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401 仪式第三阶段
    距离和羊头恶魔开战已经十几秒,高速进行的战斗也有了数十个来回,我逐步试探羊头恶魔的智慧、行为、体质和神秘,尝试有没有可能以保守的防守,让它掏出可能具备的底牌。利用四级魔纹临时构建的针对性武器,已经体现出作用,在羊头恶魔逐渐习惯我的速掠的同时,我也在检测自己所拥有的能力对这场战斗可以起到多大作用。知己知彼,永远是取得胜利的关键之一。

    羊头恶魔看似暴躁,行为粗犷简单,但匹配它的身体和神秘性,却能在战斗中达到一种极为稳定的效果。锯齿大刀的每一击的确都能给它造成伤害,倘若用看待人体的角度去看待这些伤势,这只羊头恶魔便看似落入下风,然而,羊头恶魔并不是人类,哪怕它有着类人的轮廓。外表的伤痕累累,并不能说明它已经变得虚弱。

    实际上,我很难断定,这样纠缠下去,它何时才会真正变得虚弱,而一旦时间就这样拖延下去,聚集地的情况又会产生怎样的变化。我不觉得如今所见的这个被大火焚毁的聚集地,是真正众人所在的聚集地。我不清楚末日真理教做了什么,但是,这里是一处针对自己的陷阱,却是毫无疑问的。

    倘若我被欺骗,被拖延,哪怕在这里战胜羊头恶魔,也有可能无法阻止“聚集地的所有人都会变成祭品”的结果。有这样一种假设,如果各方神秘组织的计划所要面临的情况是“不把聚集地的人变成祭品”就难以完成献祭仪式,那么,无法完成献祭仪式的话,又会产生怎样的变动呢?我无法回答这样的问题,从根本上来说。无法完成献祭仪式对我的计划也会造成相当大的影响。

    我对于献祭仪式和被献祭的人们,存在极为矛盾的心理。而哪怕有所觉悟,决定更要做一个恶人,也有许多人和事难以漠视。

    我一直杀戮果决,但这仅仅是行为于时间上的体现,而在极短的时间内。我内心中的犹豫,,又有谁可以看到呢?

    就如同现在,我还在犹豫,但在他人眼中,这也不过是“十几秒”的战斗中的犹豫而已。

    但是,无论如何犹豫,我仍旧对自己的时间,有一个明确的限定。例如“必须在几秒,几十秒或者一分钟内做出决定”,而哪怕这个决定有可能是错误的。

    我无法确保自己的每一次选择都是正确的,但是,如果不在自我限定的时间内下定决心,则是自己无法允许的。

    无论是对整个神秘事件的判断和抉择,还是对眼前这场战斗的判断和抉择,我给予自己犹豫的时间。已经逐渐接近尾声。对于他人来说的“十几秒”,对我自己而言。仿佛就是几天,几个月。

    我再一次侧身挪移,用盾牌格挡随之袭来的羊头恶魔的尾巴。那巨人挥舞鞭子抽击一样的力量,让我的手臂有些发麻。但是,右手的锯齿大刀再一次斩断了这条尾巴。在此之前,这把武器已经斩断过羊头恶魔的尾巴、手臂乃至于小腿。而且不止一次,可是这没有什么作用,充斥在整个聚集地中的灰雾,就是羊头恶魔的恢复源泉。它的恢复能力,同样是在速掠状态下进行观测。也能够表现出“快速恢复”这一特性。

    换做其他对手,我可以趁其肢体受创的机会直击要害,而对方哪怕有恢复伤势的能力,也仍旧来不及。可是,羊头恶魔是不同的,无论是正常状态还是速掠状态,它的神秘性涵盖了方方面面,让我无法确保有足够的时间和速度,去完成这种一击必杀。

    战况的僵持,就源于它这种难以捉摸,覆盖性全面,没有太多破绽的神秘性中。倘若我舍弃所有的谨慎,在极短的不到半秒的时间内,去直击它的要害。说实话,我认为自己可以做到,这把锯齿大刀,哪怕只有十分之一秒的机会,也能斩断羊头恶魔的脖子,或者刺穿它的心脏——可是,这种对人体而言的致命部位,真的是羊头恶魔的要害吗。换句话说,羊头恶魔所呈现出的类人形轮廓必然拥有某种意义,但是,这种意义是在于它和人体一样,有着相同的要害吗?

    羊头恶魔在高速战斗方面的适应性和针对性,仍旧还会是那种“对高速攻击的抵抗力有某个确定的极限”的情况吗?

    末日真理教也许无法完全测定四级魔纹使者的爆发力,但是,在过去的种种试探中,他们必然会收集我的战斗习惯和战斗思维,我不觉得,自己比起过去,在这些习惯和思维的层面有多大的进步,那么,在实际的战斗中,他们仍旧会和过去一样,对我的习惯和思维,完全没有抵抗的余地吗?

    我认为,有六成的可能,羊头恶魔这些类人结构的要害,也同样布置了陷阱。我无法确定,那会是怎样的陷阱。我肯定能击中,但是,击中之后到底会发生什么?则完全无法确认。这也是有好几次攻击到那些要害部位的时候,我都带着一种试探的心理,而没有完全下死手的原因——哪怕只要再用力一分,它的颈脖就会被斩断,它的心脏就会被刺穿,可是,仍旧会下意识保留更多的气力,用在闪避可能会突然出现的反击上。

    我不想冒险,但冒险总是不得已而为之。

    十几秒的思考时限,已经是我能接受的最大时限。

    我鱼跃,翻滚,陡然加速,从羊头恶魔的手腕下掠过的同时,竖起的锯齿大刀,洞穿了它的手腕,又沿着手臂的中心线,一直向肩膀切开。这种程度的痛楚和伤势,是完全奈何不了羊恶魔的,但却仍旧可以让它的行动变得不再连贯。这一次,我跳上它的手臂,直冲向它的咽喉,一如之前的几次那般,羊头恶魔仍旧因为动作的不连贯而于我眼前空门大开。

    我可以感受到羊头恶魔抽回手臂时。那迅速而稳定的回缩。然而,也正是因为它稍微比之前慢了一点,要追回这一点的落后,就必须花费一个完整的“半秒”。

    半秒,已经足以让我完成最后阶段的冲刺。

    羊头恶魔全身燃起火焰,而嘴巴也已经朝我张开。再下一刻,就会有一股剧烈的灼热吐息扑面而来。但在那之前,我已经向上跃起,挥动锯齿大刀,深深劈入它的咽喉。

    这一次,我没有再留手。从刀身传来的反馈力,让我清晰感觉到,疯狂旋转的锯齿刀锋,已经彻底切开它的咽喉。击中它的颈椎。羊头恶魔的骨头是如此坚硬,但在大力回扫的锯齿大刀面前,就好似腐朽的铁皮。

    在羊头恶魔完成防御之前,我已经从它的颈侧掠过,锯齿大刀切断开了它颈后的皮肉,和我一起落在地上。

    羊头恶魔的巨斧哐啷掉落,带着扭曲又痛苦的眼神,这颗巨大的羊头脑袋断落。这是我从它的眼睛里,看到迄今为止最浓烈的情绪。而这样的情绪,几乎让我以为,自己真的取得了胜利。和我落地的同时,羊头恶魔的头颅掉落地面,咕噜噜滚动,又在滚动中就变成了灰烬。灰烬变成灰雾,但却没有新的羊头产生。

    羊头恶魔那巨大的身躯,一下子就僵硬在原地,我不敢大意,因为我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在它的胸腔中跳动。我的眼前闪动无数的画面,又觉得自己就好似在黑暗中穿行,随之而来的,是全身的痛楚,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自己的颈脖也要被什么东西斩断了。

    然而,这可怕的体验,来得快也去地快。我的额头开始发热,在发热的同时,我就已经清醒过来。

    我意识到,那是猎人封印在起作用,而在下一瞬间,猎人封印破碎了。我无法直接看到,但却有这么一种清晰的认知。在斩断羊头的同时,某种突如其来的恶意,以我无法提前预防的渠道,试图对我做些什么——具体来说,是关于“脑袋”的某种变化,但是,到底是不是“我斩断了羊头,所以自己也要跟着掉脑袋”这样的情况,却很难确定。

    总而言之,那是一种在正常情况下,我绝对无法抵挡的恶意侵袭,用神秘学的方式来说,那是一种极为强烈可怕的诅咒。

    然而,额头的猎人封印,抵抗了这种诅咒,所要付出的代价,就是猎人封印的彻底崩溃。一直有效阻止四级魔纹全力运转的猎人封印,就这样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崩溃了。换句话来说,如果不是猎人封印,我或许就要在斩断羊头的时候再一次死去。

    我无法说清,自己此时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情绪。猎人封印遏制着魔纹的发挥,但是,它不仅仅是老霍克的遗物,也必然在这个至深之夜中,具备某种深刻的意义。

    老霍克身为猎人,诡异的死亡,和异常的高川之墓,似乎都在暗示着什么。而猎人封印,是他唯一给我留下的东西。

    我有那么一种感觉,这个意义,绝对不是眼下的情况,不是替我转移必死的诅咒。

    然而,无论老霍克给予我猎人封印的目的是什么,猎人封印原本的意义又是什么,此时此刻,都已经无法再履行。

    四级魔纹失去桎梏,就仿佛脱缰的野马,肆无忌惮地吸收着四周的灰雾。它一下子就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效率,让灰雾以我为中心,凝聚成一个覆盖了整个聚集地的巨大漩涡。灰雾的剧烈流动,让大风刮起,让火势变得更加猛烈。教堂的天花板和墙壁,已经烧成一片废墟的建筑,乃至于大大小小的石块,都开始不安地颤抖,呼吸之间,就被飓风掀起。

    紧接着,大地也如同被这飓风一层层削刮着。

    唯一不受到影响的,就只有我和身前的羊头恶魔身躯。

    我所眼见的一切,仿佛就仅仅是一幕灾难的影像而已。

    当天地和可见之物都被这可怕的风暴撕毁的同时,我发现这灾难的景象就如同幻觉一样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完整的建筑群。一如我离开时那样,没有经历过大火和战斗的聚集地,呈现于视野之中。在深沉的夜里,点点灯光,正从不远处的房间中透出。有丝丝密密的声音隐约传入耳中,怪异又狂热,却反而衬托了街道小巷中的静谧和压抑。仿佛有一种未知的疯狂在阴暗的角落中滋生,它是无形的,看不见,却可以清晰感受到的。

    这才是真正的聚集地,我终于又回到了这里。然而,在那个如同幻觉般的聚集地里的战斗,却又是确确实实的,因为,战斗的结果正摆在眼前,没有伴随那个燃烧的聚集地消失——失去羊头的恶魔之躯,手持巨斧,安静地躺在十字交错的巷道中,猩红色的血液从断颈流出,淌得满地都是。

    我听到了,那不详的流淌声。

    就像是有超过眼前身躯的巨量血液,正在渗透周遭的每一条缝隙,以肉眼无法观测的渠道,流向更远的地方。

    这是——!

    我猛然意识到,我斩杀羊头恶魔的行为,正被视为又一次献祭的前提。我斩掉羊头时所受到的恶意侵袭,只是所必须承受的反击之一。末日真理教的谋划,并不仅仅是将我杀死,而是要让我的行为,推动他们的计划。

    针对聚集地的献祭,以之前的战斗结束为信号,于此时此刻开始了。羊头恶魔的血液就是一种媒介,而激活这个媒介,的确经历了“特定的步骤”。从这样的手段可以确认,末日真理教似乎认为,我和至深之夜具备某种联系——这并非是不可想象的,在过去一段时间,高川之墓被神秘专家们挖掘,那些盗墓者不可能仅仅只有五十一区的人。何况,就算真的只是五十一区的人这么做了,和他们有密切联系的末日真理教也必然会得到一部分。整个献祭仪式,并非是一家神秘组织的行为,而是多个神秘组织的默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