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六二章 什么感觉
    “久闻总督大人目中无人,傲慢世人。如今烈某亲眼见了才知,总督之狂,居然还更胜过传言,名不虚传。”

    那烈武阳微微一叹,眼神隐晦:“奉劝阁下不要把话说得太满,否则稍后输了,阁下脸上不太好看。”

    “输?”

    张信一声嗤笑:“看来本座有必要让你知道,什么是谦卑。”

    “那就定下生死契吧!与其让烈某知道什么是谦卑,倒不如直接送我魂归九泉。”

    烈武阳的目光平静,以冷漠的目光直视张信:“趁现在还有时间,你我不妨重定灵契,今日之战,生死不论。”

    张信闻言,顿时哈哈大笑,狂狷放肆:“本座也恰有此意!”

    他随后只挥了挥手,就将袖中的一张卷轴,直接送到了烈武阳的眼前。

    后者接在手中,随后就微一愣神。

    这是一张灵契,大致说的是今日乃生死之决,直到一方战死方休。其余任何外力,都不得插手,

    而灵契中的左下角,除了张信之外,还有日月玄宗一方的诸多强者,有如月平潮,皇极,雪崖这些天域圣灵,还有龙丹,原空碧,楚悲离等顶级神师的签名

    也就是说,今日之战,哪怕张信身死,这些人也不能插手相助。

    而给这张灵契提供约束力的,则是日月玄宗的那件十八级神宝‘八卦元阳玺’,以及其余六件十七件神宝。

    众所周知,十八级神宝的威能,比肩神域。所以这张灵契,还是有着一定约束力的。

    值得一提的是,这灵契的右下角,还有着大片的空白。

    烈武阳不由看了张信一眼,心想这位竟是早有准备。

    不过他随即就毫不在意的从指间逼出精血,在灵契之上按下手印,随后环视周围:“我可让诸位亲王大公一并联署,然而你家这些附庸宗派,也不能例外。”

    “可!”

    张信此时也已收敛了笑意,目中杀意森然:“那就依你之意!”

    就在他们二人说话之时,周围的峭壁之下,诸人也都再次恢复了议论。

    “这位摘星使,看来依旧狂傲如故啊!”

    “生死之决么?这位总督大人早有准备,那位战魔也是自信十足。”

    “可我如今倒是不看好这位总督大人了,这烈武阳看起来颇是沉稳,被人尊称为地心,却毫无骄狂之意。”

    “的确,此人虽为魔灵,可看起来,却还是蛮可靠的样子。”

    “真是让人大开眼界,不都说魔灵性情狂躁?可这到底哪方是魔灵?哪方是灵师?”

    “这不正说明此人修为已深,已能克制心性?这是十四级的妖魔,才能做到的事情吧?可这位战魔,如今才只九级的。”

    “那又如何?总督大人的性情看似张狂自傲,可自其出世以来,从无败绩。只从他战绩来看,这位的一应言辞,可算不得骄狂二字,只是实话实说罢了。你们又如何能知,这位总督大人今日说的,是否其肺腑之言?”

    当有人道出这句,这边的峭壁左近,顿时一阵沉寂。

    而此时在他们对面,渊灭亲王正手持着那张已经传递到他手中的誓约灵契,眼神略有些犹豫,

    “王兄是不放心武阳吗?”

    魔火亲王看出了渊灭的异样,当即笑着询问:“认为武阳可能会输?”

    “是有些迟疑。”

    渊灭亲王以手指揉着眉心,一副头疼之色:“倒不是担心武阳的实力不足,而是不知为何,我有种落入对面算计的感觉。”

    魔火亲王却笑了笑,不以为然:“对方连灵契都准备好了,可见是信心十足。张信能说服皇极与雪崖等人签名,想必是那位狂甲星君,事前就已让他们放下了心。然而你觉武阳,可是会受人激诱之人?”

    “不会!”

    渊灭亲王摇着头:“我地渊魔国的后起之秀,论心性沉稳无过于他。”

    “这就是了,对面固然自以为胜算在握,可我方也同样对武阳信任有加。何况这里,又是最适合他尽展天赋的场所。”

    魔火亲王目中露出凛然之色:“接下来,就得看双方的认知,到底孰是孰非了。在这一战揭晓之前,这是谁都无法判断的事情。不过如王兄拒签,今日武阳,恐将不战而败。”

    渊灭亲王眼神微凝,随后失笑:“确是我想岔了的。”

    于是他再不犹豫,也从指间处逼出了一滴精血,在灵契上也按下了手印。

    而此刻在暗河之上对峙的张信与烈武阳二人,早已是灵能勃发。二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也直接影响到了周围,使得那些议论声,逐渐平息了下来。

    “午时已至!”

    在感觉到双方约定的时限到来之后,张信依旧背负着手,傲睨着对面。

    “这个世间,从没有人能够抵得本座十合。就不知你这地心级,能否例外!”

    “试试看不就知道了?”

    烈武阳明显不喜废话,之后也没见他怎么作势,整个人就化为流光,朝着张信穿射而至。那完全是肉眼难及之速,张信才刚反应过来,就见一团金光,照射到他的眼前。

    可张信却毫不慌乱,袖中的月沉刀蓦然穿孔而出,刀器化虹,也同样化成流光,与对面的光束交战在一起。

    随后霎那,周围顿时轰的一声巨响,气浪潮卷,使得下面的河流,拔出了三十丈的巨浪。

    随后那两团流光,仍在半空中交击碰撞。一方往张信方向左冲右突,一方则是全力拦截。而仅仅三击之后,那团光束就已现出不支之势,在七百丈外显出了身影。

    这位战魔烈武阳的唇角,竟然溢出了一丝血痕,看向张信的目中,也终于有了忌惮之意。

    张信则站立在原地,连动都没有动过。只有那团由月沉刀化成的流光,悬浮在了身前。

    “好厉害的极光魔体!”

    张信的言语虽是赞叹着,可语气却绝无赞赏之意,反而饱含讥讽:“天下间无与伦比的身速,加上无人能破的金刚不坏身,这就是你烈武阳仗以纵横天下,号称战魔的本钱吧。然而在你身化流光之时,绝无不破之身,当你金刚不坏之时,则再无流光之速。之所以能纵横无敌,只是因未见强者。本座倒想看看,你该如何来破我狂刀的御刀术!”

    而此刻周围崖壁,则是早早就响起了一阵哗然。

    “御刀术,刀气化虹吗?”

    “可这何止是刀气化虹而已!”

    “普通的化虹之法,可没法追上烈武阳的极光之速。这是,至少九十级的御刀术吧?”

    “九十级,昔年赤月剑仙以剑斩月时,都不过如此。”

    “那还是差很多的,那位赤月剑仙可是十二层战境圆满,九十级的御剑术,也不包含法器灵装在内。”

    “出人意料,出人意料。这位总督大人御刀之法,居然也如此凌厉!”

    “说来那位可是自始至终,都自称狂刀的。”

    “也就是说,这位最得意的,其实还是自身的刀诀么?”

    “不愧是苍天级,深不可测。这样的实力,等到他战境八重,哪怕天域也得退避吧?”

    “那些下位天域,早已不是他对手了”

    张信对周围的噪杂声听如不闻,他微一拂袖,就将自己的雷电八型与太上神卫都一并招出,

    总数四门6型肩载式火神机炮,四门6型电磁炮,以及十二个导弹挂架,都遥指着对手。

    “所谓金刚不坏,就真是金刚不坏么?本座是深表疑问了!”

    就在瞬间,无数的火舌从雷电八型与太上神卫的炮口中吐出。那些炮弹,也以近乎流光般的速度,向对面喷射而至。

    烈武阳阴沉着脸,却并不躲避,那高达丈二的身躯,以让人难以想象的灵敏,在这地窟之内迅速的奔走穿行。

    偶有炮弹击打在烈武阳身上,竟然连其体表都未轰破,只不断的溅射火花,就好似其身躯,真是由钢铁铸就。只有那接连不断的爆炸,冲击撼动着烈武阳的身影,使其步履稍显蹒跚。

    这让所有观战之人,不禁咋舌。在他们看来,那些弹丸与爆炸后的碎片,无不都有着六十级灵术以上的威力!可这竟连烈武阳的毛皮都无法擦破。

    只有那些电磁炮,能够让此人稍稍忌惮,可问题是两尊力士的电磁炮弹,射速稍慢。那烈武阳只需稍稍注意,就能提前规避,

    张信也不在意,继续居高临下,看着此人在他的火力追击下,如老鼠一般四处奔走。而他唇角旁的笑意,则是越来越浓烈。

    而仅仅三十个呼吸之后,张信就发觉周围的空气骤降,不但那河面已经结冰,周围的地面穹顶与四方峭壁,也都结出了一层薄冰。

    张信顿时剑眉微扬,知晓这是烈武阳的另一项天赋之能冰魄魔体。

    此人之所以被称为‘地心’级,是因此人与他一样,身拥三大魔体。一身天赋,凌压于所有魔灵之上。

    而不知何时,烈武阳也停止了奔逃,正以冰冷的视线,看着张信。

    “总督大人可知,被光击中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被光击中?”

    张信哑然失笑:“未曾体会,估计我狂刀这一生,也体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