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761章 巴纳扎尔之死
    法师塔原本应该是法师学徒们的保护神,就在这个高高低低,蕴含着各式元素能量的法师塔倒戈轰向法师们的时候,杜克赫然打开了数不清的元素通道口。

    这原本是不可能的事。

    玩魔法的,自然不会希望别人也用魔法来轰自己。

    在魔法之都达拉然,最强的元素界的通道口全都被各种魔法阵、禁制、封印所控制。施展晨星或以下级别的魔法可以,每一个高阶魔法,都必须取得来自更高级控制者发下来的许可。

    这意味着,除非玩的不是世人所熟知的元素魔法,否则用什么魔法,能用多高级的魔法,全都得看肯瑞托议会的脸色。

    在那两个议员看来,杜克一个外人,根本不可能在这里耍高阶魔法。

    很显然,杜克颠覆了他们的想象。

    不可能?

    杜克嘴角泛起了冷笑。

    你们以为我在虚空呆了十年,真的什么都没干,天天在干秘书?

    咳咳,虽然开发风行者姐妹也是个事实,但我真的有修炼的!

    最大的修炼结果,就是恶补了大量的魔法知识,而且把系统精灵的作用极大化了啊!

    直到这一刻,两个议员才注意到,那具软倒在地上的安东尼达斯的尸体,不知何时已经被杜克一手揪住衣领。

    突兀地,从杜克身上有一条电流窜出,再次被亡灵天幕覆盖的天空上,这一条闪电蜿蜒而出,破开沸腾如粥的黑暗云层,再如同罗伞般散开,射到大大小小的法师塔当中。

    杜克的眉心忽然出现一个犹如激光点一样的红点,伴随着红点的激烈晃动,恍若巨石落水,在虚空中荡开一圈以奥术理论无法解释的神秘涟漪。

    神秘力量的圆圈向外扩散出足足三、四公里的半径。

    凯尔萨斯惊愕万分地看着这一幕的发生。

    他不知道杜克干了什么。就在眨眼前,他还苦逼地开启属于他的那座法师塔,跟其它被天灾军团控制的法师塔对轰。

    如同豪雨的元素飞弹,疯狂向彼此倾泻着。

    他那座法师塔背后有奎尔萨拉斯的支持,当然比其它的法师塔高级,奈何法师塔的建筑尺寸在达拉然里面是有着无比严格规定的。凯尔萨斯的法师塔再大再碉堡,都不可能比曦日法师的法师塔牛逼。

    原本他的法师塔已经陷入劣势了,毕竟投靠天灾军团的混蛋很多,刚刚居然有大大小小合共两座辉月、二十八座晨星法师的法师塔轰他老巢。

    凯子还在想,倘若安东尼达斯的法师塔攻击他,他就要跪了呢。

    谁知道,眨眼的工夫,形势逆转!

    耸立于达拉然城最中心,最大最华丽的那座七层法师塔终于绽放出夺目的冰蓝色光辉。

    “不好!”前半秒还在狞笑,以主谋的身份看着达拉然步入毁灭,看着千千万万法师学徒抱头鼠窜逃命的恐惧魔王巴纳扎尔,在后半秒吓得面如纸白。

    前不久才附身在安东尼达斯身上,他比谁都清楚,安东尼达斯那套魔法防御系统的难缠。

    在伏击成功之后,安东尼达斯的灵魂被收走进献给阿尔萨斯了。现在剩下的,仅有那个死老头苍老的身躯。光凭这副躯体,连他这个附身者都无法掌控安东尼达斯的法师塔。

    现在法师塔的光芒亮起,自然跟他屁关系都没!

    汇聚在曦日法师塔上的白光越来越盛,那是一个足足有一公里直径的巨大六角形冰花。依靠法师塔里储存的澎湃魔力,以半透明的形式虚浮在半空中。

    天灾军团一方的巫妖们终于注意到了头顶之上的异变,他们也好,那些低阶的不死者也好,纷纷动作有点僵硬地抬起头,看着巨大的虚幻冰花化作无数支璀璨而炫丽的寒冰箭,向他们倾泻而至。

    数不清的白色光芒从六角冰晶的棱角处延伸而出,如同参天巨木坠下,一瞬间将数不清的不死者怪物彻底洞穿,弱一点的怪物直接消灭。强一点的,就如同解剖时将怪物固定的钉子,死死将它们钉在地上。

    凯尔萨斯就亲眼目睹好几只比马车还巨大的穴居恶魔,被钉死,任由身躯疯狂扭动抽搐都无法挣脱……

    不光是安东尼达斯的法师塔,其余法师塔,不论是否有主人,只要是低于辉月级的法师塔,竟然在这一刻都被杜克所强行控制。

    结果就是除了那两座诅咒神教辉月**师控制的法师塔,所有法师塔一如既往地朝天灾军团倾泻着铺天盖地的火力。

    看上去这更像是杜克布下的陷阱,而不是天灾军团的。

    接下来天空中的冰晶陡然拆开,化作六块无比巨大的冰刃,对巴纳扎尔做出了致命的一击。

    曦日**师的直击,就算是平时它也不敢硬接,更何况是经过法师塔加成之后,威力更是惊人。

    巴纳扎尔扭曲着身姿,撑起所有能撑起的护盾,甚至不惜以低阶不死者为肉盾,然而还是无法躲开由杜克所操控的六击连环冰刃。

    早已计算出恐惧魔王所有闪避路线的杜克,很轻易地让安东尼达斯的法师塔放大招命中魔王的要害。

    巴纳扎尔顿时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

    下一毛,他整个身体之中风声大作,他巨大的身躯忽地爆出好多个破洞,从破洞里一滴血都没流出来,反而是唿啸的冰冷寒风喷射而出。

    很快,很快。

    恐惧魔王的身体变得明亮且白皙,不,这已经是半透明了。

    “去死吧!”杜克厉喝一声,平举的双手勐力一握。

    巴纳扎尔的身躯立刻开始崩溃,那是被远超他身体和灵魂能承受的冰霜元素的饱和打击。天量的元素之力不光疯狂地破坏他的身体组织,还在撕扯摧毁着他的灵魂。

    在他生命中的最后一瞬间,他全身发出炽白色的光芒,随即轰然崩碎,化作无数比灰尘还要细小的元素碎块,消散在风中。

    恐惧魔王巴纳扎尔永久战死!

    这一刻,没有一个诅咒神教的教徒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没有一个巫妖敢上前向杜克发出挑战。

    因为有史以来第一次,有人在灵魂层面上永恒摧毁了一只恐惧魔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