影。

    那么的凄凉,却又那么的苍老,又那么的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