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万道剑尊 >正文 第482章父子
    紫衣妇人凝视着白男子,忽然开口道:“阁下应当便是那位在青东界传的沸沸扬扬的剑南天吧?”

    “剑南天?”

    周围那些剑道武者当中立即出现了一丝骚动。

    “竟然是他!”

    “据说他将血峰王侯的三位结拜兄弟全部斩杀了,令血峰王侯大怒,血峰王侯现在满天下都在找他呢。”

    “我也听说了,且听说那血峰王侯还传出消息,但凡是有谁能够将这剑南天的人头送到他面前的,赏道神兵一柄!”

    “怪不得,怪不得刚刚那三位领主会忍不住想要杀他了,那可是道神兵,且先不说那血峰王侯的赏赐,光是这剑南天自己的手中也有一柄道神兵的,而且还是长剑!”

    “也就是说,要是能够杀了他,就能够一次性得到两柄道神兵!”

    “啧啧,我真佩服他,将血峰王侯的最的那般惨,竟然还这般大摇大摆的来参加这镇剑谷的剑道大会,血峰王侯,那在七十二王侯当中,据说都是排在第二位的,远比其他王侯强的多。”

    “若是换做我得罪了血峰王侯,我老早便躲到一个角落里不出来了,或者干脆离开神州,去那些外界大6当土皇帝。”

    一片议论。

    议论当中还夹带着惊叹。

    在场有不少剑道强者是听说过剑南天的,就算是那些不曾听说过的,经过这一翻议论,很快也就知道了,当得知斩杀剑南天,可以一次性得到两柄道神兵后,这些剑道强者看向剑南天的目光,都变得异常炙热起来。

    “父亲。”

    剑无双则是惊喜的看着那屋檐上的白男子。

    那白男子,不是别人,正是他父亲剑南天!

    当初他跟他父亲在南阳大6上分别,到现在已然过去五年了,如今在这神州,总算是再一次见到了。

    而在那屋檐之上,被叫出名字的白男子剑南天,依旧在那独自喝着酒,淡漠的很,仿佛周围的那些议论的那些人,根本就不是自己一般。

    见此,紫衣妇人也不恼,而是笑道:“既然阁下是被迫无奈才出手的,那此事做罢。”

    说完,这紫衣妇人目光又环顾开来,清冷的声音在整个镇剑谷内回荡响起。

    “诸位,但凡是能够进入这镇剑谷内的,都是我家大人邀请的客人,既然是客人,那就请诸位注意自己的身份,在剑道大会期间,不管是谁,胆敢在镇剑谷内出手的,那便是与我家大人为敌!”

    听到这话,周围的那些剑道强者们一个个内心一跳,目中的狂热也缓缓收敛了几分。

    没错,这里毕竟是那位苏命大人的地方,在这里出手,明显是驳那位苏命大人的面子。

    当然,他们也仅仅只是暂时收敛,可两柄道神兵的诱惑,并非是谁都能够挡住的,他们现在顾忌那位苏命大人不敢出手,可一旦这剑道大会结束,等剑南天离开镇剑谷后,那就未必了。

    “好了,明日剑道大会便真正开始,大家还是回去好好休息吧。”紫衣妇人说了一句,随后自己带着人,第一个离开了。

    周围那些剑道强者们,也没有迟疑,开始纷纷散去。

    “我们也回去吧。”浑剑领主说道。

    “两位,你们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剑无双却道。

    “哦?”浑剑领主诧异看了剑无双一眼,却也没多问,便跟天冥领主离去了。

    很快,整个镇剑谷再次变得平静下来。

    皓月当空,月光照耀大地,令地面都泛着淡淡的银光。

    屋檐上,月色衬托下,剑南天独自一人坐在那里,喝着酒,影子拉长,一头银白色头随风飘动,有着一股说不出的飘渺之意。

    一道人影忽然出现在背后。

    一直喝着酒的剑南天转身,当看到剑无双后,他那至始至终淡漠无痕,不曾有丝毫情绪的面庞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来。

    “父亲。”剑无双轻声开口。

    “过来坐吧。”剑南天却是随手一会,将一壶酒抛给剑无双,“来陪我喝一杯。”

    剑无双也不犹豫,结果酒壶后,便在剑南天的面前坐下。

    “几年不见,成长了不少吗?”剑南天看着剑无双,淡笑道。

    “还好,跟父亲你比,就差了点。”剑无双笑道。

    剑无双很清楚,自己这些年,进步是极大,到现在在神州,也勉强算得上是第一个强者了,但跟剑南天比起来,的确要差上一些。

    就刚刚剑南天那凄美的一剑,剑无双就自愧不如。

    “我现在,不借助外力,全力以赴之下,或许可以跟一名高等领主抗衡,但想要跟父亲一样,一剑便斩杀一位顶尖领主外加两名高等领主,却还要差得远。”剑无双暗道。

    “原以为起码需要十数年方才能够再见到你,而现在,应当还不到五年吧?”剑南天道。

    “是不到。”剑无双笑着。

    “那圣皇宫,灭了?”剑南天问道。

    “三年前,便已经灭了。”剑无双回答道。

    “哦?”剑南天眉头一掀,“也就是说,我离开后,你只用了两年的时间,便灭了圣皇宫,不错,比我预料当中的,还要快上很多。”

    “那是。”剑无双一笑。

    父子二人,就在这月色之下,一边喝酒,一边交谈着。

    剑无双在人面前,一般都显得比较冷漠,也只有在自己好友面前才会热情一些,但现在在自己父亲身边,他却完全放开,说话时,甚至还会带着一些孩子气。

    而剑南天,在任何人面前都淡漠的很,任何人或事情,他都从不放在心上,一向只有自己跟自己手中的剑,但剑无双在他心中,却比自己跟他的剑,更重要。

    “对了父亲,刚刚他们在说你得罪了那血峰王侯?那是怎么回事?”剑无双忽然问道。

    “血峰王侯?”剑南天微微一笑,“这血峰王侯不足为惧,真正需要在意的,是那苏命。”

    “苏命?”剑无双神情立即变得凝重下来。

    “果然,苏命,便是剑祖一脉的那位叛徒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