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五百零六章 入局
    “拔呀拔呀拔舌头,拔出一个大舌头,你一口呀我一口,大家都来舌头。”

    高空上,出现可怕的一幕。

    深渊如狱,鬼气森森。

    在这犹如炼狱一般的地方,却有两个牛头马面的生物,将一个生灵铐起来,其中的牛头人打开犯人的嘴巴,用烧的通红的钳子,将舌头一下子拔了出来。

    犯人发出凄厉的惨叫。

    牛头人却唱着童真一般的歌谣,将舌头递给了马面人,被对方一口吃下,汁水四溅。

    下一刻,犯人血肉模糊的嘴里,又长出了一个舌头。

    牛头人唱着歌谣,继续舌头。

    在他们身后,密密麻麻,都是这样的行为和动作。

    这一幕让人看的不寒而栗。

    在另一处天空上,却燃烧着一个巨大的油锅,牛头人将押着的犯人一把推入了油锅中。

    啊啊啊……!

    惨叫凄厉,挣扎翻滚,却被马面人用两根筷子不停的拨弄。

    片刻后,这个人就被炸的焦黄,一把捞出,大快朵颐。

    吃干抹净,同样的犯人再次出现,被推入油锅。

    重复重复,是无尽的重复。

    天穹四周,总共演化出了十八种景象。

    “这个世界,没有所谓的十八层地狱,不知他们看后,会有何种感想?”

    大阵之内,楚阳露出别样的笑意。

    十八层地狱,在白蛇传的世界中,他亲眼看过,演化的也格外逼真。

    “凡在世之人,挑拨离间,诽谤害人,油嘴滑舌,巧言相辩,说谎骗人。死后被打入拔舌地狱,小鬼掰开来人的嘴,用铁钳夹住舌头,生生拔下……”

    高空上,传来了犹如神灵一般的声音,厚重庄严,也透露出无尽的煞气。

    一字一句,解释了十八层地狱的功能。

    通天城内,一时寂静无声。

    有很多妖修,脸色都白了,浑身颤抖。

    高空的一幕,太过可怕。

    一幕幕,也太过逼真。

    所言所化,宛若另外一方世界。

    “死后都不得安宁?都要受惩罚?”

    他们心中,同时出现了这样的想法。

    “牛壁,那些牛头人,可是你的族人?”

    一个瘦高个走了过来,捅了捅这头十一级的牛妖。

    “我、我怎么会认识?”牛壁哆嗦了,他反问道,“马,那个马面人,是你的族人吗?”

    “不认识,没听说过!”

    马摇头。

    他是一位十级散妖,向来与牛壁交好,这才过来询问。

    他们两个,一时无言。

    “诸位,那是大阵,大阵所演化的幻境,目的就是让我们心生畏惧!”余良一个激灵,连忙高喝道,“随我一起,朝一个方位攻击,破开大阵!”

    “是!”

    牛壁等人纷纷应命。

    他们都是散妖强者,心志强大,震惊过后,也就不当回事了。

    “出手!”

    余良一指前方,限定了方位。

    力量喷涌,神通绽放。

    整整上千散妖同时出手,爆发了何等可怕的毁灭之力,将城外的千里之地打成了深渊。

    上空的幻境一阵散乱,消失无形,露出了真颜。

    “这种方法,倒很不错,一共毁了我三个阵旗!”楚阳倒背着双手,笑眯眯的望着城内,“可你们能破坏几次?”

    他身前,已经再次出现了三柄旗子,落向了大地。

    阵法再次运转。

    云雾升腾,幻境再现。

    “先破个十万八千次!”

    余良怒吼。

    出手、出手、再出手。

    阵旗破坏,却赶不上楚阳的炼制速度,被纷纷打入,运转阵法。

    十天后。

    余良累了。

    他的手下疲累了,也露出了哀怨之色。

    “老大,怎么办?”

    虎编唉声叹息,“整整十天,总共打破阵法七百二十次,可须臾之间,大阵又完好无损!”

    “是啊!”牛壁也叹息,“我们甚至试过,从各个方位攻击,打破大阵,可依然被弥补。也试过,趁着大阵破坏之际,冲击出去,想给对方来个狠的,可结果,不等他们彻底的冲杀出去,就被大阵笼罩住,陷入了里面,纷纷惨死。老大,如之奈何?”

    余良哆嗦,却没有办法。

    更可怕的是,大阵之外,又有了一重大阵。

    这样的局面,哪怕是他,都有些绝望。

    “不攻了吗?”

    高空上,传出了楚阳的声音,带着冷漠,还有残忍。

    “那该换成我来攻了!”

    “我攻你们受!”

    “做好准备了吗?”

    “第四步,灵气化剑,万剑归宗!”

    楚阳的声音落下,云雾之中,响起了无尽的穿梭之声。

    嗖嗖嗖……!

    一道道凝练到极致的剑气如雨一般射向了城内。

    通天城,并没有阵法守护。

    他们不会,也不需要。

    这是属于他们的自信。

    可今天,却要吞下苦果。

    “这攻击,毛毛雨!”

    牛壁抓住一缕剑气,轻易碾碎,不屑的撇撇嘴,“也就堪比普通洞虚期妖兽的攻击罢了,算不了什么。”

    “确实算不了什么!”

    虎编点点头。

    城内的众妖也松了口气,彻底的放松下来。

    十余天的接连攻击,再加上高空各种幻境演化,让他们全都疲惫不堪。

    可余良却有种不安的感觉。

    剑气如雨,时刻不停。

    第一天,沐浴着剑雨过去。

    第二天,有人破了皮。

    第三天,有人受了伤。

    第四天,有人倒在了剑雨之下。

    第五天,整整死了三十六位,受伤的不计其数。

    “不行,绝对不能这样下去了!”余良终于发现不妥了,“诸位,随我一起,打出去,彻底的破了阵法!”

    这一次,没有人有异议。

    整整一千六级以上的散妖,随着余良杀向了城外。

    直接打开了一条通道,破坏了阵法。

    正要往前冲,他们发现头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火炉,从里面坠落下来一团团火焰,炙热的温度,扭曲空间。

    “这是天火,小心!”

    余良警示众人。

    他们打出神通,将火焰崩碎。

    “你们都出来了,城内谁来守护呢?”

    楚阳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扭头观看,就见到他手上托着一个大鼎,正在调转鼎口,对准城内,喷吐出可怕万分的天火。

    “燃烧吧,烈焰!”

    楚阳一拍鼎炉,火焰喷吐,将落下一团团天火,洒向城内各处。

    “不……!”

    余良惊叫,率领众人返回,扑灭天火。

    可短短时间,就有了数百散妖死亡。

    “楚阳……!”

    站在城墙上,余良愤怒咆哮。

    没有应答,阵法再次运转。

    “老大!”

    一个倾国倾城一般的女子走了过来,莲步轻移,风姿万千,特别是容颜,清纯之中,透着不谙世事的童真。

    “狐小妹啊,有什么事?”

    余良露出疲惫之色。

    “我有破阵之法!”

    狐小妹犹豫道。

    “你有?”

    余良精神一振,眼睛亮了。

    狐小妹点头,“阵法运转,都要吸收天地灵气为动能,他的阵法明显是吸收地脉灵气,我们只要斩断地脉,摧毁灵气运转,大阵不攻自破。只是如此一来,通天城恐怕就毁了。”

    余良的喜色渐渐收敛,不甘心道:“就没有其它办法了吗?”

    “他太强了,速度也太快,也太警觉,除了将他彻底的围困住外……!”狐小妹声音一顿,“若是能将宗倔和方阗请来,应该能解围!”

    “如何请?”

    余良摇头。

    这个方法他早就想到了,以宗倔和方阗的高傲,根本不会答应,即使答应,代价恐怕他也付不起。

    转过身来,他望向了城外,咬咬牙,又深吸一口气,叹息道:“楚阳,我们能谈谈吗?”

    “你想谈什么?”

    云雾凝聚,成了一座云床,楚阳正盘坐上面,面带微笑,俯视余良。

    “说起来,我们之间,也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不是吗?”

    余良违心说道。

    “你信吗?”

    楚阳感觉好笑,知道对方已经服软。

    “我当然信!”

    “你信我就信,说说,你想谈什么?”

    “既然没有深仇大恨,何必要两败俱伤?”

    “两败俱伤,你也太看得起你了吧?”

    “楚阳,我若真狠下心来,破碎地脉,大阵不攻自破!然后我率领众兄弟,对你穷追不舍,你以为你真能逃掉?”

    “你奈何不了我!”

    “若是不计一切手段,我有八成的把握将你轰杀,只是那样,代价太过巨大了!”

    “自爆?”

    “以为然否?”

    “确实有很大的威胁!”

    “还有!”余良露出残忍之色,“我可以将潜龙大陆的人类,给抹去!”

    “你威胁我?”

    “不算!”

    “你想让我退走?”

    “对!”

    “事情的起因,你应该已经清楚,是你们洪荒之妖,率先对我的弟子下手,所以才激化矛盾!你们耽误了我的时间,破坏了我的灵器,损伤了我的感情,浪费了我的生命,我需要赔偿。”

    “你……!”

    “不给赔偿,试一试,我能不能灭了你的通天城?我若不计代价的催动天火,通天城必灭,到最后,你的散妖,又能剩下多少?”

    “你想要什么?”

    余良闭上了眼睛,让胸中的怒火缓缓平息。

    “我要大量的灵物和矿物,通天城中,至少九成的珍藏!”

    楚阳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妄想!”

    余良彻底的暴怒。

    “别拒绝!”楚阳微微一笑,手指一弹,飞出了一枚丹药,落向了余良,“你试试?”

    “这……!”

    余良没有感觉到危险,接过之后,仔细感应,就大为震惊,“这种丹药,能够补充大量的灵气,哪怕是我,也能补充三成!”

    “我还能炼制更高级别的丹药,我的阵法,还能削弱天劫!”

    楚阳笑眯眯道。

    余良神色接连变化,最后道:“以后,我们可否交易?”

    “洪荒,地大物博,乃我所需也!”

    楚阳笑道。

    “成交!”

    余良看了看手中丹药,做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