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六四章 该觉荣幸
    石窟之内,大地震颤,泥沙俱下。四面石壁,也赫然都有了开裂的迹象。

    可聚集于峭壁上观战的诸多灵师,却都将周围的变故置之不理,目不转睛,紧盯着暗河之上的这场大战。

    那冰霜巨人虽被张信的太上神卫一拳粉碎,可烈武阳本身却是分毫无损。

    此人的身外罩着一层蓝色冰甲,使得身形膨胀到了两丈余高。竟是硬顶着两尊力士的炮击,冲击到了张信身前四十丈,而其一身冰甲,仅仅只是现出了几丝裂痕而已,坚固强韧到使人发指!气势则凌厉霸绝,一双血红色眼瞳,怒瞪到了极限,死死锁定着张信,酷烈凶悍,杀意沸腾。

    “玄冰甲加金刚不坏身吗?你的神宝,是与防御相关?不得不说,这倒是蛮坚固的。”

    张信一声感慨,可眼眸里却满含着无聊与不耐:“只是今日之战,可以到此为止了~”

    铮!

    暗河之上,蓦然响起了一声凄厉的鸣响。却是那一直盘旋于张信身周的流光,蓦然间由虚化实,由之前的粒子流状态,重新构造出了月沉刀。

    随后这银白色的月沉刀,就在那颤动轰鸣声中斩出。刀锋指处,正是烈武阳轰来的铁拳拳锋。

    那刀光看起来声势不显,完全不敌烈武阳的凶横气势,可当交击之刻,整个地窟中,瞬时是一声震耳欲聋的炸鸣,随后山摇地动,穹顶大量的碎石塌陷。更有血光溅射,烈武阳发出自交战以来第一声痛哼。而他的整个人,亦再次往后退出数百丈,不但五官溢血,那一只右臂,更被齐肩斩断!

    而这一刻,在远处观战的渊灭亲王与魔火亲王,也终于变了颜色。与之相应,另一侧的皇极与雪崖等人,则是纷纷眼透笑意,神色大定。

    “风雷鼓舞三千浪,易象飞龙定在天!这一式,名为风雷振音,是本座今日自创之招!”

    张信抬手一招,使那被烈武阳巨力轰飞的月沉刀,再次回归身侧。而那刀身,则是依然震颤不止。

    “你一定很奇怪?本座的刀,为何能破解你的玄冰甲与金刚不坏身,哪怕有神宝加持也没用是么?”

    也就在他语声告一段落的这一霎那,那笼罩着整个石窟的寒冰,都纷纷碎裂崩塌,炸成无数的冰粉!

    便连那地下暗河,也不例外。那厚达数丈的冰层,纷纷碎散成为冰沙,随着上游冲下的河水滚滚向前。

    烈武阳见状,不禁面色骇然骤变,眼神则惊疑不解的看着张信。他确实想不明白,张信到底是怎么斩开他的玄冰甲与不坏身,又是怎么将那些冰层粉碎。

    “是次声波共振!”

    张信得意洋洋,哂笑着解释:“只要找到合适的频率,那么哪怕一座神域灵山,本座也可将之震碎。又何况是你这区区金刚不坏身与冰魄魔体?所以啊,你这个渣滓,连物理都没学过,怎么与本座斗?”

    烈武阳不说话,一直神色默默,全力恢复。他虽只是一个九级魔灵,可恢复之能,却已可与十四级的魔将比肩,几乎企及滴血重生的层次。

    短短不到一息,他那斩断的手臂就已恢复过来,而那冰甲,也同样复原如初。

    此情此景,让边角处的皇极雪崖等人,不禁又眉头大皱。感觉张信这个家伙,实在过于托大。

    一直叽叽喳喳的废话,难道就不知过往以来,很多灵师明明稳操胜券,却最终败亡,就是因为死于话多?

    可就在下一瞬,烈武阳面上的血色,却骤然褪尽。他的四肢与胸膛,忽然有着不正常的鼓胀。最严重的地方,甚至将外层的冰甲撑破。

    “你这是”

    烈武阳的瞳孔收缩,带着惊悸与愤懑,又一次怒瞪张信。

    “是刀虹入体!”

    张信眼睛微眯着,笑嘻嘻的回应:“你这家伙恢复之前,难道就不检查一下么?”

    就在刚才那一瞬,月沉刀的部分刀刃,被他分解为分子状态,进入到了烈武阳的毛细血管。后者急于恢复,又被他的言语刺激,对此全无所觉。

    说到底,这位战魔再怎么沉稳,也仍旧是一个年轻人,且是魔灵中的年轻人,又怎么可能完全不为他的言语所动?在三番五次被他挫败之后,心绪又怎么可能毫无变化?

    烈武**本就没有心思再听张信说话,他的身影立时化为光团。只是在此之前,他的四肢与胸膛处的血肉,就已爆裂粉碎开来。

    而此时太上神卫与雷电八型,同时就四道蓝白光束打出。四发早就准备好的阳电子攻城炮,第一时间就将烈武阳化成的光团,冲击到支离破碎,七零八落。

    当烈武阳再次显出身形的时候,赫然就只剩下一颗头颅,还有下面小半边身躯。

    他心知情形不妙,本能的就欲御空而起,可此时张信已经闪身到了他的上空,一脚将他的头颅死死的踩住。

    此时烈武阳的一颗心脏,几乎已停止了跳动,眼中也现着绝望死灰之色。张信正将那一丝丝雷电,灌注入他的体内。

    这赫然是另一种版本,专为作用于魔灵体内的雷天神寂!使他现在,无论是化光之能,还是寒冰之力,都无法动用。便连最基本的金刚不坏身,也受影响,颅骨正在张信渐渐增强的重压之下,一点点的碎裂。

    “你是第一个能够在我狂刀手中撑过十个回合之人,应该引以为荣。可惜你给本座的惊喜,也就只有这种程度而已”

    张信一边说话,一边看着对面。他希望这些魔灵,有人能不顾灵契约束,出手援助烈武阳。

    此时要想从他手中救人,就只有天域级的神魔才有可能。而如果真有这样的人物出手,他是有很大的把握,将对方也留下来的。

    在平常的时候,那些中位甚至上位级别的神魔,他自是无可奈何的。可如有之前的灵契压制,情形又大不相同。

    日月玄宗‘八卦元阳印’的能力,会超过这些邪魔的想象,那是一直维持日月玄宗岿然不倒,使神尊与问非天不敢轻犯的真正神物。

    可惜的是对面,一直都没有人动作。

    而下一刻,随着一声‘咔嚓’碎响传入张信的耳内,那烈武阳的头颅,已经被他踩为粉碎!

    可就当张信脚下雷电磅礴,要将烈武阳的残余血肉,一并轰为齑粉之时。他的心中,却蓦然生出警兆,当即身影瞬闪离开了原地。然后此处,就有数道突兀出现发动的风刃掠过。

    而当张信,在五十丈外再次现出身影时,就只见烈武阳残存的那团血肉,早就不见了踪影,也不知去向,就好似是被人生生挪走一般。

    “逆向乾坤法阵?”

    张信剑眉一挑,再次看向了对面。脑海里第一个念头,是这些魔灵,果然奸诈不老实,明显也是有所准备的。

    二则是那神教,与这地渊魔国,居然还真有勾结。

    “这就是邪魔啊”

    张信摇着头一声叹息,随后就将大袖一拂,移身到那飞车之上。

    “既然输不起,那又何必要做这生死之决?本座希望你们的赌注,不会食言。”

    他话音落时,那马车已然飞空而起,往暗河的上游奔腾而出。

    而此刻那洞壁周围,众多灵师早已是一片谩骂之声。

    “这是早就准备好的吧?果然卑鄙!”

    “这些邪魔,果然都是无信无义之辈!就不该信他们的”

    “居然逃走,简直可耻!”

    “看来所谓的战魔,也不过如此!”

    而在谩骂声外,也有对张信的赞叹声。

    “我们这位总督大人,还真是强的可怕。”

    “堂堂地心级,居然也连总督大人的十个回合都撑不住么?”

    “不是撑过十个回合了?”

    “严格来说,总督大人施展的灵术与刀诀,还不到十次。”

    “真是厉害!大人总说他是‘苍天之上’,果然不是没有道理。”

    “共振好理解,以前也在下碰到过类似的情况,可那什么电磁波,又是怎么回事?一种新的灵术吗?感觉好可怕”

    “我很好奇,这个世间,所有天域以下,还有谁堪配为总督大人的对手?”

    “这可未必,法域层级强者如云,就不说天元战圣这样的超天柱,便是天柱一级,也有着好几十个。”

    在另一侧的峭壁之上,渊灭亲王与魔火亲王二人,脸色难看的面面相觑了一眼,随后都身影闪逝,离开了原地。

    雪崖上师远远望了一眼,就不在意的目视龙丹:“增派人手,那些赌注,一定要保证绝无问题。”

    涉及一件十六级神宝,以及八亿九千万的十五级贡献值,他不能不小心在意,这已相当于日月玄宗一年多的岁入。

    如果是之前,他对地渊魔国的信誉,还是有一丁点信任的。可如今烈武阳被救走,他却不能不小心为上。

    “我已在召集人手!”

    龙丹的脸色兴奋,尽管张信东征已来,光是逼迫诸宗交纳的赔款,就已经达七十亿之巨。

    可今日张信的收获,依旧激动人心。

    日月玄宗几十年来府库之充盈,已无过于现在,而这都是张信之功!

    他随后又暗暗感慨,心想他师尊巩天来看重的这位小师弟,尽管外表看起来是轻浮狂躁,可观其具体事迹,却是可靠的让人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