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410 山的尽头
    让人感到疯狂和绝望的风吹拂着山林,树木哗哗作响,灰烬翻卷,让墓地倍添几分诡谲和阴暗。我无法肯定这里的人都是带着正面的情绪站在这里,但我也无法将他们视为无心无血的恶人。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是带着决意站在这里。倘若没有这种决意,又为何进入这个对任何神秘专家来说都格外危险的噩梦中呢?

    一开始就没有人可以确定自己可以生还,虽然目前死掉的人并没有占据人数的九成,但对每一个人来说,九死一生的描述都不为过。

    至深之夜比最初预计的还要可怕,但是,哪怕是最初的预计,也让人明白,当自己进入这个噩梦,就有可能再也无法出去。

    倘若计划失败,死亡或许是最好的结果,因为,在神秘事件中,死亡从来都不是最差的结果。

    即便如此,他们仍旧进入这里,去在生和死的狭缝中执行计划。他们是有选择的,而做出这样的行为,也是他们自己的选择。虽然我没有看到他们是如何战斗,和什么人,亦或者怎样的怪异战斗。但在这个诡异的地方,每一个势力,哪怕结成了同盟,也不是完全可以信任。每个人都知道,对方私下里打着某些算盘,而无法确定,自己的计划和对方的计划会在什么时候就会发生冲突,亦或者,已经发生冲突,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真正可以信任的人是谁?真正为自己死敌的人是谁?又有谁可以在死亡的竞赛中,从敌人转变为盟友。又有哪些盟友已经成为了潜在的敌人?基于整个至深之夜的总体计划,是在各方默认下推动的,并没有打过“你好。我是来帮忙的人”这样的招呼,甚至于,哪怕打了这样的招呼,也会被人视为某种策略。

    人心的算计,负面的情绪,阴森的环境,这些处境对每个神秘专家来说。都是一样的。为了适应这样的环境,就无法再继续保持天真的想法。而自己也必然成为“阴暗”的一份子。

    最终于这样的处境中生存下来的人,大概无论对他说什么。都不可能再去改变他的想法吧。因为,他的想法,早就已经在这样残酷的环境中,磨砺得如同卵石一样光滑而坚硬。

    所以。我也不会天真地去指责这些人。说“你们做错了”这样的话。

    因为,就如同我一样,能够把事情做到这种毫无余地的地步,就证明他们不会只被语言就动摇,觉得是自己是错误的,更甚者,哪怕出现在眼前的错误,也会当做“必要的条件”而不被视为是“彻底的错误”。

    我可以理解他们。因为,这些思想的变化。都是自然而然的,哪怕从心理学上来说,也是十分有条理的。而我自身,也和他们没什么不同。

    “所有人都死了吗?”安娜注视着聚集地的火光,她是这里所有的神秘专家中,唯一在脸上露出复杂神色的人,所以,我也觉得有必要让她知晓真正的结果。

    “不,救出了一个孩子。是个女孩。”我说。

    “女孩?”安娜有些愕然,咬着食指的指甲说:“这里有孩子的吗?”但很快就释然了,“算了,怎样都好,至少救了一个孩子。高川先生还是干得很不错的嘛。”

    面对她看似无心的赞许,我只能沉默。“干得不错”这句话,无论说话人是怎样的想法,对我而言,也只是一种嘲讽而已。

    “知道吗?高川先生。”接头人打破沉默,以一种揭开谜底的口吻说:“真正让这场献祭仪式得以完成的主要因素,就是你啊。虽然我不太清楚,但是,看到这个墓地的人,都会十分敏感吧。为什么,这里的死者都叫做高川呢?这个至深之夜,肯定和高川先生你有很深的联系。说不定,五十一区的人都为了你在这里而感到窃喜呢。”

    “你们分析出了什么?”我不由得反问。

    “我们是有一些推论,不过都是机密事项,高川先生已经不是自己人了,所以不能说。”接头人说:“不过,我们也没有向其他神秘组织泄露这些东西。所以,其他神秘组织有了怎样的答案,也完全是他们自己推想出来的。末日真理教那边也一样。我反而想问问高川先生,你自己就没有答案吗?”

    “不,当然是有的。”我这么说着,但也不打算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只是有这么一个想法变得清晰了——这些人掘开高川之墓,果然并非无的放矢。

    “我在想,在这个和高川先生有很深联系的至深之夜里,当献祭仪式违规激活了至深之夜的觉醒之力后,高川先生会变得怎样。”接头人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十分认真,就如同研究人员对待自己的研究课题。

    我注意到她的言辞中,有“违规激活”这样的说法,稍稍和我想的有点区别。

    “我也不知道。”我老实承认了,“但也许对其他人来说,不是多美好的情况。”

    “真的是……高川先生,到了现在,还没有半点放弃的意思呢。”安娜突然说:“是因为,哪怕看起来失败到了这样的地步,也仍旧在计划的范围内吗?”

    “是的。”我平静地和安娜对视着,“一切都仍旧在计划之中。”

    “……真是可怕。”安娜这么说,嘴角却是微笑着,而这样的微笑,也让我感受到一种强大的冰冷。

    这些神秘组织比我更早进入至深之夜,他们在半岛上的谋划,从更早之前就开始了,依靠仿佛预言一般的力量,层层布置,而后产生的偏差,又在推动着他们各自的行为,在某个时间和地点。达成了巧合一般的结果。

    从时间的跨越和人员的参与来看,若说是巧合,当然有些勉强。但是,我也不觉得,真的是“一切都在计划当中”。我觉得,他们此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比起确信如此,还不如说是必须确信如此。

    因为,除了确信之外。他们已经不能再做更多了。此时此刻,这里的所有人,距离计划的终点都只差一步。倘若要说谁错了。那就必须用最终的成败说话。

    我十分清楚,自己和他们不是一路人,而他们也必然同样清楚。最后还可以站在这里,像是朋友一样说话。不管其内心的这份情谊到底是虚假还是真实。是带着目的而来,亦或者只是被某种单纯的情绪驱使着,对我而言,都已经足够。

    在这里开战的理由,也已经足够,但是,没有必要。在这里决出的胜负,无法成为决定最终胜负的关键。而在这里产生的死亡,于献祭仪式进行的现在。说不定也会变成祭品吧。倘若祭品增加,最终诞生的东西,其力量也会更加凝聚,变得更加强大。

    我不知道,他们想要制造的,到底是怎样的怪物,但是,却可以想象,那一定是他们认为,足以匹敌“噩梦拉斯维加斯深处的怪物”的怪物。对方可是占据着天时地利人和,哪怕这场献祭仪式可以改变一些不利的处境,但是,“拉斯维加斯中继器仍旧为纳粹掌控”这一点,并没有得到改变。

    我仰头看向血月,从进入这个噩梦开始,我就从未称呼其为“月亮”,而只是“一个看似月亮的球体”,其原因是因为一种模糊的直觉感受,就像是“那并非是月亮”之类自然而然的想法。但是,在这个时候,我的直觉感受,突然认可了,那就是“月亮”,而且是“血月”。

    在神秘学中,“月亮”代表着多样化的神秘,而“血色的月亮”则更多暗示着不详的神秘。

    至深之夜进行到现在,虽然目前来看,全都是各方神秘组织的默认计划的表现,真正属于至深之夜的变化到底有多少,暂时还不得而知,可审视自己的内心,“像是月亮的球体”到“血月”的变化,虽然是自然而然的,却也同样让人从这个变化,感受到一种莫名恐怖的力量,正在这个至深之夜中膨胀。

    “来了!”不知道是哪位神秘专家低声说。几乎所有人都在他的提醒下抬起头,只见血月中,那隐约如同环形山阴影的轮廓,正变得清晰,扩大,血月仿佛不只是月亮,而成为了一个巨大的喷口,试图将那巨大的轮廓吐出来。

    只能用风云变幻来形容眼前的景状,疾风拉扯着乌云,就如同在天空撕开一道帘幕。不多时,就已经可以用肉眼看到噩梦拉斯维加斯的建筑,就如同透过窥孔,清晰地看到里面的东西,包括那些正在城市废墟中肆虐的怪物——我已经很久没有进入过噩梦拉斯维加斯了,最后的记忆,停留在五十一区对所有神秘组织的驱逐,以及众多黑烟之脸的诞生。

    仿佛要从血月中挤出,亦或者是被拉扯出来的噩梦拉斯维加斯,完全看不到一个人影,数不清的黑烟之脸沿着街道奔驰,却让人觉得并不是彻底的混乱,其路线和速度虽然不一致,组合起来却又一种莫名的秩序感。

    就如同末日真理教的献祭仪式中,总是会出现的矩阵回路中奔流的光。

    我突然明白,原来五十一区的做法,就是用城市的街道代替回路,让黑烟之脸充当奔流于回路中的“力量”。他们将整个噩梦拉斯维加斯改造成了一个巨大的魔法阵。

    这个魔法阵的作用是——

    在我得出结论之前,山顶响起钟声,一共九响。山道中那一望无际的黑袍幽灵,宛如得到了实体的血肉。这些变化并非肉眼直接可见,而是一种感觉。在黑袍笼罩下的躯体,正在发生进一步的变化,而让它们看起来更有“活生生”的感觉。

    “幽灵行军变成了百鬼夜行吗?”接头人的声音带有疑惑。不过,“幽灵行军”也好,“百鬼夜行”也好,是这个现象的正式称呼吗?

    变得“活生生”的黑袍,亦或者说“百鬼”,每前进一步,都带给人和之前截然不同的感觉,就像是踩着某种抑扬顿挫的韵律,总体的数量让这样的韵律变得宏大,却又十分齐整,让人可以充分感受到“力量”。

    “竟然做到了这样的地步。”安娜的声音,像是**,又像是带着一丝嘲讽,“来吧来吧,让我看看你们可以做到什么地步。”她看了我一眼,仿佛解释般说:“五十一区可是用强硬的态度将其他人排除在外,我们顾全大局,让他们一展身手,没有这样的气势,就太说不过去了。也有很多人想知道,他们到底掌握了怎样的底牌,让他们可以拥有那么强硬的态度。”

    果然,我的猜想没有错,五十一区的行动,基本上都是“一意孤行”。如果他们得不到匹配这样一意孤行的成果,就无法避免被强硬对待的那些神秘组织的反击吧。他们和末日真理教扯上关系,却不意味着,他们可以和末日真理教一样,面对全世界的神秘组织联合都面不改色。

    以网络球为首的nog联合体系,可是每一天都在变得更加强大,远远不是区区一个地域性的大型神秘组织可以随便挑衅的。

    “他们也是孤掷一注了啊。”我不由得说。

    “失败的话,就算拥有命运之子和中继器,也救不了他们。”接头人终于发出至今为止,最为情绪化的冷哼,“当然,我也不想他们失败,因为,他们失败的话,我们十有**就要死在这个噩梦里了。要找回场子,也只能是外面的人替我们做。”

    噩梦拉斯维加斯还是没能彻底脱离血月,就像是有两股相反的力量僵持不下,让它处于一个进退维谷的状态。说起进退维谷,就不禁让人联想到此时的五十一区。虽然我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对五十一区来说,这应该不是什么好现象。

    山顶的祭台正在发生什么?虽然好奇,但是直觉阻止我就这么跑上去一看究竟。

    可是,即便站在半山腰,仍旧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正渐渐从心底滋生。但那并非是恐惧,仅仅是“有什么和自己有关的情况即将发生”类似的感觉。

    到底会发生什么?我心中暗揣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