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675章
    当结束与雷照的通讯之后,张信就独自一个人坐在这艘全新座舰的帅座上,目光有些痴呆的定定看着远方。

    许久之后,张信才回过了神:“若儿,调取两日之内,烈血山附近的所有监控记录。”

    他知道那边,也在叶若监控卫星的监测范围内。后者也并未让他等待多久,很快就有一些图片,出现在他的视野内。包括视频影像,以及音频,电磁波等各种观测工具的记录,

    而张信看了一阵之后,就面色阴沉如水。

    此时他的视界之内,已经锁定了一个镜头。而出现在他眼前的,除了大量的妖魔之外,还有一个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身影。

    那正是上官玄昊!也确实是风神之斩与雷天神寂。

    “主人,你确定自己真的是上官玄昊,而不是我的主人?”

    此时的叶若,也是满怀好奇的问着:“确定没搞错么喵?如果是主人复生的时候,混入别人的脑电波,得到别人的记忆,那也是很可能的。”

    “胡说!”

    张信一声冷哼:“我难道还能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谁?”

    “可这不对劲啊喵!”

    叶若也在翻看着那些影像:“无论怎么看,这个人都比主人你,更像是上官玄昊呢。”

    她跟随张信数载,对上官玄昊这个人的为人事迹,了解已很深了,尽管她没亲眼见过。

    而张信一时之间,竟也是无言可对,他随后看向了自己的双手,心想自己对日月玄宗的感情,确实真挚无虚。

    他上官玄昊幼年失怙,是日月玄宗补助的钱财助他成长。随后经历魔灾,日月玄宗为守住他所在的小城,牺牲了七十三位灵师的性命。这既让他铭感五内,也使他对灵师,充满了向往。

    之后是入门试,被收录为日月玄宗的弟子,加入猎团,与同伴经历数次生死之劫,逐渐成长。最终披荆斩棘,成为十大天柱之一

    “绝不可能!”

    张信深深的一个呼吸,随后语声坚定:“我没有证据,证明我一定就是上官玄昊。可真正的上官玄昊,哪怕是死,也不会对同门出手,更不会伤及日月群山的平民无辜。”

    这次烈血山之变,死亡的并不只是那二千四百位弟子,还有烈血山治下,近四十万的平民百姓。

    “是吗?”

    叶若有些狐疑,不过当她发现张信的眼神,异乎寻常的坚定之后,还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相信主人。”

    张信则苦笑,心想只叶若一人信他,可没什么用处。

    而果不其然的是,随后不久,叶若就将一条信息显示在他的视界之内,那正是司神命的通讯请求。

    这位的影像出现之后,就也一脸狐疑的看着张信:“你真是上官玄昊?”

    张信的面色一阵发青:“我从没这么承认过,不过我可确认,这世间再没有其他的上官玄昊。”

    “没有其他的上官玄昊。”

    司神命却不是很相信的样子:“那么烈血山,又是怎么回事?”

    “有人仿冒了上官玄昊的身份,居心叵测。”

    张信声音凝冷:“这件事的缘由,我会亲自查证的。”

    查证这上官玄昊之事,还有他背后之人的身份,已成为他的当务之急。

    “那我就等着你查证的结果了。”

    司神命笑了起来:“感觉很古怪,不过我暂时可以信你。其实现在,无论你是不是上官玄昊,都无所谓的。”

    “承蒙信任,感激不尽!”

    张信的脸色,总算是稍稍松缓了一些。

    不过他对司神命的态度,倒是不觉意外。至少他张信现在的所作所为,都无一事是怀有私意,也从没有做过,对日月玄宗不利之事。

    以司神命的智慧,一定会很清楚的看到这点,不被一些虚幻的表象所迷。

    “无非是听其言而观其行。”

    司神命一声叹息:“如果我能早些明白这个道理,那么几年前,就必不会使你我落到那个境地。”

    随后他又继续问着:“那么现在,你还打算去一趟日月本山?上官玄昊的平反案,一定会推迟。至于竞选十天柱,你亲自赶去本山,确定能获得一些优势,可其实效果微乎其微。现在赶过去,似已无必要?”

    可张信闻言,却微一摇头:“还是要去一趟的,我与如今正在本山的某人有约。除此之外,你不是很好奇,我这次为何会让你与司空皓,同时对神教发难么?”

    “是在奇怪,你现在,终于肯说原因了?”

    司神命目光微闪,随后就是一副洗耳恭听的神色:“司某愿闻其详。”

    “之前不说,是因还未能确定。”

    张信的面上,闪现着厉色:“你应该听说了,之前神教为建那八座法坛,就花了足足十六亿的奇珍异宝。而供应数十万神军,那么多的强者,每年的损耗,亦不下于三个天罗宗。所以我一直都很不解,神教到底是从哪来的钱财。只凭他们那些信徒的钱财供奉的,可远远不够。直到今年,我发现中原之地,有大量不知来源的灵药出现,且已经有些年头了,最早出现在五十七年前,最后份量逐渐增大,”

    “原来如此,那么你是找到这些灵药的产地了?”

    “应该是吧?”

    张信冷笑着说道:“我不确定那是否神教的财源所在。不过既然这处地方,是在我力所能及之地,又是来路不明。那么本座,又岂能容其存在?”

    ※※※※

    之后的归程,再没出现什么意外。张信顺风顺水,回到了日月本山。

    而当他抵挡本山的当日,整个日月群峰,都为之沸腾,无数修士赶到了他们停船处附近,只为一睹张信的风采。

    甚至还有许多女性灵师,遥空以粉红色剑符传书,邀约张信。不求永结道侣,只求一夕鱼水之欢的。

    众人当天也是废了不少力气,才护送着张信,从那艘借来的攻山舰,返回到张信的灵居伴山楼。

    而就在张信回归后的次日,长老会那边就已讨论出了结果。准备授予了他‘真君’的地位,并且被授予‘神威’法号,也就是‘神威真君’。

    从此以后,别人就需唤他‘张神威’,或者‘真君大人’。

    而据张信所知,这次长老院的决议,之所以能这么快,可并非是他张信在归来的途中,亲手斩杀了神教的天龙神子与玄星神使。而是因这次的遇袭,有太一神宗的人物出现。

    这是主因,如果说世间,还有哪个势力能够让日月玄宗惊悸有加,那一定是这个隔着一个无光海的宗派。甚至哪怕地渊魔国,也要位列其后。

    所以他这个天东总督地位,也就更为重要。宗门不能不对他更为倚重,以镇压天东,平定乱局。

    所以一个‘神威真君’,也是顺理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