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768章 我可能是个假的**师
    恐惧。

    在无休止地蔓延。

    虽然这会不再是那个延续了两千多年和平的东部王国大陆,但人们好歹是又享受了十年和平。

    上一次的黑暗之门大战,对于不少中年人和老人来说,仿佛犹在昨天。

    恐怖的昨天尚未完全散去,死亡的阴云再次笼罩在每一个生灵的头顶上。

    天灾军团。

    不死者。

    连死了都无法逃脱的永恒奴役!

    当神话传说里用来吓唬小孩子的可怕故事变成了现实之后,人们心中的恐惧就再也无法消退。

    更不要说,联盟最强大的两个王国的首都陷落,更是把这种恐怖推到了最巅峰。

    曾以为,去到海边就安全了。

    难民们从那被亡灵天幕笼罩的黑暗世界逃到海边时,发现依然得不到安全感。

    不同于第一次黑暗之门大战,暴风城里等待撤退的人们也是有着不安,关键是身后就是数道高大伟岸的城墙,这给予了难民们一种莫名的心理安全感。最起码在看到兽人那张狰狞的脸孔之前,自觉是安全的。

    北流海岸不同。

    这里虽然经过近十年的开发,已经是北部洛丹伦大陆,跟南流海岸、南海港和奎尔萨拉斯港齐名的四大港口之一,但这里本质上并不是一座坚城。海港旁边仅仅有五米高的城墙。

    想想吧,城墙高三十米的洛丹伦城陷落了,有着上百座法师塔的达拉然城也陷落了,这区区五米高的海港城墙顶个什么用?

    恐慌蔓延的结果就是各种不守秩序和层出不穷的骚乱,这反而进一步拖延了撤离的进度。

    北流港口也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港,同时只能容纳五条最大号的战列舰停泊和三十条中、小型船只靠岸。不是过去十年里伊露希亚不想把这里做大,而是因为这里毕竟是洛丹伦的领土,对于暴风王国的要求,洛丹伦人一直予以最大限度的恶意揣测和警惕。

    “每年就那么一些商船,做那么大的港口干什么?是不是方便有朝一日,你们暴风和库尔提拉斯一起入侵我们洛丹伦?”洛丹伦领主们的敌意回复,把伊露希亚呛个半死。

    被吉尔尼斯所控制的南流海岸更不用说了,吉尔尼斯的力量一边在不断收缩,另一边却依然没有放弃自己国家对银松森林南部的控制。

    结果就是,这两个海岸港口一直无法扩建。

    现在好了,十几万士兵即将到达,加上已经有超过三十万洛丹伦难民滞留在这里。可以预见,更多的难民会在接下来这段时间内涌到这里。

    偏偏不是因为没有船,而是因为特么的港口太小,造成一个实质意义上的瓶颈。除了码头,大船是无法在平缓的沙滩上靠岸的,吃水太深的大船会在海滩上搁浅的。

    为此,库尔提拉斯人已经拼命用小船把难民从海滩接送上船。

    问题是,用小船载人,能跟码头那种人们直接登船的效率比?

    就是因为洛丹伦人的敌意和短视,现在洛丹伦人的生命线就这么被卡住了。

    这几天来,主管港口的特洛斯马伯爵已经被骂得快跳海了。

    很遗憾,一切都无济于事。

    这时候,杜克来了。

    面对这场面,杜克也是扶额,莫格莱尼几个更是脸黑得要死。

    在手持女王赐予权杖的杜克和正牌大公爵莫格莱尼面前,特洛斯马伯爵真是快吓尿了。这里几个老大,随便一个开口就能把他给干掉挫骨扬灰玩海葬了。

    杜克只能苦笑。没想到自己穿越这么久,避过了暴风港口那次糟糕的撤离,却因为自己失踪十年,而伊露希亚没办法搞定洛丹伦的贵族老爷。

    果然,穿越者也不可能一口气改变一切啊!

    “这样下去,可能我们必须坚守三个月以上!”莫格莱尼已经用最乐观的估计了。

    三个月?

    别把不死者当瞎子啊!

    三个月时间,够阿尔萨斯的天灾军团把这里扫平好几次了。

    杜克刚刚收到的消息是乌瑟尔的尸体被找到了,如同垃圾一样被丢到凯尔达隆附近的路边……这也意味着阿尔萨斯更深的堕落和拥有更强大的力量。

    不知道为什么阿尔萨斯会有别于史,跑去进攻激流堡,但杜克绝不信阿尔萨斯会如此轻易地、长期无视他们这边几十万人,放任他们安然撤离。

    “我们需要一个奇迹。”阿比迪斯哀叹不止。

    “如果奇迹可以随便发生,那就不叫做奇迹了。”莫格莱尼拍拍老搭档的肩膀,他们俩在彼此眼里读懂了对方嗯,无他,死战而已。

    偏偏这时候,杜克说话了,他指了指自己的那张年轻的脸:“等会儿,你们看到的,可能是一个假的**师。”

    “哈!?”

    杜克说自己可能是个假的**师?

    这是什么鬼?

    大家都搞不懂,这无碍于接受杜克的命令,把北流海岸稍微靠南一点的海边全部清空了。

    没有人,没有船,只有数百名紧随杜克而来的血色十字军团士兵和过百名官员和贵族。

    杜克站在海边,脚前面不到两米就是不断冲来的水线。

    他仍然是十年前的外貌,一头短发,一件蓝白相间的法师袍,在海风中猎猎作响。

    轻轻一声叹息,杜克手上多了一团白花花的光球。他正伫立于海与地的分隔线上。一扬手,光球开始变得比马车车厢还大,荧荧漂浮在半空之中。上面的冰冷寒芒正映出这位联盟统帅脸上平静的神色。

    同样是炎炎夏日里释放出冰冷气息,不同于阿尔萨斯那份让人直坠冰窟的死亡冰寒,杜克这种冰冷气息,反而让人有种在享受阳光与沙滩时,喝一杯冰饮的畅快感。

    因为角度的关系,谁都没看到,杜克的瞳子已然变色,从那深邃如宇宙的黑色变成一对恍若流动着纯银的虚幻之瞳。

    熠熠生辉的光球越升越高,光球突兀地开始在半空中点点消散。

    天地骤然降温。

    整个沙滩,整个大海,好像是被一股来不明的勐烈寒流击中,忽然整个儿动摇了一下。

    下一刻,每一个人都傻眼了,因为……

    大海冻结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