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678章
    朱八八最终还是满意的从伴山楼离去,之后皇泉也向他告辞。

    张信注目看着这二女远去,又独自深思了一段时间,这才拂袖转身,来到了一间议事厅内。

    此处林厉海,云浩,胡桃,宁元仙,魏紫辰,易尘,以及左神通,玄清雅等一众供奉客卿,都赫然在座,

    张信毫不客气的走到主位端坐,随后以压迫性的目光,注目着众人:“你们预计,能争取到多少票数?”

    此时首先答话的,却是左神通:“现阶段给了确定承诺的,已经有三百四十二票,加上主上手中的三十票,占据三分之一有多。如果按照往年的情形,主上晋升天柱,已是十拿九稳了。”

    张信的脸上,却没有半点喜色,依旧凝重:“问题是今年不同往年吧?说说看,有什么情况?”

    “今年确是不同于以往!”

    玄清雅冷声说着:“按照我这些天打探的结果,如今除主上之外的五名候选人,已经有三人联手。西庭山上院首席弟子许崇山,万刀山上院首席高善,广安山上院首席将泉。这三人联票,也可达至少三百之数。如今唯独不知的,是他们以何人为主。至于其余二位,我现在不确定,不过我听说,已经有人在极力游说这二人。所以”

    她的语声一顿:“如要保证万无一失,那就至少得争取五百票以上,”

    此时魏紫辰与云浩等人,都只能倾听。要说斗战之能,他们不会逊色于左神通与玄清雅。可要说到在日月本山的根基与人脉,说到对天柱任免规则,以及长老院的了解,他们是拍马都不及宗法相留下的这几位旧部。

    而左神通与玄清雅,更是宗法相的左膀右臂,曾经辅佐宗法相,处理过宗门事物,熟悉十三峰系,以及八百灵山所有该认识的人头。

    “五百票吗?”

    张信陷入了沉思,而在他的左手侧,云浩神色犹疑的说着:“不久前有人对我说,如果主上愿意出些善财,那么他可保证为主上,争取六百票以上。”

    “拿出些善财?也就是贿选吧?”

    张信冷笑:“这人是谁?什么身份?”

    云浩坦然答着:“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的二级神师,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不过,这个人拿出了北方黑市之主的地王令。”

    “原来如此!”

    张信这才释然,心想怪不得云浩会对他提出此事。如果真只是一个普通的神师,云浩岂会轻信?

    可北方黑市之主的份量,自是不同。此人虽是身份神秘,却已主掌了一百七十年的地下交易,更掌握着黑市大量的杀手,以及大量法域和顶级神师级别的供奉客卿,势力庞大。

    这百七十年来,想要挑战这位北方黑市之主的,至少有二十人以上,其中不乏有日月玄宗与北神玄宗支持之人。可却无一例外,败在了这位‘地王大仙’的手中。

    只是,不管那位神师的身后,究竟是否那位黑市之主,其人居心叵测却是可以确定。

    张信的目光冰冷:“此人可杀!让人查探一下他的身份,最好能查清楚他的幕后到底是谁。”

    云浩愕然,略有些不解。还是左神通开口向他解释:“云老弟你这是不知道,日月玄宗这数万年来的天柱竞选,尽管也有许多人不守规矩,却从来没有人敢拿钱财,**裸的去贿选的。且主上他身份不同,被玄宗上下无数人瞩目,又置此竞选天柱之时,哪怕一丁点的错处,也会被人放大了百倍看。所以现在,是绝不能有分毫行差踏错。主上他真要这么做了,那就真的没有了半点晋升天柱的可能。”

    “除此之外,那位地王大仙,更没可能插手我日月玄宗内部的天柱竞选,除非他是真的不要命了。”

    云浩闻言,不禁面色微变。

    张信却没再为此事上心,他估计这名二级神师,只是对方拿出来试探的弃子,他们只怕是查不出什么所以然的,所以直接就转归了正题。

    “贿选虽是不行,可现在也有的是手段,确保五百选票。如今距离简倾雪晋升天柱,还有至少两个月,也仍有时间!”

    在场众人听到此处,不禁都神色一凛,张信则直接发号施令:“玄清雅,接下来的两个月,你负责继续联络参议长老,尽力争取更多选票。我这里虽没法直接拿出钱财,不过本座可以许诺,会在未来的几十年,尽力提高各家灵山的补助金,增加弟子的供奉,扩大汇灵班的名额,免费开放篆星楼二层功法兑换权,以及尽快在天东之地,整顿完那九处新占的渡灵之渊等等,你可去为我寻一些志同道合之辈。左神通,你去尝试与几位候选人联络”

    他说到这里时,语气中有略含讥哂之意:“本座虽不知许崇山,高善,将泉等人,是因何故联手。可也能猜到他们之间,一定是做了利益交换。可既然是利益交换,那么与本座协商交换,岂非远胜过他们几家之间的协议?本座也不求这些人,一定会站在我这边,只需他们,无法齐心协力就可。”

    “遵命!”

    左神通立时应命,眼里闪现异泽。他心想这位,对竞选天柱的门道,倒是清楚的很。

    其实张信,即便不拿出真金白银,也可有别的贿选方式的,比如各人的利益前程,弟子子侄辈的未来等等。

    这也是日月玄宗这几万年来,司空见惯之事。

    可如此一来,又将张信原本庞大的支持者,置于何地?既然要贿选,那么他们阵营内的诸多参议长老,自也需拿出一定的利益来安抚。从长远来看,这是不可取的。

    而如今张信拿着这施政纲领去笼络人心,无疑更高明的多。虽说效果可能不如‘贿选’那么显著,却更堂皇正大,让人无可置疑。

    至于拉拢其余五位候选人,更是明智之举。

    左神通听明白了这位的意思,一个是尽力挑拨,制造几人间的矛盾,二是拖延时间。

    未必一定要把他们拉过来不可,只需这几人在天柱竞选之前,无法达成一致,他们就可胜算大增。

    左神通之后,玄清雅也是声音清冷的应道:“清雅必不负主上所托!”

    张信接着又吩咐林厉海:“我这里有四封信函,你亲自帮我送给落雁山上院,灵岳山上院,藏灵山上院,以及西庭山上院的知事。”

    林厉海神色恭敬,从张信手里接过了这几封信。可此时他的眼里,却闪过了几分疑惑之色。

    这四大上院,是日月玄宗内实力最为雄厚的四家上院,各自都有着三十座左右的灵山。在长老院内,四大上院也都各自有着三十票左右。

    如果能说服这四位知事,那么张信进入天柱会议一事,可说是十拿九稳。

    可据他所知,张信进入日月玄宗才只四年不到,尽管声望崇高,可在根基人脉方面,却很浅薄。与这几位,也没什么交情,

    这位只凭这几封信函,难道就能说服这几位位高权重的知事?

    张信并没理会这位的疑问,继续眼望着众人:“还有延请客卿,扩增道军之事,你们议的如何了?”

    众人闻言,先是面面相觑了一眼。随后才继续由左神通答道:“此事也不太好办,主上要一次扩增十二位顶级神师,且实力必须在上位道种以上。可我们这些人商量来,商量去,又只有三个合适人选,实力不错,且足够可靠。其余人选,却还需仔细斟酌。”

    林厉海在此时插口:“原本天东之地,有许多顶级的神师被解雇。可最近不知是哪方势力,将天东的那些散修神师,几乎一扫而空。”

    “至于扩增道军,更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宁元仙也头疼的揉着额头:“这北地如今有无数散修,对主上你趋之如骛。主上只需登高一呼,轻轻松松就可聚集二三十万灵师。可问题是主上现在,要一次性征召私军六千,且都需八级以上的修为。可如今整个北地,八级以上的散修灵师,加起来都不超过十五万人。其中又只有不到一成,有应征私军的意愿。此外选拔甄别,也需费不少心思。”

    张信也知自己的要求,确实是有些高了。

    可他哪怕是成为‘神威真君’与十天柱之后,按例也只有二十四位顶级神师的客卿名额,以及最高一万人左右的私军数量。

    可面对自己那些在暗中的敌人,这个数量,还是太少了。

    所以在他想来,自己既然无法在量上面取胜,那就只有在质上面下功夫。

    由八级灵师组成的道军,整体战力是整体五级灵师级的几倍以上。

    至于顶级神师,就更是宁缺毋滥。一位好的五级神师,可是能比拟法域级的力量。

    且他现在,也有足够的财力供应。短时间内,他绝不用担心钱财不够,而只担心自己手中的那些贡献值花不出去,不能真正转化为自己手中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