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680章
    张信首先推演的,是金系初阶的筑基功诀。准备以都天双元法的思路,将金神诀与风雷四斩合二为一。

    这门功法,被他取名为‘庚元二相诀’。预计此功一旦完成,可与都天双元法形成一套完整的体系,相互增幅威力。

    因张信早有腹案,‘庚元二相诀’的前四重,顺畅之极,根本就无需用到白泽脑髓。张信以自身元神模拟,轻而易举就将这四重功法完成。

    直到后面两重,张信虽是感觉困难了些,可此时叶若收集的数据库,已经相当的庞大,其中光是法域级的资料,就达二百余份,天域一级,也高达三十。

    此外她设计的数学模型,也进一步的完善了,能够为张信提供更准确的推演结果。所以张信也进展神速,并没遇到什么过不去的碍难。

    直到两天之后,张信推演到‘庚元二相诀’的第七重,才开始使用白泽脑髓。

    他先是将那玉瓶里面的一小团粉末招出,随后电光炸散,使这些白发粉末燃烧,散发出了丝丝清香。

    而当这清香,冲入张信鼻内第一时间,他就是一阵神志恍惚,眼前出现了种种幻象,让他隐隐生出了一股熟悉之感。

    直到半刻之后,张信才清醒了过来。他却若有所思,心想自己刚才意念中所见,莫非就是自己预见到的‘未来’?

    “主人才没有预知未来哦喵。”

    叶若在张信的视界中跳了出来,神色怪异:“若儿刚才检测到主人的脑电波剧烈的活动。我猜测主人刚才看到的,应该不是未来,而是您根据自身掌握的所有信息,自己推想出来的结果。”

    “自己推想?”张信有些惊奇,也很不解。

    “应该是这样不会错的。”

    叶若继续猜测道:“这白泽脑髓,应该是有大幅加快主人的思维速度,提升思维能力的效果。若儿希望能有样本,分析这白泽脑髓的成份,以后可能帮得上主人。”

    “原来如此~”

    张信对叶若之语,并未全信。不过这白泽脑髓,到底是能帮人预见未来。还是助人加强思维能力,其实都无所谓。

    他只在意,自己这次‘预见’的结果。

    之后的尝试,也令张信大为惊喜。之后连续几个难关,都被他准确的‘预见’到了,自己只需按照预知的结果,做出选择就行。

    张信也发现,自己推演‘庚元二相诀’的代价,远小于他的预计。

    这次叶若的数学模型,真是给了他不小的惊喜。不但指引了他推演的方向,更大幅减轻了他模拟功法的负担。

    这亦节省了白泽脑髓,只因需要他‘预见’的那些难关,只用他预想中的三分之一,

    这也就意味着,他可以用更少的白泽脑髓,做更多的事情,

    可张信喜悦之余,却又不禁心惊。回思自己推演‘庚元二相诀’前七重的过程,他绝大多数时间,都只需根据叶若显示出的脑电波图,做出选择就可以,其实真正需要他思考的地方,少而有少。

    这是否意味着,等到以后叶若的数据库更完善,数学模型更完美的时候,自己全程都无需思考?

    “这人工智能,还真是可怕”

    张信心中波澜微生,随后就摇了摇头,止住了这些杂念。

    ※※※※

    二十七天之后,依然是日潭之内。

    张信看着自己视界里面的状态图表,眼中满含欣喜之意。

    此时那数据表中,原本的金神诀与风雷四斩这二门功法已经消失,换成了庚元二相诀(基础功诀,一相状态金灵力士+9,二相状态御刀术+9,金属性性质变化+3)

    还有万里雷行,大都天雷诀,雷动九天等等,也同样不见了踪影,替代的它们是一门‘两仪都天雷诀’,也是基础功诀。阴状态雷击术+12,阳状态雷斗术+12,雷属性性质变化+4,掌握神师级雷天战境,无上极招瞬影雷身,无上极招雷天神寂等等。

    在这月潭之内的二十七天,张信不但将这两门功法推演完成。更成功完成了根基调整,将两门无上级的基础功法,推升到十二重圆满境界。

    而以他现在大幅度凝练了的根基,现在的战境造诣,进入神师阶位,可说是轻而易举。

    不过张信,却并不打算在这日潭之内,晋升神师境。

    尽管此处确是一处绝佳的渡劫所在,可周围悬崖之上,却是众目睽睽。无数灵师聚集在此,借日潭的游散灵能,参研灵**诀,

    一旦张信在这里渡神师劫,估计最多半个时辰,就可传遍宗门上下。

    可问题是现在,他还不想太多人知晓此事。就让他的那些敌人以为,自己会在五年之后渡神师劫好了。

    若儿的天基防卫系统,已经被人发觉。他现在需要一些不为人知的底牌,以保证自己的安全。

    “庚元二相诀与两仪都天雷诀都已完成,可接下来,还有一个月”

    张信一边凝思,一边扫了这日潭上方一眼。今日是第二十七天,可那位显然是打定了主意,要将这两个月的日潭使用权让给他了。

    而此时他手中的白泽脑髓,也剩下三分之一有多。

    随后张信,就把目光,转向了自己的数据图表中,那已经第十重圆满的天元*******月祖师创成的天元**,只有十二重。不过这天元**的内容,大多都是臆想与猜测,并未有人实际修行过。

    所以张信越修到后面,就越感艰难,需要根据情况,随时做出调整。

    且十二重之后,就无路可走了。

    时至如今,寻找一门后续的中阶功法,已经势在必行。此外天元**的后两重,也需完善。

    后者应该费不了他多少工夫,问题是前者。修习引力,或者说是天元之力的功法,整个天穹大陆,估计就只这‘天元**’一本,就更不用说后续的中阶功法。

    也就是说,自己只能在‘天元**’的基础上,继续推演吗?

    思及此处,张信就毫不犹豫的从那玉瓶之中,招出了一团粉末。

    时间还有一个月,他准备趁此时机,将自己日后的道路,也一并准备妥当。

    ※※※※

    当张信用完所有的白泽脑髓,再次从入定中苏醒时,已是一个月后。

    此时他不但五窍溢血,浑身衣物也都碎散到不成模样,就连周围的石壁,亦出现了不少的裂痕。

    这都是刚才参悟天元**时的反噬。

    张信借助地级渡灵之渊的力量,模拟天元**的第十一重与十二重,以及后续的中阶功法。在这个时候,他的状态极不稳定,也导致一身天元之力的暴走。

    幸在他及时控制住了,并没出什么大事,

    不过当张信望见眼前的满目狼藉,仍不禁一阵头疼。这次可没有别人为他买单,必须自己拿出修缮的费用,否则负责维护日月双潭的灵宝殿与天工图,可不会放过他。

    好在这日潭本身,并没受什么损伤,还没到需要封潭修复的地步,否则后面排队等候使用日潭的那些人,非要怨声载道不可。

    此外他在中阶功法上的参研进程,也很不如意,

    “只到第三重天圆满么?”

    张信的眼中,满现无奈之色。

    他把这门后续的中阶功法,命名为‘天元无量**’。

    可如果只是推演到第三重天境,他是绝不敢修行的。

    所谓基础决定上层,这门天元无量**不推演的第十重天境以上,很难确定基础是否有着问题。

    而一旦走错了路,就意味着他要推倒之前的基础,重新修炼一次。之前所有的努力,都将付诸流水。

    再如果在修炼之时,出了什么岔子,甚至走火入魔,就更是得不偿失。

    “罢了,这天元无量,看来只能等回归天东之后,再继续参研”

    张信心想自己的当务之急,还是尽快寻一上佳的渡劫地,完成自己的神师劫。

    只有晋升神师,拿到自己的神装之后,才可以使自己在接下来的风云变幻中,拥有足够的自保之力,

    也就在这时,他望见自己的上方的天际,忽然笼罩了一层冰雾。周围的温度,也在瞬间降低到了零下。

    这是?

    张信的眼神不禁微凝,立时就从这日潭之内飞空而起,直到三千丈高空后悬空浮立。

    随后他就见自己的南面,那月潭的方向,赫然已经化为一片冰之国度。大量的寒冰,覆盖了周围三十里的地层。

    “这就渡劫了?”

    看远处的情形,明显是有人在那月潭之内渡圣灵劫。而如今日月玄宗内,有渡劫的意愿,又在冰法上造诣深厚的,就只是简倾雪一人,

    张信看了几眼后,就抬手一招,将那总督印玺,拿在了手中。里面已经积累了百余条信息,而其中的大多数,都是来自于他的部属。

    张信感应了一番之后,就在印玺之上轻轻一点。随着一团光束投射,玄清雅的身影,立时出现在他的眼前。

    “清雅,这两天长老院那边,可还有什么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