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681章
    “清雅,这两天长老院那边,可还有什么成果?”

    张信说话时,使用的是关切的语气,既然简倾雪已开始渡劫。那么无论她成与不成,这竞选天柱一事,都需尽快敲定不可,

    圣灵劫与神师劫不同,后者即便失败了,也不至于身死。最多只是肺腑重伤,神魂受损而已。

    可圣灵劫不同,几乎都是非生即死。渡劫失败,而又能保全性命的,少而又少.

    所以这十天柱的位置,十有**是会出现空缺的。

    根据五天前玄清雅汇报的成果,她已在之前的两个月时间里,争取到了一百一十位参议长老的承诺。

    不过这消息,是来自五日之前,张信心想时隔五日之后,他这个得力部属,说不定又会有新的进展。

    “这几天进展不大,如今我们手中,依旧只有四百九十三票。”

    影像中的玄清雅,愁眉不展:“请恕清雅能力有限,最多就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之后即便清雅继续活动,估计也不会有太大进展。”

    她已将手中握有的筹码,发挥到淋漓尽致。长老会中所有能够拉拢的,都已经拉拢过来。

    至于其余,已经超出了她的能力之外。

    张信脸上却不但毫无不满之意,反而浮现出了丝丝笑意:“何需致歉?这个成就,已经很不错了。等到天柱竞选尘埃落定,本座定有奖赏。”

    四百九十三票,这已超出了历代天柱竞选中,得票数量最高的一届。

    原本这个记录的持有者,正是八千九百年前,正处于青年时期的雷神简无敌。

    当时这位是以二级神师的修为,四百二十四的高票,胜选天柱。

    而似他前世上官玄昊,只是在长老院中得票二百四十三,就从当时的八位候选人中胜出,成为日月玄宗的第十天柱。

    玄清雅能拿到四百九十三票,一方面是因他现在拥有巨大声望,得到了神海峰与天东诸院的鼎力支持;另一方面,却是因玄清雅的能力所致。

    毕竟他能拿出的筹码不多,只是一些未来的施政承诺而已。换成其他人,是不可能有这样的成绩的。

    而随后张信,又联络了左神通,使左神通的影像,显现在玄清雅的身侧。

    后者不等张信询问,就直接开口道:“我这边幸不辱命,万刀山上院首席高善,已经表态,退出与其余二位候选人的协约。此外光源山上院首席李神符,已经同意与大人联手。不过他提出了条件,事成之后,希望总督大人能够助他进入考功堂,担任考功堂的副首座。”

    说到这里,左神通的语气肃然:“李神符担任各大上院首席多年,历经五任。能力虽只是中平,可却人脉深厚,在他历任的各大上院,都有不少支持者。如果他能倒向主上,至少可为主上带来九十七票。”

    四百九十三票加上九十七票,这已经超过半数许多。天柱之位,张信已可直接锁定。

    只是张信,却不假思索的拒绝:“李神符此人,我以前听说过,此人任上无功无过,却把自家的灵药生意,做得声势浩大。与他联手,绝不可行!不知其余四人,是否还有合适的人选?”

    能力平平,而又人脉深厚,更在任上赚得盆满钵溢,这就只有一种可能结党营私!

    这样的人物,如果任其进入考功堂担任副首座,那还得了?只怕不出数年,这个宗门内最重要的机构,就要被闹得乌烟瘴气。

    且他与这人扯上关系,也会损伤自己的声名。

    “主上的性情,与我那故主,还真有些相似。”

    左神通的眼里,不由现着苦笑之意。

    其实考功堂的副首座,只是李神符的开价,他们未必就一定要全盘答应的。

    不过他大约能猜到张信的想法,所以并未再劝。

    “那就只有万刀山上院的首席弟子高善了。此人能为主上,确保六十七票。此人品性高洁,为人正直,尽管能力只是中上,可却深得部属爱戴。这次之所以退出那几位的协约,就是因西庭山上院首席许崇山,为拉拢余香山上院首席王厚,开出了联手为其谋得,大违高善的心意。只是”

    左神通的语声一顿:“六十七票,这不太保险。”

    四百九十三加六十七,这也一样超过了半数。可问题是,他们只是得到了这些参议长老的承诺,而非是灵誓。所以真正到投票那一天,不是没有变数的。

    所以保险起见,他们至少需要多出一成的票数作为余量。

    尤其光源山上院首席李神符,在被他们拒绝之后,必定会投入对方阵营。

    如此一来,就是此消彼长之势。

    “高善么?这个人倒还可以,你先查查他的底细,是否与神教等势力有涉。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可以给他承诺,一旦天柱再有空缺,本座会在能力范围内,助他上位。”

    张信说到这里时,又微微一笑:“左老不知道吧?近日李光海已经回到了戒律堂,担任第四监政司的司主。”

    这是他近年,布下的几个闲子之一,如今就已起到了作用。

    “李光海此人,我倒是有所耳闻。”

    左神通的神色不解,他知道李光海,乃是张信那一届入门试的监考。此人原本出身戒律堂,却因上官玄昊一案见解与上司相悖,而被贬斥。

    让他疑惑的时候,张信为何会突然提起此人,

    可随后他就想到了什么,眼神一亮:“主上的意思是?”

    “给我传信李光海,让他即日起开始调查李神符营私舞弊等不法诸事。还有明法会那边,通知源域,尽力为李光海提供助力。最短二十日内,我要将这李神符拿下!”

    张信的语气无比霸道,不容置疑:“此外参议院那边,其实仍可努力。既然利诱不成,那就不妨威逼”

    “威逼?”一旁的玄清雅,不由陷入凝思。

    张信继续说道:“据我所知,光源山上院私设金库已有九百三十七年的历史,这次本座一旦上任,定会清查此事。还有大陵山上院,宗门每年给大陵山上院四百万十五级贡献值的补助,可那是在一万年前定下的规矩。那时大陵山上院,乃日月玄宗的北方边界。可如今我们与北神宗的分界线,已是落雁河。这笔补助金,早该取消了。”

    “此策上佳!”

    玄清雅看向张信的目光里,已是满含钦佩:“一旦确定了高善的意向,我会尽快着手的。”

    她这位主上,不止是兵法超绝,战阵上所向无敌,便连政斗上的手腕,竟也同样是得心应手,游刃有余。

    这些困扰他们的难题,张信只三言两语间,就为他们指明了方向。

    左神通也同样慨然应道:“最多三日之内,我会查清楚高善的所有背景!”

    此时的他,也有着醍醐灌顶之感。

    左神通心想只需确定了高善,会与这边联手,那就真不愁光源山与大陵山两家上院的参议长老不就范。

    这两方的票数,已超半额。张信胜选的可能,也已达七成以上。试问光源山与大陵山这两家上院的参议长老,岂有不惧之理?

    “那么本座,就静待二位的佳音!”

    张信说完,就将与这两人的影像消除,切断了通讯。而随后不久,以云浩为首的四人,就出现在他的眼前。

    “募兵之事,进行的如何了?”

    “至多三日之后,就可完成募兵,按照主上的要求,所有灵师必须八级以上,拥有三重战境,神师则是至少五重战境,且背景清白。”

    答话之人,正是云浩,此时这位的脸上,多少透着几分羞惭之色:“不过其中绝大多数,都是由月易山与古器楼代为募集。我们在北方,只募得道兵二千三百二十四人,其中神师二百位。”

    “只有两千?”

    张信先是讶异的挑了挑眉,随后就语含安抚道:“无需在意,是我要求太高了”

    这虽是实情,可在他的预计之中,应该能在北地,招募到至少三到四千的,结果才两千四百人不到。

    这要么是这四人的能力不足,要么就是北地的这些散修精英,已经流向到了他处。

    也在这刻,张信的话音忽然顿住,眼神则略有些呆愣的,看向了南面某个方位,将正在与他通信的四位部属,都置之不理。

    就在他视线所及的十三里之外,正有一位亭亭玉立,一身素白的少女,也在遥望着月潭的方向。

    那窈窕曼妙的身姿,他熟悉之至,也曾极其在意。可此时再见,张信胸内的滋味,却是五味杂陈。

    随后他就望见这女孩身旁,有一位身材矫健,昂藏伟岸的男子矗立。

    这位似对张信的视线生出感应,也转过了身,朝着张信看了过来。却是目如朗星、鼻若悬胆,神明爽俊,望之俨然。而在其眉心,更有着一道显眼的疤痕。

    张信与这位对视了一眼,随后就神色默然的飞身而起,往自家伴山楼的方向掠空而去。

    他认得此人,也同样记忆深刻,那正是曾经的第一天柱万俟天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