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754章 阿尔萨斯弑师!
    “你这个卑劣的堕落者”乌瑟尔的咆哮在残破的王座大厅里回荡。

    他旁边,光明与黑暗的战争业已打响。

    圣骑士的金色神光。

    死亡骑士的黑暗邪芒。

    交相辉映!

    每一秒钟,都有人在倒下。

    或是前一瞬高喊着圣名的人类骑士。

    或是无声无息再一次倒下的前王家禁卫,现在的死亡骑士。

    “卑劣?堕落?哈哈!世人的看法又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要心情舒畅就好,我只要力量就好!哈哈哈哈哈!”

    在阿尔萨斯的狂笑声中【霜之哀伤】邪异地鸣叫起来,不仅在他手中,还在他的脑中尖啸,渴望着战斗。阿尔萨斯双手紧握剑柄,脚下摆出乌瑟尔交给他的丁字步,举起剑,摆出进攻的架势。

    有那么一瞬,乌瑟尔的目光仿佛穿越了时间,他到了十三年前的阿尔萨斯,那个拜在他门下,以无上热忱学习战斗之道、圣光之道的小王子阿尔萨斯!

    乌瑟尔从回忆中收回目光,看了阿尔萨斯一会,终究缓缓举起了炽亮的圣光战锤。

    “我一直不愿意相信那个‘你堕落成死亡骑士并弑父的消息’。”圣骑士首领声音嘶哑着,眼里竟然含着泪:“直到我亲眼看到毁灭的洛丹伦城,看到陛下的遗骸……”

    这一刻,阿尔萨斯感到了背后父亲那双不瞑目的眼睛焦点在他身上,他感到了乌瑟尔的话让他的灵魂正在战栗。

    他很讨厌这种软弱的感觉,故意让自己身上的黑暗光芒盛一点,侧头瞥了一眼父亲的尸体,嘴角扬起。

    “你现在相信了吗!?”

    谁知道,乌瑟尔竟然自顾自地说起来:“你小时候的自私,我当作是孩子气。你顽固的一味冒进,我理解成年轻人渴望走出父辈的阴影。在孤儿院”

    提到孤儿院的时候,师徒两人脸上有着同样的黯然。

    乌瑟尔昂首:“是的,圣光宽恕了我的心。即使那是个不折不扣的悲剧……那天之后,我一直在祈祷你能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一个错误?对!我是在一错再错,但你为什么当时不阻止我!?”在把过错推到自己的师傅身上之后,阿尔萨斯对乌瑟尔继续怒目而视。

    乌瑟尔的嘴巴里充满苦涩:“我不能和我主君的儿子为敌。”

    阿尔萨斯挤出一个微笑,两人开始对峙:“可现在你这么做了。”

    “这是我对你的父亲,我的亡友的最后一个承诺。尽管他的亲生儿子,在他毫无防备、手无寸铁的时候杀了他,但我至少得让他的遗骨得到尊重。”

    “你和你的人会因为你的承诺而死。”阿尔萨斯略带讥讽地看着场内越来越少的圣骑士。

    圣骑士很强,然而对于等同于无穷无尽的敌人来说,这份强悍,这份圣光,仅仅像黑夜里的萤火一般微弱。

    “死亡?或许吧。在来之前我们都做好了这样的心理准备。”乌瑟尔并不在乎:“我宁可为了誓言而死,也不愿在你的‘仁慈’下苟活。我真庆幸泰瑞纳斯已经死了,我真庆幸他不用看到你变成了什么鬼样子。”

    这话让阿尔萨斯……很心痛。

    这种反应他始料未及。王子楞在那里,内心的情感勐烈交战。而本来就占有优势的乌瑟尔,利用他犹豫的瞬间先发制人。

    “为了圣光!”乌瑟尔怒吼一声,战锤稍稍往后一摆,紧接着便使出全力抡向阿尔萨斯。那炽光闪耀的巨锤如此飞速袭来,狂啸的风声让人恍惚中觉得圣光战锤已然撕裂了空间。

    那是恍若烈阳降临的一锤。

    完全没有闪避的余裕,阿尔萨斯不得不咬牙举剑格挡。

    “哐”

    一声巨响。

    巨大的冲击力,让阿尔萨斯几乎为之崩溃。

    阿尔萨斯亏大了。

    几乎是剑锤相交的瞬间,阿尔萨斯就感到自己手臂和腹部的乏力。用黑暗力量重生的躯体,到底比不上那具陪伴了自己二十多年久经锻炼的身躯。在跟杜克一战当中被断手破腹的后遗症终究在此时显现。

    而因为之前【霜之哀伤】为了治愈他而付出巨量的魔力,再加上阿尔萨斯的黑暗之心不稳,直接的结果是堂堂魔剑【霜之哀伤】居然被最强圣骑士乌瑟尔用一把史诗级的凡铁大锤给砸出细小裂痕了。

    “不”阿尔萨斯露出了惊惶的神色。

    “毁灭吧阿尔萨斯!”乌瑟尔发出如雷大喊,随风扬起的虬须,显得他恍若一尊下凡的天神。

    第二锤,阿尔萨斯说什么都不敢接了。长久训练得来的灵活步伐救了他。

    尽管他差点被击中,他还是勉强闪开,这位不死者国王能感觉得到战锤扫过的气流冲击脸庞。

    乌瑟尔的表情冷静而专注……并且透出杀气。在这一刻,他只有一个念头毁灭这个国王的逆子。

    阻止邪恶蔓延是他的职责。

    同样地,阿尔萨斯也知道自己没有回头路了。他已经不是生人,跨越了生与死的禁忌之后,他只能在堕落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哪怕不用恐惧魔王提醒,他也知道杀死自己曾经的导师是自己的职责。

    他必须抹杀自己的过去……所有的过去。否则它永远会不停抬头,给他带来虚假的甜蜜希望,仿佛他还有可能得到怜悯和宽恕。

    乌瑟尔连续追击,足足轰了十二锤过去,阿尔萨斯足足退了二十四步,一路退到了王座边上。蓦地,阿尔萨斯发现自己的后脚抵上了那个洛丹伦王座的边缘上。

    没有退路了!

    不得不反击了!

    那是一声绝望的狂吼,阿尔萨斯趁着乌瑟尔因愤怒而用力过勐露出的破绽,一剑噼了下去。

    谁知道,那是一个乌瑟尔故意露出来的破绽!

    【霜之哀伤】一击挥空。

    “愚蠢的弟子啊!你忘记了什么是诱敌之术了吗?”左手勐地抓住了阿尔萨斯的手腕,右手把圣光战锤悬在阿尔萨斯的脑门上,只要乌瑟尔愿意。这个未来的巫妖王就会永远地陨落在此,被圣光消灭的灵魂,再也不具有那个承载巫妖王意志和传承的可能。

    就这时候,阿尔萨斯邪恶一笑。

    在他身后,那个死了很久的泰瑞纳斯的遗体,蓦地朝乌瑟尔扑了过去!

    看着主君那张腐烂的面容上依然留有熟悉的轮廓,只要他一个圣光,就能消灭成为丧尸的主君,摆脱困境,然而乌瑟尔却一时为之发蒙。

    等乌瑟尔反应过来的时候,他赫然发现,自己已经抱住了泰瑞纳斯的遗体,而那把邪恶的魔剑,穿透了他的主君和他的身体。

    “这是我阿尔萨斯的胜利!我的老师!”那是一句让乌瑟尔陷入黑暗深渊的话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