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六八章 秘法灵契
    “秘法灵契?”

    叶若不解的问着:“这与他们要夺取八卦元阳印,有什么关系吗?是不是这件神宝被夺走,这秘法灵契就失效了。”

    所谓的‘秘法灵契’,正是指日月玄宗限制弟子将功法外传的禁法。

    “失效倒不会,不过我日月玄宗秘法灵契,之所以是七大玄宗最为完善,最无隙可乘的,就是因借用了这件神宝之力。”

    张信解释着:“似紫薇,太上等宗,他们限制弟子外传的方法,基本都是依靠心灵禁法。不过这种禁法,只能对圣灵以下有用,到了圣灵以上,就没什么效果,约束力小而又小。所以必须搭配其他的手段,比如七大玄宗中的南冥玄宗,就是依靠蛊毒来控制弟子。平时这些蛊毒潜藏不发,甚至还可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他们的法力,让人受益匪浅。可一旦有人想要泄密,这些蛊毒就会瞬间夺去南冥玄宗弟子的性命。不过这种方法也很危险,一旦这种蛊毒被人破解,会使南冥玄宗近八成弟子丧命。所以他们的蛊,是必须每十年更换一次。”

    说到此处,张信的眉心,已经现出了‘明’字符印,这正是授印弟子的印记。

    “至于我日月玄宗,除了这种可以将人的脑髓神魂震裂的符印之外,还依赖门下弟子自身的力量。”

    叶若眼神迷糊:“若儿听不懂耶。”

    “你稍后就懂了,那是一张通过‘秘法灵契’,将我玄宗所有弟子的神魂,链接在一起的网络。而一旦有人违背了誓约,泄露了本宗的功法要诀。这张网络就会集合所有人的神魂之力,将背誓之人的元神碾灭撕碎!所以自这套‘秘法灵契’成形的几万年来,从未有人能够以正常的方式,将日月玄宗的功法外传,哪怕是已经叛出宗门的高元德,也是一样。而八卦元阳印,正是这张网络的核心,若儿你现在,是否明白了?”

    “网络?呜~听起来,你们的‘秘法灵契’,与神教的神力网络,有些相似”

    叶若说到这里,就猛然惊道:“神教的目的,是为夺取此物,搭建他的神力网络吗?”

    张信闻言,不禁满头黑线:“我的意思是说,一旦八卦元阳印被夺取,我们这些日月玄宗的弟子,可能都将受制于人!”

    可说到这里,他却猛然一惊,不自禁的长身立起。脑海里面,则在回思着叶若的话。

    夺取此物,搭建神力网络?

    张信随后又想起了一事,之前日月玄宗,很早之前司空皓剿灭神教在东海的分坛。曾经从一位主祭的口中,得知一句话待神尊高举神座,开辟神国之日,就是我等复生之时!

    他不由眯起了眼,感觉自己,已经隐隐窥得真相。

    他们日月玄宗的镇宗神宝,很可能已经被那位神尊,视为真正登神的关键道具。

    思及此处,张信的唇角,也微微挑起:“有意思!若儿,从即日开始,将大罗玄宗,紫薇玄宗,月冥宗,罗山宗,也纳入监控目标!嗯,还有万神玄珠”

    他记得这几家,也收藏有相似的神宝,尽管不如八卦元阳印,可也很可能,会成为神教的次要目标。

    甚至周小雪的‘万神玄珠’,也很可能被那位觊觎。自然这个可能性很小,万神玄珠的等级太低。

    可难说此物,不会成为那位神尊万不得已的选择,

    “明白了喵!”

    叶若大声回答完,随后小脸又垮了下来:“可若儿现在没法完成任务啊喵。”

    对于位置在穹星亚热带与赤道地区的大罗玄宗与紫薇玄宗等等,她的卫星监测系统,还没有完全覆盖。

    而为避免被人发现位置,现在天上那些还未安装光学隐身系统的卫星,都只能停在现有的轨道,暂时无法挪动。

    至于新的卫星,由于月背基地的建造计划已经开始,根本就抽不出足够的余力生产。

    “此事记录在案就可,不用急于一时的。”

    张信心想现在,那位神尊明显还未对日月玄宗死心。监控这几大宗派的事,推迟个几年都不迟。

    “也就是将此事列入计划列表?诶”

    叶若忽然一声惊呼,将几张画面,显现在了张信眼前:“这是监测卫星传下的图片,果然就如主上的预料呢,前面有情况,位置在九百里外。这个人,应该是陆九机不会错的。”

    张信看了那些画面一眼,却不禁唇角微挑:“还真的来了啊!”

    那图中有一个较为模糊,却又让他感觉熟悉的身影。张信也判断此人,有九成可能是叶若所说的陆九机。

    不过叶若,却并非是通过图像来辨认,而是电磁波谱对比后的结果。叶若设计的电磁波遥感卫星,尽管只在三个月前建成了一颗。可在张信预先判定了大概地点,并且记录有电磁波特征的情况下,还是能够准确追踪到陆九机的踪迹的。

    除此之外,还有三位灵师。因影像失真,很难辨认出相貌身影。不过这三人,既然有资格与陆九机一起行动,那想必也是天域圣灵无疑。

    按照叶若的电磁波谱分析仪的分析结果,这三人的实力,很可能还在陆九机之上。

    “我需要更清晰的图像!尤其是这三人的面貌。”

    张信一边说话,一边将几枚剑符打出。

    而仅仅片刻之后,收到他警讯的紫玉天与月平潮,也陆续出现在了张信所在的这件静室。

    “前面确定了是陆九机?他这是意欲何为?”

    紫玉天的目中,闪现着疑惑之色:“只凭他一人,可没法对主上动手。”

    不是她小看了这位,此时张信的座舰,就在日月玄宗的群山法域范围内。

    在这个区域,张信哪怕不借助他人之力,也可与陆九机抗衡。

    何况这位身边,还有数十位顶尖神师,以及紫玉天与蔺初夏两个得力臂助,前者是能够与中位天域对抗的天柱法域,后者则持有强力神宝,能力与张信相得益彰。

    何况就在他们后方六千七百里外的小雷音山,还有皇极雪崖这二大天域驻守。附近各山的法域,也随时可以来援。

    之前的天东大战,那神教与北地仙盟几方联手,都奈何不得张信。此时选在这处袭击,成功的希望只会更加的渺茫。

    “我日月玄宗的天柱即将出缺,上官玄昊的平反案也即将开审,这应是为阻止我回归本山。”

    张信正语声淡淡的说着,却突然一阵愣神。

    片刻之后,他的神色才恢复正常:“皇极与雪崖两位师叔祖,已经无法来援,若剑阁主张清源,不久前在山下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