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682章
    “师兄你在看什么?”

    就在张信离去之后不久,那素白衣裳的少女也转过了身,看向了万俟天藏目光所视之处。

    只是那个方向,早已空空如也。不过少女很快就注意到,他们看的这处所在,正是日潭的上空。

    她只是略一思忖,就语含猜测的问道:“刚才可是那位天东总督?”

    据她所知,不久前在日潭之内参研灵术的,正是张信。

    且遍数这日月玄宗的人物,能够让她这师兄如此在意之人,也没有几位。

    “这位的名号有很多,摘星使,狂刀,狂甲星君,天东战神,神威真君。以前只闻其名,今日总算是见面了。”

    万俟天藏的眼神莫测:“这是我们日月玄宗,自雷神简无敌以来,最天才横溢的门人。也有很多人以为,他未来很可能比雷神简无敌还要出色。或许不久之后,他还会有个新的称呼,我日月玄宗的第十天柱!”

    白衣少女却语含怪异的问:“可据我所知,最近楚悲离正在邀师兄联手,要全力阻他晋升天柱?师兄你”

    “此事我正在考虑,也不是你该管的。”

    万俟天藏微一拂袖,打断了少女的言语:“看来师妹近来,对此人似也有所关注?”

    “这位可是以一己之力横扫天东,镇压了诸多天域,震动了整个天穹的绝世人物。又是我日月玄宗万年来除简无敌之外,唯一获得真君法号者,师妹我怎能不上心?”

    白衣少女先是失笑,可随后她就语声异样的说着:“门中曾有传言,说是这位天东总督,很可能是上官玄昊的转世之身。”

    “是有这种说法。”

    万俟天藏微微颔首,面上则全无表情:“那你觉得,这传言是真是假?”

    “我不确定。”

    白衣少女的眼神茫然,明亮的眸中闪动微光:“我知道他所有的经历,知晓此人外似轻狂,可其实所有行事的风格与逻辑,都与上官玄昊相似到了极点。可除此之外,他们二人间也有许多不同的地方。比如那改良的力士,还有那几万年来从未有人掌握的摘星术,我从不知他有这样的才能。还有最近,烈血山的惨案,也让人不解。我绝不信那是上官玄昊,可其中迷雾重重”

    “也就是说,你认为这传言是真的可能性很大?”

    万俟天藏的神色,依然平静,可此时他的双拳,却不禁紧紧的攥起,青筋毕露:“你既然好奇,那为何不亲自去接触看看?如果他是上官玄昊,或者与上官玄昊有关,绝不会对你避而不见,”

    少女闻言,明显有了心动之意,可须臾之后,她就苦恼的摇头:“还是罢了!他如果真是上官玄昊,我现在真不知该如何面对他。可如他只是与上官玄昊有关,我现在找上门去,岂非尴尬?”

    “也就是情怯?”

    万俟天藏语含了然:“不过我看他刚才神态,对你倒是颇为在意。”

    “竟有此事?”

    少女不禁微微一楞,定定往那日潭上空方向注视着。

    “有机会的话,师妹还是见他一面吧。如果此人,正是上官玄昊的转世之身,那么对你对他,都是好事”

    万俟天藏说到这里,却忽的语声一顿。

    他望见远处,正有一位俊秀儒雅,有着龙姿凤表般姿容的男子正步空而来。

    那是现任的第二天柱楚悲离

    ※※※※

    无独有偶,就在张信御空飞行之时,叶若也在好奇的问着:“那个女孩,到底是谁啊?真的很少见呢!主人居然对一个女人,这么在意。”

    张信闻言,则是神色淡然的回应:“你怎知我很在意?”

    “这不是显而易见吗?”

    叶若将双拳抱胸,得意的说着:“你以前看谢灵儿,还有墨婷,周小雪的时候,都不是这样的。在你的眼中,一点的**都没有。可唯独这个女子,你把她当成女人在看。而且还失态到了那个地步,连云浩他们都不管了。”

    “什么叫把她当成女人在看?”

    张信不禁失笑:“前次我见灵儿小雪的时候,你不还说过我荷尔蒙激素上升,是个色中饿鬼,饥不择食?这时又说我对她们一点**都没有,到底要闹哪样?”

    “那是不一样的,”

    叶若哼了哼:“总之若儿刚才,检测到主人的脑活动很剧烈。说明这个女人,对主人你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个人。”

    “这点我承认。”

    张信微一颔首:“此女名叫林见月,是我前世上官玄昊,曾经约定的道侣。”

    “她就是林见月啊?我记得你以前吩咐过林厉海,要他注意林见月的近况的。主人你,果然对她很在意,”

    叶若这时才反应了过来,一阵瞠目结舌:“道侣?在你们灵师世界,就是妻子的意思吧?”

    “与妻子的意思不尽相同,不过也差不多。”

    张信语声平静无波:“不过这都是前世的事情,她与我无缘。想必以后,我与她也没什么交集。”

    叶若语声释然:“怪不得主人刚才这么奇怪,原来那是你的未婚妻。还有还有,那个女孩身边的又是谁?主人似乎也很在意的样子。”

    “那人是万俟天藏,林见月的师兄。此人与我,也有些纠葛。”

    “是情敌?”

    “曾经是,至于现在是不是,却是两说。我唯可确定,以后我与他,很可能会是对手”

    张信一边说着,一边陷入了回思。

    犹记得上官玄昊‘临死’之前,某人对他说的话。

    你从我这里夺走的一切,我迟早有一日会夺取回来!无论名声也好,地位也罢,当然还有你我二人最重要的一件珍宝哪怕是身落地狱,也必要令你上官玄昊死无葬身之地,并且身败名裂,永世不得翻身!

    直到张信望见远处伴山楼的轮廓,才清醒了过来。随后他就加速了遁速,御空落在了伴山楼外。

    “这些事情,不说也罢。若儿你可以帮我准备药剂了,当务之急,还是尽快渡神师劫,而非是纠结于这些儿女情长与往事。”

    “渡神师劫?现在吗?”

    叶若闻言,很是吃惊:“这会否太快了?明明都还没准备好。”

    “恰恰相反,今日是万事俱备,错过了这次,以后就真得多费不少心思。”

    张信说话时,又特意往日月双潭方向看了一眼:“如此天赐良机,岂容错过?”

    他没想到自己才刚将一身功法推演妥当,就恰逢简倾雪引动劫力。

    此时月潭那边的圣灵劫声势浩大,灵能潮动几乎覆盖了整个日月群山。

    有这位顶在前面,自己这边神师阶的小小动静,轻易就可遮掩下去。

    这是绝佳的时机,可见他最近的运气,确实是很不错的。

    ps:最近开荒的公众微信号,又开张啦。如果大家对开荒的书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关注开荒的公众号。今天有发简倾雪的图文资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