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676章
    成为神威真君之后,张信可以拿到许多实质性的好处。比如他每年的俸禄,这次就提高到了五十万十五级贡献值,是一笔可以供养八到十位顶级神师,以及大量道兵的财富。

    这对他而言,只是锦上添花,无足轻重。不过后面的一些好处,却是让他颇为高兴。

    其一是他现在,可以在原本的基础上,再供养十二位顶级神师,以及四千人的道军。

    其二是篆星楼内,所有七层以下的功法与各种文献资料,都对他开放。且张信如果打算将之外传给灵奴,或者麾下的供奉,也只需提供一份相应的换取资格,以及正常的兑换价格就可,而不是之前的三份。

    其三则是与日月宗主相等的地位,所有宗主与天域以下的弟子门人,见到他之后,都需施礼。而张信面对日月宗主以及诸多天域,则只需平礼即可。

    这是礼仪上的优待,实质上并没有什么好处,所以张信并不在意。

    不过第四件,却让他很满意。张信在成为神威真君之后,按照宗门定例,将拥有在长老会,三十票的投票权。

    这个很重要,别看日月玄宗内,拥有长老资格的,高达十万人以上。可其实在长老会中,真正有投票权的,就只有一千多人,被称为‘参议长老’。

    所有的长老,都由各处灵山选出。法域灵山一人,天域上院三人,神域峰系七人。

    而在征伐天东之后,日月玄宗现有法域灵山八百七十四座,上院二十八座,神域峰系十七座,总共一千零七十七人,一千零七十七票。

    所以张信的这三十票,还是很有份量的。尤其是在如今天东一带的几大上院,都以他为马首是瞻的情况下。

    而众所共知,日月玄宗的权柄,虽大多是握于十天柱之手。可长老会却绝非摆设,对于十天柱的政务决议,还有诸多殿主首座,以及各大上院知院知事的任命,还是有着相当大的干涉权。甚至票数足够的话,还可将十天柱的任意一位拉下马。

    他也可由此,获得一份牵制十天柱的力量。

    此外还有第五,日月玄宗将会为张信,打造出一套行头。包括道袍,道冠,神君授印等等。

    不过张信却暂时将此事推迟了,他准备等到自己晋升神师之后,再借助宗门之力,顺便为自己打造出一套合适‘神装’。

    必须强调的是,这是一套,而不是一件。

    张信预计自己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难登法域,所以一套强大的神装,是很有必要的。

    然后就在张信,领受长老会任命的当日,皇泉与朱八八二女,就跑来与他见面了。

    前者自然是为‘太元天锁’之事,在见面的时候,就已是开门见山:“我要付出什么代价,才能获得太元天锁?”

    张信深深看了这位一眼,发现这位的周身,都充满了势在必得的气势。

    他也毫不含糊,直接将那太元天锁,放在了身前。

    “五千万十五级贡献,你尽可拿走。”

    这件神宝的五千万估值,只是最低的预估。此物如果放在黑市,或者日月元会,拍卖个六七千万,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所以他的开价,一点都不黑心。即便双方是盟友,也没有无缘无故,就让他大幅让利的道理。

    “我如果拿得出来,也不会这么问你。”

    皇泉的眼神无奈:“所以我想问,可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

    “这可就有些强人所难,五千万十五级贡献,我可以雇请十位法域至少一百年。”

    张信摇着头,不过却并未直接拒绝:“不过这一年内,你对我助益良多,又有赤月剑仙开口,我现在不能不给你一个机会。”

    皇泉的眼神,顿时一亮。

    随后她就听张信说道:“你在我来之前,应该也做了些准备吧?不妨先让我看看,现在的你能拿出些什么?”

    “我能拿出的不多,不过都费了些心思。”

    皇泉一边说着,一边从自己的袖中,取出了几样事物,一一摆在张信的眼前。

    “一件是兽神血,可以药物之力,使灵兽进入天人交感的状态,由此激发血脉之力;第二件是雷元神丹,是可以助人,获得五点先天雷灵属性的奇宝。”

    张信注目看着,眼神凝然。心想这皇泉,果然是费了不小心思。

    第一件‘兽神血’,不但可令他的灵宠小吞天,进一步激发血脉潜力,更可助其稳固根基。

    不过这是北方灵兽族的圣地鹿神宫独有之宝,禁止外传。

    所以灵修界虽为此开出一百万十五级贡献的天价,可市面依然少有流传。

    皇泉能够弄到这东西,想必是费了不少的力气。

    而第二件,则亦为世间罕见之物,是一枚高达十五级的神丹。价值也是至少一百万十五级贡献值,可如今传世的‘雷元神丹’,只怕不到七枚。

    这东西对他无用,可无论是墨婷,还是周小雪,都只需一枚‘雷元神丹’,就可真正晋升超天柱之林。

    看到这里,张信就不禁眼含期待的看着皇泉。

    如今这两件,都是有价无市之物,也都是他想要的东西。而这位后面拿出的东西,想必也不会让他失望。

    “除此之外,我猜真君最今,必定是在为神师劫而烦恼?你功法太杂,神师劫之前,势必要梳理根基,使用渡灵之渊,势在必行。不过这世间,并非只有渡灵之渊,才能助人推演功法。”

    皇泉说到这里,又从自己的袖中,再取出一个古色古香的木盒:“这是一只十四级白泽兽的脑髓,应可助神威真君你一臂之力。”

    张信的神色,终于动容,注目看着眼前此物。

    所谓的‘白泽’,其实是灵狮的一种,因其有着一定程度上,预知未来之能,所以被贯以‘白泽’之名。

    只因在天穹大陆的古老传说中,白泽就是一种有着狮子的身姿,头有两角,长着山羊胡子的神兽,也同样有着预知未来的能力。

    而在与叶若相遇之后,张信知道了这白泽的传说,也是源自那所谓的‘地球’,是人类的起源地。

    此外这世间,也的确是不止渡灵之渊,才能助人推演功法。

    这‘白泽’的脑髓,就是其中之一。

    灵师使用此物,可以用预见未来的方式,来纠正功法的错谬。所以这东西,对他还真有极大的用处,

    张信翻开了木盒,发现木盒中的这只脑髓,大约是四个成人拳头大小。预计按上古传下的秘法制成粉末之后,可以供他使用一个月时间,

    不过‘白泽’脑髓的推演效果,至少可相当于地级渡灵之渊至少两年。

    张信目光微闪,将木盒再次关上,语声淡然:“你有心了,此物能为人节省两年时间,可价值一百万十五级贡献值。”

    如果不愁时间的话,他换取日月双潭的使用权,都花不到十万。

    可张信这次,却没说实话。

    他预计自己推演完善自身的根基功诀,最多也只需两年而已。而以‘白泽’脑髓‘预见’的特性,加上叶若的数据库与数学模型推演,多半会收到事半功倍之效,甚至还可能有惊喜发生。

    也就说,可能他只需一个月时间,就可以尝试渡神师劫了。

    这在常人看来,只怕很难想象。如今就连月平潮,也认为他踏入神师境的时间,应该是五年之后。

    所以这份十四级的‘白泽’脑髓,对他而言至关重要。

    此物也更罕见,比之‘雷元神丹’还要稀有。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弄到手的,

    皇泉大约也是想不到,此物对于张信的意义,更没察觉后者语中所含的一丝惊喜与渴望,

    如果是以正常的估价,这‘白泽’脑髓的确是这个价格,张信的开价,极其的厚道了。

    随后皇泉,就又深吸了一口气,再从袖中取出了另一个木盒:“这是最后一件,我苍天皇家秘传的剑油。等到你的本命灵兵,魂炼进入十二层之后,此物可助你在三年之内,再获得两级魂炼层次。”

    众所周知,本命灵兵的魂炼,越到后面,越是困难。魂炼进入十层以上,就往往需十年甚至二十年以上的时间,才能够进阶,

    所以她提供的这份剑油,也是价值连城。

    “好东西,只这份剑油,价值也可达五十万。且是你们皇家独有,外界无传。”

    张信仔细看了看,就继续看着皇泉:“总共四件,我可以给你开价七百万,你应该没有异议?除此之外,可还有其他?”

    “再没有了!”

    皇泉摇着头,面色难看:“这是我能够拿出的所有。”

    她只是一个七级灵师而已,能够拿出这些东西,已是她身为皇家嫡脉的极限。是因她近年表现出色,深受族中重视,才能动用这些资源。

    可即便如此,她还是将自身族系掌握的财富,花的河干海尽,更动用了不少人情关系。

    “都是难得之物,师妹你有心了。”

    张信说完,却用手指敲打着桌面,面显为难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