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六六章 天柱再缺
    “只是想请总督大人,给她一个机会而已。这是她与你私人的事情,与苍天皇氏无关,你也无需顾忌我。”

    皇极解释道:“听说不久之后,总督大人就要前往本山一趟。我那个晚辈,想在其时与你见一面。”

    “也就是说,弟子有什么条件,可单独与皇泉谈?”

    张信莞尔:“弟子明白!反正弟子现在,还没有为此物寻到合适的御主,等等无妨的。”

    张信对此事确是无所谓,只要皇泉能够付得起代价。

    他的要求也并不高,只能有足够的补偿,且不是落在自己的仇敌手中就可以。

    皇泉本就是他的盟友之一,且近来上升的势头也很快。这次她虽没赶上天东大战,可在北境大出风头。

    北神玄宗为支持北地仙盟与天东四院,动用三十七万道军,连同九十万附庸军,与日月玄宗大战数十余场。

    而‘通灵天骄’在这期间战功卓著,急速崛起,如今已在道种名单内,排位四十九。

    值得一提的,如今这位代他主持的‘明法会’,也是急速壮大,近日已有会员三万七千人,以及四大猎团。除了其中的‘狂猎天团’,是明法会自建,其余三家都是在‘明法会’壮大之后投靠,且都已到了中等规模。有顶级神师坐镇,也各有着一片广大的猎场。

    这一方面是因张信崛起天东,使门中许多灵师都慕名加入,其中还包括魏周流,王**等等一众天柱级的英杰;另一方面,则是因日月玄宗大肆扩招,最近加入了足足二十万的新晋弟子,其中很大一部分,都被纳入‘明法会’的辖下。

    而除此之外,就是‘通灵天骄’的个人能力,确实极其出众。光是‘明法会’在短短两年时间里,就实现了财政自主,不用张信补贴,就不是什么人都能办到的。

    所以现在,哪怕是没有皇家的因素,张信也是很乐于扶持这位的。

    他是‘明法会’的会主,而‘明法会’的壮大,无疑会让他在玄宗内部的话语权大增。皇泉作为‘明法会’的一份子,实力地位自然也是越强越好。

    “老夫只是代她打个招呼而已,你对她如有什么要求,真无需顾忌。”

    皇极笑着说完,又稍稍犹豫:“除此之外,还有一事”

    张信原以为这位,是打算与他说八卦法坛的事情。可他随后却听皇极说道:“最近你可听说一事?第一天柱简倾雪,在不久之前得了一块玉天石。”

    张信初时没反应过来,片刻之后,才面色一变:“师叔祖的意思是,简倾雪很可能会提前渡圣灵劫?”

    他知简倾雪此人,近年一直都在为冲击圣灵做准备。哪怕是成为第一天柱之后,也未放缓步伐。

    而‘玉天石’此物,正是一件可以临时壮大神魄,降低劫力强度的奇珍。

    原本此女最佳的渡劫时机,是两年之后即将到来的帝流浆。可如有‘玉天石’之助,此女提前渡劫的成功几率,反而更高,

    而简倾雪提前渡圣灵劫,意味着什么?一是楚悲离即将晋升第一天柱,二是十天柱会再次出现空缺

    张信不禁眉头大皱:“这太早了!”

    “确实是早了些!我日月玄宗无论是谁担任第一天柱,都会任职十年甚至二十年以上。”

    皇极微微一叹:“可以神月峰的情形,也是无可奈何之事。”

    张信闻言默然,他知简倾雪对于晋升圣灵如此迫切,可非是因这位一心向道,不恋权势,而是源于神月峰的日渐衰落。

    如今的神月峰,虽有九位圣灵,却只有七人成就法域,而且绝大多都是中位法域,前景黯淡。只有简倾雪的师尊施洛神一人,身为上位级的法域,勉强支撑住了神月峰的门户。

    可施洛神已经在法域圣灵境,待了四百五十年。这位神月峰主早就有了足够的积蓄,冲击天域,却因担忧神月峰后继无人,而不敢渡劫。

    如此拖延下去,施洛神成就天域的希望,只会越来越渺茫。

    此外简倾雪的这个第一天柱之位,当的也不太稳当。正因神月峰的衰弱,所以其峰系能给她的支持,小而又小,权势大受限制。

    估计现在简倾雪的状况,也就比第三天柱甄九城强上那么一点点。

    换成他是简倾雪,如今也宁愿提前渡劫,成就圣灵,而不愿在天柱位置上,当个傀儡。

    “提前渡劫,也就可将二年后‘帝流浆’出现的时机,让给她的师尊?”

    张信已明白了简倾雪的打算,‘帝流浆’对于那些意图冲击天域之人而言,也同样是极大的助力。

    也就是说,此事已经无法阻止。

    这是张信绝不愿看到的,可事已至此,他现在只能尽力将损失降到最低。

    “也就是说,弟子就该开始准备,冲击天柱?”

    “尽力而为吧!”

    皇极一声叹息:“我希望你能够尽快进入天柱会议,只有如此,我日月玄宗才能有希望。”

    张信闻言,却不禁错愕:“何至于此?”

    如今日月玄宗面临的局面,已大幅好转。

    自他加入日月玄宗以来,黑杀谷被攻陷,问非天炼器失败,离恨天成就伪神域,天东也已平定,形势可说是此消彼长。

    可他感觉皇极的悲观,更胜以前。

    “是因局势扑朔迷离。”

    影像中的皇极,紧紧皱起了眉头:“我原本以为,归真子是门中少有的几位可信之人。可如今看来,怕也未必。总之如今,只有你进入天柱会议,才可制衡门中邪氛了。”

    张信哑然,知晓是因今日门中的‘平静’,令皇极对归真子起了疑心。

    别说是皇极,即便是他,也同样疑惑,好奇归真子为何毫无动静?浪费了他与宗法相,为宗门争取来的大好时机。

    “不过你现在要入天柱,还是有些碍难。”

    皇极继续说着:“虽说你现在功勋值已够了,也是众望所归,可修为方面还是差点。最好是尽快晋升神师,如此才能名正言顺。除此之外”

    此时皇极的语声一凝:“我想他们一定会倾尽全力,阻止你进入天柱会议的。”

    ※※※※

    当张信回归前川山之后,就又再一次全力投入到灵能修炼与参悟当中。

    因他的灵能强度,越来越接近到九级的极限,风元破与御刀术等等,也都小有所成。所以张信修行的重心,已经转向了功法参研方面,

    现在唯一能阻碍他登顶神师的,就是那繁杂的功诀,必须要将之大幅简化不可。为此张信甚至不惜以高价,租用了位于前川山的渡灵之渊,辅助他参悟推演。可惜这里的渡灵之渊等级不高,对他助益有限。

    此外他现在,也没法似在东流山的时候专注,每天必须拿出很大一部分时间,用于前川山周边的军务。

    只因前川山这边的战局,即将进入决战阶段。

    东天诸宗已经对这场漫长的战事感觉不耐,希望早日结束。地渊魔国的六百万魔军,在他与烈武阳决战之后,士气军心也已到了极限。

    接下来日月玄宗如果不欲地渊魔军安然撤离,一场追击战是在所难免,

    而这次跟随张信入驻前川山的,还有之前驻扎于东流山一带的三十万道军。加上周围各宗,进一步的支援,使得东山地渊附近的联军兵力,膨胀到了二百八十万人。整体的战力,则是地渊魔军的近五倍。而精通土系的法域圣灵,也达到了惊人的二十二位。

    除了其中十七人,是从东天一带的诸宗调集。其余五人,都是张信花费巨大代价,从天穹大陆各地请来的散修,且无一例外,都是上位级别的散修。

    张信看重的,就是这些人快速制造石层的能力,可以有效的堵截地渊魔军的归途。

    此时联军,也不再固守,而是在张信指挥下,进一步收缩包围圈,开始了对魔军的绞杀战。并不断的对东山地渊发起攻击,意图切断对方退路,

    仅仅十日之后,那囤积在前川山前的魔军,就已忍受不了绞杀战的巨大伤亡,放弃了它们经营已久的阵地,开始大步后撤。沿着他们不久前开挖出的一条地下通道,往东山地渊撤离。

    于是张信也毫不犹豫的命全军出击,一方面组建出一支六十万人的精锐进入通道衔尾追袭,延缓对方撤离的步伐;一方面则沿着这条通道,以地震术与造石术不断的围追堵截。

    这场追袭战,一直持续六百余里,直到接近东山地渊的时候,才终于将这支地渊魔军成功堵截。

    不过这一战,也是异常的惨烈。伤亡的灵师,高达十二万人。

    这是因环境不适,灵师如在地面,借助战舰与各种灵术,对魔灵可以一敌十,可在地下,能够以一敌三就很不错了。

    不过最终他们还是达成了目的,所有进入地面的六百万魔军,全军覆没。加上之前连场大战的死伤,地渊魔国折损将近八百万人。渊灭与魔火等天域亲王,仅以身免。

    张信初步达成消耗地渊魔国国力的意图,而随着东山地渊的封印恢复,纷扰了近一年天东乱局,也终于恢复了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