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415 解放之力2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脚被这片墓地的泥土覆盖了,好似在这片泥土下有一双强有力的手,抓住了我的脚踝,让我无法移动。

    墓地生成磷火的频率越来越剧烈,之后就好似火山喷发一样,一大片密集的磷火形成光柱冲天而起。

    奇异的磷火好似才刚刚诞生的生命。它们的源头并非地下,也不是尸体的瓦解,在连锁判定的观测中,它就好似诞生于空气之中,是空气里的那些小微粒产生了变化。之所以称其为“磷火”,也仅仅是因为在第一眼的观感上,它的外形和颜色,与尸体解离之后产生的磷火极为相似。

    但是,这些没有温度的火焰,是否真的是磷火?在这个意识态的噩梦中,根本不需要去仔细琢磨。

    在这个噩梦里,仿佛任何存在都有可能被磷火点燃,但是,哪怕看起来是同样的东西,也有不会被点燃的。当泥土砂石被点燃的时候,也并未燃烧了一大片,这些火焰就好似扎根在地上的一朵朵花。当树木花草被点燃的时候,哪怕是相邻很近的植物,也存在没有被波及到的,看起来就像是隔着好几米远,就有一根巨大的火炬。当成群结队的怪异们被点燃的时候,也并非每一个怪异都在燃烧,燃烧的怪异和没有燃烧的怪异相互碰撞,也不会产生波及。

    当我们这些神秘专家被点燃的时候,也如同这噩梦中的万物一样。有的燃烧了,有的没有。燃烧的人发出痛苦的哀嚎,他们抱着脑袋,痛苦得就好似有一根钻头正在往大脑里塞,而他们的身体。也好似橡皮泥一样,被无形的手揉搓,不断发生形变。

    没有被点燃的东西,在一片燃烧的景象中,有一种怪异的隔离感,让人不自禁觉得。一定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才让这些东西表现得如此孑然独立。

    没有燃烧的神秘专家尝试去扑灭同伴身上的火焰,然而,无论他如何做,都无法消灭这种燃烧,这种燃烧中的痛苦,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同伴发生进一步的异变。每个人的脸上都或多或少有震惊的表情,尽管过去的经验,让每一个神秘专家都清楚。在如此庞大而神秘的事件中,如何古怪的,自己无法理解的情况都有可能发生,而做好了心理准备,也让神秘专家往往可以在奇诡的现象前表现得更加镇定。

    然而,眼前的一幕,并不仅仅是“现象”有多奇诡,更在于。在它发生之前,已经有了种种铺垫般的暗示。它潜移默化,对心灵充满了侵蚀性。仅仅是“万物燃烧”,并不会让神秘专家感到震惊,真正让大家产生这种情绪的,我觉得,就如同这里的风充满了疯狂和绝望。而这片磷火,虽然没有这种强烈的负面情绪,却同样带有某种心灵上的侵蚀性。

    从磷火诞生,到磷火点燃的这片景象,就好似一种自我记忆的赘述。如同晚年的惆怅,它是宁静的,但并不是死寂的,它同样带着某种内心的跃动,却又不像是年轻时期那样灼热地喷发。就如同这团火本身,迅速扩大,却只是缓缓地燃烧,没有温度。

    “这是……”一个没有被点燃的神秘专家发出**般的声音。

    “竟然是……!”另一个同样没有被点燃的神秘专家猛然朝我看来。

    而我也已经清楚,为什么他们会这么看着我。

    这些被点燃的一切,树木也好,砂石也好,怪异也好,神秘专家也好,身体被犹如橡皮泥般被揉搓之后,正渐渐变成一个统一而熟悉的形象。那是我的形象,是更年幼的我,是更年长的我,是和我此时同岁的模样。一个个的“高川”,正在燃烧中成型,被点燃的东西原本不是“高川”,可是,却让看到这一幕的每个人都觉得,这就是“高川”。

    他们,它们,正在变成我的样子。

    于是,神秘专家变成了“痛苦的高川雕塑”。树木变成了“人形火炬的高川”。被形容为“百鬼夜行”的怪异们,变成了“一群朝圣者般的高川”。它们构成一个更加诡异又震撼的景象:一眼望不到头的“高川”身穿黑袍,结成长长的队伍,在高川形状的火炬和雕塑的簇拥下,沿着山道缓步走向山顶的祭台。

    “怎么可能,全都是高川,为什么会是高川?”这样的问题被人提出来,可是,没有人可以解答。接头人说过,他们有猜想过“高川”和“至深之夜”的关系,并且,许多仪式环节是以这种猜测为基础构成的,可是,当一种更加密切的联系,以这种极度表面化的景状表现出来的时候,我从他们的脸上,看到了万分的不解和不可思议。

    也许,我和这个至深之夜的联系,真的已经超出了他们的预想。

    “我明白了。”一个女性神秘专家在距离我不远的地方喃喃自语:“最大的偏差就在这里。”她突然大声对所有还能维持正常状态的神秘专家喊道:“最大的偏差,并非是我们忽略了什么,而是我们错误估计了程度!”

    她的话音还在回荡,所有人的目光,就已经全都集中在我的身上。

    然后,刚刚才说完话的她,突然发出凄厉而尖锐的笑声,不知道出了什么情况,猛然朝山下冲去,看样子就像是已经疯了。她的背影很快就被灰雾和火焰吞噬。之后,我们这里的空气就好似凝固了几秒,突然,在这个疯子般的女性神秘专家跑开的方向,传来恐惧的惨叫声。这声音一听到,就让人觉得,她肯定遭遇了某种可怕的不幸,此时此刻已经完蛋了。

    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攻击她?是什么让她发出这样的惨叫?是什么让她的精神如此激动,就如同快要疯掉?

    没有人说话,就像是没有人知晓答案。

    诡异的沉默,正在让我身边的气氛变得险恶。

    “到底……发生了什么?”一名神秘专家突然问到,他像是在问我,又像是在问其他人。

    好几个人试图从我的脸上找出什么。可我也莫名其妙。并不完全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他们或许会揣测,我是不是在伪装,但我自己清楚,这种无知并非是伪装。我当然也有想过,至深之夜里有许多线索。都暗示着和我有极深的关系,但是,如同眼前这样的变化,却同样是没有预料到的。

    我甚至已经弄不清楚,这样的变化从更高的意识层面上,又究竟暗示着何种意义。

    不过,原先就站在我身边的接头人和安娜,已经悄悄和我拉开了距离。我在这群神秘专家中的位置,已经被彻底孤立。仅仅是这样的情况。其实并不让我觉得意外和无法接受,因为,我站在他们之中,并非是要和他们做朋友的。也十分清楚,在这个至深之夜里,我们不可能成为朋友。哪怕可以交谈,有过合作,亦或者还保存着一份情面。但在要做的事情上,我就是他们的敌人。

    现在的孤立。只不过是在预想中的情况。

    他们似乎还有所顾忌,只是谨慎地对峙着,看样子没打算立刻就开始和我厮杀。这也随了我的想法,因为,我也想要再看看,还会发生怎样的变化。于是。当我可以动弹的时候,我转身就走,没有人挽留,哪怕是接头人和安娜,也用一种疑惑和警惕的表情注视着我。哪怕背对着她们,我也能清晰察觉到视线中的敌意和审视。我不责怪她们的态度突然变化,就好似彻底忘却了我们过去的交情,我也完全可以理解她们,也不对此觉得伤感。

    我们,只是在用不同的视角,看待相同的变化,从不同的角度,去理解我们一同相处过的时光。

    “你要去哪?高川。”接头人突然在身后喊道。

    “山顶。”我说。

    我提着盾牌,扛着锯齿大刀,速掠构成无形高速通道于前方蜿蜒,开辟出和“百鬼夜行”不同的路线,那些看似险峻的,没有道路的地方,在速掠超能面前,也只是一片坦途。我沿着这片坦途疾驰,黑袍的“高川”们就在身旁不远处,不知何时,它们的手中已经捧起一盏盏烛灯,当我下意识看去的时候,就发现,它们也一个个都注视着我。它们的移动速度在速掠面前就如同快要凝固,唯有这“扭头对视”的动作,总是和速掠中的我同步。

    它们盯着我,让我毛骨悚然。

    它们看起来,就像是另一种打扮的我自己,可是,却无法让我生出任何“它们就是我”的认同感。认同感,觉得对方就是自己,正是身在伦敦的义体化高川和它们之间最大的差别。

    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它们的“高川”外表,不可能是无的放矢,必然有着和我密切关联的意义,可是,我却不承认它们。如果都是“高川”,我应该不会产生这种感觉,因为,我之所以存在,正是因为“高川”的诞生机制和心灵是高度统一的。

    眼前的这些无法让我产生认同感的“高川”们,就好似在说,除了我所知道“高川”人格诞生机制之外,还具有其他的机制正在运作。不过,在没有认同感之余,我也不对他们有任何排斥感。除此之外,它们的存在,也给我一种“危险”的感觉。

    我无法描述这种危险,也无法提前估计这种危险的强度,只是觉得,它们的存在是不正常的,不是说,它们本应该是不存在,而是类似于一种“它们存在却不会体现出来”的感觉。

    这样的想法,让我似乎产生了新的朦胧的想法。

    存在,却不体现出来的东西,被强行体现出来了吗?

    我观测末日幻境的视野,并不单纯是从末日幻境的内部状态出发,也会从一个末日症候群患者的生理和心理层面去思考。

    到底有什么东西,是在生理或心理层面上,存在却并不体现其作用,是看似冗余的构成部分,却又不可能真的分割掉呢?

    在这个噩梦中的高塔里,在那个似乎可以连接到病院现实的黑座上,所得到的信息,又和眼前的一幕,有着怎样必然的联系呢?

    在我寻找到答案之前,我已经冲上山顶,落足在祭台周边较高的一块山石上。而这个地方并不只有我一个人。当然,也并非是那些“高川”们。

    百鬼夜行的队伍,在进入祭台之前,就分成了五条支流,从“高川”的人形重新瓦解成磷火,没入“五芒星”图案的五个顶点。

    几个身穿军服的人,站在祭台的一角,肃穆地注视着这一现象。这些军人并非纳粹,但又有这种鲜明的国家机构的特色,当然会让人觉得,他们是五十一区的人。实际情况大概也是如此,祭台被翻修过,魔法阵的图案是新刻画上去的。我曾经提前来过这里一次,当时的祭台给人一种“残缺”或“未完成”的感觉,如今已经被彻底补完,并运作起来了。

    然而,这个魔法阵的式样根本不是五十一区的风格。不,应该说,五十一区是不使用这种充满了旧时代神秘学风格的魔法阵的。反而是末日真理教对这种魔法阵十分熟悉,不免让人觉得,仍旧是末日真理教协助五十一区完成了这个祭台的补完。

    五十一区和末日真理教的合作太过深入了,简直就像是,五十一区变成了末日真理教的手脚,以另一个名义,去完成末日真理教打算要做的事情。

    这些五十一区的军人应该也是神秘专家,不过,遵守军人准则的神秘专家真的很少见。五十一区在人力资源中,也算是下了很大的一番工夫吧。

    他们对我的出现没有任何动容,就像是丝毫不担心,我会破坏这里正在进行的仪式一样。我可不觉得,他们真的将我当成是无害的家伙。按照接头人的说法,在这里行动的各方神秘组织,认真考虑过我的情况,并思考过我和至深之夜的关系,身为负责方主力的五十一区当然不可能不对我进行研究。

    那么,到底是什么带给他们信心,认为我一定会什么都不做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