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753章 为了更强大的力量
    往日圣白美丽的洛丹伦城,死寂一片。

    数日前那张恐怖杀戮的痕迹依然遍布全城,纯白色的高塔崩塌近半,曾经华丽的长街上到处是瓦砾,墙壁上布满了刮痕。

    暗黑色的血迹飞溅在墙壁上,大道上,还有少数发臭的碎肉。

    大部分的不死者已经在数日前被调往达拉然,参与那场企图毁灭法师之城的大战。唯有少数骨骼不全的不死者,有点茫然地在城里乱爬着。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散发着神圣光辉的战马一脚踩踏在一个只剩下半截身子,连肠子都拖在外头的丧尸身上,给予了这个悲哀的亡灵最后的安息。

    洛丹伦宽阔的大道上,前面是八名骑士开路,中间是四匹马拉的大车以及数名护卫,后面又是八名骑士紧跟其后。

    很显然,这是一支跟这个死寂恐怖之城格格不入的送葬队伍,因为车上载的是丧葬用的饰品。很隆重的装饰,或许是仓促,饰品的风格有点不搭调,但很显然是给予某个达官显要的。

    “站住!这里是伟大的死者之王阿尔萨斯*米奈希尔陛下的领土!你们……啊”一个低阶巫妖召集了过百只骷髅兵和丧尸,然而在浑身散发着金色光辉的圣骑士冲锋下,瞬间被击溃。

    脆弱的骷髅兵,被高速狂奔的重装战马前胸甲碰到,直接就散成毫无意义的碎块。而那只巫妖则被带头那位骑士直接一个打马球似的下撩顺势噼,直接打爆胸膛。

    巫妖的法术根本没有派上用场,他的【暗影箭】直接被带头圣骑士更为纯粹的金光所抵消,而它的灵魂则在刹那间被蒸发掉。

    在没有高阶不死族阻拦下,这支圣骑士队伍神奇地笔直从东门杀入,击破数队低阶巫妖的部队,直冲入大门已经坍塌倒下的王宫。

    来到空无一人的王座大厅外。十二名圣骑士骑着战马四处散开,清理周围的不死者,而八个穿着白银色铠甲的骑士跳下来,排成两列纵队,

    他们用自己强健的臂膀扛着一副巨大的棺木,黯淡的光线在棺木上泛着柔光,可以清晰看到,棺木上有着以黄金雕刻的米奈希尔王室徽记。

    他们就是提克迪奥斯所说的‘不速之客’了。

    阿尔萨斯突然明白为什么恐惧魔王那么兴奋。

    站在王座大厅通往偏厅的门口面,阿尔萨斯可以清楚看到,带头的那个圣骑士的身姿与众不同,他那金色飞翼的肩铠也是独一无二。

    阿尔萨斯的双手突然哆嗦起来,只得用更大的力气抓紧霜之哀伤。他压制住心头的千般犹豫、万般忐忑,命令部下动手。

    几乎是同一个刹那,原本倒毙在王座大厅里的尸体有了动作。

    不是低级亡灵那种摇摇晃晃,站都站不稳似的起立,而是一种更像是勐虎捕食前的低腰躬身。

    每一个早已玻璃尽碎的窗口外,站起一个低阶巫妖,举着散发出不祥光芒的法杖,对着那些圣骑士。

    穴居恶魔从王宫草坪的泥土下钻出来,那对锋利的口器在不停颤抖着。

    冒险进入王座大厅的队伍,几乎完全由卓越的圣骑士组成,但人数并不多,早已埋伏在这里的阿尔萨斯的不死者部队轻易包围了他们。

    圣骑士们放下了棺木,拔出武器,但并没立即动手,而是站成一个圆阵,同时瞥向托着棺材旁的一位高大且头发发白之人,等待他指令。

    乌瑟尔不可能是别人,他面无表情地注视着自己从偏殿走入的那位前学生,但脸上的皱纹明显比阿尔萨斯记忆中多了。

    凝视着挡到自己面前的阿尔萨斯,乌瑟尔看上去十分冷静,但眼中却燃烧着正义之火。

    乌瑟尔指着那具瘫软在王座上、胸口有个大洞,已经开始腐烂的尸体说道:“我是给予你父亲最后的安息的!”

    阿尔萨斯举了举自己的符文魔剑:“只要他的灵魂还在剑里,就永远不可能安息!”

    乌瑟尔的脸部肌肉因为痛苦而抽搐着,他的声音陡然高起来,说话如同皮鞭撕裂空气:“你最好立即闪开。否则我无法保证不在你父亲的葬礼上对你动手。”

    轮到阿尔萨斯的脸颊抽搐了一下,他用粗糙的嗓音答道:“命运让我们如此。话说,你的骑士团已经被我解散了,你凭什么身份站在这里?”

    “哈哈哈!”乌瑟尔大笑,尽管笑声苦涩,却不是装出来的:“你真的以为凭权力就能解散白银之手吗?我为什么站在这里?就凭我向泰瑞纳斯*米奈希尔的效忠宣言,就凭我还是一个圣骑士!噢我忘了,原来你也是一个圣骑士,我是说以前。”

    圣骑士!

    一个曾经熟悉而又变得无比遥远的词汇。

    阿尔萨斯并没有忘记。

    他的心在胸腔里辗转反侧,有那么一瞬,他垂下了剑。

    但紧接着细语声便再度传来,提醒他现在拥有多大的力量,向他强调圣光之路无法带给他渴望的东西。阿尔萨斯再次握紧了【霜之哀伤】。

    “从圣骑士变成死亡骑士,非常具有戏剧性,不是么?乌瑟尔。虽然这过程很愉快,但我没有时间叙旧了。你们必须死!

    此刻,乌瑟尔的脸上终于流露出极度愤怒的情感。

    他用仿佛可以毁灭一切的炽烈目光瞪着阿尔萨斯,无比震惊:“圣光在上,如果你想战斗,我可以给你战斗。但你就不能等我们收敛了你父亲的遗骸再说吗?阿尔萨斯!他的王国已经被你败落了,为什么你还要再亵渎他一次?你这个世间最卑劣的堕落者!”

    父亲

    阿尔萨斯回头瞥了瞥父亲那对犹自没闭眼,还没开始腐烂的眼珠子。

    死不瞑目的眼睛似乎仍在注视着他。

    一阵震颤传遍阿尔萨斯的全身。

    “亵渎吗?堕落吗?”他喃喃地说,与其说是回答,不如说是自言自语。

    看来这是恐惧魔王宣布指令时阴险怪笑的又一个原因,它很清楚来的是谁。这明显是巫妖王的又一个考验,看阿尔萨斯能否和自己的良师对决……能否更进一步亵渎父亲的遗骨。

    阿尔萨斯受够了。

    他高高举起【霜之哀伤】,摇了摇头:“不!我们现在就战!”

    “为什么!?”乌瑟尔怒目圆睁。

    “为了更强大的力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