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六五章 八卦法坛
    “我们魔灵,并不都是说话不算数的人!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飞车之上,紫玉天侍立在张信的身边,面色涨红,眼神羞恼。

    这次那烈武阳丢人现眼,也让她这个同为魔灵之人,感觉羞耻。

    “我知道!”

    张信笑了起来:“魔灵之中,的确有很多是正人君子,然诺重义之辈,就比如你紫玉天。”

    如果这位北海天翼也是一个奸诈无信之人,早就离他而去了。

    紫玉天却不领情,一身冷哼后,看向了前方:“刚才你话太多了,当时直接杀了他不是更好?”

    “这次是我大意了”

    张信微微一叹,之前他说那么多废话,只是为动摇烈武阳的心神。后面则是期待那些天域,违反双方定下的灵契。

    可没想到神教之人,会插手此战。

    事前原空碧与龙丹,明明将周围八百里都巨细无遗的检查过。周围哪怕一只异常些的苍蝇,都会被清楚。

    可神教居然还能够有办法施展逆向乾坤法阵,他也很无奈

    烈武阳此人,成长起来之后还是很可怕的。尽管他本人不惧,可他的那些部属,却未必是其对手,

    才九级魔灵而已,居然能够力抗四发小型的阳电子攻城炮,这真是个变态!而且还是能化光而行,遁速仅次于瞬影雷身的家伙。

    “我有预感,这次没将他除掉,日后只怕有得麻烦。”

    这次紫玉天却不说话,只以异样的目光看着张信。心想你为烈武阳头疼,对方那几位亲王,又何尝不是对你忌惮至深?

    她事前也万万不曾想到,以烈武阳的能力,居然也未能让张信施展他那最最顶尖的几样神通。风元破也好,九霄雷神也罢,这次可都没有动用

    这次张信用的,就只有御刀术而已,而且还是在有所保留的情况下。

    这个家伙,真的就无人可制了么?

    张信此时则意念一动,将自己的总督印玺招到了眼前。这里面有了几条新的信息,分别是由暗堂与内外情司传送过来。

    几条消息大致是一样的,昨日本山巡山堂派出的搜索队,在经历连续两个月的详细搜索排查之后,终于在日月本山附近九百里处的一个深潭中,发现了一座法坛。之后有阵符师到场,发现这阵坛并非是孤立存在,随后巡山堂按图索骥,又连续发现了七座相似的法坛。

    随后勘探的结果,一是这八座法坛,呈八卦方位排列,阵符结构与宗门的镇宗神宝‘八卦元阳印’相似;二则是这些法坛,新近建成都不到十年;三则是它们造价高昂,所用的材料,无不都是珍贵之至,每一座,至少都花费两亿以上的十五级贡献值,可如今这些,都被人弃之不理。

    然后其他的线索,暂时还没查出来。这些法坛,到底是怎么瞒着日月本山建的,有什么用途,到底意欲何为等等,都暂无进展。只是有阵符师猜测,这很可能是与神教有关,只因现场都有很大一部分符文被毁弃。

    而在他们的阵符师看来,除非是使用神教的神文,否则这些法坛,都绝没有发动的可能。

    “八卦法坛?”

    张信皱起了眉头,看向了前方。心想这就是神教在蛊虫之外,备用的手段?

    一座法坛两亿,八座就是十六亿,这还真是大手笔

    这次内八宗的总赔款,加上赎回灵山的款项,也不过二十亿多一点而已。可这已让这八家伤了元气,库房几被清空。

    张信真不知神教,到底哪来的那么多钱财?

    他现在唯可确定的是,神教为此定是积蓄已久,这次也多半是元气大伤。

    不对,说不定这才是那位神尊,真正要做的事情。

    那么此人,到底目的何在?是又要篡夺神山?还是为那八卦元阳印?

    张信正陷入深思之时,那总督印玺忽又将一团光束打出,使皇极的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前。

    张信蓦然惊醒,随后就笑问:“皇师叔祖,不知地渊魔国之人,可曾守约。”

    “东西由古器楼看押,他们不敢放肆。”

    皇极冷哼了哼,随后一笑:“地渊魔国拿出的赌资,都已经成功得手了,稍后就可运回前川山,总督大人你可放心了。”

    张信对此其实并不担心,只因地渊魔国的那些奇珍异宝,是已经提前拿出来的,存入到一家中立的超大灵商古器楼,由后者监管。

    而所谓古器楼,正是上官彦雪的前任雇主。是一家除了没有神域灵山之外,实力完全不逊色于任何玄宗的大势力。

    不过张信随后,还是凝眉道:“转告龙丹,这次押送物资,务必小心,也需遣得力人手。”

    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他们的运宝船团,有被人劫夺的先例。

    之前从北地仙盟敲诈勒索到的那七十四亿奇珍,就曾被人打过主意。幸在张信谨慎,派遣二十万的道军护送,又请宗门内排遣了十二位法域,还有实力晋升伪神域的离恨天亲自镇压,才没出大事。

    可途中发生的两次骚乱,依然让他们损伤不轻,至少有七艘宝船,三艘战舰沉没,有价值一亿四千万十五级贡献值的奇珍异宝,不知去向。

    这很可能是神教策划,连同一些散修所为,不过当时被擒拿的那些修士,几乎无一例外都选择了自杀,所以并未拿下活口。

    “以龙丹的谨慎,何需你我提醒?即便他疏忽了,暗堂与内情司也不敢大意的。”

    皇极失笑,随后又语声凝然的问:“按照你与宗门的预定,这次的八亿九千万,你可取其中一成。除此之外,那神宝‘太元天锁’,也需归你使用,就不知总督大人你,可有什么人选。”

    “皇师叔祖,可是为了皇泉?”

    张信心想这才是皇极联系他的主要目的,拐弯抹角的,真难为这位赤月剑仙了。

    据他所知,皇泉是‘通灵神体’,先天灵能也是罕见的五点,确实是最适合‘太元天锁’的人选之一。

    此物在皇泉手中,确可令此女如虎添翼。

    “要我把这东西给她,也无不可。就不知苍天皇氏,愿付出什么代价?我也不要多了,五千万十五级贡献值,或者拿两件神宝交换,你们就可以将它拿去。”

    苍天皇氏作为宗门内最强大的家族之一,也是收藏有四件十六级的神宝的。甚至有一件十七级,只是未经证实。

    且以皇氏的财力,别说五千万,拿出五亿也是轻而易举。

    可影像中的皇极,却哑然失笑:“五千万确实不算多!可问题是我们皇家,有嫡脉子弟二百余位,族中的财力,不能用在她一人身上。至于神宝,更不可能。”

    张信闻得此言,不禁眉头一皱,眼现疑惑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