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无限传奇之机械师 >正文 第四百九十七章 偶遇
    497、偶遇

    唐煜脖子有些僵硬地回过头,看着凯瑟琳披散着一头红发,一丝不挂的站在自己面前。和电视剧里面那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不同,现在的时间线比《终结者外传》的2007年提前了整整12年,所以取代了凯瑟琳-韦弗的t-1001也显得年轻了许多。

    现在的凯瑟琳-韦弗,俨然就是一个美艳动人的少妇。唐煜的呼吸开始急促,身体也有了反应,“凯瑟琳……你……”

    “我觉得以你们人类的方法来说,这应该是最高规格的契约了吧?”凯瑟琳眯着眼睛说道。

    不不不,拔吊无情的大有人在好不好……唐煜心里吐槽着,他说道:“但是我觉得我们不至于走到这一步吧……”

    “嘴上这么说,但是你的身体却很老实呢……”凯瑟琳低头看了看放在自己胸口上的咸猪手,嘴角现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唐煜顿时有些窘迫的想要把手从凯瑟琳那高耸、柔软、挺拔的酥胸上拿开,然而却被凯瑟琳一把摁住,又引导着他的手掌在峰峦上用力的抚摸。

    紧接着,一只香甜的樱唇封住了他的嘴……

    “这里,是我最核心,最隐秘的地方。而出现在这里的,也是你最本质的精神。这才是我们最为深入的交流,还有契约……”凯瑟琳说着,带着一丝妩媚。

    接着,她轻轻一把把唐煜推倒在地,地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像席梦思那样柔软,唐煜躺在地上,看着凯瑟琳随之趴在他的身上,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抱住了凯瑟琳那毫无赘肉的纤腰…………

    ……

    洛杉矶长岛区一间咖啡厅里面,奥克兰、陈铭和李想坐在桌上,心不在焉的喝着咖啡。

    “有什么收获吗?”奥克兰问。

    “你呢?”陈铭笑了笑反问道。

    “在一年前,洛杉矶出现过一场骚乱。当地的警察遭到了惨重的损失,突然出现的无人驾驶的坦克装甲车将城北几乎拆成了平地。虽然官方的说法是,那些坦克装甲车是军方试验无人驾驶系统时候出现了故障,但是,民间的说法却很多。有传说国民警卫队的一个独立装甲旅,莫名其妙的全军覆没,这些无人驾驶的坦克就是这么来的。”奥克兰说道。

    “无人驾驶的坦克装甲车,是谁干的不言而喻了。”陈铭严肃地说道。

    “t-x!”李想的脸色有些难看。

    “不过我们无法得知t-x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她灭了一个整编独立装甲旅,到底是出于约翰-康纳的命令,还是天网的命令,有什么目的,都不得而知。除了这个事情之外,剩下的就是一些零星的冲突了。大力士打架之类含糊不清的说法,应该就是t-888或者是t-800的战斗吧。”奥克兰说。

    “看来这里也是出过很多大事啊!”陈铭沉思着。

    “我也去查过电话本,用排除法找到了约翰-康纳曾经居住过的,他养父母的家。不过那儿已经废弃了,根据邻居的说法,那里爆发过激烈的枪战,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来过。所有的线索就断了。”奥克兰补充道。

    陈铭和李想对视一笑,随即说道:“我倒是从两个地方找到了线索。”

    “哦?说说看。”奥克兰说道。

    “我们也同样找到了约翰-康纳养父母的家,不过顺着这个线索是可以深挖的。在当天晚上,有警察来过。然后是激烈的枪战,之后一辆汽车落荒而逃。于是我们从警察这个角度入手,从距离那里最近的警察局里面,找到了一年前的一个记录,说是约翰-康纳想从atm里面取钱,结果被抓住了。”陈铭说道。

    “似乎跟《终结者2》里面的情节差不多,但是电影里面约翰没有被抓住吧?难道剧情从那时候开始改变的?”奥克兰沉思道。

    “然后我还得到了一些数据,里面反复提到了一个关键词日落大道。里面的东西很散,我已经交给方里了,他对于分析非常在行。”陈铭说道。

    “你可以从警察那儿得到信息?”奥克兰扬了扬眉毛。

    “呵呵。”陈铭笑了笑说道:“我和方里是最先认识的。我们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星际争霸》,不过同样也不是在战争已经全面铺开的阶段。而是在zerg刚开始出现在玛尔-萨拉星球上的死水基地的时候,我们的任务就是从那儿逃出来。那个任务限制很严格,我们也没有点数从任务里面带出《星际争霸》世界的高科技物品,但是,我和方里却都觉醒了微弱的灵能。”

    “灵能?你是说《星际争霸》里面人类的ghost?幽灵?就像诺娃那样的?”奥克兰有些吃惊。

    “对,但是很微弱。我有比较微弱的心灵感应,可以知道普通人心里在想什么,对于意志薄弱的人来说,还可以稍微干涉一下他们的想法。方里的灵能更强一些,嗯,之后你就知道了。所以,我在警察局里面很受欢迎,那么我大张旗鼓的黑进他们的主机也就无所谓了。”陈铭挥了挥手说道。

    “看来你们果然不简单。”奥克兰动容道。

    “所以我们不用妄自菲薄,我们的实力很强。这个约翰-康纳再怎么厉害,也是个白银组,我们一定可以有办法抗衡的。”陈铭说。

    “在主场的‘l’,绝对不能单纯以白银组什么的来判断……”奥克兰摇了摇头还想说什么。

    这时候陈铭的电话突然响了,他拿起来看了一眼说道:“方里那边有结果了,我们走。”说着,一口喝光了咖啡,放下一张美钞,起身就走。

    嘭!李想刚刚站起来,就跟旁边走过来的一个人撞了个满怀,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撞倒在地,咣当一声,碰倒了桌上的咖啡壶。

    “对不起。”这个人有些生硬的说道。服务员赶紧过来收拾。

    李想看了看这个棕色头发,身体壮硕的美国人,有些紧张地戴上墨镜,回了一句:“没……没关系。”就赶紧走了出去。

    这个美国人的目光一直跟随着李想,直到他们走出咖啡厅,他面无表情的歪了歪脑袋。