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四百八十章节 激将
    第四百八十章节激将

    在看到鸿钧道祖转身离开之时,接引圣人则是长叹一声说道:“师弟,我们也退吧,虽然我们已经顶住了无量量劫的巅峰反扑,可是我们一身的实力也消耗的差不多了,连鸿钧道祖都不得不收手后退,我们也离开吧,我们赌不起,毕竟我们身上承担着太多的责任,我们不能因为自己的一时贪心而不顾门下弟子的死活!”

    接引圣人此言一落,准提的脸色则是变了数变,最终他长叹一声说道:“也罢,既然师兄都这么说了,那我们离开便是,相比那些殒落的道友,我们已经很不错了,至少我们还有一点点的收获,有了这份命运长河的精华,我们可以轻松地突破自身的境界,成为真正的圣人,就算到了那无尽虚空之中也能够多一份自保之力!”

    听到准提的回答之时,接引圣人的心中则是松了一口气,他真得担心准提会因为一时的贪婪而迷了心窍,不知进行,那样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毕竟接引圣人是不可能放弃准提而不顾,一个人离开这无量量劫的笼罩,他可没有那么狠毒的心肠,不过总算事情没有发生他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准提还没有被那诸多的利益迷住了心窍!

    在做出决定之后,接引与准提二圣可是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即紧随着鸿钧道祖的身后向那混沌虚空而去,对他们来说鸿钧道祖所走的方向绝对是通向无尽虚空之路。他们跟随在鸿钧道祖的身后离开,那绝对是再正确不过的选择!

    若说鸿钧道祖的离开让在场的几人为之心惊,而接引与准提的离开则是让其他人为之心怯。毕竟准提与接引二人的实力摆在那里,连他们都胆怯了,其他几人自然也是为之胆怯,毕竟这一场无量量劫死得人实在是太多了,而且他们每一个人身上都背负着巨大的责任,让他们不得不小心谨慎,不得不面对那重重的压力。

    紧接着镇元子与地皇神农氏则是联决而退。镇元子的实力还不如准提,连准提与接引都撤退了,更何况是他。不过他一人就算是后撤也没有把握,于是他与地皇神农氏走到了一起,地皇神农氏凝聚着诸皇的力量,以他此刻的力量还能够坚持得住。可是他不敢冒险。毕竟他身上承担着整个人族的责任,他不能拿人族的生死存亡来冒险,所以他也撤退了。

    一下子走了一半人,这让三清与后土祖巫、玄冥祖巫为之皱起了眉头,这么多人一走,他们身上的压力自然是更大了,让他们的处境更是不妙,虽然说大家聚集在一起都在各自行事。可是这么多人在一起,大家的心里还有底气。至少在关键时刻还有人会出手助自己一臂之力,可是现在人这么一走,剩下的几人自然是为之心怯。

    元始天尊的脸上则闪过了一丝挣扎,他很想要学着准提与接引一样离开,可是偏偏他又舍不得那命运长河的精华,毕竟这样的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将不会再出现,而且从鸿钧道祖的语气之中他也能够听得出来那无尽虚空也不是什么善地,想要在那里活得自在一些,需要强大的实力才行,这让元始天尊更是难以舍弃眼前的这份利益。

    看到元始天尊心中的那份挣扎,太上老君的脸上则是闪过了一丝冷笑,不过太上老君的表情一闪而过,而其他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之中并没有发现太上老君的这丝冷笑。

    只听,太上老君平淡地说道:“元始师弟怕了,若是你怕了可以随镇元子他们离开,这世界之上没有什么东西是随手可得,想要有所收获那就得有所付出,收获与付出是相等的,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你不要想日后还有这样的机会,你没有天道与鸿钧道祖背后那强大的势力,连他们二人为了这无量量劫的机缘都可以转世到这洪荒天地,可想而知这份机缘有多么难得,你自己要想清楚了!”

    听起来太上老君是在为元始天尊考虑,其实则不然,太上老君这是担心元始天尊离开之后自己则成为孤家寡人,他可不敢去指望自己在危险的时候会有人去救自己,无论是后土祖巫也好,还是玄冥祖巫也罢,还有那通天教主都不会出手救自己,若说他能够找到唯一的帮手那只有元始天尊一人,若是元始天尊退走了,太上老君也只能退走,因为他不知道通天教主会不会趁机报复自己,毕竟先前他在通天教主遇到危险之时袖手旁观。

    当然,太上老君也担心玄冥祖巫与后土祖巫对他出手,毕竟盘古元神那可是祖巫一直都渴望得到的,为了自身的利益,谁也不敢保证玄冥祖巫与后土祖巫不会生出贪念来,在知晓元始天尊的性格之后,太上老君便用出了这激将之法,要将元始天尊给留下来。

    听到太上老君的这番话时,元始天尊的脸色则是一变再变,他对太上老君那平淡的语气而愤怒,认为太上老君这是在讥讽自己,元始天尊受不了这样的讥讽,太上老君与通天教主都没有离开的意思,若是他在这个时候选择离开,那就主动承认自己不如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甚至不如后土祖巫与玄冥祖巫,这是他所无法接受的。

    元始天尊沉声说道:“大师兄说笑了,就算这无量量劫再凶险,我也会坚持下去的,毕竟我们都已经坚持到现在,我可不想这个时候退去,那样等于白白浪费了这一场天大的机缘,将这份机缘恭手让给别人,我是不会离开的!”

    元始天尊的这番话一落下,太上老君不由地松了一口气,还好元始天尊没有被吓退。要不然自己也得错过这一场天大的机缘,太上老君点了点头说道:“只要师弟有这份心就好,你我二人联手就算还会有意外发生。以我们二人的实力也足可以抵挡得住!”

    在听到太上老君这番话时,通天教主的心中则是冷笑连连,虽然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丝毫没有提起他,不过通天教主并不在意,他也没有指望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学会想起自己,对于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这过河拆桥的手段,通天教主早已经有所准备。

    对于太上老君这番花言巧语。通天教主更是不屑,在他看来若是真得有危机发生,太上老君绝对会牺牲元始天尊而保全自身。甚至会借机干掉元始天尊,吞噬元始天尊的那份盘古元神,让自身变得更加强大,毕竟先前自己遇险之时的情况足以说明一切。

    通天教主尚切明白太上老君的心性。元始天尊就真得那么傻什么都不清楚吗?不。元始天尊心中也清楚这一点,先他他之所以会有所退意,也正是因为他明白自己指望不上太上老君,所以方才会有退意,不过元始天尊可不会把太上老君的话当真,他可不敢真得相信太上老君,就算他留下,也不是因为太上老君的那番话。元始天尊另有安排。

    只见,元始天尊听到太上老君之言后则是转身又向通天教主说道:“通天师弟。我们虽然有过诸多的矛盾,但是在这无量量劫之中还请师弟能够多多帮忙!”

    元始天尊信不过太上老君,只好拉通天教主来平衡一切,当看到元始天尊此举之时,太上老君的心中则是为之恼火,傻子也明白元始天尊这个时候说出这么一番话来的用意,可是偏偏太上老君却无言以对,谁让先前他把事情做得太过了。

    听到元始天尊之言时,通天教主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并没有开口,仿佛是他的精神都用在了夺取那命运长河的精华之上,虽然通天教主的表现不是怎么理想,但不管怎么说通天教主也算是点头了,这让元始天尊的心中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在元始天尊看来,通天教主表现的再冷淡,便是他也比太上老君要可靠的多,只要通天教主点了头,那就不会看着自己殒落而袖手旁观,这是太上老君所无法与之相比的。

    相对于三清之间的那闹局,玄冥祖巫与后土祖巫则是没有丝毫为之所动,她们可不是三清之间的关系那么混乱,无论是玄冥祖巫也好,还是后土祖巫也罢,那怕是遇到再危险的事情,她们都不会抛弃对方,最重要的是刑天还在这里,就算是真得遇到不可抵挡的危机,玄冥祖巫相信刑天是不会袖手旁观的,所以她们依然在收取着那命运长河的精华!

    鸿钧道祖走了,刑天的武道分身也完成了蜕变,将那份生源之源给吸收了,虽然有些勉强,但不管怎么说它已经将这生命之源收为己有,日后有得是时间慢慢消失,在将生命之源收走之后,刑天的武道分身已经转变成了生命之树,有着强大的生命本源之力,而他原先的本命神通也没有消失,依然存在,这对刑天来说可是一个巨大的惊喜。

    若说先前刑天多少心中还有一点点的紧张,毕竟仅凭黑莲分身来威慑鸿钧道祖与天道还有其他洪荒大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鸿钧道祖的离开让准提、接引、镇元子还有神农氏都离开了,这大大地减轻了刑天的压力,最重要的没有太多的人与他争夺这场天大的机缘,这对刑天来说那是最为高兴的事情。

    利益是重点,少了鸿钧道祖与天道,刑天自认可以将这场天大的机缘给独吞七八成,那怕是现在还剩下了三清与玄冥祖巫、后土祖巫,他们这五人的手段绝对没有刑天强大,。

    命运长河的精华不断地被刑天给收入到自己的内世界之中镇压起来,看着刑天那几近疯狂的收取手段,无论是三清也好,还是后土祖巫与玄冥祖巫也罢,都不由为之心惊,他们的速度与刑天比起来那真得是上不了台面,他们五人加在一起的速度都不如刑天一个人来得要快,而在武道分身收取了生命之源后已经腾出手来,可以让刑天收取到更多的命运长河精华,至于黑莲分身,刑天是不会让他出手收取这命运长河的精华,刑天需要他做防御,以防有什么意外发生,毕竟这是无量量劫,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做再多的准备都不以为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