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414 解放之力
    不同死状的高川尸体以各种诡异的姿态摆放在室内,陈腐的血迹四处洒落,实验室里的风景已经完全被扭曲。这些尸体是如此骇人,时而让人感到,这些尸体其实还残留着一口气,因为他们的眼睛看上去,根本不像是普通的尸体那样黯淡无光。

    阮黎医生觉得这些高川尸体在注视自己,仿佛在对自己说话。

    她知道这一切只是自己的幻觉,而产生这样的幻觉,其因素当然是十分复杂的。不过,如果之前自己没有说出“高川”这个名字,或许幻觉的形式就不是眼前这样了吧。

    阮黎医生其实有点儿后悔,虽然以研究者的身份,参与毫无人性科研的研究,她不觉得是一种难以接受的事情,但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她也从不觉得自己可以完全坦然地接受。任何对生命的研究都会付出代价,都会有牺牲,用这样的理由说服自己是足够的,但却不足以抵消人类自身的社会性和道德观念。

    终究,自己仍旧只是一个人类而已。阮黎医生没有歇斯底里,虽然恐惧,但没有更多的行动,去克服这样的恐惧。她只是接受这些尸体的注视,默默的品尝着心底的这份恐惧。

    其他的末日症候群患者或许会看到不同的幻觉,但是,从心理层面上来看,绝望、疯狂而让自己恐惧的东西,绝对不会比自己眼前遭遇到的更少。阮黎医生的心中不由得如此想到。

    她默默抽出香烟,点燃了,沉默地吸着。也不会如同那些因为恐惧而去忏悔的人那样,喋喋不休地数落自己的罪行,对死者做出承诺。因为,她并不觉得自己有罪。她理性地接受了眼前的一切,将其视为自己的行为和自己的道德观念产生矛盾,而这种矛盾在特定的条件下被放大了。

    这一切都是幻觉,也是内心的矛盾,是遗憾也是后悔,是隐隐的绝望和疯狂。是更多围绕着“高川”这个人,这个名字,所产生的各种想法和思绪,是自身经历过的那种种不可思议之事在思维上的反馈。

    看起来是如此不可思议,但仔细想想,却又完全可以用心理学的理论进行解释。但是,诸多末日症候群患者的案例,都在警告她一件事——她必须,也只能将眼前的一幕当成是幻觉。她无法控制潜意识。但时,至少不能让主观意识也沦陷,否则,幻觉会产生更加可怕,也更具有伤害力的一幕。

    阮黎医生已经明白,为什么在“高川”还活着的时候,那个少年也总是一副沉默的样子。

    因为,除了沉默之外。已经没有更好的处理方式。

    哪怕催眠自己,警告自己。这一切都是幻觉,但在更深的意识层面上,是否会将其当成是幻觉,自己的生理层面,又是否会因为这种抗拒或接受产生进一步的变化,是自己的主观意识完全无法控制的。

    阮黎医生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直到无根烟后,她才猛然有一种惊醒的感觉,就仿佛之前打了一个恍惚。她定神一看,那可怕的场景已经恢复成正常的实验室。自己其实才只抽了一根烟,然而。连烟蒂都已经快要燃尽了。她迅速将烟蒂扔进空荡荡的烟灰缸中。

    然后,有一种呕吐的感觉。

    她看向显示器,屏幕上的时间,已经超出了“一根烟燃烧”所需的时间。

    那么,自己到底恍惚了多久?自己到底抽了几根烟?身体的感觉,绝对不是仅仅抽了一根烟的样子。

    “原来如此。”阮黎医生自言自语。

    诡异又矛盾的处境所带来的恐怖,此时只有她一个人承受。

    自己的病情又继续恶化了。

    机器的指示灯突然熄灭了一盏,紧接着是第二盏,第三盏。阮黎医生注意到显示屏上的数据产生变化,这种变化单单观测初始数据是难以察觉到的,但是,计算机同时对这些数据进行分析,筛选和处理,构成许多用来呈现总体性的细微变化的示意图。示意图被放大成不同的比例,让那些肉眼看起来难以察觉到的情况,变得十分清晰。

    一部分指示灯的变化也不单纯是显示机器的工作状态,而是为了提醒进行观测的人,发生了某些预期内的变化,以及难以评估的过于复杂的变化。如今,这些变化强行提升着激起的运作功率,导致实验室内的温度持续上升。

    阮黎医生冷静地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她的任务并不是即时分析处理这些数据,而是将自己也作为一个试验要素,并对收集到数据进行初步的检查,但这种初步的检查,根本就不需要得出结论。此外就是尽可能地对设备进行维护,对可能存在的意外因素,根据自己的经验进行灵活处理等等。

    所以,哪怕指示灯和数据图产生了变化,也完全不在她此时的工作范围之内。反而是温度的升高,更让她有些在意。她确认了一下控温系统的各项运作数值,又亲自走到放置“高川复制体”的舱室旁,逐一确认他们的状况。

    这些人体都是“活”的,但又并非是常识中的形容正常人的“活”,而仅仅是指维持生命的生理机能仍旧在运作。他们既不能走动,也没有自主的呼吸,内脏的活动和血液的流动,通过辅助装置进行。他们的脑电波十分活跃,但原本也没有这么活跃,而是更接近于植物人那种低水平的状态。

    至于外形上,虽然都是人形,但最初的时候,也有非人形的。“高川复制体”的存在其实备受争议,但又不可或缺,另一方面,相关的工程也极为复杂。病院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物力,但最终得到的结果,只能说是“马马虎虎”。就阮黎医生所知,“高川复制体”也根据用途划分为好几种类型,而自己眼前的这些类型,是专门为类似的人体试验特别制作的。

    因为“高川复制体”无法彻底复制出“高川”。所以,在成为高川复制体之前,这些人也是末日症候群患者,拥有自己的外表。可是现在,他们的脸型都正在靠近阮黎医生记忆中那熟悉的面孔。

    这些高川复制体在生理上的变化已经可以用肉眼观测到,而对其脑波进行描述的设备。也在以波形图的方式,呈现出一种越来越剧烈的变动。计算机自动匹配的答案,告诉阮黎医生,这些高川复制体正在做梦。

    “是噩梦吧。”阮黎医生自言自语地说着,再次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至深之夜”的试验,一定会造成这种程度的变化,甚至是更高程度的变化,只有产生了这样的变化,这次的试验才有意义。然而。哪怕将这些变化进行数据化,也很难让人理解,在“高川复制体”身上,到底发生着怎样的变化。因为这些数据中,存在着太多的乱码。

    阮黎医生所能做的事情,就只有等待而已。

    不一会,阮黎医生就觉得困倦,她坚持让自己不睡去。刻意泡了一大杯又浓又苦的咖啡,并用冷水敷脸。然而。在她关上实验室的水龙头之前,流出的水变成了猩红色,比咖啡还要浓稠,她定了定神,这些猩红色又消失不见了。可是,她又感觉到背后有人。

    真是够了。阮黎医生想着。这一切都是幻觉。然后,抬起头来,就看到镜子中自己的身后,的确站着另一个人——那是又一个她自己。

    相貌、身高和打扮完全一模一样,可是。表情却截然不同。

    阮黎医生没有动弹,但镜子里的自己却陡然转身,去看身后的另一个自己。

    阮黎医生打了个激灵,一切又恢复到了原样。可是,她觉得自己的手臂发痒,不由得挠了挠,却发现那里留下了一个手印,就好似之前有一个人用力抓住了这只手臂。阮黎医生确认了好几次,终于相信,这个手印可不是自己的幻觉。

    她愈发感到疲倦,自己掐自己的痛楚,以及咖啡的苦涩,都无法驱散这种疲倦。于是,她趴在控制台边睡着了。

    指示灯又陆续灭了六盏,不少舱室内的高川复制体开始溶解成黄色的lcl液,然后,这些液体开始旋转。自动运作的程序将舱室的内接口打开,这些lcl液便沿着管道,注入到一处方井中。之后,所有lcl化的高川复制体,都将注入这个方井。

    ……

    悬挂高空的血月就好似一个巨大的传送门,被五十一区用黑烟之脸改造成巨大的城市魔法阵的噩梦拉斯维加斯似乎随时都有可能通过传送门,进入至深之夜中。但目睹这一幕的每个人都清楚,他们等待的不是噩梦拉斯维加斯,而是藏在噩梦拉斯维加斯深处的怪物。它的存在让人联想到纳粹布置在这个中继器里的阴谋。

    这一次半岛献祭仪式,就是为了将那个怪物在非正常的状态和非合适的时间里扯出来,噩梦拉斯维加斯的布置仅仅是仪式的一个环节而已。这个怪物的强大和威胁性不容置疑,所以才需要下这般苦功。

    然而,在短时间内,噩梦拉斯维加斯的转移有僵持的迹象。

    “还不行吗?”我不由得问到。

    “关键在于至深之夜的解放之力。”接头人没有遮遮掩掩,直白地说:“所以我们催熟了至深之夜,即便如此,要收集到足够的解放之力,也并非容易的事情。”

    “也就是说,大部分被献祭掉的人,只是当做至深之夜的催熟剂使用?”我确认到。

    “是的。”接头人说:“但是,至深之夜本来也会杀死所有人。我们提前使用献祭的方式进行催熟,破坏了正常进程,所以,我们目前为止都还活着。”

    就在接头人话音刚落的时候,我猛然感受到整个天地似乎跳动了一下,急促而强劲,就好似心脏在跳动。然后,我们身旁的墓地,陡然就出现了无数的磷火,一名神秘专家不小心接触到这些磷火,顿时燃烧起来。

    烧起的火焰是如此剧烈,这名神秘专家身旁的人都不由得躲开,可被灼烧的那名神秘专家却好似完全没有痛苦的感觉。我感觉到,他有些迟钝,虽然时间短暂,但他其实有机会做出其他的反应,可他只是木愣地抬起手臂,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伴随着山风,这些可疑的磷火向四面八方吹散,然而,范围的扩大,并没有让磷火显得稀少,就好似这些磷火正在不断增殖。

    “百鬼夜行”被点燃了。那些在献祭仪式进行中,异化了好几次的黑袍,就如同那名神秘专家一样,浑身上下被巨大的火焰包围,这些火焰是绿色的,没有半点热度,显得极为阴森,让人不觉得,会是什么好东西。

    自身的燃烧,没有让它们变成灰烬。然而,在我们面前,那个最先被磷火点燃的神秘专家已经不再是原来的他了。很难形容这种变化,最明显的变化,要数相貌上的改变,可是,被改变的可不仅仅是表面,其内在似乎也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神秘专家十分警惕,可是,这些磷火的出现和移动悄无声息,很快就又有五个神秘专家被迫沾上磷火,整个人开始燃烧。

    有能力保护自己的人,都不再掉以轻心,不,应该说,他们一开始就没有不掉以轻心,只是,眼前的一幕,并非是足够警惕就能避免的。所有可以逃脱的人,都已经在呼吸间移动到墓地外。接头人和安娜也不例外。

    然而,我虽然打算做出类似的应对,却没有成功。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脚被这片墓地的泥土覆盖了,好似在这片泥土下有一双强有力的手,抓住了我的脚踝,让我无法移动。

    墓地生成磷火的频率越来越剧烈,之后就好似火山喷发一样,一大片密集的磷火形成光柱冲天而起。

    我没有任何感觉,哪怕被磷火及身,也没有如同那些神秘专家一样燃烧起来。然而,正在燃烧的神秘专家发出嘶声裂肺的惨叫声,他们痛苦地抱着脑袋,整个形体就好似被揉搓的橡皮泥一样不断变化。

    更多的磷火,以更快的速度,以弥盖整个噩梦的气势乘风而去。

    然后,树木被点燃,灰烬被点燃,泥块土石被点燃,流水被点燃,怪异被点燃,山峰被点燃,好似万物都可以被这些磷火点燃,但又不是全部都会被点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