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765章 破解器
    数不清的不死者再次通过洛丹米尔湖的湖岸冲上来,然而他们尚未成功冲击血色十字军团的严谨方阵,就被层出不穷的陷阱给搞得不得寸进。

    最前面的是一大堆钉耙似的东西,跟杜克穿越前的猪八戒用的差不多,简单的钉耙,长柄的末端却绑着一瓶瓶的圣水。只要哪个不死者踩中了陷阱,立马就是一两瓶低号圣水给投掷出来。

    对于人类,毛事都没。

    对于不死者,这就是最恐怖的硫酸。

    然后是触发型的火焰陷阱,看上去就像个鼓风机,只要不死者一踩,立马就是一团烈焰喷出来。

    最后是混杂了神圣力量的火油,通过陶瓷油罐直接被投石机发射出来。

    甭管天空是否有着亡灵天幕,油罐的油沾到火星,立马就是星火燎原似的朝天灾军团烧过去。

    这个时节,达拉然这边吹的是从西往东的夏风,除非阿尔萨斯有本事把大气力所有的氧气抽走,又或者改变风的朝向,否则来再多不死者也是一个‘烧’字。

    更不要说,立在阵前,严阵以待的fff团火焰喷射器小组。

    经过十年的改进,已经从最初必须用车子装载燃料,变成了杜克理想中两种兵种。

    一是便携式的。士兵把油罐背在背后,以人手为动力、以液压喷出火焰。虽然喷火距离不长,但单兵喷火兵是研发成功了。

    二是蒸汽驱动的喷火坦克。同样是人力的液压驱动,不过因为有了载具,可以自己移动,并把火焰喷出五十米远。

    这两种火焰武器,绝对是天灾军团的最大克星。

    杜克非常损,所采用的油都是经过牧师祝福、由圣光炼化的。因为油可以浮到水面上……要想灭火,只能用沙子,而且不是普通的沙子,必须是用黑暗力量浸泡过的沙子。

    那边,看着大半被冰封的湖面,莫格莱尼非常忧心:“杜克,如果阿尔萨斯用魔剑冰封我们的军队……”

    杜克摆摆手:“如果光凭一把魔剑就能把整个城市冰封,那么我们直接上吊,投靠天灾军团就好。”

    别说莫格莱尼,连阿比迪斯都感到愕然:“这……”

    杜克的眼睛眯了起来:“我有个推测,魔剑【霜之哀伤】的确是超乎想象的强大魔器,但它绝对不是无敌的。”

    莫格莱尼追问:“你知道【霜之哀伤】的力量来源了?”

    “不外乎痛苦和绝望的灵魂……要想发挥超越凡世的力量,【霜之哀伤】至少要吸纳过百万的生魂,可是我看到【霜之哀伤】的状态并不算好。”杜克看到的,自然是系统精灵扫描后的结果。

    由于距离太远,那只是很粗略的扫描。结果却是此时【霜之哀伤】的威能还比不上第一次达拉然之战的时候。

    杜克不知道阿尔萨斯跟乌瑟尔打了一架,他推测的是【霜之哀伤】为了修补阿尔萨斯的伤势,付出了相当巨量的黑暗能量。

    现在杜克这边连法师都没开始使用,光凭火焰喷射武器就挡住了天灾军团的陆军。这让阿尔萨斯非常恼火。

    更不要说,先前用来围杀达拉然人的法师塔,居然还有不少仍在杜克的控制之下。

    法师塔之间的互轰,溅射出难以衡量的元素之力,这些紊乱而狂暴的元素,在整座达拉然城里掀起一场可怕的风暴。

    将城市范围内的一切东西吹得四处爆散。失去了魔法防护的一排排普通民房犹如被重锤击飞的积木,松动的墙壁与屋顶直接解体,好像被撕成无数碎块的纸片,直接在这场能量暴风雨中飞散。

    片刻之前或许还有些苟延残喘的法师或者学徒,可是现在,剩下的只有死物。

    普通的死者,又或者是残缺不全的不死者。

    只要任何一座法师塔扛不住对方的攻击,立马就是一下惊天大爆炸,然后毁灭的火焰就继续向前延伸。

    原本从地底下企图爬出来的骨龙根本没用武之地,他们尚未恢复自由,轰隆几声巨响,顿时就碎骨横飞。

    扛不住敌对魔法塔攻击的法师塔会爆掉。

    即将被安东尼达斯重掌控制权的法师塔也会自爆。

    蕴含了惊人魔力的法师塔一旦爆炸,必定是地动山摇,炸出半径过百米的超级大坑。爆炸范围内,自然是灰飞烟灭,那种狂暴的能量,连骨龙都扛不住。

    稍远一点,被炸得乱飞的石头像是冰雹一样落在周围的不死者头上。如果它们还有生命或者痛觉,必定会是惨叫哭嚎连成一片。

    再也忍不住的阿尔萨斯,直接通过灵魂层面的联系给予大巫妖灵魂责罚:“安东尼达斯!你在搞什么鬼!?”

    剧痛让安东尼达斯枯萎的身躯顿时萎缩成一团:

    “原谅我,我的指挥官!杜克*马库斯太可恶了。他以超乎所有法师想象的速度,破解了达拉然过半数法师塔的魔法密匙,然后重置了密匙。当我们企图重新控制法师塔的时候,他已经改写了密匙,并设下了陷阱,只要我们企图暴力破解,他就让法师塔自爆。”

    别说崽卖爷田不心痛,更何况杜克跟达拉然毛线关系都没。

    与其便宜天灾军团,还不如拿来当炸弹。

    通过安东尼达斯絮絮叨叨的解释,阿尔萨斯总算明白原本每一座法师塔的魔法密匙都应该是独一无二的。虽然作为议长,可以协调魔法塔的火力,以便整座城市联动,但联动要求本身,还是必须得到魔法塔的主人允许。

    问题是,不知道搞什么鬼,杜克居然在短暂掌握安东尼达斯遗体的时间里,直接利用议长对各个法师塔的协调权,直接破解了将近七成魔法塔的魔法密匙。

    正常来说,破解不是不可以,一般来说,那只会发生在遗迹探索等事件中,而且每一个魔法密匙的破解,基本上最快都是以‘天’,以‘星期’为单位的。

    谁会知道,杜克会有系统精灵这么逆天的东西,只凭知道对方的出生年月日、喜好之类的,就直接输入系统,让系统高速以‘穷举法’不停去试验密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