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679章
    “此事我也考虑过,无论是客卿也好,还是道军也罢,都没必要一定从北地招募。”

    张信若有所思的说着:“现阶段,我们能招多少就招多少,宁缺毋滥!如果实在没办法,可以去中原的月易山与古器楼。”

    所谓的月易山,是一个专门给散修做中介与担保,以及猎头的组织,规模极大。中原地域各家宗派的客卿与散修,有七成是经过月易山之手。

    此外各方势力,也会向月易山发布任务,雇请散修处理一些他们无法处理,或者不方便的事情,

    而古器楼的主业虽是以出售法器法宝,以及各种奇珍异宝为主,可也兼营着这方面的生意,规模还很不小。

    “月易山吗?这也是一个办法,虽说花销大了些,可各家通过月易山雇请的人,少有出问题的。”

    左神通点了点头后,随后又继续问道:“可这私军的整训怎办?放在日月本山内,似乎不太合适?”

    因他们雇请来的散修,功法都不尽相同,也从未习练过日月玄宗的战阵。所以需得一段时间的整训之后,才可派上用场。

    之前张信招揽的那些道兵,就曾在赶赴天东之前,苦练过大半年的战阵之法。

    可问题是,张信这次招揽的私军,实在太多。六千人的数量,放在日月群山内,实在过于惹眼。

    需知如今张信手中,就有着两千经历过天东征战的私军,以及宗法相留下的两千精锐,再加上这六千的话,张信的私军数量,将超过万人,而神师的数目,也将达到骇人的八百有余!

    自日月玄宗开派以来,还从没有一个人,拥有如此规模的供奉道军。

    这样的做法,不惹人非议,才是咄咄怪事。

    “整训的地点,自然不能放在日月本山,”

    张信唇角微挑,这其实是他现在,最上心的事情,甚至远胜过前面的两个议题。

    “我仔细考虑过了,日月本山周围二千里内,都不太合适。就选在月牙湖怎样?”

    “月牙湖?”

    林厉海精通日月本山周围的地理,知道这月牙湖,是距离日月本山大约四千三百里的一处湖泊。也是昔年日月祖师,以流星砸出的深坑之一,原本那处地方,也是一处天域级的魔渊。

    他虽不解张信,为何要将整训道军的地点,放在这处所在。不过

    “这个地方,倒也使得。月牙湖周围群山环抱,足够隐蔽,也有大量的游散灵能,可以修习灵术。”

    “那就这么定下!”

    张信不等其他人发言,就直接拍板道:“征召道军一事,由云辰子,纵神空,云浩与胡桃四人负责。其余以魏紫辰,宁元仙,尤南,余岩四人为首。所有招募的道兵,先在月牙湖整训四月。之后的诸军合练,可等本座拿下天柱之后,亲自主持。”

    他提到的云辰子与纵神空,尤南,余岩,正是宗法相为他留下的六大客卿之四,都是上位道种级的顶级神师。

    而其中的云辰子,可入下位天柱之列,实力不俗。

    “此外还有易尘!”

    张信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角落里的黑衣人影,心想这位黑榜杀手,可没法帮他挑选道兵,或者整训私军什么的。

    不过这位现在对他的用处,还在其余几位之上。

    “稍后你单独留下,我有事要吩咐你做。”

    那易尘并不大答话,只神色平静的微微颔首一礼,眼中同时闪动精芒。

    ※※※※

    张信将后续一个月的所有事务,都安排妥当,才结束了这场会议。

    而在会议结束后,张信又与易尘单独密议了小半个时辰。

    等到后者带着他赋予的使命离去,张信就直接在伴山楼开始了闭关。

    可在三天之后的清晨,张信又迫不及待的从伴山楼离开,御空往日潭方向飞去。

    不过那日潭里面,却是早有人在了。

    当张信到来之后,一位在日潭中央处端坐的年轻神师,就脸色不虞的看了过来。

    “这次我只能给真君你,腾出二十七天!”

    “已经足够。”

    张信神色淡然,对这位的态度并不以为意。

    换取日月双潭使用权的代价,本就高昂。而近年随着玄宗内部的人才爆发,日月双潭的预约序列,已排到了三十年开外。

    他眼前此人,不知等候了多久,才有了使用日月双潭的机会。可此时他张信却要强行挤进来,占用对方一个月的时间,这位对他会有好脸色才是奇事。

    尽管他是托了皇泉的关系,又承诺会付出一定的补偿,可别人却未必乐意。只是看着苍天皇氏的颜面,敬畏于他这个‘神威真君’的权势,没法拒绝而已。

    不过理解归理解,可‘狂刀’的人设,还是需要保持的。

    张信脸色傲然的一拂袖,将三个木盒,直接送到了这人的眼前。

    “本座肃来不喜强人所难,也不愿欠人人情。这是我为你准备的报酬,你如觉不满意。那么这次的事情,可以就此作罢。”

    那年轻神师闻言,不禁微微皱眉,眼神也略显不满。可最后这位,还是一一将那些木盒打开。

    前两个木盒,只是略略使他动容。那是一枚十三级的炼体灵丹,还有一件十二级的灵装,价值巨大,可却还不足以让他心动。

    可当此人打开了最后一个木盒,却是一阵愣神,随后以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张信。

    这里面是一张由巨蒙山上玄宗开出的凭条,他可以用这张凭条,换取上玄宗那座地级灵渊六个月的使用权,并且时间就定在四个月后。

    张信则依然是满不在乎的问着;“不知这个交易,阁下可愿接受!”

    “岂有不愿之理?”

    那人忙摇了摇头,同时大袖一拂,将几个木盒取在了手里:“弟子会在两个月后再来。”

    他不但主动将时间,增加到了两个月。便连语气神色,也好转了不少,对眼前这少年,亦再无恶感。

    这位‘神威真君’霸道归霸道,可也极其的大方,并不是他想象中的仗势欺人之辈。

    之后这年轻神师只稍稍收拾了一番,就告辞离开。张信则御空至日潭的中央处坐下,随后将一枚玉瓶取出到了身前。

    这里面,正是那‘白泽’的脑髓,这两天时间,他别的事情都没做,就只是全力以赴,将这‘白泽’脑髓,熬制成一团白色粉末。

    此时张信,也不禁深吸了一口气,压抑住了胸中的波澜。

    接下来他能否在一个月后晋升神师,就要看这次参研的结果了

    “若儿,开始吧!”

    随着张信的指令,立时就有一幅幅立体的电磁波图像,出现在了他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