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七四章 迷雾重重
    当战事了结,张信依旧立于原地,凝眉不语。他在想玄星神使临死之前,对他说出的几个唇语。

    我还会再回来

    那时的玄星神使,真的是没有任何的恐惧之情,很平淡的面对死亡。

    张信则不能不在意,只因类似的事情,他已经见过一次。昔日死在他手中的天元神女,也对他说过类似的话,如今也果不其然的‘回来’了。

    这些家伙,难道真是不死之身?

    所以最终是由玄星与两名神子,来负责接近他,而不是更擅长近战的九狱真人北冥非玄。

    那三枚幽影神箭,之所以能将他锁定,也多半是玄星在极近的距离,对他做了什么。

    张信目光冷厉,一声轻哼,心想这些家伙,即便真能不死不灭又怎样?他能杀死玄星一次,也就能杀死此人第二次!

    他会一直孜孜不倦,将这些神子神使,杀到彻底安息为止!

    而就在张信收起了思绪之时,就见远方林厉海与胡桃二人正御空飞来。

    “有负大人所托!”

    来到张信的身前,林厉海就神色羞愧而又遗憾的一躬身:“我等已经尽力了,可还是差了一步,没能追到。”

    他所说的,正是天龙神子持有的那件神宝。

    在天龙神子死亡之后,二人就已领受张信之命,追击这件逃遁了的神宝。可终还是晚了一步,等他们追到四百里外的时候,那件宝物已经遁入到地下不见踪影。

    不过这事也怪他这位主上,在陆九机撤离之前,这个都没让他们这几个顶级神师参与战事,而是全力护持同船的那几百个灵师。

    可在林厉海看来,凡事都该有所取舍。相较于那件十六级的神宝,一些不顶用的灵师,何必在意。随便丢出个几十万贡献值,就可招揽来一大群。

    只是这些话,他却是万万不敢在张信面前说的。

    如今的张信,在所有供奉客卿中已积威甚重。张信在天东的所向披靡,风卷残云,不但震撼了整个天穹大陆,也把他给惊到了。

    而今日的张信,更展现出了不逊色于中位天域,甚至更凌驾其上的战力。

    尤其那风元破,不但骇人,且近乎无解

    “没追到就算了,”

    张信对这件神宝,倒是没怎么在意。他现在没有了天品魂晶,即便将这件神宝夺来,也没什么用,找不到人可将之降服。

    至于财富,拥有了近两亿十五级贡献值的他,也已不缺。

    如此庞大的财富,他这一百年之内都没可能花光。除非是宗门允许他,再招揽个两三万道军,再加上几十位顶级神师甚至法域,才有可能在十年之内,将它们用完的。

    否则的话,只凭他现在手中那些矿脉药园的收益,就足可维持十二位顶级神师,加上三千八百人的精锐道军,而绰绰有余。

    他随后又转过头,看向了身后已摔落地面,粉身碎骨的独霸号残骸。

    虽说这次,斩灭了玄星与天龙,也令卫青龙与天寒等人负伤而逃,可他的座舰,也已无法挽回。

    这艘船,明明才改造完成不到一年。

    张信的眼中,不由闪过无奈之色:“收拾一下,我们去邀月山。”

    邀月山上院就在附近,距离二千四百里,

    他们现在,也只有到那里去借一艘攻山舰,返回日月本山了。

    ※※※※

    仅仅一日之后,张信就从邀月山上院处,借到了一艘攻山舰,

    不够这次他才刚出发不久,张信就连续收到了两条坏消息。

    第一个坏消息,是若儿布置在天穹上的卫星,正陆续被人击破。而这些损毁的卫星,无一例外都参与了这次对地面的轰击。

    于是张信也知道了,自己的天基防御系统,果然是已被对方发现了端倪,且对手也已有了反制的手段。

    “对方用的也是光学类的武器,威力强大,不过不太熟练。”

    叶若神色苦恼的说着:“若儿已经下达指令,将所有暴露了位置的卫星,都偏移轨道,避入到星环内部。不过考虑到卫星的机动能力有限,他们的存活率很低。”

    张信对这些卫星,也没再指望了:“今日起全力准备月背基地,最好是尽可能的加快速度。”

    幸在此时,天东已经平定。北地仙盟崩溃,神教没有了本钱。所以他现在,哪怕没有了这套防卫系统,四方之敌也绝不敢贸然发难。

    所以他还有时间,经营月背基地,以及计划中的朗格拉日1号基地。

    不过接下来接到的第二个消息,却让他震惊错愕,又心情糟糕到了极点。

    而向他传达这一消息的,正是他那已成功身登法域的师兄雷照。按照门内的规矩,他现在该叫这位师叔祖。

    “是不是上官玄昊,还不确定。不过”

    影像中的雷照,也把眉头凝成了一个‘川’字:“按照暗堂与内情司调查的结果,斩断烈血山的,确实是上官玄昊闻名于世的‘风神之斩’,之后将烈血山压制住的,也的确是这位拿手的雷天神寂。除此之外,他们还查到当时附近,有人见到了上官玄昊的踪影。”

    “可这怎么可能?”

    张信的眼神茫然,一脸的不可思议。他几乎就想说自己才是上官玄昊,那个家伙,究竟是怎么来的?

    不过还好他克制住了,只能憋出一句:“真是全员战死?”

    “二千四百位弟子,没一个活口!”雷照的眼中,现出沉痛之色:“现场惨烈之至,我稍后会把图像给你。”

    张信不禁把双拳紧紧一握,关节处发出了阵阵咔嚓声响:“那么是否有仿冒上官玄昊身份的可能?否则,之前上官玄昊不出现,偏偏是宗门准备为他平反的现在?”

    “这我怎么知道?”

    雷照苦笑着:“之前上官玄昊的所作所为,都无不是有利于我日月玄宗。可是现在”

    他语声一顿,不解摇着头:“所以今日,许多长老对上官玄昊的平反案提出异议。”

    张信已明白了他的意思:“也就说,刑法堂会推迟平反案的开庭?”

    其实在听闻此事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好了后果。对方的目的,也很可能是为阻止平反案的开庭。

    “这岂非理所当然?相关的动议,已经提交给天柱会议了,说是至少也得等到查明真相之后再做决定。以我的判断,这议案通过的可能极大。烈血山的消息传的很快,本山之内已经有许多弟子,群情汹涌。难免会有天柱,会被这声势所挟。”

    雷照凝声说着:“这真是一浪未平,一浪又起,近年我日月玄宗也不知是怎么了,狂风恶浪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