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六七章 神宝之迷
    日月本山,刑法堂的大门口处,朱八八背负着手,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模样,从庭院内走出,

    而在刑法堂的大门之外,早有几位少女,在等候着她。此时见朱八八走出,立时就围拢了过来。

    “怎么样了?”

    “首座大人他怎么说?”

    “他们刑法堂的人出了问题,该不会还要推卸责任?”

    “这些家伙监守自盗,太可恶了!”

    “他还能怎么说?无非就是些官面话而已。说是要进一步调查,绝不徇私云云。”

    朱八八先不满的一声冷哼,随后就又捏了捏拳头道:“不过这事罪证确凿,已经容不得他们抵赖!我们稍后就去暗堂与内外情司,他们想要把这件事压下来,办不到的。”

    就在大约一个月前,宗法相给张信留下的供奉客卿之一玄清雅,终于查到在广林山一战之后,有人私自进入过上官玄昊的灵居‘风雷堂’。而当时负责看管封锁这一灵居的,正是刑法堂的几位神师主事。

    所以朱八八今日来这里,一方面是为提交证据,一方面则是为兴师问罪,请刑法堂配合,进一步调查当时负责看管‘风雷堂’的几人。看这几位有没有与人勾结,有没有徇私舞弊。

    而此时在场的几个少女,则都是玄昊党人的‘猪’部成员。

    “可刑法堂的人,会不会毁灭罪证?”少女中的一人,有些担忧的说着:“如果这件事是真的,刑法堂会颜面无存,谁还会相信他们公正无私?”

    “放心!我们自然是拿到了足够证据,有了一定的把握,才到这里摊牌。”

    朱八八将双手抱在胸前,自信满满的说着:“他们别无选择,如果自己查出来的话,还能挽回些颜面。不然的话,他们丢人丢定了。而且”

    她说到这里,又眼神复杂的看向某个方位:“那家伙也说了,这次绝不会容许刑法堂内部之人捣鬼的。”

    当朱八八语音落时,在场几位少女,却都是眼神一亮。

    “那家伙,是说那位狂甲星君,天东战神?”

    “所以说,上官师叔一定是被冤枉的。听说总督大人也是广林山的幸存者之一,可这位也在全力以赴,为上官师叔平反冤情呢!这一次,可真多亏了他。”

    “那个玄清雅,现在就是总督大人的客卿吧?是他之前从宗师叔那里接手过来的。可见英雄都是惺惺相惜,宗师叔牺牲后,把自己的一切财物,都交托给了总督大人。可见这位,是把总督大人,当成唯一能继承他遗志之人。”

    “以天东总督的势力,刑法堂一定会谨慎的。”

    “我听说最近,总督大人似打算回归本山?也不知这位,是不是为这次的平反案。”

    “应该只是顺带,你们没听说?最近长老院已经议定,准备授予总督大人‘真君’名位,就是法号未定。究竟是平东,还是安东,或者是镇东,又或神威等等,还没商量妥当。”

    日月玄宗内部,有黄冠,羽士,高功这三阶九级的勋位,用于奖惩激励弟子,

    不过这七万年来,也不乏有人能升到顶,再升无可升的。这时就会有长老院,授予‘真君’名位。一切待遇,是三级高功的三倍,地位则可与日月玄宗的诸多天域比肩,

    “真君法号么?这是我日月玄宗自雷天真君简无敌以来的第一人吧?”

    “这是大人他应得的,自任职天芒山首席之后,这位几乎以一力扫平天东,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还开拓了两大上院。这样的功勋,前所未有,我日月玄宗七万年来能与他比较的,也不过寥寥数人”

    “说起来,我还没亲眼见过总督大人的风采。只看过画像,摸样是蛮英俊的,就不知真人怎样?”

    “定是龙姿凤采,丰标不凡!”

    “可我也听说,这位天东战神性情跋扈,轻狂傲慢,目无余子。”

    “目无余子怎么了?总督大人他之所以傲慢,是因这世间,本就没有人能入他之眼。”

    朱八八见几个少女叽叽喳喳,不知不觉的就跑了题,口口声声说着‘总督’,‘狂甲星君’,‘天东战神’什么的,不禁一阵气结:“都给我闭嘴!”

    众多少女不由声息一窒,有些尴尬的看向了朱八八。后者则是一声冷哼,依旧面色铁青的睨视着诸女:“一群花痴,还要不要脸?别忘了我们是玄昊党人,而不是什么张信党!你们忘了当初玄昊大叔的恩德了?要不是他,我们这些人都已死在那些魔灵手中了。”

    这句话,顿使在场众女一阵沉寂,

    而朱八八镇压完了同伴之后,又目光很不爽的看向了东面。

    那个家伙,也实在太出风头了,如今声势之盛,都已经压过了玄昊大叔当年

    ※※※※

    同一时间,航行在群山之上的独霸号内,张信毫无预兆的打了一声喷嚏。

    随后他就眼现疑惑之色,古怪的往窗外看了一眼。

    修为到了他这个地步,根本就没可能感冒发烧什么的,这究竟是谁在念叨着自己?

    不过张信只思量了片刻,就全不在意的抹了抹鼻尖,继续看着身前的八张图纸。

    这是八张法坛的阵图,是张信近日通过自身的权限,从内情司那边换来。

    而此时张信的目光,越来越是阴冷。尽管还看不懂这些法坛的具体结构,也没法完全推演出神教毁掉的那部分符文。

    可他现在,基本已可确定,神教建造这些法坛的目的。

    “果然是为了八卦元阳印!”

    张信的眼中,现着冷冽之意:“一群狼子野心之辈!”

    这次幸在宗法相坚持,哪怕是在最艰难的时候,也一直未将本山驻守的道军东调。否则的话,这次的后果,真不堪设想。

    “好可怕!”

    投影在张信眼前的叶若,也不禁拍了拍胸脯:“要是被他们成功,这次不就惨了?”

    两年前她就曾听张信说起过,这件十八级的神宝,正是日月玄宗唯一制衡世间神域强者之物。

    神相宗问非天之所以不敢放肆,除了天元战圣之外,也因忌惮此宝。哪怕任意一名中位天域掌控此物,也可仗之与神域抗衡。

    一旦这神宝失陷于敌手,日月玄宗必将陷入最凶恶的境地。

    他们的两位伪神域,终究只是伪神域而已,并非是真正的神域强者。

    “他们的目的,还不止如此!”

    张信摇着头:“我之前没跟你说过吧?这八卦元阳印,也是我们日月玄宗‘秘法灵契’的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