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97 羊头
    献祭仪式已经完成最后一步,用匕首自杀的信徒缓缓倒下,其尸体和神父的尸体堆叠成十字,原本已经被抽干血液而干瘪的神父尸体再一次充盈起来,就好似信徒尸体中的鲜血被关注到神父的尸体中,不仅仅如此,所有在回路中流转的血液,开始以这个尸体的十字为中心汇聚起来。

    哪怕是进入速掠状态,也无法在时间和速度上,阻止这一幕的运转。灰雾在旋转,紧接着教堂也似乎在旋转,巨大的失重感包围了我,让我一度失去平衡。当我站稳脚跟的时候,两具尸体摆成的十字上方,一团血色浓郁的液态球体正绽放出不详的光芒。

    我举起盾牌,四级魔纹的运转,再一次和猎人封印产生碰撞,但在这样的事态面前,哪怕再大的痛苦也必须忍耐。如果没有四级魔纹吸收数据对冲的余波,进而转化为自身的力量,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有可能会落于下风。这一次,末日真理教将要召唤出来的恶魔,和平时打断他们的计划时,要面对的恶魔,两者之间是截然不同的。

    最大的差别就在于,召唤恶魔的针对性目标。

    在末日真理教平时的行动中,很少会出现针对某些人而召唤恶魔的情况,而现在我就碰到了这种情况。我绝对不会轻视在这种针对性下产生的敌人。

    盾牌还在加固,和上一次面对五十一区的“命运之子”诺夫斯基也有所不同。当时利用四级魔纹制造了ky3001,对片翼骑士的形态进行模仿,是全面强化自身的各项基本素质。此时此刻,却有一种直觉告诉自己,面对即将出现的恶魔,那种全面强化的效果会显得贫弱。更正确的方法,应该是将所有的资源都利用起来,单独制造一个尽可能坚固的盾牌。

    我手持的这面盾牌,在累积的加固下,正以自己无法理解的方式,转变其材料的质地。在这个噩梦中。一切物质都可以理解为非物质,不过,构造体这种材质,虽然多以物质形态体现,但究其本身,却并非是通常意义上的物质。因为,构造体的基本成分仍旧是灰雾,而灰雾的性质则同时介于物质和精神之间,可以在特定条件下。于两者之间进行转换。这种跨越物质和精神分界的,具备可控性的东西,是统治局技术的基础,也一直都被视为,最容易产生和引导“神秘”的存在。

    在大多数神秘事件中,灰雾都会出现,灰雾的浓郁程度和运动程度,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被默认为判断“神秘”有多强烈,“神秘事件”有多危险的参照。

    以四级魔纹塑造的盾牌。不断吸收灰雾,转变为构造体材质。无论是对物质态的打击,还是非物质的冲击,都拥有比仿制片翼骑士的铠甲更强的承受能力。

    除了盾牌之外,身上的装束和右手的长刀,也因为四级魔纹的加速运转。而带上了点点的火星。

    风衣的下摆变得更短,贴身的部分更加紧凑,衣料变得更薄,灰扑扑的充满了撕裂的破口,就好似经过多场战役。随时都有可能瓦解,先不说防御能力到底如何,我不觉得它会之前更坚固,但是,从感觉上来说,穿上这身装束的身体,却的确觉得比之前更加轻盈。

    长刀的刀刃部分增长到三米,变得更加宽厚,刀锋处有一半变成了锯齿状,磕碰到地上,就会有大量的火星溅起。

    我没有贸然去打断眼前的仪式进程,只是谨慎地平举盾牌,倒拖着锯齿大刀,绕着两人的尸体和悬浮上空的血球绕着圈。从刀锋锯齿中迸发出来的火星,陡然点燃了周边的什么东西,让墙壁一带逐渐陷入火海中。仿佛有一种莫名的力量,贪婪地渴望火焰的舔舐和灼热,火势的蔓延比任何时候都快,着火的教堂,很快就和外边那些一直都在燃烧的建筑交相辉映。

    下一刻,交叉摆成十字的两具尸体中,属于神父的那一具彻底恢复原本的面目,他推开躺在身上的信徒干尸,从对方的胸口拔出那把自杀用的匕首。悬浮在半空的血球陡然裂开,将大量的血液浇灌在神父身上。神父抱着胸口剧烈颤抖,那姿态让人可以切身感受到一种难以忍受的痛苦,眨眼之间,他撕烂了自己的长袍,身体一寸寸地膨胀起来。

    描述的时候,有这么一个复杂的过程,但实际上,整个变化极为快速,而且,充满了连速掠也无法让其相对变慢的神秘。

    神父的人形轮廓正在崩溃,伴随着身躯的膨胀,手足变成了爪子,毛发变成毒蛇,神秘学中经典恶魔的尾巴和翅膀也从肌肤下钻出,在身后微微摆动。他的脸部完全失去人类的模样,仿佛头骨外露,而这个头骨也并非是人类的头骨,更像是某种被截断了羊角的羊头骨面具。虽然失去了人类的外表,但是,在一些身体构造上,仍旧维持着直立猿的构架。然而,在身躯喷张的终点,已经变得格外壮硕的肌肉群,开始迅速腐烂。

    一股极为浓郁的腐臭味,伴随着它的每一次喘息,在教堂内部掀起巨大的风浪,四周的火焰都开始随之晃动,充斥着压抑的韵律。

    毫无疑问,这是恶魔,而且,这只恶魔比起过去所见到过的那些恶魔都有些不同,无论它多么怪异,仍旧具备一些可以联想到人类的特征。而这样的形状,也比过去所见过的恶魔,更加契合神秘学中经典恶魔的形态。

    它用怒吼发泄了一通,垂下视线时和我的目光对上。我可以清楚从它的眼眸中看到神智,甚至还有智慧,但是,这样的神智和智慧的光芒,只会让人感到更加恐惧。它在想什么?不知道,但也不需要去猜测,倘若它有智慧。所想的事情,当然不会是人类乐见其成的事情。

    对人类来说,这样的存在,就是无可争议的敌人,就是邪恶的化身。

    我已经习惯了巨大的,难以描述的恐惧。对心灵的冲击,也同样习惯于面对这样让人直觉感到异常邪恶,异常厌恶,异常危险的敌人。我的心脏剧烈跳动,也许是因为情绪的激荡,但也有很大一部分,是源于战斗的本能,这种心跳的加剧,反而让我的头脑更加清醒。行动更加有力。

    我轻轻绕着这只羊头恶魔小跑着。羊头恶魔是神父的尸体变成的,但此时足足有十米高,尾巴的尖部十分锐利,因为,那就是信徒自杀所用的匕首放大后的形象。它的骨骼有一部分外露,进而让我感受到,那是极为坚固的地方,哪怕是手中经过四级魔纹改造的锯齿大刀也不会收获太好的效果。

    羊头恶魔徐徐转动身体。猛然从天花板上挖出一团火焰——虽然火焰只是一种燃烧现象,但在羊头恶魔的手中。就好似挖了一块豆腐般——向我砸来。而这团火焰在我看来,比我整个人还要巨大,我向侧旁翻滚,在起身前就已经进入了速掠状态。

    我不确定,速掠是否有效。这个羊头恶魔是末日真理教针对我所有展现出来的能力而特别召唤的,恶魔本身并不具备固定的形象。但一旦产生固定的形象,那必然意味着,这个形象暗示着它的特质。倘若羊头恶魔可以让我在速度上,不再占据那种让人束手无策的优势,我也不会太过奇怪。

    魔纹超能的单一性和局限性。往往会体现在这种时候。

    我在无形的速掠通道中奔驰,我没有竭尽全力奔跑,也没有直直冲向恶魔。因为羊头恶魔的转身,哪怕是以速掠状态下进行观测,也没有任何半点迟滞感。只有火球的来袭仿佛停顿于半空中,被我随手用盾牌拍散了,产生的冲击,直接被盾牌吸收,完全没能作用在我的身上。再一次经过四级魔纹强化的盾牌,所具备的神秘性和强度,要超过我的预想。

    当我处于正常状态时,羊头恶魔的动作就是富有节奏,清晰可见的,但在进入速掠状态之后,也完全没有相对变得迟缓的现象发生,它的动作仍旧富有节奏,清晰可见,似乎可以把握住。然而,当它的挥出爪子的时候,我却一点都不觉得,速掠有让我“比它挥爪的速度更快”。

    没有明显的“更快”,这样的感觉,促使我再次鱼跃躲开这一击,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巨大的轰鸣声响彻教堂内部,当我站稳的时候,羊头恶魔已经准备好投掷火焰了,而先前爪子扫过的地方,三条深深的裂痕让人触目惊心。

    速掠的相对性没有被完全克制,但是,效果的确不如平常。速掠正常的速度也并不比恶魔的动作更快,但是,这并非是恶魔本身运动所达到的速度,因为倘若脱离速掠,它也仍旧保持类似的速度感——迅猛,但又并非完全躲不开。

    在正常状态下,和在速掠状态下,所感觉到的对方的速度没有太大的变化,这就是一种不正常,一种富有针对性的神秘。

    这一击,大致让我摸清了一部分羊头恶魔的秘密。排除它那高大的身体所带来的巨大破坏力,它正在尝试压制住我的速掠超能。那并非是速度上的企及,而更像是对速度的即时性针对性的削弱,正如我的速掠可以达到“相对快”,而羊头恶魔没有改变“相对快”,但却似乎调整了“相对有多快”。至少,在它面前,我似乎无论如何都无法做到“快得让人反应不过来”的地步。

    不过,四级魔纹强化的装束,以及战斗时的状态,让我比之前更加敏锐和有力,羊头恶魔的好几次攻击,都被我用突然加速的撤步和翻滚躲开。速掠的速度是可以调整的,我将它维持在一个水平线上,而在这个水平线上,在极短的时间内陡然加速,羊头恶魔的能力,可以让它相对于我不算慢,但是,这种相对性的敏感程度,要稍稍弱于我的加速。

    按照当前的速掠速度,只要是在半秒内的加速,羊头恶魔的动作就会呈现一种短暂的停顿状态,而在半秒之后,速度的差值就会大幅度减少。也就意味着,预先设置一个速度最低值,然后在这个最低值内突然提升速度,就会至少在半秒内,仍旧可以达成速度上的优势。

    半秒的速度优势,到底可以产生多大的效果,取决于最初的速度最低值,和之后突然提升的速度最高值,在这种细节方面,羊头恶魔似乎无法把握得和我一样精细。

    我在试探的交锋中,大部分的闪避,都是通过这半秒的优势实现的。在确定了羊头恶魔目前所体现出来的神秘后,虽然不能肯定它是否还具备别的神秘性,但我还是决定尝试反击。

    连续两次翻滚,我躲开了再次挥舞而来的爪子,以及尾巴的穿刺。羊头恶魔的动作大开大合,迅猛异常,只是被擦到,都能感受到那种将整个人都撕裂掀起的冲击。气流变得异常紊乱,但四周的火焰却愈加凶猛了。那根尾巴扎穿地面,在半秒的加速中,就如同嵌入地面而没能及时拔出来——这不过是一种相对速度差异的错觉而已,只要超过半秒,这种错觉就会消失。羊头恶魔的每一个动作,其速度绝对不弱于之前的任何一个高速移动的神秘专家。

    “半秒的停顿”让我在闪避之后,还来得及在这条尾巴砍上一刀。

    正如我所想,哪怕是看起来外形威猛的锯齿大刀,也不能一次就突破这只恶魔的表皮,更别提外骨骼了。锯齿和粗糙的恶魔肌肤摩擦时,发出嘶哑的声音,一片片的火星溅起来。我没有用尽全力,以防羊头恶魔陡然加速,即便如此,没能一次切裂它的皮肤,仍旧让人不由得惊叹它的身体强度。

    正如我警惕的那样,被侵袭的羊头恶魔猛然嚎叫一声,动作一下子加速,尾巴就如同鞭子一样横扫过来。倘若彻底相信“半秒的停顿”是绝对的,就肯定无法逃脱这一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