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万道剑尊 >正文 第481章凄美一剑
    紫衣妇人沉默了一会,旋即却是点头道:“阁下能够觉醒三道剑魂,自然有资格参加剑道大会,请。”

    紫衣妇人直接放行了。

    这也很正常,要知道,这次剑道大会,前来参加的剑道强者有不少,但真正觉醒出剑魂的,却也不算太多,而觉醒了两道剑魂的,仅仅只有三人加上剑无双,至于觉醒出三道剑魂的,却是一个都没有。

    如此人物,当然有资格参加这剑道大会了。

    而就在白男子朝镇剑谷走去时,在他身后不远处,有两道目光死死锁定在他的身上。

    “剑南天,竟然是他!”

    “血峰王侯满天下在找他,他倒好,竟然大摇大摆到这镇剑谷来了,这胆量可着实不小啊。”

    “剑南天啊,若是能够杀了他……”

    这两人也是前来参加镇剑谷剑道大会的剑道强者,可此刻两人看向将那白男子的目光却一片炙热,就好像看到香饽饽一般。

    ……

    夜晚,夜色绝美。

    剑无双盘坐在床榻上,而在他面前,那三杀剑依旧是在剧烈震颤着,躁动无比,难以平复。

    “这都快三天了,竟然还是这样?”

    剑无双看着三杀剑,暗暗摇头。

    就在这时,轰!!!

    一道剧烈的轰鸣,突然响起,在这寂静的夜晚,犹如怒雷般炸响,与此同时还有着一股浩瀚的威能,也跟着散播开来。

    剑无双猛地抬起头,目中露出一丝诧异,“竟然在这里交战?”

    当即剑无双一挥手将三杀剑收入乾坤戒内,身形一动,已然出现在房间外。

    就住在剑无双隔壁的浑剑领主跟天冥领主也走了出来。

    “怎么回事?”

    “这里可是镇剑谷,苏命大人的地方,谁有那么大胆子,在这出手?”

    “走,去看看。”

    剑无双、浑剑领主、天冥领主都立即出现在虚空朝那轰鸣声的源头掠去。

    整个镇剑谷,都让这道忽然响起的轰鸣给惊动了,镇剑谷内大量剑道强者们纷纷跨出房门出现在上方虚空,而很快他们便看清楚了。

    只见在一间屋檐之上,三道身影并排站在一起,强横的气息从这三人身上散播出来,且此刻三人身上都携带者一股惊人的杀意。

    三人中,有一人是顶尖领主,还有两人,则是高等领主。

    而在他们三人面前,则是矗立着一道淡漠身影,这淡漠身影有着一头银白色的头,随着微风吹来,缓缓飘动着,他背负着双手,在月光之下,影子拖得极长,显得那般伟岸。

    “那是……”

    看到那月色下的银白色头男子,剑无双一瞪眼,双眸当中更是迸出惊喜之色。

    “死!”

    那三位领主再次出手了,三人杀气如虹,一时间便化为三道鬼魅般的身影,直接飘出。

    可在这三位领主动身的那一刻,月光下的白男子也动了,只见他的右手缓缓摸向身后的长剑,锵!长剑出鞘,当即便有着一股恐怖的剑意威能从那长剑当中迸而出。

    “道神兵!”

    “他的剑,是道神兵?”

    “一个领主,竟然拥有道神兵?”

    白男子一把剑,那长剑的威能立即显露出来,引得周边赶到的大量剑道强者们都为之惊骇,同时还有着一道道狂热贪婪的目光。

    在场的都是剑道强者,而一柄道神兵的长剑,足以令他们为之疯狂。

    长剑一出鞘,在白男子身后,也接连有着三道剑魂虚影升腾而起。

    三道剑魂虚影,最中央一道竟然有着足足十丈之高,带着一股睥睨天下的气息。

    随后,白男子出剑了。

    看似随意的一剑劈出,月色之下,立即出现了一道耀眼的弧光。

    这道弧光,璀璨、耀眼,同时更是凄美无比。

    凄美的令人心醉。

    周围大量的剑道强者,都看痴了。

    这一剑,实在太是太凄美的,令他们不由自主便沉陷下去。

    纵然是那三位朝白男子杀来的领主,在这凄美的一剑下,都忍不住心神荡漾,还不待他们反应过来,这凄美的一剑,便是以惊人的度直接从他们三人的咽喉处掠过。

    嗤!嗤!嗤!

    接连三道剑锋入体的声音响起,那三位领主身形在原地顿住,他们三人的脸上都带着前所未有的惊恐之色,而白男子却已然将手中的长剑缓缓收回了剑鞘。

    直到长剑彻底没入剑鞘当中,那三位领主的尸体方才缓缓朝下方坠落而去。

    惊骇,震撼!

    周围大量剑道强者,都震撼万分。

    “一剑,灭杀三位领主,还是一名顶尖领主外加两名高等领主!”

    “太强了,这人莫非是王侯不成?”

    “他刚刚那一剑……好美的一剑,好恐怖的一剑!”

    一片惊叹,一片震撼。

    “这人……”浑剑领主跟天冥领主也都瞪大着眼睛。

    也就剑无双,看到这一幕后,却不由摸了摸鼻子,神情颇为的古怪。

    轰!

    数道散着强横气息的身影忽然出现在那白男子的面前,为的赫然是那名之前在谷外引领他们入谷的紫衣妇人。

    这紫衣妇人瞥了眼已经落到下方地面那三位领主的尸体,面色不由一沉。

    “阁下,你在这里杀人,未免也太不将我家大人放在眼里了吧?”紫衣妇人冷喝道。

    周围的剑道强者们,立刻朝白男子看了过去。

    白男子将长剑收回剑鞘后,便一翻手拿出一壶酒来,在那屋檐上直接坐下,自顾自的喝起酒来,听到紫衣妇人的话,这白男子依旧面无表情,淡漠的声音从他口中出。

    “他们要杀我,所以,他们死了!”

    简单的一句话,语气平淡,不曾兴起丝毫波澜,却令紫衣妇人都为之一滞。

    周围那些剑道强者们面色都变得古怪起来。

    在镇剑谷内肆意出手杀人,那肯定是不行,可如果是对方先出手,而且是下杀手,那他出手反击就顺理成章了。

    毕竟,总不能就站在那,任由对方将其杀死吧。

    而刚刚那一战,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的确是那三位领主欲要将这白男子杀死,后者才会出手将那三人斩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