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万道剑尊 >正文 第498章疯狂传讯
    “哈哈,剑祖洞府啊!”

    苏命大笑着,那笑声依旧癫狂,依旧肆意。ww

    而剑无双内心却是一紧。

    当初在祖地,他问过金灵,祖地第三重考验是什么,而金灵当时的回答是说她也不知道,她只知道,那第三重考验,关乎着一个大秘密!

    现在听苏命一说,他立即明白,那个大秘密便是导致剑祖陨落的根源。

    “他想做什么?”

    一道身形出现在剑无双身旁,正是剑南天。

    剑南天一直跟血峰王侯在那厮杀着,倒现在都没能分出胜负,察觉到这边的变化,剑南天也赶了过来。

    “不清楚,但绝非好事。”盲帝冷声道。

    仿佛是笑足了,苏命那癫狂的笑声停止下来,可面庞却依旧狰狞,目中依旧带着疯狂。

    “剑无双、盲帝,还有那剑南天。”

    苏命的目光看了过来,“你们,经历过绝望吗?”

    剑无双面色微变。

    剑南天眼瞳也猛地一缩。

    绝望?

    “嘿嘿,没经历过没关系,马上你们便会经历了!”

    “就跟当初的剑祖一样,本座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绝望,也会让你们尝尝,举世皆敌的感觉!”

    苏命狞笑着,却是一翻手,手中竟是多出了十余枚传讯符来,在众人的注视下,这苏命直接捏碎了其中一枚传讯符,传讯符捏碎后,立即便有着一道朦胧的身影出现。

    “哈哈,圣祖,你不是一直在找剑祖洞府所在吗?我找到了!”

    听到苏命的话,那道朦胧身影显然露出了一丝吃惊之色,跟着便是立即开口,声音恢弘,“本座立即赶来。”

    朦胧身影很快消散,而苏命紧跟着又捏碎了第二枚传讯符。

    “灵祖,我这有关于剑祖洞府的消息,要不要过来,看你自己。”

    信息传递出去,苏命又捏碎第三枚传讯符。

    “石祖,剑祖洞府,有消息了。”

    ……

    “血刀客,你想要的那件东西,有下落了。”

    ……

    “八骨洞主,还闭关呢?再不出关,你想要的那件东西,可就落入别人的手中了。”

    ……

    “冬鸣王……”

    苏命就当中剑无双三人的面,将一枚枚传讯符捏碎,将一道道信息传递出去。

    那些传讯符,最开始传讯的三人,竟然便是神州至高无上的三祖。

    至于接下来传讯的那些人,像什么血刀客、八骨洞主、冬鸣王,在场的众多剑道强者,听都不曾听说过,就连盲帝,同样不曾听说过。

    “麻烦大了!”

    剑无双跟剑南天相视一眼,两人面色都不好看。

    他二人都清楚,如果真如这苏命所说的那样,当初剑祖是因为藏在祖地内的那件东西而陨落的话,那知晓祖地所在的他们二人,必然也将成为那些强者的目标。

    “事情不妙,剑南天,你们父子二人,赶紧离开,这苏命,老夫来挡住他。”盲帝郑重开口道。

    “嗯。”剑南天点了点头。

    “走!”

    剑无双也没有犹豫,与剑南天一同,直接朝后方掠去。

    “想走?”苏命冷冷一笑,就打算追出去。

    哗!

    苏命面前的虚空突兀破开,一道冰冷的剑影已然出现,直指他的咽喉,将苏命的步伐硬生生给拦了下来。

    “哼,你以为拦住我,他们两个就逃得掉吗?紫钟。”苏命低喝一声。

    早已经退到远处的紫钟王侯点了点头,跟着便是直接朝剑无双、剑南天二人追了上去。

    那血峰王侯同样第一时间追了上去。

    “糟糕!”

    剑无双看到身后紧追不舍的紫钟王侯跟血峰王侯二人,面色难看。

    那两大王侯,紫钟王侯或许实力不如他,但度却并不比他慢的,且紫钟王侯也聪明,他根本没有跟他交手的意思,只是远远的跟在身上,不让他与剑南天逃掉就行了。

    这两大王侯跟在后边,剑无双跟剑南天根本没法将其甩掉。

    “麻烦了。”

    一直淡漠无比的剑南天,在这一刻神情也变得肃然。

    眼前的局势,对他们来说,着实不利到了极点。

    而与此同时,之前苏命传讯的那些强者,也一个个有了回应。

    神州核心,一片古老森林内,矗立着密密麻麻大量的宫殿阁楼,就在其中一座山岳之殿,那里矗立着一尊梦幻般美丽的阁楼,那阁楼仅仅只有九层。

    在这阁楼顶层内,有着一名白袍老者正端坐在一张椅子上,翻看着一本线装书籍。

    这白袍老者面容沧桑,给人颇为温和的感觉,。

    忽然这白袍老者接到了苏命的传讯,端坐在椅子上的白袍老者立即站起身来,其沧桑的面容也变得凝重起来。

    “剑祖洞府?终于找到了吗!”

    白袍老者强压着心底的激动,立即捏碎了一枚空符,之后便踏入了出现在他面前的空间虫洞之内。

    ……

    一片平静的湖泊,湖泊最中央有着一座小型岛屿,在那岛屿上,有着一间简单的茅屋。

    茅屋虽小,但却颇为精致,一名雍容的紫衣妇人坐在茅屋的石桌前,桌上有着一副棋盘,这紫衣妇人一人持黑白两字,自己跟自己下着棋。

    忽然,苏命传讯而来。

    “灵祖,我这有关于剑祖洞府的消息,要不要过来,看你自己。”

    接到传讯,紫衣妇人正准备落下的棋子,便直接顿住,下一刻紫衣妇人便站起身来,抬头朝上方苍穹看了过去。

    “剑祖洞府,那老家伙的洞府……”

    紫衣妇人的神情却是变得复杂起来。

    ……

    神州,一座普通的城邑内,街道上,一名身上脏兮兮的老叫花子随意躺在角落里,饥寒交迫,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被饿死、冻死一般。

    这样的一个老叫花子,在这座城邑里边丝毫不起眼。

    可忽然,那苏命直接传讯而来。

    “血刀客,你想要的那件东西,有下落了。”

    原本好似就要死去的老叫花子却是突兀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其目光在这一刻更是便的锐利起来。

    目光如刀,爆着阵阵精光。

    “剑祖洞府!”

    “我血刀客,在这方世界呆了足足上千年,就为了那件东西,如今总算有下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