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96 斩尽杀绝
    末日真理教的献祭仪式一向让人觉得诡异,那格外明显的恶意,可不是其他人同样举行献祭的时候可以具备的。他们使用的魔法阵也和寻常看到的完全不同,说是魔法阵,但看上去更充满了未来科幻的味道。不过,这同样是集成自统治局的风格。明明是神秘,却仿佛用通俗科学的方式可以解答,但如果真的把它当成是“高深的科学”而觉得自己总有一天会让知识积累到足以解析它的地步,最终的下场只会惨不忍睹。

    在这里,科学和神秘的界限看似很模糊,理论上似乎也有共通之处,但实际遭遇到的时候,一概而论只会招来厄运和死亡。

    末日真理教的种种作为,有许多让人不解的地方,而平时看起来,针对他们更好的解决办法,却往往不是真的很好。这些唱诗班的女人,这些末日真理教的信徒,一旦死亡就会成为献祭仪式的祭品,但是,倘若说不杀死他们,仅仅是将他们囚禁起来,亦或者让他们昏迷过去,以此阻止他们自杀,是否就能够解除这种献祭了呢?

    答案是不可能的。

    一个人想要死亡,总会有许多办法,如果一个人打算让自己成为祭品,也绝对不是让他不省人事就能够办到。

    这些唱诗班的女人以一种毫无防备的姿态,跪在我跟前祈祷,就像是在催促着我亲手杀死她们。那么,我可以不杀死她们吗?可以不按照她们希望的方式杀死她们吗?

    答案也是无法做到。

    我很清楚,这些人如此怪诞的所作所为,只不过是献祭仪式的一个步骤,当我按照她们所想的方式杀死她们时,本身就是促进仪式的一种行为。但哪怕我用其他的方法。例如仅仅是打昏她们,她们也有各种办法死亡,并将“我打昏她们,于是她们自杀”这个行为,转化成献祭仪式的另一种前提。

    只要是死亡,只要这种死亡和我牵扯上关系。恶意就会纠缠上来,在仪式完成之前不可挣脱,在仪式完成之后,就必须承受随之而来的恶果——所谓的恶魔,是真真切切的形容,并不会因为这些恶魔是“灰雾的产物”,就不符合“恶魔”这个词汇的深意。

    只有在明白这一点后,仍旧坚持自己行为,并去承载那随之而来的后果。才能更大程度上保护自己。

    因此,我毫不犹豫,拔刀就斩。

    这些女人是如此柔弱,没有表现出任何攻击性,仅仅是在一个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以特定的方式,来到我的面前而已。但她们的想法、存在和行为。本身就已经具备了针对我的恶意,哪怕这是一个陷阱。我也必须跳进去。

    女人的头颅飞起,我看着她们的身体化作飞灰,躲开那失去**束缚,而彻底喷洒出来的血液。

    再明显不过的仪式过程,我沉默着,眼睁睁看着地面上的血洼宛如沸腾般鼓起气泡。随后,大量的光状回路从教堂内延伸而来,将这些血液汲入其中。

    血光流淌的回路,从整体的轮廓上,已经充满了不对称感。这种不对称让人感到别扭。让人觉得,充满了某种恶意的诅咒。这种感官上的异常感受,足以让普通人恐惧不安。

    杀人是有罪的吗?当然是有罪的。人无法摆脱人性和社会性,而“罪”这一概念,一直都依附在人性和社会性中,渗透于每个人的常识之中,倘若没有常识,也会根植在身而为人的基因和本能中,不会因为个人是否认知到,是否在价值观上如此认为,而产生半点改变。

    在神秘学中,献祭仪式就是通过如此深邃的,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联系,去完成“恶果报应”。它是针对“人”最为有效的,跨越了时间和空间,多数以“概念”的方式呈现的攻击,最好的应对方式,就是不做人。

    只要不是人类,杀人就不会是罪,但只要还是人类,从物质**到精神思维的构成方式上,仍旧拥有“人类”的特征,那就不可能摆脱。

    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当我深刻认知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距离死亡不远了。

    我深深吸了口气,将自身挡在盾牌之后,用连锁判定观测着方圆五十米内的一切动静。就在我杀死唱诗班的时候,那名神父的尸体已经消失了,无法捕捉其行动,当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不在观测中。我一点都不惊讶,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连锁判定无法观测到的情况,而这种情况出现在末日真理教的神父身上,并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正如我早就明白的那样,哪怕神父在献祭仪式中位于一个关键的位置,但优先选择杀死他,在当时情况下,绝对不是最好的选择。

    末日真理教的布置很有针对性,我明明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但是,他们所有的布置,都会让人不得不着眼短期内的优势,放弃长期上的考量。

    这样的体验对一些聪明人来说,大概是很憋屈的吧,就好似自己被耍得团团转,但对于我,,早就没有了这种情绪。

    我不是特别聪明的人,能够走到如今的地步,也并非是因为足够聪明,正好相反,只有蠢笨如我,才会锲而不舍地追逐。

    神父的尸体消失,唱诗班斩绝,十三名高速移动能力者,还剩下四人,加上其他的信徒,也一共不到十五人,全都是三级魔纹使者,但又比开战的时候,那一群人总共加起来的压力更大。我没有证据,却能够感受到,剩余的这不到二十人,的确比他们原先的时候更强,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将死者的力量叠加在他们身上。

    虽然剩下的敌人,仍旧是三级魔纹使者,但是,已经不能够再用之前的交战,去衡量如今的他们了。

    这个时候。距离开战,已经是第九秒。

    第十秒,空气再一次被搅动,与此同时,我再次进入速掠状态。四个高速移动能力者再次从四周包抄过来,剩下的信徒和一样。筹备着再一次的集火攻击。虽然人数减少,但是他们的个人能力已经得到强化,一旦完成“神秘”,最终凝聚在一起的力量,其攻击力大概不会弱于第一次集火攻击。而他们的行动,和我的行动,也不过是开战前两秒的翻版而已。

    在万物都仿佛陷入停顿的高速世界中,能够被观测到明显运动的事物不多,仅存的高速移动能力者因为人数上的缺失。已经无法如之前那般进行有效的拦截。他们的能力的确同样因为死亡的人数,而得到相应的增强,然而,让他们达成高速移动现象的魔纹超能,并没有产生质变,仍旧会被速掠捕捉到,并进行参照。因此,在实际战斗的时候。我仍旧是比他们“更快”。

    上一次,神秘力量集火攻击的形成。一共用去了两秒的时间,这一次,在形成速度上更快,我认为只需要一秒不到的时间,他们就能够完成这一次的集火。不过,“不到一秒”这种在普通人看来极为短暂的时间。对速掠来说,也已经足够漫长。

    我手持盾牌和长刀,在百分之一秒内侵入这些无法动弹的信徒身前,挥出的刀刃,顷刻间就将五人的颈脖斩断。之后。高速移动的神秘专家才姗姗来迟。他们挥动的武器,和我的盾牌发生碰撞,比之前更加巨大的力量,甚至磕歪了持着盾牌的手,我跳跃,翻滚,以比他们更快的速度,从攻击的缝隙间穿过。

    在其中一人反应过来前,从他的背后贯穿了心脏部位。在剩下三个高速移动的魔纹使者调整好自己的路线和姿势前,我还来得及踩住死者的背,将长刀拔出来。之后到来的,是一种沛然的扭曲之力,在我的身周凝聚,旋转,就好似要把我所处的空间都扭成麻花。然而,在这股扭曲之力完全展开前,我就已经速掠而去,只有死者的尸体被彻底扭曲,血液好似被压榨一样涌出,继而又被地上的血色回路汲取。

    我就这样,挥舞着盾牌,挡住所有试图击退自己的攻击,又用右手的长刀,一个紧接着一个收割了剩余信徒的性命。在半秒之后,斩杀了所有在速掠面前无法动弹的信徒。信徒的大量死亡,让最后剩下的三名高速移动的三级魔纹使者散发出更加强大的气势。当他们的武器再一次和我的盾牌碰撞时,我必须向后撤步,才能消除那变得异常强大的冲击。

    最后的三人,在纯粹的力量上,已经超过我这具被四级魔纹强化过的身体了,然而,他们的魔纹仍旧是三级,超能也仍旧无法摆脱速掠的参照,进而在速度上,我仍旧占据着优势。当我如影随形地追逐其中一人时,这名不断高速移动的神秘专家放弃闪避,挺着胸膛迎上来。当我再度转移到他的身后,、进行刺杀的时候,他主动向后靠上,让长刀彻底贯穿自己的心脏。随后,双手发生奇异的变形,如同抽掉了骨头,柔软得不可思议,闪电般朝着我的喉咙和心脏袭来。

    我拔不出插入他体内的长刀,只能用盾牌挡住这个将死之人的反击。

    沉闷碰撞声,紧接着是爆炸的声响,剧烈的冲击横扫了以我们两人为中心的周遭范围。尽管挡住了冲击,但我持盾的手在这股巨大的冲击下高高弹起,将身体暴露在盾牌外。剩下的两人,一言不发地直击而来,一个瞄准了心脏,一个瞄准了我的颈脖。

    即便如此,他们的速度仍旧是相对太慢了一点。我放开盾牌,以更快的速度从围攻的缝隙中逃脱。最后的两名神秘专家同时进攻,也同时挥空,而我就在两人挥动的一刹那,再次进入原来所在的位置。

    我一只手抓住还没落地的盾牌,另一只手从已经被吸干血液的尸体中拔出长刀。哪怕在高速移动状态下,仍旧可以看到这具尸体迅速化为灰烬。

    我没有太多的想法,再一次斩向身边的敌人,对方只能微微调整姿势,就被我砍断了胳膊,连人带武器,被盾牌横扫出去。虽然没有被斩成两半,但那种碾碎了什么东西的感觉,仍是极为真实的。

    这个人的脑袋,被我用盾牌生生砸碎了。

    剩下的最后一名神秘专家,趁着我杀死之前的同伴,已经迅速撤回教堂内部。

    我在无形的高速通道中疾驰,追逐着他,从墙壁的豁口处,再一次进入教堂中。

    这个时候,还剩下零点一秒,这一秒就过去了。身后城墙外,不会因为主体死亡而消失的神秘,再一次汇聚起来,形成一股比之前毫不逊色的强烈冲击,横扫了这一带,就连教堂的墙壁也有些摇摇欲坠的感觉。

    我向侧边翻滚,一股冲击波陡然从身后的豁口中喷涌进来,将破碎的教堂内部再度撕扯了一遍。流淌着血液的回路,绽放出格外明亮的光,不到一个呼吸,气流的暴动就彻底消弭了。我脱离速掠,缓缓起身,审视着教堂内的情况。这里的灰雾比外面浓郁许多,似乎可以听到从四面八方传来让人作呕的**和哭嚎。之前退入教堂中的最后一名末日真理教信徒,正以一种安静地怪异的姿势,半跪在一具尸体跟前。

    那是神父的尸体,信徒就像是在对这具尸体祈求着什么。在他的脚下,回路的纹理格外密集,让人不由得想象,他此时就处于这个献祭仪式的中心。

    很显然,最后的变化,将会发生在他的身上。认知到这一点的瞬间,我跃入无形的高速通道中,向他疾驰而去。

    几乎是同一时间,这最后一个信徒,三级的魔纹使者,缓缓向后仰倒。他的胸口,被一把装饰华贵却又充满了阴暗色彩的匕首刺穿。

    他自杀了。

    而这不过是一个开始。

    献祭仪式已经完成最后一步,我看到了,灰雾正在旋转。

    仿佛整个世界都在旋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